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天官賜福 » 187 冷白鬼溫語惑迷童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天官賜福 - 187 冷白鬼溫語惑迷童字體大小: A+
     

    ?黑夜中,謝憐雙眼的瞳孔瞬間收縮成極小的兩點,顫聲道:「……是你?!」

    白無相!

    謝憐毛骨悚然,一躍而起,反手要去拔劍卻拔了個空,這才記起他所有的佩劍早就都被當掉了。連他之前充作兵器的那根樹枝也被削斷了。也就是說,現在的他身無法力、手無寸鐵,卻對上了這個東西!無限好文,盡在晉江文學城

    幾年前仙樂覆滅后,白無相就從世上消失了。謝憐根本沒去找過他,也沒想過要去找,只盼著他就這麼無聲無息地永遠不再出現才好,誰知今天這個東西會突然出現在他面前!

    那白衣人影緩緩向他走近,謝憐從心裡感到一陣膽寒,先是忍不住後退了兩步,隨即反應過來:不能後退!逃跑也沒有用!

    他厲聲道:「你想幹什麼?!」

    白無相不答,繼續負手走近。謝憐的手腳連同從唇里呼出的白氣都在顫抖。

    他逼著自己回憶方才那三十多個神官或揶揄或冷漠或大笑的面孔,還有慕情轉過去的側臉,忽然之間,他忘記了恐懼,喊出了聲,一掌劈了上去!

    然而,這一掌還沒劈到,一陣劇痛先到。對方竟是預料到了謝憐的招數,搶先一步閃到他身後,在他膝彎上踹了一腳!

    太快了!

    謝憐雙膝已經「撲通」一聲重重跪倒在地,腦子裡才冒出這個恐怖的念頭。

    這東西的動作,居然比他思考的速度還要快!

    下一刻,謝憐便感覺到了一件更恐怖的事——一隻冰冷手掌的五指大開,覆在了他的天靈蓋上!

    他大叫起來,而那隻手微微用力,把他的頭顱連著整個身體一起提了起來。謝憐毫不懷疑,以這東西的勁力,這五根手指只要一收攏,就可以直接碾碎他的顱骨,讓他的腦袋頃刻間變成一團血肉模糊的骨夾肉。他也毫不懷疑,白無相抓住他后的下一步,就打算這麼做!

    謝憐凌亂地抽著氣,以為必死無疑,用力閉上了眼。誰知,身後那東西卻根本沒有繼續用力的意思,反而收斂殺氣,輕嘆了一聲。

    這聲輕嘆后好一陣,對方都沒有繼續動作。一片死寂中,謝憐又一點一點,睜開了雙眼。

    漫天的鬼火們正在狂喜亂舞,每一團火焰都是一個正在看熱鬧、嘎嘎大笑的亡靈,然而,眾多的鬼火似乎都被什麼震懾了,不敢靠近他們兩個,只有一團火焰格外明亮的鬼火懸在他們上方,正在用自己的火焰一下一下,猛烈地撞向謝憐身後之人。不知在做什麼,但怎麼看,都猶如蜉蝣撼樹。

    驀地,謝憐身體一僵。

    白無相,居然抱住了他。

    謝憐歪歪斜斜地跪坐在地上,被一雙冰冷而有力的手,抱在一個毫無生氣的懷裡。

    白無相也不知何時坐了下來,喃喃道:「可憐,可憐。太子殿下,看看,你被弄成什麼樣子了。」

    他一邊喃喃低語著,一邊撫摸著謝憐的頭,動作輕柔而憐憫,彷彿在撫摸一條受傷的小狗,或是自己生了重病即將死去的孩子。

    月光下,悲喜面的半張笑臉隱沒在黑暗裡,只有半張哭泣的臉,彷彿是在真心實意地為謝憐傷心落淚。

    謝憐僵硬地縮著不動,身後的白衣人抬起手指,擦掉了他臉上髒兮兮的泥巴。

    在他的動作之中,謝憐居然感覺到了一種詭異的慈愛。像是在最好的朋友、最熟悉的親人懷裡,被凍得直打哆嗦的身體也奇迹般地回了一點暖。

    沒想到,在這般境地里,給了他這種慈愛和溫暖的,居然是一個如此詭異的東西。

    謝憐喉嚨里發出陣陣壓抑的嗚咽,抖得越發厲害。那團鬼火飛到他心口,似乎想焐熱他,卻又不確信自己是否能幫他驅散寒冷,不敢貼近。

    白無相幫他擦乾淨了身上的爛泥,道:「到我這邊來吧。」

    「……」謝憐顫聲道,「我……我……」

    一句未完,他突然一掌探出,襲向白無相的面具!

    突襲得手,那面具被他一掌打得高高飛起,而謝憐已翻身躍到數丈之外,方才的畏懼之態一掃而光,沉聲怒道:「誰要到你那邊去,你這個……怪物!」

    那張慘白的悲喜面墜地,滿天的鬼火們彷彿被嚇呆了,突然失序,狂舞不休,無聲尖叫。白無相則捂著臉,低低地笑了起來。

    那笑容聽得謝憐寒毛倒豎,道:「你笑什麼?」

    白無相輕哼一聲,道:「你會到我這邊來的。」

    他語氣篤定,謝憐不懂他什麼意思,不可置通道:「你那邊是哪邊?你毀了仙樂還讓我到你那邊去?你瘋了嗎?你有病吧!」

    他不會罵人,就算憤怒到極點也只會說那幾個字,不然他要用世界上最惡毒最能泄憤的字眼來詛咒這個東西。白無相哈哈一笑,以手覆面,昂首道:「你會來的。在這個世上,除了我,誰也不會真正懂你,誰也不會永遠陪你。」

    謝憐心中膽寒,卻仍駁道:「滾!少自以為是地胡說八道了,你說沒人就沒人嗎?」

    一團鬼火飛到他身側,上下點動,彷彿在點頭贊同他一般。但四面八方都是這種邪乎的東西,謝憐並沒有注意到這獨一個。

    那邊,白無相溫聲道:「哦?有人嗎?以前是有人,你猜今後還會有嗎?」

    「……」

    謝憐道:「你什麼意思?你在暗示什麼?」

    白無相不答,冷冷笑著轉過了身,似乎就要飄然離去了。

    他輕聲道:「我會在這裡等著你的,太子殿下。」

    謝憐當然不能就這麼讓他走了,道:「等等!你別走!你對他們做了什麼?你動了我父王母后和風信?!」

    他追了上去,伸手去抓那白衣人影,誰知,對方輕飄飄一甩袖子,反手抓住了一團鬼火。

    他並沒有特地攻擊謝憐,謝憐卻覺一股恐怖的大力襲來,整個人高高飛起,撞在一棵樹上。一聲巨響,那棵兩人合抱的大樹生生就被他的身形撞得折倒了!

    若是在從前,這樣的樹謝憐就是撞折十棵也不會皺一下眉,但眼下他是凡人之身,這麼一撞,渾身骨頭都要散架一般,重重落地,暈了過去。

    閉眼前最後一刻,他似乎看到那白衣人影伸出一手,掌中托著一團熊熊燃燒的鬼火烈焰,笑道:「鬼魂,告訴我,你叫什麼名字?這可太有意思了……」

    醒來后,什麼都不見了。

    謝憐頭下腳上,胸腔口腔都滿是血腥之氣,暈頭轉向了好一陣,突然一軲轆爬起,喃喃道:「……父皇!母后!風信!」

    他想起昏迷之前都發生了什麼,一刻也不敢耽擱,狂奔幾十里,終於在背起行囊離開后的二十多天的一個深夜裡,回到了國主等人的藏身之處。

    謝憐一路心焦如焚,惶恐萬分,生怕白無相已經對親人朋友下了毒手。回到那座小破屋便一把推開門,氣都來不及喘一口,失聲道:「父皇!母后!風信!」

    還好。屋裡,並沒出現他想象的那種凄慘情形,甚至連東西都沒有亂,還是他離開前的樣子。

    謝憐帶著一身的傷狂奔數十里,嗓子乾的要冒煙,稍稍放下了心,這才咽了咽喉嚨,繼續往裡走去,道:「風信!你們在……」

    他一推開門,嗓子便卡住了。風信就在屋裡,看到謝憐回來,奇道:「殿下!你怎麼回來了?」

    然而,謝憐卻並沒看他,而是緊盯著他的對面。風信的對面站著一個黑衣人。

    是慕情。

    慕情回頭看到他,抿了抿嘴唇,臉色也不是太好。風信繞過他迎上來,道:「你不是去修鍊了么?怎麼樣了?我還以為你要去好幾個月,這麼早回來,是有什麼大進展?」

    謝憐盯著慕情,道:「父皇母后呢?」

    風通道:「屋裡睡著,已經躺下休息了。你衣服怎麼臟成這樣?臉上傷怎麼回事?你跟誰打了一場?」

    謝憐不答,聽到父母安然無恙,這才徹底放心,對慕情道:「你怎麼在這裡?」

    慕情沒說話,風信代他答道:「他來送東西的。」

    謝憐道:「什麼東西?」

    慕情微微舉了一下手,指向一旁。他指的是幾個乾淨的袋子,應該是裝的米糧。

    無限好文,盡在晉江文學城

    見謝憐沉默,慕情低聲道:「聽說你們缺葯,回頭我想辦法弄些來。」

    風通道:「行,那我說聲多謝,現在正缺這些。神官不能私自給凡人送東西的,你自己也小心點。」他又湊到謝憐身邊,低聲道:「我也挺吃驚的,他居然回來幫忙了,之前算我看走眼。總之……」謝憐卻忽然道:「不需要。」

    慕情的臉灰了一下,握了握拳。風信奇怪道:「什麼不需要?」

    謝憐一字一句地道:「我不需要你幫忙。我也……不要你的東西。請你離開。」

    聽到「請你離開」四個字,慕情的臉越發灰的厲害。

    風信也覺察出不對勁來,道:「到底怎麼了?」

    慕情低下了頭,道:「對不起。」

    認識慕情這麼多年,這是第一次聽他說出這三個字,也是第一次見他扎紮實實地道歉,可謝憐已經無心驚訝了,道:「請你離開!」

    他有些情緒失控,抓住那些袋子就往慕情身上扔去。白花花的米撒了一地,慕情被他丟得狼狽不堪,但只是舉手擋了一下,依然忍耐。風信拉住謝憐,驚道:「殿下!到底怎麼了,他幹什麼了?!你不是去修鍊了嗎?!中間出什麼事兒了?!」

    謝憐被他拉住,赤紅著眼道:「……你問他吧。我是去修鍊了,為什麼我回來了,你問他吧!」

    外面吵的太厲害了,屋裡已經睡下的王后被驚醒,披衣出來,道:「皇兒,是你回來了嗎?你怎麼了……」風信忙道:「沒事!皇后陛下快進去!」硬是把她又推了回去,關上門質問道:「你幹什麼了?慕情你到底幹什麼了?!殿下,你臉上這傷是他打的?!」

    謝憐的氣息越來越急促凌亂,根本說不出話來。慕情道:「不是我!我沒有打殿下,我只是讓他離開,除此以外我一句重話也沒有說,也沒有對他動手!那片靈地他們志在必得,那種情況下你不離開根本收不了場!」

    「你!……」

    三言兩語,風信也終於弄明白髮生什麼了。他睜大了眼,指著慕情,一句話都說不出來。半晌,他彎腰抓起地上布袋,劈面丟了過去,咆哮道:「快滾!快滾快滾快滾!」

    慕情又被自己帶來的米袋砸了一臉,倒退兩步。屋裡三個人都喘著粗氣,風通道:「我說你怎麼突然轉性了?我真是操了,這他媽的……別讓我再看到你!」

    慕情啞聲道:「是!我有錯,我認了,我道歉!可我是想先解決眼下的難題,再來談別的!如果我不回下天庭,大家都要完蛋!你父母我母親,我們三個,不知道要在爛泥里掙扎到什麼時候!如果我先回去了,還有機會……」

    風信罵道:「都他媽廢話,少廢話!沒人要聽你的借口,滾滾滾滾滾!」

    慕情道:「如果你我易地而處……」風信打斷他:「讓你別廢話!不聽!我只知道不管什麼處境我也不會跟你做一樣的事,用不著易地而處,你就是忘恩負義罷了!」

    慕情臉現青氣,上前一步,道:「殿下在困難的時候不也被逼到去打劫?為什麼到我這裡,你就不能將心比心了?」

    風信噴了,道:「哈?打劫?誰打劫?殿下打劫?你他媽說什麼屁話?」

    「……」

    謝憐窒息了。

    見風信一臉暴怒漸漸轉成錯愕,慕情這才覺察哪裡不對,遲疑著轉向謝憐,道:「你……你沒有……?」

    他也沒有料到,謝憐居然沒有把這件事告訴風信!

    無限好文,盡在晉江文學城

    「啊啊啊啊啊啊啊!!!」

    謝憐瘋了,隨手抄了一樣東西就把慕情趕了出去。慕情也意識到自己可能捅了大簍子,被打了好幾下也不敢說話。但逃到屋外一看,謝憐用來打自己的東西居然是一把掃帚,臉又黑了,道:「你不至於這樣嘲諷我吧?!」

    謝憐崩潰地道:「滾!」

    他出拳帶了利風,慕情被他掃中,勉強閃過,臉上被掃出一絲血痕。他伸手摸了摸,看著手上的血,陰晴不定,半晌,道:「……行。我走了。」

    謝憐渾身發抖,深深彎下腰去。慕情走出幾步,還是把米袋放在了地上,道:「我真的走了。」

    謝憐猛一抬頭,慕情看到他的眼神,喉嚨動了動,不再滯留,甩袖離去。

    屋裡驚呆了的風信這才追出來,道:「殿下!他狗扯吧他?打劫到底怎麼回事?」

    謝憐捂著額頭道:「……別問了,風信我求你別問了。」

    風通道:「不是,我當然不相信,我就想知道怎麼回事……」

    謝憐大叫一聲,捂住耳朵,逃進了屋裡,把自己鎖了起來。

    風信是真的堅信他絕對不會做這種事。可就是因為這樣,才變成了最糟糕的狀況!

    謝憐想乾脆逃走,逃到一個沒有人認識他的地方,可是他想起白無相說過的話,又不敢走太遠,只能把自己關在屋裡。無論風信和王后怎麼喊他他都不出去。

    直到兩天過後,謝憐才稍微感覺平靜了些,當風信再次敲門的時候,他默默把門打開了。風信拿著一個盤子,站在門口道:「這是皇后陛下白天給你做的,叮囑我一定要給你送過來。」

    那盤子里的東西顏色青青紫紫,使人見之驚恐。風信又道:「殿下要是怕有生命危險,我幫你解決了就是,我不會告訴皇后陛下的,呵呵。」

    看得出來,風信心裡仍然很想追問打劫到底怎麼回事,但又怕謝憐又把自己關起來,只得強行按下,裝作沒那回事的樣子不去詢問,故作輕鬆。但他不擅長開玩笑,開出來的玩笑乾巴巴的,簡直令人尷尬。

    老實說,他母后做的飯菜味道真是可怕至極,並且下廚次數越多,態度越用心,就越向著一個不該前進的方向進步。謝憐也從沒下過廚,但他做飯就味道不錯,看來,只能解釋為天賦異稟了。儘管如此,謝憐還是接過了盤子,坐在桌邊老實吃了。反正現在的他吃什麼也嘗不出什麼味道來。

    不幸中的萬幸。雖然那天夜裡他以為完蛋了肯定被聽到了,但根據這幾天的情況看來,國主和王后似乎不清楚他打劫的事。不然以國主的脾氣,早就開始罵他了。風信也肯定不會對他們說的,暫時可以放下心了。

    想到這裡,風信忽然起身,謝憐驚醒,道:「你幹什麼?」

    風信拿了弓,道:「到時辰了,出去賣藝了。」

    謝憐站起身來,道:「我也去吧。」

    遲疑片刻,風通道:「算了,你還是再休息休息吧。」

    雖然風信沒有再追問,謝憐也渾身難受,總覺得被風信知道這種事後,二人之間有什麼東西再也回不去了,風信的每一句話每一個眼神似乎都別有涵義,值得深究。謝憐搖了搖頭,嘆了口氣,道:「我實話跟你說吧,我現在沒心思修鍊。」

    這個風信多少也料到了,低頭不知該說什麼。謝憐又道:「既然如此,與其枯坐在屋子裡,不如也出去賣藝,至少還能掙點錢,不至於像個……」

    不至於像個廢人。

    不知為何,最後這兩個字,他沒能說出來。大概是因為心裡真的覺得自己已經是個廢人了,所以才不敢輕易吐露了。

    風信還是不太放心,道:「我一個人也能行的,殿下你這兩天才吃了一頓,還是再休息幾天吧。」

    他越這麼說,謝憐越急於證明自己,轉過身去照鏡子,道:「沒事,我整理一下就……」

    他本來是想去整理一下儀容,起碼不要再亂糟糟的像個乞丐瘋漢,誰知,卻在鏡子里看到了一幅恐怖至極的畫面。

    鏡子里的他,居然沒有臉——因為映出來的他的臉上,赫然帶著一張半哭半笑的悲喜面。166閱讀網



    上一頁 ←    → 下一頁

    神醫小獸妃我是系統之女帝養成計劃重生落魄農村媳金手指販賣商都市最強裝逼系統
    修羅武神史上最牛輪迴超能小農夫我的合租老婆絕色毒醫:腹黑蛇王溺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