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天官賜福 » 196 淵中人得一雨中笠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天官賜福 - 196 淵中人得一雨中笠字體大小: A+
     

    ?謝憐強行頂了回去:「我知道沒人會來。關你屁事。」

    白無相悠悠反問道:「那你為什麼要把自己戳個窟窿這樣放著呢?跟誰賭氣嗎?現在可沒有人會心疼你。」

    謝憐繼續頂回去:「我樂意。關你屁事。」

    白無相道:「設若有人來幫你,你待如何;沒人來幫你,你又待如何?」

    「……」

    謝憐罵了起來:「你屁話怎麼這麼多???我要吐了!關你屁事,關你屁事啊!!!」

    他言語越來越粗俗無禮,口氣也越來越暴躁,但說來說去都只會罵這幾個字,白無相彷彿被他逗得哈哈笑出了聲,嘆道:「傻孩子。」

    他轉過身,道:「罷了。反正只剩最後一天了,讓你再傻乎乎的掙扎一下也無妨。反正是不會有人過來給你一杯水,或是幫你把這把黑劍拔下來的。記住——」

    白無相再一次提醒他:「明天太陽下山之後,如果你還沒有發動人面疫,詛咒就會降臨到你身上了。」

    謝憐靜靜聽著,一動不動。

    第三日,謝憐還是躺在分岔路口的那個人形深坑中,連姿勢都沒有變。

    今天的人群和昨天的人群並沒什麼兩樣,都是遠遠繞過他,各行其路。雖然天降怪人的事兒已經報了上去,但對方一聽說很有可能是瘟神,而且也沒犯什麼事,只是死人一樣躺著,便不想去,敷衍道過幾天再去看看。這意思差不多就是說不管了。誰知道過幾天會變成什麼樣?

    幾個幼童好奇地跑過來,蹲在坑邊看坑裡這個人,撿了根樹枝,偷偷戳戳捅捅,謝憐像條死魚一樣毫無反應。他們新奇不已,還想沖他丟點什麼試試,被幾個父母發現,罵了一頓,關回了家。

    昨天那個賣水的小販也一直在往這邊瞅。謝憐一天一夜滴水未進,嘴唇上起了一層乾枯的死皮,那小販看的可憐,舀了一碗水似乎就想送過去,被他老婆手肘一捅,碗翻了,只得作罷。

    不知是不是天也要來湊一腳熱鬧,過了中午,空中淅淅瀝瀝飄起了小雨。

    街上小販趕緊收了攤子,行人們也喊著趕快回家,奔走紛紛。過了一陣,那雨越下越大,謝憐的臉龐被雨水一陣沖刷,更顯蒼白,渾身都濕透了。

    悄無聲息的,一個白衣人影出現在了謝憐身前。

    街上其他人似乎並沒有注意到這個怪異的人影。白無相居高臨下地俯視著他,道:「馬上就要日落了。」

    謝憐沉默不語。

    白無相道:「你並不是瘟神,但他們寧可相信你是,也不願相信你不是;當初你逆天而行為永安降雨,如今他們卻連一杯水都吝於給你;百劍穿心,迫於無奈倒也罷了,但現在他們連幫你把一把劍拔|出|來這麼簡單的事都不願意去做,都覺得困難。」無限好文,盡在晉江文學城

    他憐憫地道:「我告訴過你的,不會有人幫你。」

    謝憐心中有個聲音在歇斯底里地大叫:

    承認吧。他說的是對的。沒有,沒有,沒有!真的沒有,一個人也沒有!

    彷彿聽到了他心中這嘶吼,白無相似乎微笑了一下,伸出手,握住了那把黑劍的劍柄,道:「但是,沒關係。他們不幫你,我會幫你。」

    說完,他微微用力,一抬手,便將那把黑劍從謝憐腹中拔了出來,「鐺」的一聲,扔在謝憐身側。

    隨即,那一抹雨中的白衣身影便輕聲笑著,彷彿功成身退,接下來就交給謝憐自己一個人一般,消失了。

    拔出把那黑劍之後,謝憐的傷口便暴露無遺了,被雨水恣意擊打沖刷著,早已麻木的痛覺再次擴散開來。這是唯一他此刻還能清晰感覺到的東西。

    踢踢踏踏,一陣狂奔踏水之聲傳來,似乎又有行人匆匆冒雨趕來。不過,謝憐已經不像先前那樣還會暗暗關心了。

    無限好文,盡在晉江文學城

    他緩緩坐起,誰知,剛起來就聽「啊!!!」的一聲慘叫,一人在他身邊重重摔了一跤。

    那人背了一大筐東西,帶了個遮雨的斗笠。大概是因為雨太大了,他沒看清路上有個坑坑裡有個人,臨到近前謝憐突然坐起才發覺,加上這人跑得極快剎得極猛,這一跤也摔得極重,一個跟斗趴在謝憐躺著的人形坑邊,當場便破口大罵起來:「我|操|你媽!!!」

    斗笠飛了,背上的筐子也翻了,白花花的米灑了一地。那人坐在地上懊惱得大叫,一巴掌拍下去,地上濕淋淋的泥巴和米粒濺了謝憐一臉。他暴怒不已,一蹦三尺高,指著謝憐鼻子道:「什麼玩意兒?!老子辛辛苦苦累得要死要活賺了點錢買了點米就這麼全沒了,我是倒了幾輩子的血霉!賠錢!!別裝死,賠錢!!!」

    謝憐眼裡根本沒有他,也不打算理會。那人卻不依不饒,一把抓起謝憐胸前衣領道:「你是不是想死啊我問你?」

    謝憐冷冷地道:「是。」

    那人啐道:「那你他媽的要死也不滾一邊安安靜靜一個人去死,在大路中央擋別人路,死也不死得安分點,缺德!!!」

    謝憐任他拎著自己的衣領狂搖,面無表情,無比麻木。

    罵吧,罵吧。無所謂了,隨便罵吧。

    反正過不了多久就要全部消失了。

    馬上就要日落了。

    那人抓著木無反應的謝憐非要他賠錢,不賠把他罵了個狗血淋頭還不解氣,推推搡搡半天才撿起地上自己的斗笠戴了,罵罵咧咧地往前走了。謝憐被他「咚」的一下扔回坑裡,漸漸地,聽到了比雨聲更大的嘈雜之聲。

    那是成千上萬被封在黑劍之中的亡靈們的尖叫。

    隨著落日一點一點西沉,它們在謝憐腦海中發瘋了一般地狂號,為即將到來的自由和復仇歡呼。

    謝憐舉起一手,捂住了臉。

    正當他顫著伸出另一隻手,要去抓住地上那把黑劍時,忽然,他發現了一件奇怪的事。

    雨好像停了。

    不對。

    不是雨停了,是有個東西,罩在了他頭上,幫他擋去了大雨!

    謝憐猛地睜眼抬頭,只見面前蹲著一個人,把自己頭上那隻斗笠扣在了他頭上。

    ……居然是剛才對他破口大罵的那個人!

    他瞪對方,對方也瞪他,道:「你這樣看著我幹什麼?怎麼,罵你兩句還真要死要活了?」說著吐了口唾沫,道,「一臉哭喪相的晦氣不晦氣啊?」

    「……」

    那人方才凶相畢露,此刻似乎回想起來有些心虛,嘀咕幾句,又為自己辯解道:「行了行了,剛才算我的不是。但我罵你也是你該罵,誰讓你犯病?再說了,誰還沒被罵過?」

    謝憐雙目圓睜,說不出話來。

    那人又不耐煩地道:「好好好好,算我倒霉,米也不要你賠了。你還躺在這裡幹什麼?多大的人了又不是個小孩,等你爹媽來拉你不成?起來起來起來起來。」

    他一邊催促,連拉帶拽,把謝憐拉了起來,用力在他背後拍了兩巴掌,道:「站起來,趕緊回家去吧!」

    無限好文,盡在晉江文學城

    謝憐就這樣被拉出了這個人形坑,被那兩巴掌拍得差點撲到地上,一愣一愣的。等他回過神來時,那人早已經走了。

    只剩那隻草編的斗笠還在他頭上,提醒著他,方才他被人拉出來了,不是幻覺。

    不知過了多久,白無相又出現在了他身後。

    這一次,他沒笑了,語氣也沒那麼悠然自得了,反倒像是隱隱有些不快和不安,道:「你在幹什麼?」

    雨還嘩嘩地下著,而謝憐頭上戴了一頂別人給的斗笠,雖然身上早就濕透了,但好歹頭臉已經淋不到了。

    可是,他的臉頰依然濕透了。

    見謝憐沒有答他的話,白無相又沉聲道:「就要日落了,拿起你的劍,否則,你知道會發生什麼。」

    謝憐頭也沒回,輕聲道:「我去你媽的。」

    白無相語氣帶上了一絲寒意,道:「你說什麼?」

    謝憐轉向他,平靜地道:「你沒聽清嗎?那我就再說一次。」

    突然,他猛地飛起一腳,雷霆一踹、踹得白無相向後飛出數丈!

    一腳落地,謝憐一手捂傷口,一手指白無相飛出的方向,用他最大的聲音,竭盡全力地罵道:「我去你媽的!!!你以為你是誰,敢這樣跟我說話?!我可是太子殿下!!!」

    在他臉上,兩行淚水已經奪眶而出。

    一個人。只要一個人。

    真的,只要一個人,就夠了!

    作者有話要說:遲到了不好意思!倒計時,最多還有兩章第四卷就結束了166閱讀網



    上一頁 ←    → 下一頁

    絕色毒醫:腹黑蛇王溺寵辰少的霸道專寵:強婚8陰間神探龍珠之最強神話帝國吃相
    燃鋼之魂男人當自強影視世界當神探外室神魂至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