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天官賜福 » 171 末公主自刎宮門前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天官賜福 - 171 末公主自刎宮門前字體大小: A+
     

    ?,最快更新天官賜福最新章節!

    謝憐道:「未曾有幸面見雨師竟不知雨師是位公主……」

    那邊宣姬咬牙道:「你……動了什麼手腳……為什麼……我……動不了!」

    雨師把目光從裴茗身上收回,溫聲道:「我帶了雨龍劍來。」

    謝憐道:「雨龍劍?」

    花城道:「雨師國的鎮國寶劍,為歷代國主所有。被雨師煉化后成了一樣法寶,對雨師國人有著天然的震懾力,宣姬又是叛將心存畏懼做賊心虛自然只能照辦。」

    雨師讓她別動,她就當真不能再動。容廣道:「你動不了我自己來!」說著就要再捅裴茗一劍而他剛刺進半寸不到,一陣紅色的煙霧爆開噹啷一聲穿過裴茗胸口的那把長劍消失了,而一把食指長的小劍掉在了地上。容廣怒道:「怎麼回事?我怎麼也動不了了?!」

    謝憐等人終於不再遠觀走了出來。花城看了一眼地上那小得簡直像是一把玩具的明光劍,笑道:「順眼多了。」

    雨師道:「放開吧宣姬。」

    宣姬的手開始不受控制地從裴茗喉嚨上拿下來,可她畢竟不甘雙手痙攣著道:「我不放!我已經抓到手了我不放!」

    雨師道:「如果你一定要抓些什麼才能甘心,何不把你丟在地上的撿起,重新抓在手裡。」

    那鎮國寶劍的威力畢竟太強宣姬還是被猛地拉扯下來,重新跌落到地上,狼狽不堪,披頭散髮地道:「你有什麼資格教訓我?你真以為自己是國主嗎?我看你是忘了你的國主是怎麼來的!我不承認,我不承認你!」

    雨師不語。一旁的半月卻瞅准了機會,猛地拋出一個罐子,直接把宣姬收了進去,迅速封牢!

    至此,一片狼藉的源頭終於被收服。謝憐走到裴茗身邊扶了一把,道:「裴將軍沒事吧?」

    裴茗道:「死不了。我說,太子殿下,你們不會早就來了吧。」

    謝憐:「……哈哈,怎麼會。」

    他撿起地上被鎖得小小的明光劍,裴茗看著他手裡的東西,道:「血雨探花,你這個封印牢不牢靠?該不會又一壓就碎吧。」

    花城道:「自然。除非你手握劍柄,輸入法力,同時心中決意將它放出,否則,無論如何都不會在無意之中解開,或是中計解開的。」

    裴茗這才吐出了一口長氣。而從戚容處逃脫的農人們沖了上去:「雨師大人!」

    這邊幾人轉過身。謝憐微微欠首,道:「雨師國主。」

    雨師也已從黑牛上下來了,一手簽繩,欠首回禮:「太子殿下。」

    這一禮,謝憐無意中看清了她的頸間,微微一怔,隨即道:「當年仙樂大旱,承蒙閣下借雨笠之恩,雪中送炭,未曾當面道謝,今日終於得償所願。」說著又是更深一禮。雨師站著沒動,等他行完禮,才道:「我想,若不讓太子殿下行這一禮,您是不會甘休的。既然行過了,那麼自此便忘了吧。」

    她說話音色清平,語速和緩,帶著一點微笑,顯得格外從容。突然,一個聲音道:「喂裴茗,丟臉嗎?要女人來救,還是雨師篁!嘿嘿哈哈哈哈……」

    雨師神色不變,依舊從容,裴茗卻不大從容了,謝憐覺察此點,眼疾手快地往那小劍上貼了張符,封了他的口。雨師牽著的牛也突然沖裴茗噴起了粗氣,搖頭甩尾。雖然它並不是沖花城,但謝憐也知道牛看到紅色就生氣,想起幾次被頂被追的慘痛經歷,趕緊擋在花城面前,怕這牛看見花城的紅衣更加興奮。裴茗必須得說話了,於是,他摸了摸鼻子,客氣地道:「多謝雨師國主救助小裴之恩。」

    雨師也很客氣,道:「舉手之勞。」

    半月過來拉住雨師的衣袖,道:「雨師大人,裴宿哥哥餓暈了……」

    花城抬頭望了望,道:「先回地面上吧。」

    這個問題,找雨師鄉的人是最有用的了。因為雨師掌農,他們往往隨身不離吃的。回到地面上,一夜已經過去,太陽出來了,雨師當即從黑牛褡褳里取出種子,尋了片地,當場播下,不多時就長出了一小片莊稼。幾個餓了許久的歡聲一片,謝憐想起穀子大概這幾天也吃得不好,叫醒了他。然而,穀子醒來后第一件事就是問他爹在哪裡,以為他爹又把他丟下了,哇哇哭了一陣,謝憐不得已把那個其丑無比的不倒翁給他玩。穀子聽說這個就是他爹,如獲至寶,再不哭了,一邊抱著一邊吃。謝憐、花城、雨師、裴茗在另一邊商量正事。

    前方,已經能看見那座「銅爐」了。近看發現,下面的山體居然有大片大片的是赤紅色,彷彿血跡,上方則是蒼蒼積雪。謝憐道:「不光小裴將軍,半月、穀子、這幾個都要留在這裡,不能再往前走了。如有必要,我們恐怕得爬雪山。」

    裴茗一邊拿著葯**熏傷口,一邊搖了搖頭,嘆道:「出師不利,接連受挫。」

    這八字當真是他一路寫照,真是倒霉死了,鬱悶得很。雨師端坐於謝憐身側,略一思忖,道:「殿下,你們此次前來,是要把有可能成絕的妖魔鬼怪一網打盡。那麼,有一位,恐怕需要留心。」

    謝憐來了精神,道:「雨師大人路上遇到什麼了嗎?」

    雨師微一點頭,道:「是。來時路上,見過一個白衣少年。」

    謝憐輕輕「啊」了一聲,道:「您說的這個人,我們路上也聽說過,許多妖魔鬼怪都十分害怕他,我們也險些就遇上了。您親眼看見他了嗎?如何脫身的?」

    雨師道:「慚愧。全仗護法坐騎腳力驚人,那少年也並無糾纏興趣,否則,難說對上后結果如何。」

    謝憐又道:「他是如何樣貌?」

    雨師道:「樣貌看不清,因為他纏了滿臉繃帶。」

    纏了滿臉繃帶?!

    謝憐愕然:「郎螢嗎?!」

    裴茗皺眉道:「太子殿下識得?」

    謝憐道:「我也不確定。」當即轉向花城,問道,「三郎,郎螢的確是在鬼市吧?」

    花城也是神色凝重,頓了片刻,才道:「之前是,現在是不是,就難說了。哥哥不防再問問清楚。」

    謝憐便繼續確認:「雨師大人,您說的這個滿臉繃帶的白衣少年,是不是十歲出頭,或者勉強算大一點兒也行,總之是個很瘦弱的少年?」

    誰知,雨師卻道:「並不。那少年約有十六七,身量與殿下接近。」

    「啊?」這個卻超乎謝憐意料之外了。他道:「十六七歲?郎螢可沒這麼大。」

    到底是不是他?光憑現有消息,猜不出什麼來。裴茗丟開那個用完的葯**,道:「反正到最後都會進銅爐的,等著便是。」

    畢竟是武神,他恢復能力奇快,一**靈藥用完,那般嚴重的傷口已癒合六七成。雨師微微側首,道:「裴將軍為何沒有佩劍?」

    裴茗似乎沒料到她會主動問自己問題,一時沒想好怎麼回答,而一旁終於醒過來的裴宿一邊吃烤紅薯,一邊道:「裴,將軍的,劍被,折了。」

    雨師聽了,略一思索,取下自己的佩劍,雙手遞給了他。

    她並無任何異樣神色,言行舉止都十分得體,裴茗卻是神色微變,彷彿看到她遞過來一條毒蛇,遲疑片刻,道:「多謝。但這是雨師國鎮國寶劍,交到裴某手裡,恐怕不大合適。」

    雨師道:「裴將軍乃是武神,用劍的高手。目下既是為阻攔鬼王出世,此劍在你手裡,比在我手裡,更能發揮作用。」

    裴茗又遲疑一陣,仍是客客氣氣地推拒了,道:「裴某謝過雨師國主。不必。」

    見狀,雨師也不再勉強。幾人又閑聊幾句,雨師還問過他們是否有風師的消息,謝憐才知雨師也派人尋過,無果,不由唏噓。

    眾人約定,再修整一個時辰就繼續上路。謝憐走開了一段路,本想隨便找棵樹靠著躺一下,花城卻不知從哪裡找了一堆繩子和布料,在兩棵樹之間搭了兩個鞦韆床,兩個人上去了個夠,躺得十分愜意。躺了一會兒,謝憐枕著自己雙手,奇怪地道:「三郎,裴將軍幹什麼不收雨師大人的佩劍?」

    一個武神沒了武器還不趕緊找一把,等著被人打嗎?

    花城也枕著雙手,悠悠地道:「裴茗這種人,雖然喜歡女人,卻未見得很瞧得起女人。對於自己被人救,還是女人,還是以前認識的女人這一點,肯定十分惱火,自覺丟臉。況且,從前雨師還拿過他的後人,他恐怕覺得雨師這次是故意看他笑話,怎麼可能拿劍?」

    謝憐道:「哎,真是莫名其妙的自尊。對了三郎,不知你注意到沒有,雨師大人頸間,有一道陳舊的傷口。」

    花城道:「不用注意也猜得到。公主自刎嘛。」

    謝憐微微起身,道:「果然。」

    花城也起了身,道:「哥哥可有發現,雨師說話略慢?也是頸間陳年舊傷所致。」

    謝憐道:「啊,我還以為是個性所致。話說回來,既是公主,為何要自刎?宣姬那句你忘了你怎麼當上國主的嗎也教人好生在意。能是怎麼當上的?」

    花城道:「說來話長,長話短說。」

    原來,雨師篁雖然是雨師國的皇族後裔,但是,第一是女兒,第二為宮人所出,地位並不高,加上性格靦腆,不善言辭,上面的十五個哥哥姐姐,下面的弟弟妹妹,哪一個都比她受寵。雨師國皇家道場是雨龍觀,歷代國主都要挑選一位皇室後裔送去清修,祈求風調雨順、國泰民安,以表誠心。聽似大氣,實際上就是個苦差,因為雨龍觀是苦修法,什麼僕從細軟都不許帶,去了還要幹活。以前都是推來推去,要不就重金買個替身替自己去,輪到這一代,挑都不用挑,直接就定了雨師篁。

    謝憐道:「難怪宣姬言語中不大看得起雨師。」

    花城道:「自然。她雖不是公主,但也出身顯赫,追求者眾多,在王公貴族裡比雨師篁受重視多了。」然而,現在宣姬卻把自己弄成了這樣,難怪受不了還能安然種地的雨師。雨師勸她放手,在她眼裡只怕是高高在上的風涼話。

    謝憐搖了搖頭。雖同為皇族,同入皇家道場修行,雨師這經歷可與他大不一樣。

    總之,從此,雨師就在雨龍觀里以清修度日。直到某一日,來了幾位須黎國的貴人。

    須黎國和雨師國並不是一下子就撕破臉皮的,之前也有些虛與委蛇,客套過場。為了維持虛假的和平,須黎國派了幾位皇族、將軍和文臣赴雨師國國宴,順道參觀雨師國的皇家道場。這一日,雨師篁去清理道觀屋頂上的瓦片,要下來時卻發現,梯子卻不知道被誰搬走了。

    底下看到一個人在上面下不來,都覺得好玩兒,連雨師國的公主皇子們都在掩口而笑,只有一個須黎國的將軍笑了幾聲后,飛身上去,把她帶了下來。

    這位將軍,自然就是裴茗了。這時,突然一個聲音道:「裴茗這廝到哪裡都這個德性,就跟狗到哪裡都要撒尿似的!」

    謝憐一下子被他那個充滿惡意的粗俗比喻拉了回來,回頭一看,拿起那把縮了無數倍的小劍,道:「容將軍,你什麼時候把封口符給衝破的?看來你很想說話啊。」

    容廣道:「讓老子說!裴茗干過什麼齷齪事我了如指掌,說上三天三夜也說不完!他明知道須黎國馬上要打雨師國了,還把雨師國七八個備受寵愛的大公主都迷得死去活來還爭風吃醋,你們說他這人是不是缺德?」

    的確挺不厚道的。誰知道你昨日還與我言笑晏晏,今日就率血騎踏平我家園。謝憐微感憐憫,道:「雨師國主從前和裴將軍關係也很好嗎?」

    容廣卻道:「沒關係。裴茗這廝就見過雨師篁兩次。雨師國美女太多了,第二天就忘了。」

    這世上不光女人翻臉快,男人翻臉其實更快,只是後果不同,女人之間的翻臉可能以打幾耳光撓幾爪子為終結,男人一旦翻臉,可能你的下場就是死無全屍了。須黎國不願再維持虛假和平后,編了個出師名義,裴茗直接率軍打到了皇宮前,把當時的雨師國主逼得躲進了皇宮深處,死死守著最後一道防線。但裴茗只要稍稍用力,就可以像捏碎一個蝸牛殼一樣,捏碎皇宮這層脆脆的保護殼。

    不過,他倒是沒有這麼輕易就捏碎,而是在容廣的建議下,做了一件事。

    須黎軍抓來雨師國幾百個死囚,偽裝成平民百姓,押到皇宮門前,要求雨師國主自己走出來磕三個響頭,懺悔自己魚肉百姓,並自裁謝罪,就放過這批百姓,並且不再動皇室其他成員。否則,就砍了他這些子民的腦袋。給躲在裡面的皇族們三天時間,三天內過一天殺一批,三天過後,先衝進去殺光皇族,再殺其餘百姓。

    謝憐道:「容將軍,你這一招可真是又毒又漂亮。」

    容廣不怒反而自得道:「我就當你是在誇獎我了。」

    須黎國打雨師國,其理由總結一下就是「雨師國主苛政負民天理難容我須黎國出於仁義之心決意路見不平主動拯救困於深水火熱中的雨師國百姓」,漂亮得很。

    如果雨師國主不肯出來,那麼,就是他自私、根本不愛護自己的子民百姓。尷尬的是,平日里雨師國主一直宣稱自己「視子民如親子」,言和行的無情對比一定會讓雨師國的百姓們心生怨懟,認為自己被欺騙了:「你不是說視子民如親子嗎?為什麼反而要所有百姓們為你們皇族人犧牲?!」如此,他們擁著雨師國皇族的心,也就散了。而殺光這批「平民」后,再宣布其實這些人是死囚假扮的,本來就該死,目的只是為了揭穿雨師國皇族自私的真面目和謊話,如此巨大的反差,必然可以安撫陷入恐懼的雨師國眾,接下來雨師國納入須黎國版圖的過程會順暢許多而如果雨師國主真出來自裁了,隨便,沒什麼大影響,他們不用自己動手殺也算省了事,何況,他們一直認為,雨師國主不會出來自裁謝罪的。應該說,沒有哪一個皇族,會願意在蒙受如此的恥辱后再結束自己的生命。向平民和敵軍下跪,自認有錯,然後去死?做夢吧!

    誰知,僅僅過了一天,就在裴茗準備下令誅殺第一批「平民」的時候,雨師國的國主,真的出來了。

    宮門打開,國主佩著鎮國寶劍「雨龍」走了出來,跪下對著國民磕了三個頭,拔劍自刎,血濺宮門。

    謝憐已經猜到怎麼回事了,道:「出來的是雨師大人嗎。」

    花城道:「正是。」

    後來,細細審問了當時一起躲在皇宮內的宮人和其他皇族後裔,才知道原來是這麼回事。裴茗和容廣等將士在宮外喊話,走來走去,大笑不止,囂張至極。宮內則亂成一團,哭天搶地。雨師國主自然不可能出去自裁,坐在寶座上臉色鐵青。一大群平日里爭寵爭得頭破血流的兄弟姐妹們號得涕淚齊流也沒見他動后,開始一個一個小心翼翼地勸他,各種理由,什麼「這也是為國為民」「即便是死也是千古流芳」「如果一直這樣下去,百姓們就要遭殃了啊」,全都出來了。然而勸也沒動,眼看著一天快要過去了,有幾個兒子急了,激動之下沖父親吼了幾句。

    國主這還沒死呢,當即怒髮衝冠,揮著杖打回去。要在平時,各位兒子孫子肯定是打不還手罵不還口的,但眼下這個節骨眼了,誰還管那些,於是,一位皇子沒忍住,還了手,沒成想還手力道太重,把已經六十多歲的國主打得頭破血流,爬不起來了。

    一眾皇子公主先是嚇懵了,隨後發現還有氣,又開始商量著怎麼把動彈不得的國主拖出去,如何完成高難度的磕頭和謝罪,甚至連像操縱提線木偶那樣吊著他這種荒唐的法子都討論得熱火朝天,氣得年過半百的老國主兩眼冒血光。後來,他們又決定,還是找兩個人架著老國主完成謝罪。可是,這又有了新的問題。這兩個人找誰呢?這可太危險了,說不定那個裴茗一個不高興,一箭就給射死了。

    吵鬧不休,吵鬧不休。忽然,一直沒說話、也沒人注意的十六公主對躺在地上的老國主說了一句話。

    雨師篁道:「請您傳位於我吧。」

    雨師國主看著這個從來沒多看過幾眼的女兒,眼角終於流下了一滴渾濁的淚水。

    不過,也只有一滴。

    於是,半個時辰不到后,雨師國歷史上最簡陋匆忙的傳位儀式、以及最不可能成為國主的國主誕生了。

    新一任雨師國主一劍割了喉嚨,血如泉涌,眼看是活不成了。裴茗也沒想到事情會這樣發展,當時整個人都怔住了。容廣大罵倒霉,罵事情怎麼會變成這樣?居然還可以這樣!死了個無關緊還要的人,既沒法子搞散人心,也沒法子搞死老賊。雖然須黎國的士兵們都看不下去了,讓趕緊救人,但終歸是傷勢太重,醫官們都說救不回來了,只好遵守承諾,不動宮外的百姓,也暫時不殺皇族,把這位「國主」送到雨龍觀去,等著她在那裡咽氣,再埋進雨龍觀的皇陵。

    沒想到,當天晚上,就在雨師篁即將咽氣的最後一刻,她頭頂的雨師神像發出了一聲嘆息。

    電閃雷鳴,新一任雨師飛升了。

    謝憐若有所思道:「難怪裴將軍看到那把劍是那個臉色了。」166閱讀網



    上一頁 ←    → 下一頁

    女村長的貼身神醫絕品敗家系統諸界末日在線獨家婚寵:老婆送上門我的女友是聲優
    極品修真邪少斬龍都市極品醫神六零小甜媳重生棄女當自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