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天官賜福 » 193 白衣鬼點將黑武者 2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天官賜福 - 193 白衣鬼點將黑武者 2字體大小: A+
     

    ?無名道:「殿下,我去開道。」

    謝憐卻道:「不用,我親自來。」

    說完,他便一躍而下,彷彿一朵白花被風吹下枝頭,無聲無息地落在了宮殿之前。

    正當他要推開殿門之時,殿里飄出來一陣嬰兒的啼哭之聲。

    郎英又沒有妃子,兒子也早就死了,他殿里哪來的嬰兒?

    謝憐並不在意這個。別說是有個嬰兒,哪怕是裡面藏了千軍萬馬他也無所畏懼,提起一腳踹開殿門!

    奇怪的是,大殿之內只有一個人,並沒有第二個人,更沒有什麼嬰兒。一看清來人,那人一抬頭,道:「你來了?我正在找你。」

    殿內之人,正是郎英。

    他雖然已貴為國主,卻並無華服在身,木然地坐在一張寶座上。謝憐還奇怪了一瞬他怎麼這個反應,隨即才明了,他此刻帶著面具穿著喪服,郎英是把他認成白無相了。

    這座宮殿里也設有陣法,謝憐邁入之時,明顯感覺到有什麼東西在阻攔。但他腳下稍稍用力,便踩在了殿內地面上,空氣中傳來踏碎了什麼的聲音。

    殿外的寒冬和夜色涌了進來,灌得謝憐狂風滿袖。他陰惻惻地道:「你找我幹什麼?」

    聽到他的聲音,郎英神色微變,道:「是你?」

    謝憐緩緩向他走近,雪白的靴子一步一步踩在冰冷冷的石地上。他道:「是我。」

    郎英一介莽夫,帶兵滅了仙樂,帝王之氣加身,一般的邪祟近不了他的身。但此時此刻,謝憐帶來的,是成千上萬的戰死亡魂!

    他就不信,數目如此之龐大、怨念如此之強烈的怨靈,還拿郎英沒有辦法嗎?果然,怨靈們在躁動,迫不及待地要掙脫出來寄生到敵人新鮮的血肉之軀上。那躁動之聲任何人都不可能聽不到,但郎英也並未大驚失色,道:「你是來殺我的?」

    謝憐不答,下一刻,他便閃到郎英身前,抓住他的頭髮,按到了地里。

    成功了!

    悲喜面下,謝憐嘴角不自覺地上揚。果然,果然!他,可以打敗郎英了!

    原先的他被神官的身份束縛,拿這個有帝王之運的人毫無辦法,而拋棄了神官之身的他卻反而終於可以打敗郎英了。謝憐心臟砰砰狂跳,正要進行下一步動作,卻勃然色變:「什麼聲音?」

    咿咿,嗚嗚,他又聽到了那陣細小的嬰兒啼哭,可是,這大殿之內,分明根本沒有嬰兒!

    再一確認,不對。那哭聲是從他手下的郎英嘴裡傳出來的!

    更準確地來說,是郎英的身上。謝憐一把扯開他的衣服,雙眼陡然大睜,霍地起身:「……這是什麼?!」

    郎英慢慢翻身坐起,道:「不要怕。」

    這一句不是對謝憐說的,而是對他身上的東西說的。

    郎英的胸口上,赫然生著兩張臉,每一張都和真人一般大小,凸出個碩大的腫瘤。大的那張面目秀美,依稀看得出是個女人模樣,小的那張則皺巴巴的,像個嬰兒,而那一陣有一陣無的啼哭之聲,就是從這「嬰兒」的嘴裡發出的。

    人面疫!

    謝憐愕然道:「你怎麼會有人面疫?!」

    郎英卻道:「這不是人面疫。」

    謝憐道:「這哪裡不是人面疫?這不是人面疫是什麼?」

    郎英道:「這是我老婆和兒子。不是你說的那種東西。」

    他一邊低聲說話,一邊抬手輕輕撫摸著自己身上的這兩張人臉,真的就是一個丈夫和父親在撫摸自己的妻子和孩子的模樣。但那兩張臉不是連眼睛都睜不開,就是只會張著嘴呀呀哭泣,空有人形,不成人樣。

    須臾,郎英抬頭道:「白無相在哪裡?他說了這樣我老婆就會回來的,但都這麼久了,她怎麼還是不會說話?到底怎麼回事?快叫他來找我!」

    聞言,謝憐明白了,道:「你,讓白無相,把你妻子和兒子的怨靈,養到了你身上?」

    原來如此,一路上皇宮裡那些陣法,根本不是為了防住外來的東西,而是為了防止藏在裡面的東西逃走!已經成為國主的郎英,卻在用自己的血肉偷偷餵養這兩隻怨靈!

    謝憐還想來找他算賬,誰知根本不需要他動手,郎英已經給自己種上了人面疫。那兩隻疫面長在他身上的時間肯定不短了,連細小的手腳都一併長出,累贅地垂了下來,畸形又可怖。而且,它們已經吸幹了宿主的養分,郎英兩排肋骨異常突出,小腹也癟了下去,膚色蠟黃,身形憔悴,看上去彷彿根本沒幾天好活,和原先戰場上那個神勇兇猛的武者根本不是一個人。

    看來,雖然他打了勝仗,成了國主,過的也不怎麼樣。謝憐一點也不覺得痛快,一把抓住郎英,怒道:「開什麼玩笑?!」

    他還沒要仇人的命呢,仇人自己就快死了!這算什麼?這怎麼辦?!

    這一抓,從郎英身上掉下什麼東西,瑩瑩紅光,一彈一彈,滾得遠了。郎英抓住謝憐的手,似乎連做這個動作都覺得困難,喘氣道:「珠子……那顆珠子。」無限好文,盡在晉江文學城

    謝憐轉頭一看,地上滾動的,居然是那顆他給了郎英的紅珊瑚珠。郎英道:「我一直想跟你說,謝謝你的珠子。」

    聽到這一句,謝憐一愣,沒想到他會突然說這句話,心裡像是有什麼東西翻起,又被他強按了下去,道:「你!……」

    郎英低聲道:「你早點給我就好了。可惜……」

    話音未落,謝憐手下抓著的軀體一沉,郎英就這麼睜著眼睛倒下了。

    無限好文,盡在晉江文學城

    謝憐還沒反應過來,無名道:「殿下,他死了。」

    「……」

    謝憐道:「死了?」

    低頭看看,郎英的瞳孔已經開始渙散了,他真的死了。

    謝憐喃喃道:「他怎麼就這麼死了?」

    他還什麼都沒對郎英做,他怎麼就死了?

    而且,說起來他還死的挺圓滿挺高興的。他完成了對仙樂的復仇,身上帶著他的至親,準備去黃泉之下相會了。他在世上受夠了煎熬,死去反而是一種解脫,一死了之。反倒是謝憐,現在連報復的對象也沒有了!

    滿腔的憋屈和憤懣,最終化作一種感覺——可恨,可恨!實在是太可恨了!

    郎英倒下不動了,他胸口那兩個人面卻彷彿知道宿主已經死了,忽然齊齊哭了起來,嗚嗚咿咿,刺耳至極,比手指甲在金器鐵器上擦刮的聲音還令人難以忍受。謝憐已經要氣瘋了,他拔出那把黑劍,正想一劍下去讓它們閉嘴,那黑衣武者卻「錚」的一聲拔了刀。刀光閃過,郎英的屍體霎時被斬成了幾塊,十幾塊、幾百塊……血肉橫飛。謝憐還沒動手就被他搶先一步,冷聲道:「誰讓你這麼乾的?」無限好文,盡在晉江文學城

    無名道:「不必髒了殿下的手。」

    正在此時,門外響起一陣急促的腳步聲,一個少年的聲音喊道:「叔叔!」

    誰?謝憐轉頭,只見殿門大開,一個十幾歲的少年站在門口,正望向這邊。他原是滿面笑容的,一邁進來看到的卻是屍塊滿地,登時呆住。謝憐無動於衷地道:「你是什麼人?」

    那少年道:「我……」目光一轉,又看到地上屍塊,驚道:「叔叔!」

    這時,外面又有人叫道:「太子殿下!你別亂跑啊,國主說了,不能在宮裡隨便亂跑的!大半夜的您別讓我難做啊……」

    太子殿下?

    郎英的兒子已經死了,這少年喊郎英「叔叔」,定然是郎英另立的太子,永安太子!

    這小太子也反應過來了,驚恐道:「鬼!有鬼!來……」沒喊幾個字,那黑衣武者在他脖頸上一擊,這位永安太子便暈倒在了滿地血泊之中。然而,喊聲已經傳了出去,外面喧嘩起來:「什麼?你們聽到沒有?」「衛兵!衛兵!」

    謝憐目光移動,那黑衣武者微微俯首,示意交給他解決,閃身出去。一瞬之間,外面的喧嘩便盡數被掐斷了。邁出殿去,大片侍衛倒地不起,而那黑衣武者站在中間,纖細的長刀滴著血,竟是一刀解決。而遠處又起了新的喧嘩,來了一批新侍衛,喊著「保護國主!」「保護太子殿下!!」

    謝憐漠然轉身,不理。果然,不到片刻,那些人聲又彷彿被一刀收割了一般,盡數湮沒。隨即,那黑衣武者無聲無息地跟了上來。

    謝憐微微側首,道:「皇宮,燒了。」

    無名頷首道:「是。」

    熊熊烈火燃起,兩個漆黑頎長的剪影立在烈火之前,地上的影子不斷扭曲、變形、拉長。

    鬧了這麼大一場,永安皇宮中的宮人們早被盡數驚醒,或救火或逃跑時的叫罵、哭喊飄了滿天,和仙樂皇宮被燒時的情形一模一樣。

    那黑衣武者道:「殿下,接下來你想做什麼。」

    那白衣人寒聲道:「去郎兒灣。」

    仙樂滅國之前,謝憐去過無數次郎兒灣。每次去,都是為了降雨救人,身心俱疲,步伐沉重。這一次,他是為了完全相反的目的來的,卻是一身輕鬆。

    熬過了旱災,又得到新任國主的大力扶持,郎兒灣早已恢復生機,大街小巷和樂不已,行人都是興高采烈的,和幾年前的慘淡光景天差地別。只有一個地方慘淡依舊,那就是仙樂太子殿。

    破敗的太子殿沒有人會來,謝憐便把棲息地點選在了這裡。此刻,他正在殿中打坐。

    這些怨靈們本該很快就找到宿主、也就是詛咒對象的,然而因為郎英已經死了,它們現在還在苦苦掙扎,不依不饒地向謝憐哭訴尖叫,被謝憐閉著眼隨手揮開。他蹙著眉道:「等著,不要急,會讓你們都解脫的!」

    這時,一個聲音道:「殿下。」

    謝憐睜開雙眼,只見那黑衣武者在他面前,單膝跪地。166閱讀網



    上一頁 ←    → 下一頁

    史上最牛輪迴超能小農夫我的合租老婆絕色毒醫:腹黑蛇王溺寵辰少的霸道專寵:強婚8
    陰間神探龍珠之最強神話帝國吃相燃鋼之魂男人當自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