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天官賜福 » 183 一文錢難倒英雄漢 2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天官賜福 - 183 一文錢難倒英雄漢 2字體大小: A+
     

    ?作者有話要說:不好意思來晚啦!今天出門晚上9點才下車,10點到的酒店。這幾天都會在外面所以都會比較晚,而且還沒有ifi,電腦只能用熱點聯網tut

    雖然我之前講過了,但還是再講下哈。第四卷是前傳,現在已經是倒數第二卷了。第五卷是現在時,是最終卷,解決所有事情。我也很想一天多更點!但是手速和精力所限,只能儘力而為。大家等不及的話可以養肥。如果決定一起追,非常感謝,要和諧愉快相處啊!

    晚安!

    聽他提起葯,謝憐回頭,望著屋內,國主和王后就歇在裡面。須臾,他道:「葯我可以再想辦法,你收下吧。」

    他堅持要給,風信不明所以,莫名其妙又好笑,聳了聳肩,撿起地上那把破蒲扇繼續扇火煎藥,道:「那行,我先幫你收著。什麼時候你又想要回它了再找我吧。」

    謝憐搖頭,道:「我不會要回來的,你想怎麼處理它都行。」

    當了紅鏡,手頭寬裕了些,他們總算是吃了幾頓好的。鑒於王後手藝驚人,謝憐婉言請母親還是去照顧父親,千萬不要下廚了,由他自己動手料理材料。雖然他也沒經驗,但沒吃過豬蹄也看過豬走路,做出來的東西還算能入口,這才救了眾人的口腹之苦。

    那日與國主爭執后,謝憐心中其實後悔,但對父親又拉不下臉,只是儘力默默照顧。咳血之症不能受寒,他便給父親添置了些被子爐子。

    永安士兵們對潛逃的仙樂皇族們抓得很緊,很快,這座城也戒嚴了,好容易安定下來,又不得不再次離開。

    這已經是謝憐帶著父母逃難途中經過的不知第幾座城了。說實話,一路所見,比他想象的要平靜得多。最慘烈的,也就是仙樂皇城了。但皇城之外的許多地方,似乎並沒受到那麼大的影響。

    畢竟,國主、太子、皇城、貴族,對普通的百姓而言是極其遙遠的東西,甚至和只存在於傳說中的神仙差不多。換一位國主,好像並沒有太大區別。尤其當新的國主並不是一位暴君,上來后也沒頒布什麼嚴苛法令,除了多了一個茶餘飯後激烈的討論話題,就沒有更多感慨了。

    「國主姓謝我也是種這幾畝地,姓郎我不也還是種這幾畝地嘛!」謝憐聽到有人如是說。

    話是不假。但奇怪的是,對於傳聞中那位從戰無不勝變為屢戰屢敗的太子殿下,大家的態度卻都出奇的團結,彷彿一談到他就瞬間化身為深愛國家的仙樂百姓,這一點令他不解又不甘。

    不過,他也沒太多心思關心這些了。當掉紅鏡后換來的那些錢沒撐幾個月,便又耗幹了。

    咳血之症原本就難以治癒,加上國主心氣鬱結,得大量葯吊著才能不好不壞,一旦斷了葯,勢必惡化。謝憐手邊已經沒東西可當了,這日,在街頭遊盪許久,想了又想,最終,還是對風通道:「要不然……我們試試吧?」

    風信看他,道:「那就,試試?」

    二人不是第一次猶豫著想「試試」了,只是之前都沒下定決心,而且,他們某次交談,透露出來的那意思被屋裡的國主聽到后,他勃然大怒,發了一通大火,堅決不許謝憐為了錢去做那種恥辱之事,否則寧可不喝葯,只得作罷。到了眼下,不用說得更明白,都懂。謝憐點了點頭,用白綾把臉裹得更嚴實。風通道:「殿下你不用來,我一個人來就好了。這樣萬一國主問起來也沒事!」

    說完,他深吸一口氣,憋了半晌,突然對著街上行人大吼起來:「各位父老鄉親走過的路過的不要錯過——」

    街上行人被他嚇了一跳,三三兩兩圍了過來,七嘴八舌地道:「吼那麼大聲幹什麼!」「你們是幹啥的啊?」「有什麼本事耍一個看看?」「我要看胸口碎大石!」

    風信把背上的弓取下來,硬著頭皮扯道:「我……我綽號『神箭手』,百步穿楊,給大家來,露上一手,獻個丑。各位要是看得開心,還請、打賞幾個!」

    什麼神箭手,什麼獻個丑,這套話都是他們路上看別人賣藝的時候學來的。雖然他們嘴上老是說絕對不會去賣藝的,但不知不覺中,老早就在留心別人是怎麼說的了。眾人嚷道:「廢話少說!快動手!」「等你老半天了!趕緊的!」

    風信搭箭上弦,指著人群里一個正在啃果子的閑漢道:「這位大叔請站出來,把這個蘋果放在頭上,我可以在三百步外射中它!」

    那閑漢把頭一縮,縮進人群,道:「我不幹!」

    風通道:「不會射中你的,放心!射中你我賠你多少錢都行!」

    那閑漢道:「我又不是傻瓜!射中了我你賠多少錢都沒用了。你們既然是出來賣藝,連個家當都沒有嗎?不是應該射你旁邊那個嗎!」

    眾人都道:「就是!」謝憐也道:「我來吧。」人群里不知誰拋了個果子過來,謝憐接了就要往頭上放,但風信本意就是不讓謝憐摻和,怎會叫他來?他一急,把果子一搶,三兩下自己吃了,調轉箭頭,對準一旁一座高屋上掛的一角彩旗,道:「我射那個!」說著就一箭飛了出去。他箭法絕好,自然射中,圍觀人群哄然大笑,都道:「行啊,有點本事!」笑著鬧著,果真有幾個丟了幾個錢。

    圓形的小錢在地上滴溜溜地打滾,風信上前去撿,謝憐也默默蹲下來撿,但心中總覺得失落落的,好像丟掉了什麼。

    風信從前是太子侍從,別說是這樣的尋常百姓了,就是普通的官員臣子見了他也要客客氣氣,甚至想辦法巴結。之前搬石頭運泥土,被小頭目呼來喝去就很憋屈了,現在還要忍受人把自己當耍猴子兒看。那百步穿楊的本事,居然不是拿來上陣殺敵,而是供人取樂,想想真不是滋味。

    正在此時,一個尖銳的女聲道:「是誰大街上亂射箭?!」

    謝憐一聽,心頭一懸。眾人齊齊指風信,道:「是他!」

    風信莫名,人群分開,幾個婦人蹬蹬蹬地走了過來,拿著一隻箭,正是風信方才射出去的那支。幾個婦人把他團團圍住,道:「死小子!是你射的么?你好大的膽!光天化日的亂射兇器,把我們院子里的屏風弄壞了,你說說,你要怎麼賠?!」「是啊,還把我們好些客人都嚇跑了!」

    原來,方才風信那一箭射中了彩旗,去勢不減,直落到人家院子里。風信本來就不喜歡跟女子打交道,這幾個婦人更是濃妝艷抹、脂粉香撲面,令人窒息,恐怕來歷不善,唬得他連連擺手,連連後退。謝憐連忙攔到他身前,道:「抱歉,抱歉。他不是故意的,至於賠償,我們會想辦法……」

    那幾個人婦人火氣甚大,推推搡搡:「你是誰呀!你……」誰知,這一推一拉,裹住謝憐臉的白綾無意間滑了下來,那幾個婦人一看到他的臉,雙眼一亮,口氣也突然嗲了幾分,道:「哎喲,好俊俏的小哥哥!」

    謝憐:「???」

    一名婦人一拍手,眉花眼笑道:「好!決定了!你們是一夥兒的吧?就拿你來賠好了!」

    謝憐:「???」

    尚未反應過來,他就被那幾個婦人拖著走了一段,拉到一座華麗的小樓前。抬頭一看,上面都是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女子,鶯鶯嚦嚦的,謝憐這才明白,他居然是被幾個老鴇拖走了!

    他登時起了一身雞皮疙瘩,道:「等等,我沒錢,我真的沒錢!」

    幾個老鴇嘎嘎笑道:「你當然沒錢了,就是帶你來掙錢的嘛!」

    「???」謝憐:「對不起,我是男人?」

    老鴇嗔道:「知道你是男人,我們又不瞎!」

    被團團圍住的風信終於衝破人群、奔了過來,喝道:「趕緊放開殿……放開他!」

    兩人狼狽不堪,拔腿就跑,又自知理虧,不敢動手,被激怒的老鴇們叫來二三十個打手,追得他們滿城亂竄。真是從沒見過這種陣仗,總而言之,他們再也不敢靠近這一帶了。

    不過,二人確定了,賣藝是能掙錢的,換了個地方,便扎了架子開賣了。他們初來乍到,當地人都有新鮮感,加上風信也是個相貌堂堂的好男兒,頗體面好看,頭幾天,倒真的靠賣藝賺了點小錢,能應付食費和藥費。但好景不長,不到小半個月,就有人找上了他們。

    這天,謝憐和風信收攤后,七八個彪形大漢找上了他們。謝憐十分警惕,生怕是永安士兵,袖裡的手已蓄勢待發,低聲道:「你們是什麼人?」

    為首的大漢哼道:「你們在我們的地盤上呆了好幾天,還不知道我們是誰?」

    謝憐和風信都是莫名其妙。另一個漢子也道:「搶了咱們這麼多生意,不給個說法,說不過去吧?」

    二人才弄明白怎麼回事。原來,這些都是本地的其他賣藝人。

    每一片地上的江湖人士,都是拉幫結派、各有地盤的。他們一來,把人家本來的客人都拉跑了,別人賺不到錢了,自然要找他們的晦氣。他們又不是老江湖,哪裡懂得這其中的門道?

    謝憐心想:「如果不是沒辦法,你當誰想跟你們搶這生意?」面上溫聲道:「沒有什麼搶不搶生意吧。大家想看什麼自然就會去看什麼,我們也沒有逼著別人來看我們……的射藝啊。」

    對方哪肯聽他的,粗聲粗氣地道:「還沒搶?大傢伙這幾天都沒收幾個錢,全讓你們兩個把油水佔光了!」

    「轟!」眾人都嚇了一跳,回頭望去,只見風信把拳頭從一旁一面牆壁上拿下來,而那牆壁上出現了一個斗大的拳印,裂紋向四周爬開。

    他冷冷地道:「你們是不是想找麻煩?」

    這群漢子大概本來的確是想來找麻煩的,拳頭說話,不過風信這麼一打,毫無疑問,拳頭比他們更硬,瞬間氣焰下去了一大半,但又不甘心就這麼算了,為首那漢子噎了片刻,改口道:「這樣,按照規矩來,咱們劃下道來比比,贏了的留下,輸了的麻溜自己收拾東西走人,再也不許再這一帶出攤子!」

    一聽要比試,風信便樂了。當然樂。凡人怎麼能跟他們比?穩贏!

    謝憐也鬆了口氣,道:「正合我意。你們打算怎麼比?」

    那漢子大聲道:「用咱們賣藝人的絕活!」

    說話間,另外兩個漢子抬來了幾塊長長方方石板,那漢子拍拍石板,道:「胸口碎大石!怎麼樣?敢來么?」

    看他神情十分得意,看來這真是他的絕活。謝憐也蹲下來摸了摸那石板,抬頭道:「我當然沒問題,不過,你也沒問題么?」這石板可不是假的。那漢子哈哈道:「就你這身板,還是擔心你自己吧。」

    風信蹲在他身邊,道:「殿下,還是我來?」謝憐搖了搖頭,道:「不了。這幾天都辛苦你了,這次還是我來吧。」他總得也出點力氣。

    於是,謝憐和那漢子都躺在地上,胸口壓了一塊石板。風信接過一柄大鎚,掂了掂,正要砸下,謝憐忽然道:「慢著。」

    旁人喜道:「怎麼,你要認輸了?現在認輸也沒關係,放你走就是了!」

    謝憐道:「不是。我想加一塊石板。」

    聞言,眾人都驚了:「你不是瘋了???」

    謝憐慢條斯理地道:「不是諸位說的嗎?這是一場比試,而如果我們雙方都是一塊石板,沒有差別,怎麼算得上比試?」

    眾賣藝人將信將疑,有的覺得他傻了,有的覺得他是在虛張聲勢,商量一陣,果真給他在胸口多壓了一塊石板。誰知,謝憐又讓他們再加一塊!

    這下,所有人都認定他在犯傻,乾脆地給他加了一塊。於是,謝憐胸口就厚厚地疊了三塊石板,看起來甚為駭人。

    在眾目睽睽之下,風信抄起大鎚,眼睛都不眨一下,猛地砸下,那三塊石板就整整齊齊裂成了十多塊!而陣陣叫好聲中,謝憐毫髮無傷地,氣定神閑地從地上爬起,從容拍去衣上灰塵,看得旁人目瞪口呆。為首那漢子臉上青青白白,謝憐心道:「這下總該知難而退吧。」

    他以為對方承認他贏了,從此就不會有人來找麻煩了,誰知,那漢子臉色變了又變,咬牙一陣忽然道:「給我也加兩塊!不,給我加三塊!」

    眾人都道:「大哥,這可使不得,這人肯定會使妖法,你沒必要陪他啊!」「是啊,他肯定作假了!」

    風信怒道:「他媽的?你們沒本事,就說別人是作假使妖法?」

    為首那漢子卻大聲道:「石板和鎚子都是我們的東西,有沒有妖法還不清楚么?這小子確實有點本事,不過,他能疊三塊也沒什麼了不起的,我能疊四塊!只要咱們贏了,他們就得走!」無限好文,盡在晉江文學城

    風通道:「不可能的,你放棄吧!別把命搞沒了。」那漢子卻堅持要比,讓人把沉甸甸的四塊石板壓在他身上,道:「你們看好了!」

    無限好文,盡在晉江文學城

    謝憐看著有點不對,低聲道:「風信,要不要攔住?四塊石板,凡人肯定撐不住的。」風信也低聲道:「先別動?不至於不要命,砸幾下他應該就知道厲害了。」

    謝憐微微皺眉,點點頭,先靜觀其變。果然,執錘的小弟只戰戰兢兢砸了一下,那漢子的臉就變了。拿錘的立刻不敢動了,那漢子卻罵道:「用點力!沒吃飯么,你這樣怎麼砸得爛?」

    那小弟不敢馬虎,第二下用足了力,「砰」的一聲巨響,那漢子的臉一陣爆紅,彷彿憋了一大口鮮血。謝憐和風信都看著不對,忙道:「等等,不要勉強了!」

    那漢子罵道:「誰勉強了!這可是我的拿手絕活!看著,讓你輸的心服口服,繼續!」那小弟苦著臉,又是一錘。這下好,那漢子一口血「噗」的就噴了滿地,嚇得那小弟丟了鎚子,眾人一股腦圍了上去,道:「算了算了,大哥,這兩個小子要賴在這裡就讓他們賴著好了,你的命要緊啊!」

    那漢子額頭青筋暴起,嘴裡吐著血沫道:「不能算了!大傢伙兒都好幾天家裡揭不開鍋了,再這樣下去,不是要你們的命么?繼續!我就不信了,我難道會比不上這細皮嫩肉的小子?這可是我的拿手絕活!」無限好文,盡在晉江文學城

    謝憐實在看不下去了,主動道:「算了。既然如此,我認輸了,從明天起,我們不會再來了!風信,走吧!」

    說完就轉身離開。身後眾人一片歡呼,風信跟上來道:「殿下,咱們就這麼放棄這裡了?」

    好不容易找到個能賺錢的法子,卻又要不得已放棄。謝憐嘆了口氣,道:「沒辦法。剛才那幾下,他已經受了很重的內傷了,只怕快半殘了,再比下去真的會死人的。到時候我們也一樣待不下去的。」

    風心撓了撓頭,罵道:「這人真不要命!」

    謝憐道:「都是討生活。」

    他還有點後悔,早知如此,剛才不該疊三塊的,早早認輸便是了,不然這人也不會非要疊四塊。雖然又蠻又莽,但也有值得佩服之處。他又道:「再說了,也不是非要在這裡賣藝,在一棵樹上弔死。」

    可是,晚上,回到藏身之處,王后愁容滿面地告訴他,國主的咳血之症愈發嚴重了,恐怕受不得舟車勞頓,須得靜養一段時日。也就是說,他們暫時不能離開這座城了。

    謝憐又是一通翻箱倒櫃,沒能找出什麼可以當的東西,坐在箱子旁發獃。風信在煎藥,邊煎邊哼歌,哼著哼著,越哼越難聽,謝憐本來不想注意他的,都沒法不注意了,道:「你幹什麼呢?心情很好嗎?」

    風信抬頭:「啊?沒有啊?」

    謝憐不信,道:「真沒有嗎?」

    他注意到了,自從開始賣藝后,最近幾天,風信一直都有些奇怪。有時會突然沒事傻笑,有時又會突然開始發愁。慕情在時,兩人一天之中大多數時候都形影不離,慕情離開后,風信有時就得回去給國主王後送飯或是做點別的什麼,一天里有一段時間不在,謝憐總覺得他是不是遇到什麼事了,但也沒力氣去追究。看著風信面前的藥罐子,沉默片刻,謝憐道:「這是最後一包了呢么?」

    風信翻了翻地上藥包,道:「是。明天不去……」他想起國主在屋裡,不能被他聽到,壓低了聲音道:「不去賣藝的話,怎麼辦呢?」

    「……」

    許久,謝憐霍然起身,道:「你就在這裡守著,我去想辦法。」

    風信疑道:「你去哪裡?你能想到什麼辦法?」

    謝憐頭也不回地出去了,道:「你別管。不要跟著我。」166閱讀網



    上一頁 ←    → 下一頁

    隔墻有男神:強行相愛1誘婚試愛:總裁老公太會都市逍遙修神透視醫聖神醫小獸妃
    我是系統之女帝養成計劃重生落魄農村媳金手指販賣商都市最強裝逼系統修羅武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