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天官賜福 » 188 冷白鬼溫語惑迷童 2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天官賜福 - 188 冷白鬼溫語惑迷童 2字體大小: A+
     

    ●此為系統防|盜,在晉江買足本文5o%的VIp可馬上看更新●給,或是不給?

    謝憐不動聲色,尚未考慮好,是該繼續這般我自巋然八風不動地坐下去,還是該佯作驚慌失措的新嫁娘怯怯地往後躲去,那隻手的主人卻頗有耐心,也頗有風度,他不動,他也不動,似乎就這麼等著他的答覆。

    半晌,鬼使神差地,謝憐伸出了手。

    他站起身來,要去撩開帘子下轎,對方卻已先一步,為他挑起了紅簾。來人握住了他的手,卻並未握得太緊,彷彿是怕捏痛了他,竟是給人一種小心翼翼的錯覺。

    謝憐低著頭,由他牽著,慢慢出了轎子,眼下瞥見腳下橫著一匹被若邪綾絞死的狼屍,心念微轉,腳下微微一絆,一聲驚喘,向前倒去。

    來人立刻反手一扶,接住了他。

    這一扶,謝憐也是反手一握,只覺摸到了什麼冷冰冰的事物,原來,來人手上戴著一雙銀護腕。

    這護腕華麗精緻,花紋古拙,其上雕著楓葉、蝴蝶、猙獰的猛獸,頗為神秘,也不似中原之物,倒像是異族的古物。堪堪扣住這人手腕,顯得精鍊利落。

    冰冷的銀,蒼白的手,毫無生氣,卻有幾分殺氣與邪氣。

    他那一摔乃是裝模作樣,有心試探,若邪綾一直都在喜服寬大的袖子下緩緩纏繞著,蓄勢待。然而,來人卻只是牽著他手,引著他往前走。

    謝憐一來蓋著蓋頭識路不清,二來有心拖延時間,因此,故意走得極慢,而對方竟也配合著他的步伐,走得極慢,另一隻手還不時過來牽一牽他,彷彿是怕他再摔倒。儘管謝憐心中是十二萬分的警惕,被這般對待,也忍不住想:「若這當真是一位新郎,倒也真是溫柔體貼到極致了。」

    這時,他忽然聽到了一個極為輕靈的叮叮之聲。兩人每走一步,那聲音便清凌凌地響一響。正當他在琢磨這是什麼聲音時,四下忽然傳來陣陣野獸壓抑的低哮。

    野狼!

    謝憐身形微動,若邪綾忽地在他腕上一收。

    誰知,他還沒有任何動作,那牽著他的人卻在他手背上輕輕拍了兩下,彷彿是在安撫,讓他不要擔心。這兩下,輕得簡直可以說是溫柔了,謝憐微微一怔,而那陣陣低哮已經壓了下去。再一細聽,他忽然現,這些野狼,並不是在低哮,而是在嗚咽。

    那分明是一種野獸恐懼到了極致、動彈不得、垂死掙扎時的嗚咽。

    他對來者何人的好奇,愈加強烈了。直想掀了蓋頭,看一眼再說,可也心知如此不妥,只能透過紅蓋頭下方的縫隙,管中窺豹。所見的,是一片紅衣的下擺。而紅衣之下,一雙黑皮靴,正在不緊不慢地走著。

    那雙小黑皮靴收得緊緊,往上是一雙修長筆直的小腿,走起路來,煞是好看。黑靴側面掛著兩條細碎的銀鏈,每走一步,銀鏈搖動,出清脆的叮叮聲響,煞是好聽。

    這腳步漫不經心,帶著輕快,更像是個少年。然而,他每一步卻都又成竹在胸,好像沒有任何人能阻礙他的步伐。誰若敢擋他的路,誰就等著被他碾得粉碎。如此,倒是教謝憐說不準,這到底是位什麼樣的人物了。

    正當他兀自思量之際,忽然,地上一樣白森森的東西闖入了他的眼帘。

    那是一顆頭骨蓋。

    謝憐腳下凝滯了片刻。

    他一眼便看出來,這顆頭骨的擺放方式有問題。這分明是某個陣法的一角,若是觸動了它,怕是整個陣法都會瞬間向這一點動攻擊。但看那少年步伐,似乎壓根沒注意到那裡有個東西。他正在想要不要出聲提醒,只聞「喀啦」一聲慘不忍聽的脆響,就見這少年一腳下去,頃刻便把這顆頭骨蓋踩得粉碎。

    然後,他彷彿什麼都沒感覺到一般,漠然地踩著這堆齏粉走過去了。

    謝憐:「……」

    他居然,就這麼一腳,把整個陣法,踩成了一堆廢粉……

    這時,那少年腳下一頓。謝憐心中一動,心想他是不是該有所動作了,那少年卻只停留了片刻,便繼續引他前行。走了兩步,上方忽然一陣「滴滴答答」之聲,彷彿點點雨珠打在傘面之上。原來,方才,那少年是撐起了一把傘,擋在二人頭上。

    雖然不合時宜,謝憐心中也忍不住贊了一聲他真體貼,但心裡還是頗為奇怪:「下雨了嗎?」

    魆魆黑山,莽莽野林。遠遠群山深處,狼群對月長嗥。不知是不是因為方才在山中進行了一場廝殺,冷冷的空氣中,還瀰漫著一股淡淡的血腥味。

    斯情斯景,詭魅至極。但那少年一手牽他,一手撐傘,緩緩前行,卻是無端一派妖艷的風月無邊,款款繾綣。

    那陣奇異的雨來得奇,去得也奇,不一會兒,那雨珠打傘的滴滴之音便消失了。而那少年也駐足立定,似乎收起了傘,同時,終於收了手,向他走近了一步。

    一路上牽著他的那隻手,輕輕執了這蓋頭的一角,緩緩向上挑起。

    謝憐一路上都在等這一刻,定定不動,看著面前纏綿的紅幕慢慢地向上揭開——

    綾動!

    並非是那少年動了殺氣,而是必須先制人,制住再說!

    誰知,若邪綾飛出,帶起一片橫風,那鮮紅蓋頭離了那少年的手,飛起又落下,謝憐只來得及看到一個紅衣少年的殘影,若邪綾便穿了過去。

    那少年竟是破碎為千隻銀蝶,散成了一陣銀光閃閃的絢爛星風。

    雖說還是不合時宜,但謝憐退開兩步后,也忍不住心頭驚嘆,這景象,實在是美得如夢似幻。這時,一隻銀蝶幽幽從他眼前飛過,他還待再看仔細些,那隻銀蝶卻是繞著他飛了兩圈,這便匯入蝶風之中,一齊化為漫天銀光的一部分,振翅向夜空飛去。

    好一會兒,謝憐才回過神來,心想:「這少年到底是不是鬼新郎?」

    依他看來,總覺得不太像。若是,與君山裡的狼群應當就是他下屬,見了他又何至於害怕成那副模樣?而且路上那陣法也應該是鬼新郎布下的,他卻隨隨便便就……踩爛了。

    可若不是,這少年又為何會來劫花轎?

    越思量越覺奇怪,謝憐把若邪綾往肩上一甩,心想:「算了,也有可能只是個剛好過路的。還是暫且擱一擱,正事要緊。」四下一望,卻是「咦」了一聲。原來,不遠處竟是有一座建築,沉沉地立在那裡。

    既然那少年把他帶到這裡來了,這建築又被煞費苦心藏在迷陣之中,那就是非得進去看看不可了。

    謝憐走了幾步,忽然頓住,想想,又折回,撿起地上的蓋頭拍了拍,拿在手裡,這才繼續朝那邊走去。

    這建築紅牆高院,磚石木瓦略顯斑駁,竟像是一座有好些年頭的城隍廟,而且依照謝憐的經驗來看,這形制多半是一座武神廟。果不其然,他一抬頭,便看到大門頂上三個金剛鐵骨的大字:

    「明光殿」!

    北方武神明光將軍,也就是上次靈文在通靈陣里說,在北方香火很旺的那位裴將軍。難怪他們之前在附近沒找到明光殿,卻找到了南陽廟,原來,這裡的明光廟在與君山裡,卻早就被一道迷陣封鎖住了。莫非這鬼新郎與明光將軍有何聯繫?

    不過,這位明光將軍,可謂是一位春風得意、炙手可熱的大神官,而且在北方的地位也很穩,謝憐個人並不覺得這樣的神官會願意與鬼新郎這種凶物有何牽扯?在不知情的情況下倒霉地被凶物鴆占鵲巢,也並非奇事。事實到底如何,還是看看再說。

    他走上前去,廟門關著,卻沒上鎖,一推便開。推開后,一股奇怪的氣味撲面而來。

    不是多年無人的灰氣,而是一股淡淡的腐臭味。

    謝憐反手掩上大門,讓它看起來像是原來沒人進來過的樣子,邁入廟中。大殿中央供著一尊武神像,自然是那位北方武神明光將軍。許多人形的東西,比如雕像,人偶,畫像,都容易沾染邪氣,於是,謝憐先就上去仔細察看這尊武神像。

    看了半天,結論是:這神像塑得極好。執寶劍,佩玉帶。面貌英俊,氣宇軒昂。沒有問題,腐臭味也不是從神像身上傳來的,於是,謝憐便不管他了,往大殿後方轉去。

    這一轉,謝憐整個人一定,瞳孔瞬間收縮。

    一群身穿大紅嫁衣、蓋著蓋頭的女子,直挺挺地站立在他面前。

    那股淡淡的腐臭之味,正是從這些嫁衣女子身上散出來的。

    謝憐很快定了心神,一個一個地數過去,一,二,三,四……一直數到了十七。

    正是那在與君山一帶失蹤的十七位新娘!

    有的新娘嫁衣紅色已褪,十分陳舊破損,應該是較早失蹤的新娘。而有的新娘嫁衣還嶄新,樣式也新,身上陳年腐屍的氣味也極淡極淡,應該是最近失蹤的。謝憐略一思索,揭開了一名新娘的蓋頭。

    鮮紅蓋頭下是一張慘白的臉,白得有點微微綠,被黯淡的月光一照,甚是恐怖。而最恐怖的,是這女子去死的面容已然肌肉扭曲,但在這扭曲的臉上,還掛著一個僵硬的微笑。

    謝憐再揭下一名女子的蓋頭,也是同樣的嘴角上揚。

    這滿屋子的死人,竟然都身穿喜服,面帶微笑。

    謝憐耳邊似乎又響起了那小兒所唱的詭異歌謠:「新嫁娘,新嫁娘,紅花轎上新嫁娘……淚汪汪,過山崗,蓋頭下莫把笑揚……」

    突然,他聽到廟外傳來一陣奇怪的聲音。

    當真是極為奇怪的聲音。奇怪到難以形容,像是兩根用厚布包裹住的棍子,在地上猛地咚咚敲打,又像是掛著什麼重物,在地上艱難地拖行。這聲音由遠到近,來得極快,須臾便到了明光廟的門口。只聽「吱呀——」,長長一聲,明光廟的大門被推開了。

    不管來的是個人還是個什麼東西,多半就是那鬼新郎。而現在,它已經回來了!

    這殿後無處脫身,也無處躲藏,謝憐只思考了一瞬,看到這一排新娘,立即重新蓋上蓋頭,自己站了進去,一動不動。

    若是只有三四五六具屍體站在這裡,那自然是一眼便能看穿數目不對,可現在這裡有十七具新娘的屍體,除非像他方才那樣一個一個地數過去,否則根本很難立刻覺有人混進去了。

    他剛剛站進去,便聽那怪聲「咚咚」、「咚咚」,「走」了進來。

    謝憐一邊立定不動,一邊思索:「這究竟什麼聲音?聽長短停頓,有點像腳步聲,可有什麼東西的腳步聲是這樣的?這也絕對不是方才帶我來的那少年,他可是從容愜意得很,走路還帶叮鈴鈴的響兒。」

    忽然,他想到一事,心猛地一緊:「不妙,高矮不對!」

    這些屍體均是女子,可他卻是個貨真價實的男子,天生便比女子要長出一截。雖然一眼看不出來多了個人,但一群屍體里有一個人特別高,卻是能一眼就看出來的!

    但,再轉念一想,謝憐又迅鎮定下來。他的確是高,可那少女小螢只是簡單給他束了,並未做多,而這些新娘個個盛裝打扮,髻高得衝天,還有的戴了鳳冠,腦袋上高高頂起一大塊,有的加起來恐怕不比他矮,就算他高,應當也不算十分惹眼。

    正這麼想,他又聽到了「刷啦」的一聲,距離他兩丈遠。

    過得片刻,又是「刷啦」一聲,這一次,離他又近了一點。

    謝憐反應過來這鬼新郎在幹什麼了。

    它在一個一個地掀開新娘的蓋頭,一個一個地查看屍體的臉!

    「砰!」

    此時不擊,更待何時?若邪綾猛地飛出,正正打中了那鬼新郎。

    只聽一聲巨響,黑霧撲面。謝憐不知妖霧有毒沒有,他並無靈光護體,立即屏息掩住口鼻,同時催動若邪綾舞出流風,驅散黑霧。只聽「咚咚」、「咚咚」!謝憐眯眼,看到一個矮小的黑影在廟門口一晃而過。廟門大開,一團黑霧滾滾地朝樹林襲去。

    謝憐當機立斷,立即追出。誰知,他追了沒幾步,樹林里竟是火光衝天,遠遠傳來一陣喊打喊殺之聲:「沖啊——!」

    一個小青年的聲音格外嘹亮:「抓醜八怪,為民除害!抓醜八怪,為民除害!賞金大家平分!」正是那小彭頭。謝憐心裡叫苦,這群人說要上山,竟然就真的上山了,本來有一個陣法罩著找不到也就罷了,可方才陣法被那少年一腳踩得稀巴爛,他們瞎貓碰上死耗子,竟然真的找來了。再一看,他們來的方向,剛好是那鬼新郎逃跑的方向!

    瀏覽閱讀地址:



    上一頁 ←    → 下一頁

    我是系統之女帝養成計劃重生落魄農村媳金手指販賣商都市最強裝逼系統修羅武神
    史上最牛輪迴超能小農夫我的合租老婆絕色毒醫:腹黑蛇王溺寵辰少的霸道專寵:強婚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