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天官賜福 » 176 萬神窟萬神真容現 2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天官賜福 - 176 萬神窟萬神真容現 2字體大小: A+
     

    ?那幾百張符咒和重重堆積的巨石竟然也無法阻攔下他!

    風信和慕情反應都極快風信連珠箭出,慕情一刀劈空,送出攻擊,抓了謝憐拔腿就跑。風信故技重施,一邊狂擊落石一邊道:「我操了!他怎麼會這麼快就找到這裡來?」

    慕情道:「我怎麼知道?!……紅線!紅線!他手上還連著那根紅線!!」

    二人如夢初醒齊刷刷去抓謝憐那隻手。謝憐哪會讓他們得手另一隻手握住了系著紅線的那隻道:「不能解!」

    風通道:「太子殿下,你系著這紅線他就會找到要想不被他追上來就非解開不可!」

    謝憐卻握著自己的手道:「他追上來也不用怕啊?我……想去仔細問問他。」

    慕情睜大了眼:「你還想問他?我看你是要被他生生吃了才知道他多厲害吧。」

    謝憐道:「他本來就很厲害啊?你們又不告訴我那壁畫的是什麼,又要我不要靠近他這完全沒法說服我啊。」

    慕情道:「他是鬼王行為詭異。根本用不著別人說服,一般人只要看到這兩樣就知道不該靠近了吧?」

    謝憐伸出兩隻手指道:「兩個選擇:要麼讓我回去問他問個清楚,要麼讓我回去看壁畫看個清楚。」

    風信和慕情似乎想起了什麼可怕的東西一個嘴角扭曲,一個眉頭狂跳攔在他身前異口同聲道:「兩個都不行!」

    於是,謝憐擼起了袖子,道:「說的不行那我們還是用打的來解決吧!你們誰先上,還是兩個一起?」

    慕情對風通道:「你先!」說完就退到了一邊。風信看上去也不太有把握一定能贏謝憐,但為了挽救失智青年,豁出去了,手握緊了弓弦,道:「好!太子殿下,得罪了!」

    謝憐也道:「得……」誰知,開場的客套還沒完,背心一熱,背後有個人喝道:「定住,別說話!」他整個人就僵成了一塊鐵板。

    非但如此,連聲音也發不出來了!

    慕情從他身後閃出,對風通道:「拉走吧。這符能暫時讓他消停會兒,但是也沒多久。」

    風信微微愕然:「你幹什麼偷襲他?不是說好了一打一?」

    謝憐也沒想到,慕情居然馬上出爾反爾。要不是他對這兩位昔日下屬十分信任,也沒這麼容易中招。慕情道:「現在哪有時間給你一打一,他故意的,一看就知道了,想拖時間等花城追上來。你沒瞧見他什麼樣子嗎?活脫脫的鬼迷心竅了,你跟現在跟他說什麼他都不知道好歹的。說不定見了面花城隨便哄兩句說點鬼話他就信了,跟被狐狸精蒙了心一樣。」

    風信想了想,覺得他說的有道理,道:「殿下,不是我們有意瞞你,而是他對你的……實在不堪入目,根本說不出口!你跟我們走吧,這是為你好。」

    慕情也道:「走吧。」

    慕情這句,並不是建議或請求,而是一個指令。方才他拍在謝憐背後的那一下,必然事先在掌心沾了以他鮮血描繪出的從命符咒。從命符能讓中招者依施術者指令而行,不過,其實一般只能實現幾種簡易的指令,比如:不語、隨行、靜止、快跑等,複雜一點的指令就難以執行了,也無法迷惑人的心智。只有錦衣仙那種大鬼怪才能做到那種地步。

    兩人帶著謝憐又是一陣疾行,忽然被一堆亂石堵住了去路。風信一看沒路了,道:「這怎麼有石頭堵著?不能走了啊?」

    慕情:「這石頭難道不是你打落的?問我幹什麼。」

    風信質疑:「但是是你在帶路啊?你怎麼帶路的,這地方我們原先來過,怎麼又繞回來了?」

    慕情並不接受質疑:「笑話,我又不認得這裡的路,我怎麼帶路?我們剛才一路不是都在亂跑嗎?」

    眼看著又要吵起來,風信擺手道:「算了,沒空跟你廢話,開挖開挖!」

    花城追在他們後面,所以只能前行,不可後退,否則很有可能迎面撞上了。堵路容易開路難,兩人讓謝憐乖乖站在角落裡,風信一頓亂拳砰砰,慕情再頂著額頭青筋抄著他那把雄風赫赫的把大石劈碎,三兩把將這路給挖通了,亂石滾滾,灰泥齊飛,正要叫上謝憐過去,誰知,煙塵散盡后,對面赫然立著一個紅衣身影。謝憐當即眼睛一亮。正是花城!

    他目光冷冷,負手而立,一語不發。風信當場就脫口而出:「你怎麼陰魂不散的!」

    這可是貨真價實的陰魂不散。方才他明明被甩在後面了,怎麼會一下又出現在前面???不知他是何時守在這裡的,居然就這麼不聲不響地等著他們自己把障礙挖通,送上門來,豈非是陰魂不散、詭異得很?

    風信和慕情瞬間後退拉出一段距離。花城沒看他們,目光移向一側,朝謝憐走了一步。風信和慕情反應過來他是沖誰來的,一下閃身攔到謝憐身前,齊聲道:「你不要過來!」

    花城的臉色,陰沉極了。

    如果換在平日,有哪個敢讓血雨探花不要過去,他是根本不會把這話放在眼裡的,不哈哈笑著偏要過去看看才是奇怪了,但這一次,他卻彷彿當真有所忌憚、不敢輕舉妄動一般,頓住了腳步。

    半晌,他才緩緩地道:「二位這是何意?」

    這語氣聽上去還算平靜。風信卻很直接地道:「你用不著再裝了,這裡根本就是你的老巢。這些神像我們已經看到怎麼回事了,還有你那些畫,我們也都通通看了!」

    花城是側著身攔在他們面前的,聞言,負在身後的手似乎微微抽動了一下,兩隻手指不自然地蜷縮起來。

    「……」他微微垂首,淡聲道,「殿下,也看到了?」

    這一聲極低極低,雖然語氣聽似波瀾不驚,卻帶著一點沙啞之音,明顯有異常。謝憐心道:「沒有!」

    事實上,他並沒看到多少,可是,此刻的他動不了也出不了聲,只能老老實實靠在角落的石壁上,彷彿躲在兩人身後,不敢出來面對花城、也不想和他說話一般。風信拉開了弓,道:「不錯。你是什麼……心思,我們一清二楚了。敬你是位鬼王,若你還有幾分自尊自重,就請你不要再靠近太子殿下。」

    謝憐的此刻的心情像是一座著火的茅草屋,濃煙滾滾。花城應該能發現他有異樣的,謝憐只盼著他能出聲問一問自己,發覺不對勁,可是,花城卻好像完全沒心思細察這些,冷冷地道:「不要靠近他?你們兩個,是用什麼身份和資格對我說這句話的?」

    不等他們回答,花城猛地抬起眼帘,道:「你們倒提醒了我,還是繼續來算算你們的賬吧!」

    話音剛落,無數銀蝶尖嘯著向那二人襲去!

    面對這樣如疾風暴雨版的攻勢,唯一的選擇就是開法盾。風信和慕情喝道:「盾開!」

    那蝶雨被無形的法盾擋下,在空氣中潰散成閃閃的銀光,又迅速凝結為新的銀蝶,再次來襲,竟是無無休止。他們一面擋一面後退,花城則一步一步穩穩地逼近。他黑髮被法場狂風激得斜飛亂舞,眼底滿是狂怒和戾氣,在亮如白晝的銀蝶光照耀之下一覽無遺。這麼當單方面阻擋下去太被動了,風信和慕情對視一眼,決定主動出擊,持著法盾沖了上去,各自亮出兵器。三人便在這並不寬廣的石窟內鬥了起來。風信對付死靈蝶,慕情則對上了花城。花城一伸手,左手化出彎刀厄命,正面迎擊!

    這還是謝憐第一次看到厄命正經打架的樣子。彎刀修長,冷艷肅殺,銀光奪命果然是一把不折不扣、邪氣四溢的妖刀!

    這場戰鬥真是精彩極了,花城以一敵二也不落下風,他看得屏息凝神,不多時,厄命刀尖一挑,帶著慕情的劈進了岩石。雖然慕情手還握著刀柄,但竟然拔不出來。他一驚,而花城已經一拳打在他下頜上,直把他整個人打得向天飛起,刀柄終於脫手。那邊,風信的羽箭箭矢也被死靈蝶們鋒利的銀翅划斷,終究是數量太多,難以應對!

    勝負已成定局,角落裡悉悉索索爬出無數白絲,重新將這兩人裹成了兩顆大白繭,越掙越纏,越纏越緊,慕情一邊狂扯那絲,一邊道:「果然是你把我們丟進那個坑裡的!」

    風通道:「這不是蜘蛛絲!這是……!」

    謝憐也頓悟了。是繭絲!

    破繭成蝶的前一步,就是化蛹,那些蜘蛛絲一樣的詭異白絲根本就是花城弄出來的東西,說不定還和這些兇悍至極的死靈蝶有關!

    戰局已定,花城收了彎刀,嘲道:「我是丟你們進去避難的。歸根結底,如果不是你們在雪山上高聲嘶吼引了雪崩,根本不會有機會進到這個萬神窟來。不感謝我救了你們的小命嗎?」

    花城原本的計劃,應該是等雪崩過去、雪山平靜了就帶謝憐出去,把風信慕情丟在這裡不管。誰知那兩人咬開了繭大吵,引得謝憐前去發現了他們,這才引發了接下來的一系列事。不然,謝憐說不定真的就一尊神像也不看,直接跟他出去了。

    而現在,卻變成了最糟糕的狀況,所有的秘密都被撕扯了出來,袒露在陽光之下。

    謝憐心中焦急,但身體還是乖乖坐在原地。花城目光中的寒意越來越重,居高臨下俯視慕情,輕聲道:「看來,在用刀上有天賦的是我,不是你啊。」

    慕情的喉嚨被幾道白絲纏住,被勒得臉色忽青忽紅、嘴角溢出血沫,勉強道:「你!……你……?原來如此、我懂了……」

    風信也咬著牙道:「……你……懂了什麼!」

    慕情道:「我懂……為什麼這小子這麼仇視我了……你說不定也是差不多的原因!」

    風通道:「什……咳、么原因?」

    慕情恨聲道:「因為他是瘋子!你忘了那壁畫上怎麼畫的嗎?他就是那個……太子殿下從背子坡回來后、要提攜的小兵,殿下說過、他刀法不錯,適合用刀……咳咳……」

    風通道:「這跟他仇視你有什麼關係?!」

    慕情卻不說話了。「砰」的一聲,花城一拳打在他臉上,笑意森然地道:「因為他把我趕出了軍營啊。」

    沒想到慕情還干過這事!

    風通道:「我操了!你為什麼要把他趕出軍營?!他得罪你了?!」

    慕情滿臉是血地辯解道:「我只是讓他回去,打仗又不是什麼好事!我怎麼知道他會瘋成這樣記仇到現在……」

    他沒說完,花城又是狠狠一拳送上,「砰」的一聲,幾乎打歪了他的臉。花城微笑道:「你當初是為什麼趕我走,當我猜不出來嗎?嗯?」

    慕情目光一閃。花城又嘻嘻地道:「事到如今,誰是廢物,誰有天賦,很清楚了不是嗎?」

    慕情彷彿被戳了痛腳,呸的吐了一口血,道:「該!幸好把你攆走了,不然留你在軍中讓你慢慢靠近太子、整天盯著他腦子裡不知想什麼齷齪東西嗎?那可太噁心了!」

    謝憐一顆心猛地一緊。慕情說到前一句,花城已經提起了拳,而說到后一句「噁心」,花城的手在半空中僵住,蒼白的手背青筋浮現,五指握緊了又松,鬆開了又握緊。

    半晌,他語音森然地道:「這件事我先不跟你計較了。你給我老實交代,方才你們在雪崩前喊的話是不是真的?」

    慕情猝然睜大了眼,望向風信。風信也望他們,雙目圓睜。

    兩人都不知道該怎麼回答。花城厲聲道:「我耐心有限,限你們三聲之內回答。一!二!」

    他竟然如此雷厲風行。這時,慕情大喝一聲:「太子殿下快跑!!!」

    此句一出,背上印了血符的謝憐應聲奪路而逃。花城立即轉頭,角落嗖嗖兩道白絲躥出,猛地纏住了謝憐,他沒跑兩步就倒了下來。

    這情形,看起來,彷彿是他剛才一直嚇呆了,或是難以接受、或是不願插手戰局,干站了半天,眼下終於決定逃跑,然而還沒成功。可事實上,他根本就沒想過要跑啊!

    謝憐手足都被重重白絲緊緊縛住,躺在地上,黑髮和白袖散了一地,斗笠滾落一旁。花城緩緩轉過去,頓了許久,向他走去。他走了沒幾步,風信還是忍不住道:「花城!」

    花城腳步一頓,微微側首。

    風信硬著頭皮道:「你……你放過太子殿下吧!他已經很慘了。你不要對他……」

    花城沒說話,走到謝憐身邊,將他膝彎和後背一抄,抱了起來。

    謝憐靠在他手臂里,剛好能看到後面兩個大白繭的表情。風信一臉彷彿看到羊入虎口、即將被撕裂蠶食的慘相一般,大喊起來,慕情又開始努力以牙齒狂撕白絲,但苦於角度刁鑽,徒勞無功。花城對這萬神窟了如指掌,轉來轉去,就看不見他們的身影,也聽不見他們的聲音了。166閱讀網



    上一頁 ←    → 下一頁

    極品修真邪少斬龍都市極品醫神六零小甜媳重生棄女當自強
    武俠世界大穿越抗日之川軍血歌隔墻有男神:強行相愛1誘婚試愛:總裁老公太會都市逍遙修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