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天官賜福 » 202 四武神化劍執掌中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天官賜福 - 202 四武神化劍執掌中字體大小: A+
     

    ?若是真的讓這些怨靈飛出去了,豈不是要爆發第三次人面疫?

    謝憐立即道:「得想辦法阻止!」

    下方肩頭的慕情黑衣黑髮被吹得凌亂不堪,道:「能有什麼辦法阻止?」

    那巨石神像剎住腳步,激起撲天沙塵,謝憐道:「諸位先屏住呼吸!」

    說完,那步步緊逼的黑煙飛灰便追了上來。巨石神像舉手便是一掌,掌風驚天動地,若是在地面上,便是可讓百年老樹連根拔起的颶風。然而終歸打散了一部分,也颳走了一部分,謝憐忍不住心道:「要是有一把劍就好了!」

    花城彷彿一眼看穿了他在想什麼,道:「哥哥,要劍也不是沒有辦法。」

    謝憐喜道:「什麼辦法?」

    花城道:「那就要看下面幾位你的仙僚樂意不樂意了。」

    風通道:「你有辦法就直說,不要跟他講些有的沒有。」

    謝憐多少猜出來了,道:「你是說,讓裴將軍他們合力,以身化劍嗎?」

    花城道:「不錯。銅爐山內神官法力受限,但這裡有好幾個武神,如果有四人化出法身,合力出擊,應該也威力不弱。」

    無限好文,盡在晉江文學城

    裴茗首個響應,道:「裴某覺得這主意可行。」

    慕情卻仍是疑道:「這真的可行?這裡有幾個武神?三個吧?」裴宿和引玉法力盡失,雨師非是武神,能頂上的也就裴茗、風信、慕情。裴茗道:「不對,是四個。奇英也在這裡。」

    「啊?」

    引玉猶豫片刻,一手抱著穀子,另一手翻出了個不倒翁。誰知還沒解開封印,那不倒翁就瘋狂搖動起來,還發出一陣呱噪至極的哇啦尖叫。眾人被它叫得耳朵都是一陣刺痛,紛紛捂耳,引玉又連忙重新封住,翻出另一個不倒翁,汗顏道:「不好意思拿錯了,剛才那個是青鬼戚容。這個才是。」說著把那不倒翁往空中一拋,爆出一陣紅煙,一個少年的身形出現在煙霧中,向下墜去。

    巨石神像抬手一接,那少年翻身落定在它掌心上,撓了撓一頭被血糊成一團的捲髮,抬頭,看到一大串人,茫然不已。引玉已經偷偷躲到別人背後,卻被權一真一眼發現,跳起來大聲喊道:「師兄!」

    「……」

    權一真瞬間便嗵嗵嗵奔了上來,引玉一看到他就頭痛,可能他寧可聽戚容尖叫三天三夜也不想和權一真多說一句。好在裴茗一把就抓走了權一真,道:「來來來來,幹活了奇英。幹完活再敘舊!」

    權一真莫名其妙,加上他對裴茗很有意見,似乎本想隨便打一拳,但一抬頭,便看到謝憐在上面,雙手合十沖他誠懇地道:「辛苦你了,奇英。」

    「……」

    雖然他完全搞不清楚狀況,但撓了撓頭,還是加入了。要慕情當別的武神的劍,他也不是全無意見,但湊齊了四個人,也不能說他一個人突然甩手不幹,遂無話。於是,神像掌心上,四人以裴茗、風信、權一真、慕情的順序排了陣列。

    花城手肘撐在玉冠台的邊緣上,看了一眼,道:「最後兩個人的順序是不是反了?」

    照理說,的確應該是裴茗、風信、慕情、權一真的順序更合理。因為相對而言,權一真法力不太穩定,如果處在劍陣中間,說不定揮得狠了就中途「折斷」了。謝憐卻抹了一把汗,道:「不,沒反。風信和慕情這兩個人是絕對不能排在一起的,因為揮著揮著說不定就開始互毆了,所以中間一定得隔著其他人。」

    聞言,花城挑了挑眉,那神情似乎在說請他們把對方毆死最好。再向下望去,四人身上發出一陣靈光,越來越強,延展出去,連為一體,最後,化成了一把靈光之劍!

    劍一成形,那巨石神像將它向上一拋,伸手,一把握住!

    利劍在手,謝憐登時如虎添翼,氣勢大盛,一劍劈去!

    那些拖著滾滾黑煙尾巴的怨靈們,被這靈光一劍斬得先是尖叫不止,而後戛然而止。乘勝追擊,謝憐把那劍舞成片片狂花,斬得萬鬼四分五裂,如風捲殘雲。劍刃掃過之處,彷彿漫天煙花連片炸開,煞是好看。底下眾妖魔鬼怪都看呆了,等到那巨石神像的千斤靴子踩了過來時,才想起來要四散逃竄。斬得正酣,忽然,那巨石神像腳下一個趔趄,似乎又要歪倒,謝憐趕緊以劍撐地,勉強穩住它。組成劍陣的幾個武神都道:「太子殿下怎麼了?」無限好文,盡在晉江文學城

    「接著打啊!它們又聚起來了!」

    謝憐操縱了這巨石神像這麼久,微覺疲憊,滿頭大汗,心神也是高度緊繃,道:「沒怎麼!只是……」

    只是法力又被燒光了而已!

    他猛地轉頭,花城就站在他身後咫尺之處,似乎正要向他伸出手。於是,謝憐豁出去了。

    他撲過去雙手捧住花城的臉,微微踮起腳尖,閉著眼睛便把雙唇貼了上去。

    風信:「………………」

    慕情:「………………」

    權一真:「?」

    裴茗:「呵呵。」

    捧住花城的臉還不夠,反正都這樣了,謝憐心想乾脆一次多吸點,於是手臂緊緊環住他脖子,吻得更深。方才的疲倦一掃而光,渾身又都充滿了靈力。而被那巨石神像握在手裡的靈光巨劍里卻傳出一陣亂七八糟的大呼小叫。風信震驚道:「這是在幹什麼???你們在幹什麼???殿下???」

    謝憐不小心嗆了一下,這才分開,看都不敢往下看,向天喊道:「借,借法力!只是在借法力!很正當的!」

    慕情也震驚道:「借法力根本用不著這樣吧???擊掌為誓也可以的?!」

    謝憐也不知道自己在說什麼了,胡亂道:「哈哈哈哈!被你們看穿了!其實不是借法力!哈哈哈哈……」

    見他如此,花城也哈哈一笑,雙手捧著謝憐的臉,低頭在他額上親了一下,柔聲道:「別緊張,哥哥。」

    「……」

    說來也奇怪,這麼一下之後,謝憐忽然就正常了。他假裝沒聽到風信和慕情的聲音,一臉肅然,重合手印。那巨石神像將靈光之劍從地上拔起,狂劈亂砍,彷彿渾身有使不完的勁兒!

    權一真突然佩服:「原來剛才真的是在借法力!突然變強。」

    慕情忍不住道:「簡直狗扯,你懂個……」隨即大概是想到這種事情不用詳細地教給權一真這種大孩子,又硬生生改口了,「是的,沒錯,就是在借法力。」

    裴茗哈哈道:「是沒錯,但是不能隨便這麼借知道嗎奇英。」

    風信:「???你們都在說什麼???你們還真信了???」

    可是,雖然威力增強了,但那些怨靈畢竟連天蓋日,又沒有一張遮天巨網能將它們全收,見這巨神厲害,紛紛掉頭逃竄,在空中甩著尾巴游向遠處,彷彿巨大的人面蝌蚪。謝憐道:「追!」

    誰知,追了沒幾步,那巨石神像忽然毫無徵兆地一歪,向一旁倒去!

    方才分明已經攝取了充足的法力,謝憐也狀態極好,沒理由突然如此,將傾未傾之時,謝憐往下一看,這才發現,這神像的一條腿上,居然多了個大洞,破碎的岩石正從洞口上滾滾落下。一個白衣人影飄飄從它身上落下,悠悠落定,隨即消失,當真神出鬼沒,無覓蹤跡。正是白無相。

    他居然徒手打壞了這神像的一條腿!

    巨石神像轟然倒下,好在乘在石像身上的眾人都非是凡俗之輩,反應極快,搶先跳下,安全落地。

    謝憐和花城躍上神像胸口,謝憐試著召令它起身,卻是極為艱難。那巨石神像趴在地上,慢慢掙扎,模樣頗有些狼狽,劍陣中慕情道:「如何?還能站起來嗎?」

    權一真道:「又沒法力嗎?還要再借嗎?」

    裴茗道:「不。這次不是法力的問題。奇英你別再記著這茬了,忘光吧。」

    謝憐道:「恐怕是傷得有些嚴重了……不宜再動。」

    雖然石頭是沒有痛覺的,但如果強行讓它起身繼續出擊,只怕這條被打傷的腿會整個兒掉下來。不光是攻擊力大打折扣的問題,這畢竟是花城最用心的一尊傑作,也是謝憐最喜歡的一尊神像,若真的被毀成那樣,難免痛心。見敵人倒下,空中那些怨靈狂喜亂舞,四散飛去,難道就要眼睜睜看著它們這樣流竄出去?

    他望向一旁,花城神色沉怒,是對白無相的沉怒,沉吟片刻,他道:「哥哥……」無限好文,盡在晉江文學城

    正在此時,密密麻麻的黑雲中,透出了一縷耀目的白光,似乎雲層上方,有什麼東西亮了起來。

    緊接著,第二道、第三道、第四道……

    無數道耀目的白光穿刺了下來,刺破烏雲,刺破怨靈!

    這強烈到幾乎要閃瞎人眼的白色靈光,眾位神官都一點兒也不陌生。整個仙京,幾乎終日都被這樣的靈光充斥著、照拂著。

    君吾來了!166閱讀網



    上一頁 ←    → 下一頁

    男人當自強影視世界當神探外室神魂至尊重生過去當傳奇
    學魔養成系統鄉村小醫仙天才高手女繼承者嫁到:權少要入惡魔的牢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