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天官賜福 » 203 白帝君評斷謎國師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天官賜福 - 203 白帝君評斷謎國師字體大小: A+
     

    ?那強勁的靈光照到怨靈們身上,大片大片煙消雲散,一名白甲武神持劍破雲而出!

    果真是君吾。眾人彷彿見了再生父母,紛紛叫道:「啊!!!帝君!!!」就差涕淚齊下了。君吾踏著光風,悠悠落地,道:「不要慌,不要慌。諸位,都沒事吧?」

    靈光巨劍劍陣中四人趕緊拆夥,化回了本身。裴茗道:「帝君您不是鎮守仙京?怎麼親自來了?」

    君吾道:「雨師通靈告知,銅爐山界破,事態危急,我便趕來了。」

    眾人回頭望去,雨師還騎在那頭黑牛上,皆是心道原來如此。既然界破,想必通靈術也可以用了。方才他們腦中熱血上涌,都想著要先把這些亂飛的東西打下來,幾乎沒人來得及想到要去通靈。謝憐上前一步,道:「帝君,是白無相。他回來了。」

    君吾微一點頭,道:「我猜他也會陰魂不散。」

    謝憐道:「他神出鬼沒的。你一來,他又不知逃哪裡去了。」

    君吾道:「無礙。先把那些怨靈處置了,再去找他。」

    眾人抬頭望天,空中黑雲翻翻滾滾,正在被君吾帶下來的強光凈化。裴茗道:「所以這一次鬼王出世是被攔下來了吧?」

    謝憐道:「算是吧,畢竟,衝破銅爐的不是任何人,而是這個。」

    眾人目光又齊齊望向一旁。謝憐沒有再操縱后,那尊巨石神像還乖乖趴在地上,好一個精雕細琢的龐然大物,倒下來也像一座小山。謝憐站在近處,舉手摸了摸它的臉頰,轉向花城:「三郎,它怎麼辦呢?」

    花城似乎正若有所思,聽他發問,回過神來,道:「哥哥莫要擔心。在修補好它之前,就暫時讓它留在這裡吧。」

    謝憐道:「能修好嗎?」

    花城道:「當然可以,只要有銅爐的原石。我一定會修好它,讓它再站起來的。」

    謝憐道:「那還是先放著吧。現在銅爐那邊火山還在爆發,不知要到什麼時候才會安全。」

    正在此時,空中盤旋的怨靈們忽然尖叫著化為一道龍捲風,向一處襲去。眾人不知有何異變,定睛一看,只見那處,竟是地下那座烏庸神殿。

    原本這些東西在強光照射下無處可避,遲早也是要煙消雲散的,但大量怨靈湧入地下那神殿後,就像是被吸得精光了一般,消失得乾乾淨淨。慕情愕然:「怎麼回事?」

    謝憐心道不好,道:「是白無相!他在那裡開了縮地千里,把這些怨靈都送走了!」

    無限好文,盡在晉江文學城

    君吾一揮手,掀了那神殿的頂,連帶掀起了一大片地皮。然而,裡面除了一個才剛剛畫好的大陣,什麼都沒有了。風通道:「他想幹什麼?」

    「他把陣設哪兒了?送哪裡去了?!」

    若在以往,這時候就該靈文上了。不出半柱香靈文殿就會報上地點,然而現在臨時頂替的不知道是哪幾位文神,在這節骨眼上,居然找不著人,氣得風信罵道:「媽的,平時吹自己吹得天花亂墜爭著露臉求表現,現在該表現了都哪兒去了?!我以後再也不說靈文殿效率低下了!」

    這時,花城的聲音傳了過來:「在皇城。」

    眾人轉向他,恰好花城將兩根修長的手指從太陽穴上挪了下來,道:「他把那些東西送到了七八個方向不同的城池。眼下只查到一個皇城,因為那邊邪氣突然之間暴漲。」

    ……仙京的文神不頂用,居然還要靠鬼界頭子來幫他們確定流竄邪物的方位,在場有幾位神官不免微覺丟臉。但情況危急,這丟臉之感轉瞬即逝。慕情道:「白衣禍世打什麼主意再清楚不過了,專門往人多的地方送那些東西。一旦人面疫爆發散布的也會極快,皇城人口最多最密,當然不會放過。」

    裴茗也道:「趕快處理吧,刻不容緩,否則拖延久了後果不堪設想。」

    君吾也對靈文殿的替補文神們頭痛無語,轉向花城:「閣下可能探查出其他城池的詳細方位?」

    花城道:「現在正在查證中。要不了多久。引玉,你接上。」

    引玉忙道:「是。」

    他當初是被君吾貶下去的,雖然君吾只是公事公辦,但他見了君吾也還是不免緊張,和鬼市那邊的下屬通靈片刻,這才謹慎地報出具體方位:「南方三百里,北方二百七十里……」

    無限好文,盡在晉江文學城

    君吾對風通道:「南陽,你去南邊。」

    風信卻沒立即應是,而是猶豫了片刻。謝憐猜到他是想找劍蘭母子,正想開口,風信卻應了聲,自己走到一旁畫陣去了。裴茗自覺地道:「北方我去?」

    君吾道:「自然是你去。」

    裴茗點點頭,轉身走了幾步,裴宿跟了上去,於是他回頭道:「你傷沒好,毒也未清,還是先跟著雨師大人吧。」

    裴宿疑惑道:「將軍,我沒,中,毒?」

    裴茗憐憫地拍拍他的肩,道:「斷句到現在都沒好,還說沒中毒?」說完,微微側首,和雨師相對頷首一禮,自行去了。君吾又道:「奇英去西邊吧。切記不可亂來……」

    權一真卻疑惑道:「去西邊幹什麼?現在到底在幹什麼?」

    「……」

    也不能怪他不明白髮生了什麼。估計他這一路上都莫名其妙:為什麼會被打?為什麼會被埋在牆壁里?為什麼會被變成不倒翁?為什麼還要變成一把巨劍?簡直沒有一刻搞清楚狀況。見狀,引玉嘆了口氣,道:「我帶他去吧。路上再說好了。」估計其他人也沒那個耐心告訴他到底怎麼回事。權一真道:「行啊!」

    慕情等了半天也沒等到他,忍不住道:「帝君,我呢?」

    君吾卻看了看他,道:「玄真,你是不是忘了一件事。」

    慕情疑惑:「什麼事?」

    君吾道:「你還在禁閉中。」

    「……」

    慕情的臉一下子青了。他還真是忘了這茬。而且不光是他,幾乎所有人都忘了,慕情是帶著以邪術製造胎靈的嫌疑從仙京逃出來的,這事兒他身上嫌疑還沒洗清呢!

    君吾道:「你就不用了,待會兒回仙京,加長禁閉。」

    慕情道:「……帝君,真不是我!」

    君吾道:「事情查清,水落石出,自然會放你出來。否則目下就放你出來亂走,成何體統。」

    慕情萬般不甘,但也無可奈何,只得低聲道:「是。」

    見慕情憋屈,花城毫不掩飾地哈哈笑出了聲。慕情看他一眼,再看看他旁邊的謝憐,不知想到了什麼,臉色越發青得厲害。

    剩下的人等,雨師非是武神,也不逞強,言明若有需要,招呼一聲即可,便默默退了。謝憐自然是選了人最多、任務最艱巨的皇城。而君吾則留下來,對付那三座山怪,以及很可能還在附近的白無相。花城骰子一丟,開了縮地千里,謝憐和他一起走了。

    皇城已是深夜,大街之上靜謐無聲,家家戶戶緊閉屋門。謝憐和花城從一條巷子里閃出,一邊疾步行走,一邊四下搜索非人之物的蹤跡。走了幾步,謝憐並起二指,抵在太陽穴上,發動通靈術,輕聲道:「帝君?」

    君吾道:「仙樂何事?到了皇城嗎?」

    謝憐道:「我們已經到了。我有事和您說。」

    君吾道:「血雨探花怎麼你了嗎?」

    「……」

    花城彷彿覺察到什麼,挑了挑眉,謝憐道:「不,他沒有怎麼我。是別的事,方才情形危機沒來得及講。」他斂了神色,道,「帝君,您對我的師父,還有印象嗎?」

    聽他提起這個人,君吾似乎微微訝異,須臾,道:「你是說當初那位仙樂國師?」

    謝憐道:「是。從前,您應該和他接觸不少吧?您有沒有發現他身上有什麼古怪之處?」

    仙樂國的祭典法事都是國師一手操辦,國師們就是凡人們連接神明的橋樑。沉默片刻,君吾道:「有。」

    謝憐屏住了呼吸,道:「……什麼古怪之處?」

    君吾卻道:「仙樂,你當真要聽?」

    謝憐道:「要。」

    君吾道:「即便聽了你會失望?」

    謝憐看了花城一眼,道:「要。」

    良久,君吾緩緩地道:「你那位師父,做仙樂國師,是屈才了。他的見識和本事,遠遠超乎你的想象。」

    謝憐靜靜聽著。下一句,便讓他一顆心沉了下去。

    君吾道:「我認為,那位國師在這世上度過的真實年月,可能不低於我,甚至高於我。」

    「……」

    他的猜測被證實了一部分。

    如果國師當真在世上活的年歲比君吾還長,那麼,他是烏庸太子四護法之一的可能性就更高了!

    謝憐忍不住道:「為何您從前從來沒有對我說過這個?」

    君吾道:「因為很長一段時間內,我都不能確定。」無限好文,盡在晉江文學城

    謝憐道:「那後來是如何確定的?」

    君吾道:「仙樂滅國后,我找到他,動手了。現在看來,最後他還是逃了。」

    「……」

    能從君吾手下逃脫的,除了白無相,竟然還有其他人。謝憐一直以為國師是因為戰亂逃跑的,沒想到居然是君吾親自去動的手!

    謝憐道:「那……那您是為什麼要對他動手?又是為什麼確定之後,也沒告訴我?」

    君吾道:「你這兩個問題,其實是一個問題。」

    謝憐:「什麼?」

    君吾道:「我說了,也許聽了,你會感到失望。不過,也許現在的你,就算對別人失望,也可以撐住了。」

    謝憐的心跳得越來越厲害,忍不住緊緊抓住花城一隻手。花城另一隻手也覆上了他的手背。

    那邊,君吾道:「因為我發現,他似乎想從你身上喚醒什麼東西。」166閱讀網



    上一頁 ←    → 下一頁

    影視世界當神探外室神魂至尊重生過去當傳奇學魔養成系統
    鄉村小醫仙天才高手女繼承者嫁到:權少要入惡魔的牢籠仙人俗世生活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