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天官賜福 » 184 攔山路太子打敗劫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天官賜福 - 184 攔山路太子打敗劫字體大小: A+
     

    ?他千叮萬囑,讓風信先留在這裡守著國主王后,自己出了小破屋。一路走一路回頭,心跳得極為厲害。走出長長一段路,確定風信真的沒有跟上來后,這才放心。

    定定神,走走停停十幾里,謝憐終於挑到了一處他覺得合適的地點——一條位於荒郊僻野的山路上。

    四下望望無人,謝憐以白綾覆面,將臉包得嚴嚴實實,一躍上樹,藏匿了身形,屏息凝神。接下來,就是靜待路人通過。

    不錯,他的「辦法」,就是所謂的「劫富濟貧」。

    過往,謝憐只在說書和話本里聽到過這種江湖俠客打家劫舍劫富濟貧的故事,自己並沒做過,也從沒想過要做。因為,原先他是這麼想的:不管怎麼美化,無論目的有多麼正當,打劫就是打劫,偷竊就是偷竊。否則,以謝憐的身手,別說是飛檐走壁偷點兒東西了,殺光看守,搬空一座銀庫也不在話下。

    但是到了這一步,實在是沒辦法了。一定要說的話,「搶」比「偷」要稍微好上那麼一點點,大概是因為前者還算「光明正大」。掙扎許久,謝憐還是打了原先的自己一耳光,打算劫別人的富、濟自己的貧了。

    這是最快的辦法了!

    謝憐蹲在樹上,月黑風高,四野寂寂,空無一人,他卻是心臟砰砰狂跳。

    就算是獵殺最兇惡的妖獸時,他也沒這麼緊張過,從袖子里掏出一個冷硬的饅頭,手都在微微顫抖。

    如果你還能對吃食挑三揀四,只能說明你不是真餓,在謝憐懂得了這件事後,突然就習慣饅頭的滋味了。

    冬日將至,夜裡極冷,謝憐一邊啃著冷饅頭,一邊呵出一口一口的白氣。因為不願被看見,所以謝憐根本沒考慮過人多的地方,特地挑了偏僻之處,足足等了兩個時辰,山路盡頭才慢悠悠走過來一個行人。

    謝憐精神一振,兩三口塞下那個饅頭,盯著那慢慢走近的行人,發現,那是一個老頭兒。

    無限好文,盡在晉江文學城

    這麼老的老人家,雖然衣著尚算光鮮,應當很有錢,但是,當然不在謝憐的考慮範圍內。也不知他是失望,還是鬆了口氣,總之,果斷沒有理會,放他過去,繼續等待下一個人。

    一個時辰后,謝憐蹲到雙腳發麻、下半身都快僵硬了,才等來了第二個人。他看那人走得也很慢,心道:「難道又是個老人家?」

    待到那人慢慢走近,他才發現,不是個老人家,是個青年。

    那青年模樣憨厚,笑容滿面,走得很慢的原因是他扛著一袋沉甸甸的米。謝憐手心冒汗,心中對自己道:「……動手嗎?」

    猶豫片刻,他還是放棄了。

    放棄的原因是,這青年衣衫襤褸,腳上草鞋都磨破了,露出腳趾,顯是家中貧窮。他這麼高興,一定是因為終於有了一袋米可以吃,說不定他家裡的人已經餓了好多天了,說不定這袋米是他賣了家裡唯一的一頭牛換來的。萬一被搶了,豈不絕望?

    謝憐自己胡思亂想了一大堆,後來才想到也許可以只要一半的米,但這時候那青年早就走出老遠了。於是,謝憐果斷不再考慮,繼續等待下一個。

    如此,他蹲在這棵樹上巴巴地等了好幾個時辰,從天黑蹲到天明。期間,這條山路上大約通過了十幾個行人,每次謝憐想要動手,都因為各種各樣不適合下手的理由放過了他們。好幾次他都在想,算了吧!還是回去吧!根本沒有哪個強盜是像他這樣打劫的,能有收穫才是鬼。可是,一想到回去之後,葯也沒了食物也沒了,還是不得不硬著頭皮繼續等。

    大半天後,終於,山道上遠遠地走來了最後一個路人。

    那是個中年男人,衣著華麗,非富即貴,相貌兇惡且油里油氣,使人見之反感,一看就不像什麼好人。

    不過,所謂人不可貌相,謝憐忍不住又想:「萬一這人只是長得凶神惡煞,實際上是個好人該怎麼辦?就算他有錢,難道他就活該被搶嗎?」

    正掙扎著克服不了自己心裡那一關,腹中突如其來的一陣咕咕之聲驚醒了他,謝憐心中嘆了口氣,道:「罷了,管不了那麼多了。就你了!」

    打定主意,他便從樹上一躍而下,道:「站住!」

    半路殺出個蒙面人,那男子一驚,警惕道:「你是誰?鬼鬼祟祟地蒙著臉躲在這裡想幹什麼?!」

    謝憐硬著頭皮,道:「……把……把……」始終是心中有障礙,他卡了好幾次才喊了出了那句話——「把你身上的錢交出來!」

    那男子張大了嘴,一蹦三尺高,道:「來人啊!救命啊!強盜啊!」喊完拔腿就跑。比起被他逃了,謝憐其實更擔心他大喊大叫招來了別人,雖然其實此處是荒山野嶺不大可能招得來,就算招來了他也能立刻逃跑,但畢竟做賊心虛,立即道:「站住!別喊了!」

    那男子哪裡會聽,逃著逃著鑽進樹林,「哎喲」一聲慘叫。謝憐擔心那樹林有猛獸出沒襲擊了那男子,忙道:「等等!當心!……」誰知,追進去一看,登時一愣,臉色陡轉煞白!

    樹林里,居然已經站著幾個人了,正齊齊望向這邊的他。謝憐再定睛一看,發現不對,這些根本就不是人。因為那中年人好像根本就沒看見他們,仍是慌慌張張的,而且,其中有好幾個謝憐都十分眼熟。

    當然眼熟了。這好幾個都是他以前在仙京看到過的,有上天庭的,也有下天庭的。全都是神官!

    那男子方才慘叫是因為摔了一跤,手裡抓著一大串護身符,叨叨地道:「大仙大仙!快來救我!快救救我!」而他喊著的「大仙」們也真的如他所願,已經來了。

    此時此刻,數雙神官的眼睛都在緊緊盯著謝憐,盯得他動彈不得。見那打劫自己的蒙面怪客呆在原地,那男子趕緊爬起來,一溜煙跑了。謝憐也根本邁不開步子去追,他已經渾身僵硬,出了一身的冷汗,滿心都是恐懼。

    是的,恐懼。

    他只盼著這條白綾把臉包得足夠嚴實,這幾個昔日打過交道的小神官都認不出他。可是,偏偏事與願違,一名神官一邊打量著他,一邊驚奇地道:「……這不是……太子殿下嗎?」

    「……」

    另一名神官更震驚地道:「啊,還真是呢!太子殿下怎麼會在這裡?怎麼還這副打扮?」

    謝憐一顆心越沉越低,幾乎要沉到地心裡去了。

    「剛才那個人喊的是『救命』『搶劫』『強盜』?有強盜在追他?強盜是……太子殿下?!」

    「天哪!太子殿下……居然會幹這種事?!」無限好文,盡在晉江文學城

    聽到這幾句,謝憐差點當場暈了過去。不知過了多久,他才啞聲道:「我……」

    他想說點什麼,但難以啟齒,卡在喉嚨里。而那幾名神官的臉色也都十分微妙。半晌,一名神官拍了拍他的肩,道:「沒事,沒事,太子殿下,我們懂的。」

    謝憐被他拍了幾把,根本不重,卻險些站不穩,又道:「我……」

    那神官哈哈笑了幾聲,道:「你也是太不容易了才會這樣,理解。你放心,我們不會和別人說的。」

    謝憐難以啟齒的正是這個,對方先說了之後,他就完全不知道該再講些什麼了,半晌,他才喃喃道:「……好,謝謝。那,我……我回去了。回去了。」

    他也不知道自己究竟是怎麼離開的,總之,清醒過來時,他已經又站在了空無一人的山路上,是被冬日冷冷的夜風吹醒的。

    至此,謝憐才終於反應過來,剛才發生了一件多麼可怕的事。

    他,謝憐,仙樂太子——強盜?!

    為什麼會變成這樣?!

    此刻的謝憐無比後悔,之前的他,一定是瘋了才會想到要去攔路搶劫,弄到現在這樣一發不可收拾。為什麼會這麼不巧,什麼都沒做成,卻剛好被撞個正著?!

    謝憐過去的人生中從未遇到過這種事,根本不知道該怎麼辦,整個人從頭到腳都在發燒,腦子裡混沌一片,把臉埋進手裡。如果能夠時光倒轉,他甚至願意用數年的壽元和修為來換。正懊惱不已,他眼角餘光忽然掃到前方模模糊糊一個白色人影,登時一驚,猛地抬頭,道:「誰?!」無限好文,盡在晉江文學城

    他一抬頭,那人影瞬間消失不見,而謝憐則是又出了一身的冷汗。

    雖然沒看到那人的臉,但他總覺得,那人的臉上,像是帶著一張面具!

    可是,掃了一圈,沒見到任何人的蹤跡,謝憐忍不住懷疑方才看到的人影只是自己心慌意亂下產生的錯覺。無論是不是,他都不敢在這裡多留了,匆匆下了山。

    回去后,風信已經等了他大半天,一見他就道:「殿下你上哪兒去了?你到底想到什麼辦法了?」

    謝憐哪裡敢和他說。對任何人他都沒法說,對風信更不可能。謝憐簡直沒法想象,一直堅信他德行無雙的風信知道他的辦法居然是跑去搶劫後會怎麼想,這件事,他只盼著能永遠埋在心裡,爛在肚子里才好。於是,謝憐含糊道:「沒有。」

    風信愕然,道:「啊?那你出去這麼久是幹什麼了?」

    謝憐心神都有些恍惚了,道:「你不要問了。我什麼都沒幹。」

    風信十分奇怪,但怎麼問謝憐都不說,他作為侍從也不好多問,只得低聲道:「那我們還是明天再出去賣藝?」

    謝憐卻道:「我不出去了。」

    他現在已經徹底混亂了,滿腦子都是不可思議的擔憂:萬一剛好遇上那個中年男子該怎麼辦?萬一現在已經開始全城通緝他了該怎麼辦?風信也覺得他神情不對勁,道:「你是累了吧?這樣好了,殿下你不要出去,我一個人出去就行了。你專心修鍊就是。」

    然而,他不知道,謝憐根本連修鍊也無心了。

    原先,謝憐一心修鍊,因為唯有如此才有機會再回上天庭,但現在,他對回到上天庭這件事也產生了恐懼。

    雖然那幾個小神官說他們不會說出去,但他們真的不會說出去嗎?現在的上天庭會不會已經傳遍了今天這件事?

    一想到有這種可能,謝憐就簡直不能呼吸。他是絕對沒辦法忍受被打上這種污點的烙印,被整個上下天庭、甚至整個人間戳戳點點的!

    困頓疲乏中,謝憐昏昏沉沉睡了一覺。這一覺睡得也不安穩,輾轉反側,做了不知什麼噩夢,又突然驚醒,而看看窗外,天已經黑了。

    風信不在,果然一個人出去賣藝了,到現在還沒回來,隔壁屋裡傳來國主和王后低低的咳嗽聲和說話聲。謝憐躺在地上,一醒過來,又開始情不自禁想象著,如果這件事真的傳開了,被父母知道了會怎麼樣,他們會多不可置信。國主也許會氣得暴跳如雷,一邊咳血一邊罵他是仙樂之恥,而王后肯定不會罵他,但她一定會傷心欲絕,因為她最疼的孩子讓他們蒙羞了。

    想到這裡,謝憐又開始呼吸困難,他一定得找個地方一個人靜一靜,於是從草席上一軲轆爬起,沖了出去,迎著冽冽寒風漫無目的奔了十幾里。

    有人的地方他都不敢停留,因為他總覺得別人都在盯著他看,審視他有多不堪,直到奔到一處墳地,一個人也沒有了,他才終於停下了腳步。

    這一晚比前一晚還要寒冷,到了這裡,謝憐才發現,他的臉頰和手都要被凍僵了,身體也在微微打著哆嗦。並不只是寒冷,可能還有恐懼。謝憐不由自主抱住了胳膊,吐了幾口熱氣,目光一轉,發現一座墓碑前,供著兩罈子酒。

    看來,這墓碑的主人生前是個愛酒之人,所以死後旁人掃墓也給他帶了酒。謝憐蹲了下來,他從沒喝過酒,但聽人說過,酒暖身,還能忘事,頓了片刻,忽然拎起酒罈,打開塞子就是一通猛灌。

    這酒不是什麼好酒,便宜大壇,味道嗆烈得很,謝憐灌了幾大口,嗆得猛一陣咳嗽,但好像的確暖和了些。於是,謝憐抹了抹臉頰,乾脆坐在了地上,抱起罈子來,大口大口地繼續灌。

    恍惚間,好像看到不知從哪兒飛出一團幽幽的小小鬼火,圍繞著他打轉,似乎很急。謝憐只顧自己喝酒,跟沒看到一樣。那團鬼火彷彿拚命想要靠近他,但因為是虛無之火,每次迎向他,都只能生生穿過,永遠無法觸碰到他。

    一罈子下去,謝憐早就暈暈乎乎的了,醉眼惺忪,看它飛來飛去的,實在可憐,又實在好笑,忍不住噗嗤一聲笑了出來,胳膊肘撐在酒罈邊緣上,道:「你在幹什麼?」

    那團鬼火一下子凝在了半空中。

    作者有話要說:fafa一直跟著_(:3∠)_166閱讀網



    上一頁 ←    → 下一頁

    誘婚試愛:總裁老公太會都市逍遙修神透視醫聖神醫小獸妃我是系統之女帝養成計劃
    重生落魄農村媳金手指販賣商都市最強裝逼系統修羅武神史上最牛輪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