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天官賜福 » 185 三十三神官爭福地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天官賜福 - 185 三十三神官爭福地字體大小: A+
     

    ?謝憐問道:「這是你的墳么?我喝的是你的酒么?」

    他喝得稀里糊塗,也沒聽清那鬼火有沒有回答什麼,以為是墳墓的主人不滿了,在趕自己走,嘟囔了一句,道:「知道了,我這就走。」

    謝憐抱著酒罈子爬起來,搖搖晃晃地邁開步子。誰知,沒走幾步,突然腳下一空,「砰咚」一聲——整個人摔了個倒栽蔥。

    原來,這墳地里竟是有個大坑。大約是挖好了準備埋死人的,豈知,死人還沒埋進來,倒先讓謝憐躺進來了。

    謝憐額頭在坑的邊緣磕了一下,磕得生疼,越發頭暈腦脹。他暈了好一會兒才掙扎著爬起,兩手都是泥巴和血,不知摔破了哪裡。

    他舉著手,茫然無措地看了一會兒,試著爬出坑。但他剛喝了一罈子酒,手腳發軟,使不上力,爬了好幾次都滑了下來。謝憐癱回坑底,瞪了烏雲蔽月的夜空好一會兒,十分生氣:

    這坑又沒多深,為什麼就是爬不出來?

    越想越生氣,謝憐忍不住喃喃地道:「……我操了。」無限好文,盡在晉江文學城

    謝憐從沒罵過人。這是他第一次從口裡吐出這種字眼。奇妙的是,罵完之後,他胸口鬱結悶氣竟是瞬間就稍散了。於是,謝憐像嘗到了甜頭的小孩一般,奮力扒在墳坑邊緣,揚起聲音又罵了一句:「我真他媽的操了!」

    他拍著地面喊道:「有沒有人啊?有沒有人來拉我一把啊?!」無限好文,盡在晉江文學城

    當然沒有人。只有一團幽幽的鬼火,飛舞不熄。謝憐掉下來后,那團鬼火衝過來似乎想拉他,但永遠不得觸碰。謝憐根本沒在意它,怒道:「乾脆來個人把我埋了算了!」

    罵歸罵,爬還是爬。吭哧吭哧,謝憐好容易才靠自己爬了上來,已經是一身狼藉,氣喘吁吁地躺在地上。半晌,他才翻了個身,抱著自己蜷了起來。

    謝憐小聲道:「好冷。」

    他說的很小聲,怕被人聽到。那鬼火卻聽到了,飛過來貼著他的身體,火焰突然亮了許多,似乎在用力燃燒自己。

    然而,鬼火是冷的。

    就算它靠得再近,燃燒殆盡,也不會給活人帶來一絲溫暖。

    恍惚中,謝憐似乎聽到了一個微小的聲音。

    那個聲音似近似遠,亦夢亦真,絕望地道:「神啊,請你等等我,等等我吧……求你再給我一點時間吧……讓我……讓我……」

    「……」

    謝憐心道:「神?是在叫我嗎?」

    可是,就算向他祈求也是沒有用的。

    因為,當他是神的時候都無能為力。現在,不再是神的他,更是什麼都做不了了。

    ……

    「……殿下?殿下?殿下!」

    謝憐是被風信推醒的。

    他勉強睜開雙眼,發現自己躺在一條小巷子里。風信的臉懸在上方,一見他醒來,總算鬆了口氣,隨即面上染上几絲怒色,道:「殿下!你到底怎麼回事?一句話都不說,跑出去兩天多!你再不回來,我就瞞不住陛下他們了!」

    謝憐慢慢坐起身來,道:「兩天?」

    這兩個字一出口,他才發現自己喉嚨乾澀,語音沙啞,眉頭也是一跳一跳的,頭痛欲裂,好像記得點什麼,又好像什麼都不記得。風信蹲在他身邊,道:「就是!兩天!你到底去哪兒了?!剛才你怎麼瘋成那樣?」

    難道他醉了兩天?他不是在一片野墳地里嗎?怎麼會躺在這裡?而且聽風信的口氣,謝憐有種不祥的預感,道:「我怎麼了?」

    風信沒好氣地道:「你中邪了!到處砸攤,到處打人,還去攔街上巡邏的永安兵!之前你還幹了什麼,我就不知道了!」

    聽說他居然去攔了永安兵,謝憐一驚,道:「我攔了兵?那……那些士兵呢?」無限好文,盡在晉江文學城

    風通道:「幸好你被我撞上拉住了,你又這幅樣子,他們以為你是醉漢瘋漢,罵了幾句沒多留心,不然就死定了。你到底怎麼了?我怎麼看你的樣子像是喝酒了?」

    謝憐低頭看了一下,他現在渾身上下都髒兮兮的滿是污泥,抓抓頭髮,也是亂得彷彿就要拉下去秋後問斬的犯人,果然像極了那些整天睡大街的醉漢瘋漢。

    默然片刻,他爬起身來,含糊地道:「嗯……喝了點。」

    風信一時還沒反應過來,道:「啥?你怎麼能喝酒?到底是喝了多少才醉了兩天?」

    見風信一臉不可置信,謝憐沒來由的有些心煩,往前走去,道:「說了沒喝多少,就喝了點。不怎麼辦。為什麼我不能喝酒。」

    風信沒想到他會這樣回答,愣了一下,追上去道:「什麼叫不怎麼辦?為什麼?殿下你忘了嗎,因為喝酒破戒,你不能破戒的,不然修鍊怎麼辦?你要再飛升的。」

    「……」一聽到修鍊、飛升,謝憐就不想再聽,加快腳步。風通道:「殿下!」

    他又追了上來,遲疑片刻,道:「是發生了什麼嗎?和我說說?」

    聽風信這麼小心翼翼地詢問,謝憐張了張口,欲言又止。

    再不找個人說出來,他可能就要崩潰了。但他又不確定,說出來后,風信會是什麼反應。

    他不敢賭。

    見他獃滯,風信又道:「說真的,又不是殺人放火搶劫,殿下你還有什麼事兒不能對我說的嗎?」

    聽到「又不是殺人放火搶劫」,謝憐登時一陣窒息。

    如果說他原本已經生出了一點點動搖、一點點僥倖,那麼這一刻,就都被徹底打碎了。謝憐低下頭,轉身繼續走,含混地道:「沒有什麼……只是,我真的很累了。你……」他正想編點借口,忽然發現風信臉頰側面有些東西,頓住腳步,道:「你臉上怎麼回事?」

    風信順手摸摸臉頰,似乎摸到痛處,肌肉一抽。他臉上的東西,是瘀痕。而且,一條胳膊上也纏了繃帶,被一層層細心地包紮著。

    這繃帶肯定不是風信自己包紮的,不過,謝憐在意的是繃帶下的傷,他道:「你怎麼受傷的?」

    以風信的身手,凡人可不能輕易讓他受傷,而且傷的還是手臂。風信不以為意,道:「哦,沒什麼,那些無賴來砸攤了而已。」

    謝憐驚疑不定,道:「是那天那些賣藝的本地人?」

    風通道:「就是他們。」

    謝憐道:「他們為什麼去砸你的攤?」隨即頓悟,「是因為那天我們認輸了,但你後來又去賣藝,所以他們來趕你?」

    多半就是這樣了。弄明白緣由后,謝憐心中陡然一股怒氣暴漲。

    他生硬地道:「你別去了!」

    風信卻滿不在乎地道:「管他們!我偏要去。認輸的是你,又不是我。我反正沒認輸,不算反悔,我就是要在那裡賣藝,他們除了偷偷摸摸丟東西砸攤還能拿我怎麼樣?這次是沒防備,下次不會了,打起來我也不怕他們!」

    聽了這話,謝憐心頭那股突如其來的戾氣登時散去了,被一陣內疚代替。

    風信如此,他卻還自己一個人在這兒頹廢喪氣,如何對得住到了這一步還未舍他而去的忠心侍從?

    想到這裡,謝憐嘆了口氣,道:「對不起,風信。」

    風信一愣,大力擺手,道:「殿下幹什麼和我說對不起,這不是廢話嗎。」

    謝憐道:「這些日子都是你一個人掙錢,辛苦你了。」

    風通道:「只要你好好修鍊,早日再飛升,比什麼都強!」

    又聽到「飛升」二字,謝憐沉重地點點頭。

    國主和王后被風信瞞住,只以為謝憐這幾日在外修鍊。見到他回來,王后還是高興地又做了頓飯。謝憐於心不忍,把風信那碗拿過來,代替他吃了。一夜無眠。

    第二日,風信早早起床出去,謝憐則留下來修鍊。

    可是,雖然他已經打起了十二萬分的精神,卻仍是無法集中精神。

    這道理,就像人人都知道,要出人頭地唯一的辦法就是勤學苦練。但是,一萬個人里,有幾個能真正做到勤學苦練這四個字?同理,就算他在心裡告訴自己一萬遍心無雜念,但又如何是說說就能做到的?

    一連十幾日,修鍊進展都停滯不前,一無所獲,謝憐難免心中焦急。尤其是每日深夜裡風信拖著疲憊的身軀回來,和王后一起問他今日是否有進展,謝憐都感受到一陣難以言喻的巨大壓力。

    但他不敢實話實說,只能含糊回答有進展,於是,風信和王后便十分高興。長久下去,不是辦法。兩個月後,謝憐終於無法再讓這種現狀持續下去了。

    一日,風信深夜歸來,兩人在桌邊吃著昨日留下來的剩飯。吃著吃著,謝憐忽然對他道:「我恐怕要離開一段時日了。」

    風信一邊扒飯,一邊愣了:「啊?離開?你要離開去哪?」

    謝憐緩緩地道:「我要去尋找一處靈氣充足的清幽之地,閉關修鍊。」

    修鍊之地若是靈氣充沛,對修行人必將大有裨益。之前,謝憐是因為不能下定決心離開父母和兩個侍從,這才一直無法抽身。眼下,他卻改變了主意。風信沒多想,道:「太好了!殿下,你早該這麼做了!清修才最有效。」

    謝憐點了點頭,頓了頓,又道:「我離開期間,就麻煩你看顧父皇他們了。」

    風信正要回答,卻忽然猶豫了一刻。雖然轉瞬即逝,但謝憐對他熟悉至極,怎會看不出來他這一瞬間的遲疑?

    正在這時,屋裡國主道:「你去便是。孤王不需旁人看顧。」

    風信和謝憐放下碗筷,往屋裡看去。國主竟是還沒休息,聽到了他們的對話,出聲插口。謝憐搖了搖頭,低聲道:「又在逞強。」風信則笑了一下,則=道:「殿下放心。那是肯定的。」

    現在他倒是答得爽快了,不過謝憐也沒忘記,方才,風信在答話之前,好像稍微猶豫了那麼一刻,彷彿有別的顧慮。

    可是,想想他又覺得,說不定真是看錯了。除了他們,風信又不認識別的人,又沒有別的牽挂,能有什麼別的顧慮?略去不想,轉而考慮明日行程。

    第二天,謝憐便背了簡易的行囊,暫時告別了父母和風信。

    他徒步行走了不知幾十里,風餐露宿數日,終於尋到了一處適合作為清修之地的僻靜深山。一番勘察,謝憐先是一愣,隨即,心中狂喜:

    「太幸運了……此地風水甚佳,竟是一處難得的洞天福地!」

    倒霉至今,居然突然時來運轉了,謝憐還有些不敢置信,反覆確認,這才無疑。這真是一處靈氣充沛的寶地。若能在此潛心修行數月,必將事半功倍、突飛猛進!

    謝憐彷彿看到了希望,連日來黯淡的心情一下子明朗了,心中歡欣雀躍:「父皇、母后、風信,等等我。我很快就會回來了!」

    順著陡峭崎嶇的山路攀行了三四個時辰,謝憐終於在日落之前,進入了這座靈山的深處。

    在重重樹林中穿行,明顯能感覺到離靈氣發源之地越來越近了。謝憐的腳步也越來越輕快。誰知,正當他在挑選清修地點時,身後忽然傳來一陣雜雜的腳步聲。

    如此僻靜的山野之地,居然會有這麼多腳步聲,謝憐下意識回頭望去。萬萬沒想到,這一望,他嘴邊的微笑就僵住了。

    在他身後,竟是出現了許多人,大約三十幾個,高矮胖瘦不一,相貌服飾各異,但無一例外,都是神官。少數是上天庭的末位神官,多數是下天庭的同神官。

    其中,赫然還站著上次撞上攔路打劫時的那幾個小神官!

    他們看到謝憐,神色微變,扯扯這個,捅捅那個,低聲不知道說些什麼。而看到他們,謝憐的手一下子微微發抖起來。

    雙方面面相覷。半晌,那邊才有神官咳了一聲,道:「這麼巧,居然在這兒遇到了太子殿下。」

    「是啊,太子殿下怎麼也到這兒來了?」

    「……」

    謝憐微一點頭,盡量鎮定從容、不卑不亢地答道:「我是來此修鍊的。」

    雖然如今的他,今非昔比,但謝憐還是極力用和以往沒被貶時一樣的口吻說話,不讓自己低聲下氣,也不讓自己心虛氣短。

    對面的神官笑道:「更巧了,我們也是來修鍊的。」

    「是啊是啊,沒想到撞到一處來了。呵呵呵……」

    原來,這一處洞天福地,不光是被他發現了。這幾十位神官,也都看中了。

    面對這樣的狀況,謝憐心中猶豫起來。難道要和這麼多神官一起修鍊嗎?

    說實話,他打心底抗拒和其他神官一起修鍊。第一,他是來閉關清修的,如果不能獨處,而要和這麼多人一起,難免要受打擾。有的人喜歡成群結隊修鍊,「好彼此有個照應」,但謝憐從來都是獨自一人靜修的。

    第二,上次攔路打劫之事過後,他現在見到昔日打過交道的神官便惴惴不安,總覺得對方目光如針一般扎得他難受,比如此刻,他就有一種所有人都在用微妙目光審視著他的錯覺,如此,根本無心修鍊。

    雖說,占福地這事,有個規矩是先到先得,只要足夠強硬,謝憐可以說是我先來的,你們請另尋別處修鍊吧,但那幾名撞破他打劫之事的小神官就在對面,不好太強硬。而且,他一個人佔了福地,趕走這麼多神官,說來也霸道。縱使謝憐心底抗拒和其他神官一起修鍊,但也沒辦法。一時半會兒他也找不到別的靈氣這麼充沛的清修之地了,只好點頭道:「是啊,太巧了。那我先進去了,諸位也請自便吧。」

    說著就想匆匆先行離開,找一個最安靜的洞府藏起來。誰知,他剛轉身,身後便有神官道:「且慢?」

    謝憐頓住腳步,回頭疑惑道:「何事?」

    那三十幾位神官有的以眼神交流,有的低聲說話。須臾,站出一人,微笑道:「太子殿下以往占的洞天福地也不少了,這一個,不如就讓給我們吧?」

    謝憐愣了好一會兒,這才反應過來。

    他們的意思,竟然是要讓他一個人離開?

    莫名其妙,欺人太甚!

    一股氣血當場便衝上了他的腦門。謝憐心想:「是我先來的,我沒有讓你們離開,為何你們還反倒讓我離開?」

    但他也不好貿然發作。沉默一陣,抓著行囊縛帶的手指慢慢握緊,謝憐生硬地開口道:「諸位,這是何意?」

    一名神官道:「這個……剛才不是已經說了嗎嘛……太子殿下以往佔過的洞天福地也不少了……」

    謝憐打斷他道:「但是那跟這又有什麼關係呢?難道我以往佔過的靈地多,我今後就不許再來靈地修鍊了嗎?」

    那名神官被他堵了回去,訕訕的不說話了。謝憐又盡量心平氣和地道:「況且,我不是很明白,又不是我在這裡修鍊,諸位就不能在這裡修鍊了。共用靈地修鍊,豈非是很常見的事?大家各修各的,有何不妥?為何一定要讓我離開?」

    這時,只聽有人嘀咕道:「……別裝傻了。本來就有三十幾個人了,你在這裡修鍊,別人還能修鍊什麼……」

    雖然那人很快就被其他人按下去了,但謝憐還是瞬間就明白了。

    原來如此!

    一片福地的靈氣,是有限的。修鍊時,如果一個人佔了一半,後來的人就只能占另一半。而如果其中一個人佔了八成,另一個人就只能佔兩成。吸收靈氣化為己用的能力越強,能佔用的靈氣就越多。

    這些神官是在擔心,如果他也在這裡修鍊,會把大半的靈氣都佔盡。而剩下的靈氣再給他們三十幾個人分,每個人就根本都沒剩几絲了!

    想通了這一點,謝憐腦中那股血氣沖得更猛了。他握緊了拳,冷聲道:「……我要在這裡修鍊。」

    對面有神官道:「太子殿下,我們是敬你才在現在還願意叫你一聲太子殿下。你眼下是凡人之身,何必非要跟我們搶靈地呢?」

    謝憐道:「既然我是凡人之身,你們都是神官,那我在這裡修鍊,你們怕什麼呢?如果我不走,難道你們還會把我強行趕走?」

    那是當然不行的。如果一個凡人並無大過,神官卻對他擅用強力,是要被罰。眾神官還真拿他沒辦法。然而,謝憐忘記了一件事。

    正當他執拗地與這三十幾名神官對峙時,忽然一個聲音道:「太子殿下被貶下凡了,骨頭倒是越發硬了,不但會打劫凡人,還會衝撞神官了,哈哈哈!」

    一聽到這句,謝憐登時如墜冰窟!

    他猛地抬頭,只見說話的是一個不起眼的下級神官,可是,並不是那天撞破那件事的神官中的任何一個!

    果然,他們早就說出去了!方才根本不是謝憐的錯覺,所有人的確都是在用那種微妙的眼光看著他。所有人都知道了,這些神官,全都知道了!!!

    剎那間,謝憐彷彿突然被抽掉了骨頭,渾身的氣焰都消了,雙目幾欲充血,僵硬地轉過頭,望向那幾個小神官,啞聲道:「……你們說過,不會告訴別人的。」166閱讀網



    上一頁 ←    → 下一頁

    都市逍遙修神透視醫聖神醫小獸妃我是系統之女帝養成計劃重生落魄農村媳
    金手指販賣商都市最強裝逼系統修羅武神史上最牛輪迴超能小農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