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天官賜福 » 186 三十三神官爭福地 2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天官賜福 - 186 三十三神官爭福地 2字體大小: A+
     

    ?也許是他情緒激蕩之下的目光太刺人了,被他盯著的那幾名小神官連忙擺手,道:「我們沒有告訴外人呀!」

    謝憐紅著眼睛道:「那他們是怎麼知道的?!」

    在場的三十幾個神官聽到了那句話后,根本沒幾個臉露驚訝之色。既然這麼多神官都知道了,那上天庭又有多少神官知道了?

    被他質問,那幾名神官卡了一下,又辯解道:「他們又不是外人嘛,這裡的都是相熟的朋友,大家之間都沒有什麼秘密,告訴他們不算告訴別人,除此以外的神官我們不會說出去的……」不等他說完,謝憐便厲聲道:「謊話!謊話連篇!我不信!!!」

    被他如此厲聲打斷,那幾名小神官也有些臉上掛不住,縮回人群里。這時,忽然一名神官大聲道:「你信不信又有什麼所謂?太子殿下你自己在被貶期間做的好事,人家沒有當場告發你就不錯了,你還要求別人為你保密?我們有什麼義務要為你保密?真是好笑!」

    謝憐彷彿突然被迎面潑了一盆水夾冰,又被一把刀扎透了心,急道:「不是!我……」

    又聽有人道:「平日不做虧心事,夜半不怕鬼敲門。你不潔身自好,又如何能怪旁人不信守諾言?如果有人替你瞞著這種不義之事,那才是失職無德!」

    謝憐道:「不是!!!我……」

    他想說我是有原因的,我也不想的,可他心裡也清楚,無論什麼原因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他的確打劫了!

    這樣一塊污點,彷彿一塊恥辱烙印烙在他臉上,使他在這些神官面前變得無限渺小,連為自己辯解都不敢大聲。見他氣勢下去了,一名武神站了出來,道:「太子殿下,你現在該明白,為什麼我們不希望你也在這裡修鍊了吧?」

    謝憐低下頭,握緊了拳。

    那名武神接著道:「我們不是一路,道不同不相為謀,你還是自行離開吧。」

    看他振振有詞說著「道不同不相為謀」的模樣,謝憐卻忽然明白了。

    說來說去,歸根結底,不還是想要他讓出這片靈地嗎!

    他雙手拳頭骨節咔咔作響,喉頭壓抑一陣,沉聲道:「……我不走。我要在這裡修鍊。」

    此刻,對這三十幾個神官的憤怒,已經壓倒了他的羞恥之心。

    反正已經到了這一步,乾脆破罐子破摔,豁出去了。比起灰溜溜地逃走,他寧願厚著臉皮杠在這裡,教他們沒法得逞。謝憐猛地抬頭,又重複了一次:「我要在這裡修鍊。這座山不是你們的地盤,你們沒有資格讓我離開!」

    見他態度強硬,那三十幾位神官都黑了臉。謝憐聽到有人低聲道:「這又是何必?」

    「我真是從沒見過這麼厚臉皮的……」

    然而,任他們怎麼說,謝憐都杵在原地。縱使心裡已被唇槍舌劍扎得流血,但還是倔強地死撐著一動不動。

    那名武神道:「看來太子殿下是一意孤行,非要鬧得大家都不愉快了?」

    謝憐冷冷地道:「有本事就來趕我,反正就算你們想,你們也沒那個本事!」

    此句一出,對面十幾位神官登時色變,齊齊抽出了兵刃!

    這是自然。對於武神而言,方才那句可是個大大的挑釁。在場為數不少都是武神官,哪裡能當做沒聽到?

    被團團包圍,謝憐卻分毫不懼。他手裡沒有刀劍,只緊緊握著一根登山時充作拐杖的樹枝。一名武神官肅然道:「太子殿下,如果你立刻道歉,我們可以當做你方才沒有冒犯我們。」

    謝憐卻道:「如果我有哪裡讓你們不愉快了,我絕不會道歉。」無限好文,盡在晉江文學城

    他執著那根樹枝,指向前方,道:「因為你們根本不配為神!」

    對面一陣騷動。

    有人嗤道:「我們不配?你這種打劫凡人的強盜就配了嗎!」

    謝憐再也忍不了了,他也本來就不想忍了,抄著樹枝便攻了上去,喝道:「欺人太甚!」

    那十幾名武神官也以兵刃迎戰。後排有神官道:「又不是我們讓你去打劫的,你怨我們是什麼道理!」

    他們卻是高興的太早了。本以為謝憐既無法力也無兵刃,肯定好對付得很,誰知,完全不是那回事。謝憐手裡拿的雖然只是一根樹枝,卻被他使得彷彿一柄毒鋒,咄咄逼人,強勁至極。雙方對上沒多久,好幾個武神官的劍險些給他挑飛了,他們甚至連給這樹枝的勁風刮到也不敢,驚得連忙閃到了後排。

    以神官之尊,居然打不過一個被貶的凡人,這可太丟臉了!

    這時,一名觀戰的神官突然遠遠慘叫一聲,號道:「什麼東西?!」

    這一喊,其他神官也驚了:「怎麼回事?!」

    那神官似乎痛得厲害,捂臉彎腰道:「剛、剛才,有一團鬼火打中了我眼睛……是不是他搞的鬼?」

    謝憐記起,這正是方才指著他鼻子喊他強盜的那名神官,氣極反笑:「什麼鬼火?你們要搶靈地直說就是了,用不著再污衊我!」

    他怒氣勃發,出手更狠,一圈武神的刀槍劍戟給他手裡一桿說粗不粗、說細不細的普通樹枝噼里啪啦打掉了一地。突然,一人喊道:「抓住了!抓住了!你們看!」

    謝憐身形微定,只見對面神官亂成一團,有人手裡抓著什麼東西,高高舉起,道:「真的有鬼火,他在搞鬼!抓到證據了!」

    謝憐定睛一看,那是果然一團幽幽燃燒的小小鬼火。他怒道:「我根本不知道怎麼回事!你們憑什麼逮著一團鬼火就說我搞鬼?鬼火又不是什麼稀罕的東西!它身上寫了我的名字嗎?!」

    慘叫的那名神官捂著眼睛道:「普通的鬼火怎麼會往我眼睛上撲?不是你指使的怎麼會這樣?」

    謝憐斥道:「那我還說它也有可能只是這山上的遊魂,無意間被你們嚇得暈了頭才撞上來的呢!這算什麼證據?」

    最先動手的那名武神一把奪過了那鬼火,道:「管它是誰指使的,這種害人的東西,打散了就是!」說著手上一用力,竟是要把那鬼火捏得魂飛魄散。見狀,謝憐脫口道:「放開它!」

    終歸是不忍那遊魂就這麼被他們這場鬧劇波及,他搶上前去與那武神纏鬥起來。因意在奪魂,出手便收斂了些,二人正僵持著,後方幾個神官卻忽然喊道:「你來了?快來!來看看,這都是什麼事兒!」

    聽起來像是有誰趕到了。眾神官回過頭去,都道:「你可算來了!」「等你好久了,快來幫忙!」

    聞言,謝憐先是一驚,心道:「莫非是來了什麼厲害的神官?」再轉念一想:「管他來的是誰,如果也要來和我為難,再打上一場又如何!我誰都不怕!!!」

    他現在滿腹怨氣,已經準備好了要大戰一場。誰知,待到人群分開之後,那姍姍來遲之人走上前來,謝憐卻完完全全地愣住了。

    萬萬沒想到,來人,竟是慕情!

    慕情也顯然沒料到,會在這種情形下遇到謝憐,兩人一打照面,皆是滿面愕然。謝憐睜大了眼,把正在與他打鬥的武神們都忘到了一邊,囁嚅著道:「……你怎麼會在這裡?你不是……」

    說了幾個字,他注意到了一件事,登時明白,閉上了嘴。

    慕情現在穿的,不是他們一路逃亡時的陳舊黑衣了,而是下天庭的武神官服。

    原先,風信和慕情作為謝憐的副手活動時,二人的能力就頗得讚賞,惹人注目。後來謝憐被貶,不少神官都惋惜風信和慕情也和他一起被貶下去了,還有暗暗來牽過線問他們要不要轉到別的神官殿里去侍奉的。如果有神官出於欣賞,把慕情再提回下天庭去為己所用,也不是不可能的事。

    一定就是這樣了。而且,他現在應該混得不錯,不然也不會和這群神官一起,成群結隊地出來找洞天福地修鍊。

    無限好文,盡在晉江文學城

    謝憐還是凡人之身,慕情卻已經回到下天庭了,此情此景,莫名諷刺。

    那邊,慕情好容易才定了神,疑道:「這是怎麼回事?」

    眾神官紛紛搶著給他講前因後果。謝憐遠遠站著,身體僵硬無比。

    他注意到,他們並沒有特地對慕情講他打劫之事。這說明什麼?

    說明慕情也早就聽說過這件事了。慕情也知道他去打劫了!!!

    一滴又一滴的冷汗從謝憐頭上滾滾落下,他不由自主後退了兩步。方才與他對峙的那名武神氣喘吁吁地喊道:「他想一人搶佔靈地、趕我們走,慕情快來幫忙!」

    幫什麼忙?

    讓慕情幫忙來一起打他嗎?

    謝憐氣得頭皮發麻,震驚不已。他好容易才反應過來,結結巴巴地怒道:「……你們,你們真是顛倒黑白,無恥至極!根本不是這樣的!我明明沒有!」

    慕情就在旁邊看著,他心裡著急生氣,又是一樹枝又打了出去,那武神有些招架不住,節節敗退,又喊道:「慕情!你還愣著幹什麼!」

    別的神官也跟著喊,慕情卻始終神色遲疑,似乎不知該不該出手。謝憐聽他們連連催促慕情跟他們一起圍攻自己,心中狂怒:「慕情才不會跟你們一樣,他是我朋友,他才不會幫你們!!!」

    怒著怒著,他手下一用力,又打飛了一排兵刃。其餘神官見他越戰越勇,勢頭不對,忙道:「慕情!你就這麼看著他亂來?!」

    慕情臉上神情變幻莫測,上前一步,手指微抽,站在他身旁的神官催道:「別不動啊,幫忙啊!」

    偏生在這時,又有人陰陽怪氣地道:「慕情不想動,也可以理解,畢竟人家以前是太子殿下的貼身侍從,就算太子殿下又打劫又搶靈地,也要顧念一下主僕舊情嘛。人家不去幫太子殿下的忙已經很給面子了,怎麼還能指望他幫咱們的忙呢?」

    這話聽似在為他開脫,實則陰險至極,慕情額頭頸間瞬間爬上了几絲青筋。

    氣氛微妙起來,謝憐覺察不對,道:「慕情……」

    他只叫了個名字,下一刻,手上便陡然一輕,傳來了什麼東西被削斷的聲音。

    謝憐一愣,低頭看看,被削斷的,是他唯一的「兵刃」,那根樹枝;再抬頭,對面的慕情手裡,已經化出了一把長|刀。

    此時此刻,那刀鋒正指向謝憐。而手持刀鋒之人冷冷地道:「……請你離開。」

    「……」無限好文,盡在晉江文學城

    謝憐手裡握著半截樹枝,看著慕情,良久,道:「我……不是真的想打劫。我也沒有搶佔靈地。是我先來的。」

    「……」

    慕情面無表情地重複道:「請你離開。」

    謝憐看著他,遲疑片刻,道:「……你知道我沒有說謊吧?」

    問這一句的時候,他有些期盼,又有些害怕。有個聲音告訴他,不要問了,轉身走吧!但他還是忍不住問出來了。

    慕情還沒回答,謝憐的身體突然向前一傾,整個人重重撲倒在了地上。

    地是山路的泥地,坑坑窪窪,滿是落石和碎葉。謝憐撲在地面上,頓時瞪大了眼,還有些不可置信。

    不知道是哪個神官,趁他失神在背後推了他一把,讓他在這麼多雙眼睛前面,摔的這樣難看。

    實在是太難看了。四面八方都是高低不一、鋪天蓋地的人聲,謝憐都聽在耳里,一雙眼睛睜得極大,看著眼前黑乎乎的地面,又很慢很慢地抬頭,看著站在他前面不遠處的慕情。

    慕情就站在那些神官中間,沒看他,側首望向一邊,和所有其他人一樣,也沒有要伸手拉他起來的意思。

    於是,謝憐明白了,沒有人會拉他一把。

    趴了好半晌,他慢慢自己從地上爬起來了。

    眾神官以為他還要發難,警惕萬分,謝憐卻沒再對任何人動手,而是低頭在地上找了一陣,找到王后給他收拾的小包裹,默默撿起,重新背在背上,轉了個身,一步一步朝山下走去。

    走著走著,他的步子越來越快。沒過一會兒,謝憐便狂奔起來。

    他憋著一口氣,一路狂奔下山,一刻不歇。不知奔了多遠,突然沒留神腳下,又摔了一跤,那口氣才帶著一股血腥味吐了出來。

    心慌意亂之中,他沒想到要爬起來,只是坐在地上喘氣。待到氣息漸漸平緩,謝憐也沒想到要站起來,反而就這麼坐著發起了呆。

    忽然,一隻手伸了過來。

    謝憐略顯遲緩地眨了一下眼,順著這隻手,緩緩抬頭望去,居然又是慕情。

    他站在謝憐身前,臉色微青,伸著一手,半晌,口氣生硬地道:「你沒事吧。」

    謝憐獃獃看著他,沒說話。

    也許是被他這種令人毛骨悚然的目光看的不自在了,慕情避開了他的眼神。

    但他的手還是伸著,道:「起來吧。」

    可是,這手已經伸的遲了。

    謝憐沒有接他的手,也沒有起來,還是直勾勾盯著他。

    二人僵持許久,慕情的臉色越來越難看,正要收回手,謝憐卻突然從地上抓了一把爛泥,「啪」的一聲扔到了慕情身上。

    慕情沒想到他會幹這種事,簡直不知該說是粗魯還是幼稚,胸口一下子炸開了一團髒兮兮的爛泥,臉也濺上了幾點,錯愕不已。少頃,怒氣上涌,但被他強壓了下去,低聲道:「……我也是沒有辦法!」

    他的確是沒有辦法。現在他和那些神官應該交情不錯,如果就這麼看著同僚被謝憐暴打,而他卻不出手阻止,或者被人以為是站在謝憐這邊的,他恐怕就不好過了。

    謝憐彷彿不會說話了一般,只會抓著地上爛泥不斷砸他。慕情擋了幾下擋不住,怒道:「你瘋了?!我說了我是沒有辦法,你去打劫不也是沒有辦法嗎?!」

    滾!滾!滾!

    謝憐腦子裡只有這一個字,然而他連這一個字也說不出來,只能瘋狂地抓起手邊能抓住的一切東西砸過去。他也不在乎砸的是誰。終於,慕情被他砸得受不了了,鐵青著臉拂袖而去。謝憐喘了幾口粗氣,癱坐回去,又發起呆來。

    他就這麼一直坐到了天黑。

    天黑之後,四周不知從哪裡飄來許多磷火,幽幽飛舞。謝憐彷彿沒看見一般,半點也提不起勁。

    然而,那些磷火彷彿不甘心沒被他注意到一般,越來越多地聚集在他身邊。謝憐依舊不理。

    直到磷火之中,出現了一個人影。

    那人的來臨,總是伴隨著巨大的不祥預感。謝憐覺察到了什麼,緩緩抬頭。

    十步之外,一個白衣人影站在無數飄浮的磷火之中,臉上半張面具正在森然微笑。

    他和和氣氣地道:「你好啊,太子殿下。」

    作者有話要說:第四卷的fafa當然不會一直都是鬼火,快要化形了!166閱讀網



    上一頁 ←    → 下一頁

    透視醫聖神醫小獸妃我是系統之女帝養成計劃重生落魄農村媳金手指販賣商
    都市最強裝逼系統修羅武神史上最牛輪迴超能小農夫我的合租老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