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天官賜福 » 210 亂仙京詭波撼天庭 2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天官賜福 - 210 亂仙京詭波撼天庭 2字體大小: A+
     

    ?謝憐道:「什……什麼甜頭?」

    花城反問道:「你說呢?」

    謝憐簡直能想象出來,他問這話時是如何挑起一邊眉、如何牽起嘴角的了,哪裡說的出什麼。

    花城又道:「說起來,哥哥還欠了我不少法力沒有還,我沒記錯吧?」

    謝憐謹慎地道:「沒有。」

    花城道:「那哥哥想到要怎麼還了嗎?」

    「……」謝憐道,「也沒有……」

    花城似乎笑了一下,道:「既然你沒想到,那不如就由我來定?等這次事情了結,得了假,哥哥再慢慢一起還給我,如何?」

    謝憐一邊接他的招,一邊做賊心虛地不斷瞅君吾,胡亂道:「嗯,嗯嗯……」

    一步一步誘導到這個地步,得到了想要的答案,花城終於心滿意足,暫時放過了他,道:「所以呢?難得哥哥找我通靈,到底是為了什麼?」

    無限好文,盡在晉江文學城

    君吾盯著謝憐。

    他讓謝憐和花城通靈,為的就是穩住花城,使他沒這麼快就覺察異狀,老實待在下界,謝憐自然知道他想聽到什麼回答,緩緩地道:「其實,也沒什麼,只是怕上來久了你擔心。」

    花城道:「咦,方才不是哥哥自己說的嗎?你才離開不到一個時辰,又怎麼會怕我擔心?」

    謝憐簡直給他繞暈了,又緊張又有點好笑。忽然,花城道:「我懂了。」

    謝憐呼吸一滯,道:「你懂什麼了?」

    那邊似乎輕笑了幾聲。須臾,花城慢條斯理地道:「哥哥,莫非你才離開不久,就想我想得緊了?」

    「……」

    如果說之前還能含糊掩飾,這一句可是太赤|裸了,無論如何也沒法假裝正常了。在君吾的審視之下,謝憐的臉還是微微發了熱,半晌,低聲道:「……嗯。」

    花城也沉聲道:「我也是一樣的。真想現在就上去帶你走。」

    謝憐的心微微一熱的同時,也是高高懸起,雙目對上君吾。

    如果花城真的要到仙京來,那該如何收場?君吾會怎麼對付他?

    謝憐壓抑著情緒,盡量自然地道:「那還是不用啦。上天庭現在可亂得很呢,你來了他們怕是都要嚇一跳。再等等吧。」

    花城懶洋洋地道:「知道了哥哥,我不會上去嚇他們的。我討厭你們仙京那兒瞎眼的光,而且這圈人還得我鎮著,我乖乖在這兒等著哥哥回來就是了。」

    謝憐也不知是鬆了一口氣還是捏了一把汗,道:「好。乖乖的。」

    花城道:「不過,如果我乖了,哥哥可不能空手回來。我可是要犒勞的。」

    謝憐道:「一定,一定。」

    兩人又隨隨便便、不清不白地說了幾句,藕斷絲連、反反覆復地道了別,這才結束了通靈。

    謝憐輕輕吐出一口氣,君吾道:「看來,仙樂在下面過得很精彩啊。」

    謝憐也不知該答什麼。他拍拍謝憐的肩,轉身正要走出仙樂宮,謝憐在他身後叫道:「帝君!」

    君吾身形頓住。謝憐道:「你到底是誰?是帝君?還是別的東西。」

    之前懷疑國師可能和白無相有關係,他就有些難以接受了。而如果是君吾和白無相有聯繫,他更感覺整個人都要被顛覆了。

    君吾,可是他最佩服和嚮往的三界第一武神!

    君吾卻沒有答他,徑自出去了。剩下謝憐獨自一人,一邊思索著應對之策,一邊拖著疲憊的身軀,來到仙樂宮後殿。無限好文,盡在晉江文學城

    仙樂宮雖然已變為一座囚籠,但也是一座華麗的囚籠,殿後還設有白玉浴池。這麼多天以來,謝憐斗白鬼、入銅爐,摸爬滾打,至此,已經身心俱疲,反正一時半會兒也走不了下一步,不如先沐浴讓自己清醒一下。

    除掉了衣物,浸入溫熱的水中,謝憐趴在白玉池邊,心不在焉地疊著自己的衣服。忽然,那衣服懷裡滾出兩個小東西,發出清脆的聲響。謝憐定睛一看,是兩枚玲瓏可愛的骰子。

    他把那兩枚骰子拿起來抓在手心裡,想起花城對他說的話:「如果你想見到我,不管你丟出幾點,你都能見到我。」

    其實,他去和花城通靈,裡面已經有非常不自然的地方了,也許花城會覺察。可是,就算花城發現了不對勁,他也沒法上來。因為仙京已經與世隔絕了,盡在君吾掌控之下。

    雖然明知眼下這個情況,就算丟出兩個六點估計也是見不到花城的,但謝憐還是試了試。骨碌碌,骰子在浴池邊的玉石上一滾,手氣依舊糟糕,兩個一點,也果然沒有任何動靜。

    謝憐嘆了口氣,轉了回去,正要把臉和身體一起埋進水裡,忽然,聽到了一個聲音:「哥哥。」

    他一下子霍然起身,嘩啦啦帶出了一潑水花:「三郎?」

    難不成,還真把花城召來了???

    然而,環顧四周,他並沒見到任何人影。可是,方才那聲又絕對不是他因過於期盼而生出的幻覺。謝憐正心臟砰砰狂跳,又聽一個聲音道:「太子殿下!」

    「……」

    謝憐這才發現,那聲音,居然從他嘴裡發出來的!

    那就是他自己的聲音,只是在熱氣氤氳的空曠白玉池邊和嘩啦啦的水聲中,聽得不真切罷了。謝憐怔了一會兒,當即明了——移魂大法!

    謝憐又驚又喜,道:「風師大人?!」

    從他嘴裡又吐出了另一人激動不已的話語:「沒錯,就是我了!哈哈哈哈,想不到吧!本風師,不,我又有法力了!!!」

    前面說過,移魂大法並不常用,而且極燒法力,比通靈術強且邪且稀,所以常規的屏蔽法場都不會想到要阻隔這種法術。對付白話真仙時,師青玄是和謝憐對彼此使用過移魂大法的。後來師青玄法力盡失,他對謝憐施法的門道就被單方面阻隔了,沒想到這裡又派上了用場。謝憐道:「青玄,移魂大法很燒法力的,你哪兒來的?」話音剛落他就反應過來了,還能是哪兒來的法力?

    果然,師青玄道:「說來話長!呃也不長。你那位血雨探花給了我幾個黑乎乎的糖球吃,神奇至極!我吃了以後就突然神功大漲!雖然只是暫時的,但也能頂一段時間了,傳個話不成問題。就是味道真心怪,呸呸呸!」

    「……」

    謝憐忍不住想起了裴茗吃過的鬼味糖球,想來花城手裡的應該是高端的法力糖球。他道:「剛才那聲哥哥是誰叫的?」

    師青玄道:「我呀!」

    謝憐哭笑不得,道:「你幹什麼這麼叫?我還以為……」

    師青玄道:「知道,你還以為是血雨探花來找你了是吧?」

    謝憐輕咳一聲,師青玄道:「就是他讓我這麼叫你的。他說這麼叫你就知道是他來了,讓你安心一下。」

    那倒的確,方才聽到那聲「哥哥」時,他雖驚,卻更安心。謝憐道:「他就在你旁邊么?你們現在在皇城還好么?那些怨靈沒突然怎麼樣吧?」

    師青玄道:「皇城這邊好好的,怨靈也還在滅著。就是剛才你和血雨探花通完靈,他前一刻還笑嘻嘻的好像不知道在跟你說什麼,一放下手消息一斷臉就突然沉得嚇死個人,然後就叫我來試試能不能移到你那邊去了。哦對了太子殿下,他讓我傳話:『殿下,先把衣服穿上。』催我好幾遍了,幹什麼這麼講究?在上天庭又不會著涼。」

    「……」

    謝憐差點沒暈過去,以迅雷不急掩耳之速抓了衣服飛披上身,道:「他他他他,三郎他,看得到???」

    師青玄道:「對啊。我老是轉述也挺麻煩的,所以我直接把這邊看到的東西聽到的聲音都即時傳給他了,你幹什麼、說什麼他都知道的。只是他沒法直接告訴你或是操縱你的身體罷了。」

    ……

    風師大人啊,你也太爽朗了!!!

    早知道就不沐浴了,他以為還得再想想才能出現轉機的!

    師青玄道:「沒事的太子殿下,沒想到你這麼在意這種問題,反正大家都是男人,你之前不也看過花城主的嗎。而且我也沒看多少……」

    他真的太爽朗了。謝憐一巴掌拍上額頭,飛速把衣服穿好,抓了骰子走出後殿,趕緊轉移了話題:「三郎,你怎麼發現不對的?」

    頓了頓,師青玄道:「血雨探花說,你一找他他就發現了。喏,這是花城主要我跟你說的:『哥哥那麼害臊,不是出了大事怎麼可能主動叫我的口令?』」

    「……」

    果然是這個原因。師青玄似乎在對花城說話:「好好好好,我不說廢話了,我說正事。」又道,「太子殿下,你們那邊現在到底什麼情況?帝君不在嗎?」

    謝憐簡直不知道該從哪裡說起,道:「就是因為他在,所以才會變成這樣!」

    撿重點講過,師青玄已經驚呆了:「我的媽,我的媽,我的媽!太子殿下,你真不是在說夢話?!帝君啊,那可是帝君啊?!」

    謝憐道:「是不是他我已經沒法確定了。三郎呢,有何看法?」

    須臾,師青玄道:「血雨探花倒是沒怎麼驚訝,只是說,『不奇怪。早看他不順眼了』。」

    謝憐啞然失笑,道:「你莫非是看誰都不順眼嗎?」

    這句是對花城說的。師青玄道:「他說,『除你以外,是的。』我說花城主,你這可就不對了,我可還在這兒呢!我你也不順眼嗎???我到底是哪兒有毛病???」

    謝憐道:「好了好了,都是開玩笑的。總之現在,武神都被他打趴下了,所有神官都被關在各自殿中,整個仙京與世隔絕沒法上天了。」

    師青玄道:「血雨探花說,要上天也不是沒辦法,不過得要一個人幫忙。」

    謝憐道:「誰?」隨即,又喝道:「誰?!」

    后一聲「誰」,不是對花城和師青玄說的,而是因為,從他身後,傳來了異動。

    有人來了!166閱讀網



    上一頁 ←    → 下一頁

    女繼承者嫁到:權少要入惡魔的牢籠仙人俗世生活錄恐怖之魔鬼游戲桃運天王
    醫冠禽獸,女人放鬆點!首席的億萬新娘冷血女神們的復仇戀歌春暖香濃獨寵狂妻:我的特種兵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