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天官賜福 » 174 萬神窟萬神真容藏 2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天官賜福 - 174 萬神窟萬神真容藏 2字體大小: A+
     

    ?不過,他還是沒有多問,道:「既然三郎覺得不看比較好,那我們還是謹慎為上。」

    花城微一點頭,二人繼續前行。這時,又遇到一個岔路口,花城直接往左走,謝憐頓足,沒跟上去,花城回頭,道:「怎麼?」

    謝憐道:「三郎從沒來過這石窟吧?」

    花城道:「自然。」

    謝憐道:「那為何三郎如此篤定地便選左邊?」

    花城道:「也不篤定,瞎走罷了。」

    謝憐道:「既然沒來過,怎麼能瞎走呢,不是應該小心考慮選哪邊嘛?」

    花城微笑道:「正是因為沒來過,所以才要瞎走。反正對這裡形勢一無所知,不如大膽碰運氣。而我的運氣,一貫比較好。」

    雖然的確是這個道理,但其實過往每次二人一同出行,走哪邊都是看謝憐的,花城主動帶路,倒是不多見。謝憐點了點頭,二人正要邁入左邊那洞道,忽然,謝憐道:「等等!——三郎,你聽見沒有?」

    花城道:「什麼?」

    謝憐道:「右邊,有人聲。」

    花城神色微變,凝神聽了一陣,道:「哥哥,恐怕你聽錯了。並沒有。」

    謝憐卻道:「真的有!你仔細聽,是男人的聲音!」

    花城又聽了一陣,蹙眉道:「我真的沒聽到。」

    謝憐怔了怔,心想:「莫非又是幻覺?」

    花城道:「殿下,事有蹊蹺,恐怕有詐,我建議我們先出去再說。」

    躊躇片刻,謝憐道:「可是,說不定是南風和扶搖他們,我還是過去看看好了!」

    說完,他便奪路而奔,花城道:「哥哥!別亂走!」

    然而,謝憐聽那隱隱傳來的喊叫之聲,感覺對方落入了一個極其危險的境地,刻不容緩,奔入右邊那條路。越是深入,男子怒吼之聲便越清晰,謝憐心喜:「真的是南風和扶搖!」

    不知兜兜轉轉多久,他來到一座大石窟前。這座石窟里沒有神像,卻有一個深坑,南風和扶搖的聲音就是從坑底傳來的,看來,兩人都被困在坑底,爬不上來了,但他們還在底下對罵。黑乎乎的看不清到底什麼情況,謝憐在上面,雙手攏在嘴邊,向下喊道:「喂!你們怎麼回事啊?」

    坑底二人一聽有人,立刻停止了爭吵,扶搖的聲音道:「太子殿下是你嗎?快拉我們上去!」

    南風倒是沒說話。謝憐奇怪道:「你們爬上不來嗎?這個坑不深啊?」

    大概是吵了一路,扶搖現在的火氣很有些旺,道:「廢話!能爬上來早就爬上來了,太子殿下你不會自己看嗎?」

    謝憐眯了眯眼,道:「我看不清,你們還有法力嗎?能托個掌心焰看看下面什麼情形嗎?要是你們不行我就丟個火下去……」誰知,話音未落,下面二人齊聲道:「不行!!!」

    他們的制止之聲簡直堪稱驚恐。扶搖又道:「千萬別點火!」

    如果不能點火,那就只能用別的方式照明了。謝憐第一反應是回頭:「三郎……」

    然而,花城並未跟上來。謝憐微微一怔,覺得奇怪,絕不可能會跟丟了啊?

    應該說,自從進入這個萬神窟,花城整個人都變得奇怪起來。謝憐左看右看,忽然發現,自己肩上棲息著一隻小小的銀蝶,試探著輕輕觸了觸它,道:「……你好?」

    那死靈蝶被他指尖輕輕碰了,撲閃了一下翅膀,沒有飛走,似乎僅僅只是撲閃給他看的。一路上謝憐聽花城說過,他的銀蝶分了好幾類,不知這一隻是什麼類的,但不管什麼類,照個明總是可以的,於是,他問道:「你能幫我下去看看嗎?」

    那銀蝶果然振翅而起,飛了下去,謝憐道:「謝謝!」等它飛到坑底,淡淡的銀光照亮了下方的情形,謝憐不由微微睜大了眼。

    黑漆漆的坑底,白森森的一片,全都是厚厚的一層絲床!

    南風和扶搖兩人幾乎裹在絲蛹里被包成了兩個繭,而且都鼻青臉腫、頭破血流的,不知是不是方才相互毆打所致。謝憐不由心道幸好他做事不魯莽,否則丟一把火下去,估計瞬間整個坑底就燒起來了。他道:「這是什麼情況?這是蜘蛛精的老巢嗎?那是蜘蛛絲嗎?」

    扶搖道:「不知道!反正掙不開!」

    他是急於脫身的了。南風神色則有些微妙,似乎本想開口求救,但一看來人是謝憐,又悶悶咽下,道:「你也先不要下來,這絲堅韌得很,沾上身就很難甩開。」

    謝憐道:「我不下來。」

    思忖片刻,他將若邪一端系在芳心劍柄上,準備把劍吊下去試試看。

    誰知,若邪偷偷摸摸地探到一半,被那些蜘蛛絲覺察,迅速迎了上來,似乎要給它點顏色看看,嚇得若邪直往回縮。然而,還是遲了一步,它被蛛絲纏上,打了個結,猛地拽了下去,連帶牽著它的謝憐,也被拽了下去。

    萬萬沒想到!這蜘蛛絲居然如此強勢且敏銳!

    謝憐一掉入坑底,那些白絲迅速絞纏上來,將他五花大綁。其餘的蛛絲則在緩緩「流動」,加固南風和扶搖身上的「繭」。扶搖氣死了,道:「你怎麼也掉下來了!這下好了,三個都傻眼了!一起死在這裡吧!」

    南風道:「你有什麼好抱怨的!還不都是為了救你!」

    謝憐則打起了滾,道:「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其餘兩人愕然看他,扶搖道:「你別是掉下來摔壞了腦子,失心瘋了吧?」

    謝憐眼角簡直飆出了淚,道:「不……不是,哈哈哈……這些蜘蛛絲怎麼回事……幹什麼……好癢、不行了……哈哈哈哈……」

    他一掉下來,身下絲床便很柔軟地接住了他,而纏上來的蛛絲也是十分溫柔纏綿,雖然是在綁他,卻搔來搔去的,弄得好像在撓他的癢。謝憐蜷成一團,道:「不要不要,等等!停!住手!怕了!停!!!」那些白絲才將他綁住不動。南風和扶搖都看著他,半晌,扶搖道:「為什麼這些蜘蛛絲綁他綁的這麼隨便?臉都不蒙住。」

    謝憐好容易才喘過氣來,道:「你們、你們的臉不也沒蒙住嗎?」

    扶搖翻了白眼,道:「之前是蒙住了,醒了之後用牙齒撕開了,不然根本喊不出聲。」

    謝憐試著掙了掙,那蜘蛛絲確實堅韌無比,加上他剛才笑得太厲害,肋骨隱隱作痛,暫時使不上勁,先休息會兒,道:「你們兩個究竟是怎麼到這兒來的啊?」

    扶搖道:「不知道!剛才雪崩,雪蓋下來像天塌了一樣,醒來的時候就到這裡了。」

    謝憐道:「不不不,我問的是你們為什麼要來銅爐山?」

    扶搖怒道:「我是追著女鬼蘭菖那對胎靈母子來的,誰知道這個人是為什麼?!」

    南風道:「我!我也是來追查那對胎靈母子的……」

    扶搖道:「那你就去追他們!打我幹什麼?!我……家將軍都說了那胎靈不關他的事了,不是他殺的!真是好心當成驢肝肺,好人做不得!」

    謝憐道:「好了好了別吵了,我了解情況了。你們先罷斗吧,別吵了,剛才雪山都被你們吵崩了,還不能消停會兒嗎?一起想辦法吧。」

    南風卻也怒了:「你、家將軍平日是個什麼德行他自己不清楚嗎?怨不得別人這時候懷疑他!」

    扶搖:「你說什麼?有種再說一遍!」

    南風:「比你有種!再說一遍就再說一遍:你根本就不是什麼好心,只不過你想到可以施恩於你看不慣的人,等著看笑話,暗中得意罷了,你根本是為滿足你自己而已,少說什麼好心當成驢肝肺了,也別以什麼好人自居,你從來就不是!」

    扶搖睜大了眼,嘴角抽動,道:「你簡直臆想成疾、胡說八道!」

    南風道:「是不是胡說八道你心裡清楚,我還不知道你嗎!」

    扶搖吼了起來:「那說起來,你們也是一樣的!你們不也是一直等著看我的笑話?你以為你有資格說我嗎?」

    南風道:「我怎麼都比你強!你以為你乾的事沒人知道嗎?!」

    扶搖似乎惱羞成怒了:「……是!行我承認!但是你又比我強多少?!還不是有了老婆忘了老大,老婆兒子最重要!大家都是為了自己,都是自己最重要!老掐著我那點破事不放幹什麼?」

    南風:「我比你……你!……我?你?」

    兩人掐得瘋了,不知不覺間,他們對彼此的代稱,已經從「你家將軍」「我家將軍」變成了「你」「我」,而因為過於激動,他們完全沒覺察自己暴露了什麼,此時才稍稍反應過來。而謝憐早已經沒說話了。

    南風與扶搖齊刷刷轉頭望向謝憐那邊,只見謝憐默默在絲床上打了個滾,翻了個身,給了他們一個背影,道:「那個……我什麼都沒看到。不是,什麼都沒聽到。」

    「……」

    「……」

    謝憐面對著石壁,溫聲道:「你們還要繼續嗎?這個,關於你們剛才說的,其他不予置評,不過其實我覺得,老婆兒子最重要,沒錯啊這個。人之常情嘛。陳年舊事的,大家就不要車軲轆了吧,先想辦法出去再說吧……」

    「……」扶搖打斷他道,「你早就知道了?」

    眼看實在是敷衍不過去了,謝憐只好道:「嗯……」

    扶搖不可置信地道:「什麼時候發現的?」

    謝憐不忍心說實話,只道:「忘了。」

    真正的答案,是很早很早。從與君山那會兒,他就有了隱隱的懷疑,而到了半月關,他就已經確定這件事了。

    什麼中天庭下來的小武官?不存在的。南風和扶搖,只不過是風信和慕情化出來的兩個小分|身罷了!

    扶搖彷彿不能相信他的真面目就這麼被人戳穿了,不依不饒地道:「到底是什麼時候發現的?怎麼發現的?總得有一個契機,到底是哪裡有破綻!」

    「……」

    謝憐實在是不忍心說實話,根本不需要契機。這兩個人,渾身都是破綻!

    畢竟他們三個也算是一起長大的,謝憐還能不熟悉他們言行舉止是什麼樣的嗎?從那毫未用心的化名,到如出一轍的性格,他要是猜不出來兩張皮下面是誰,這麼多年不白活了?

    不過,有些話的確本人不能說,有些事本人也不方便做。比如要顧及作為神官的形象,不可隨便翻白眼或罵人,但披張皮就簡單多了,他覺得也沒非要戳穿。

    扶搖,不,現在,應該叫慕情了。慕情一邊咬著牙,一邊道:「……所以,你,早就知道我們是誰了,但還是一直沒說,就,著看我們演,是吧?」166閱讀網



    上一頁 ←    → 下一頁

    獨家婚寵:老婆送上門我的女友是聲優極品修真邪少斬龍都市極品醫神
    六零小甜媳重生棄女當自強武俠世界大穿越抗日之川軍血歌隔墻有男神:強行相愛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