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天官賜福 » 167 醋鬼王三問何所依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天官賜福 - 167 醋鬼王三問何所依字體大小: A+
     

    ?花城是憑藉自己的推斷學習能力學會烏庸文字的他可以解出文字的意思然而,因為並沒有存活下來的人念出那些文字給他聽,他並不能把音和字對上。也就是說,他聽不懂那些食屍怪鼠們的喃喃低語。可是,從沒有來過銅爐山的謝憐卻聽懂了這能說明什麼?

    花城一看就知道他在想什麼了立即道:「哥哥你先別緊張。我現在再重複一遍那些話,你聽聽看。」

    謝憐道:「……好。」

    花城記憶力甚佳一離開食屍鼠聚集之地馬上清晰地重複了一邊。謝憐緊盯著他,聽到了一串不快不慢、微顯奇怪的發音。這串奇異的字句聲調古韻惑人從花城口中不輕不重地吐出音色低沉漂亮,甚是動聽。凝神片刻謝憐道:「聽不懂。」

    這就很奇怪了。食屍鼠們口吐人言他聽得懂,眼下花城的複述分明是一樣的他卻聽不懂了。但那又不可能是錯覺。

    花城繼續道:「方才,你聽到那些聲音時是瞬間聽懂自然而然理解的,對嗎?」

    謝憐點頭,道:「對。腦子裡完全沒有一個譯換的過程。」所以才根本沒有覺察到是另一種語言。

    到這裡花城道:「明白了。」

    謝憐道:「明白什麼了?」

    花城道:「你聽懂的,不是烏庸語,而是這些死者的情緒。」

    謝憐似懂非懂。花城進一步道:「就是說,很早以前,有人聽到了這些死者的聲音,理解了,並且記住了,然後,在不知不覺中把這份記憶植給了你,用這份情緒感染了你。因為那個人自己就懂烏庸語,所以,你根本不需要懂烏庸語。這些聲音一直藏在你腦子的深處,當你聽到它們的那一刻,你就能直接被帶到那情緒之中。」

    謝憐道:「原來如此……可是,問題是,這些記憶和情緒,會是誰傳給我的呢?又是在什麼時候傳給我的?」

    頓了頓,他喃喃道:「……國師?」

    花城卻道:「未定。哥哥,你這是已經假使你師父是烏庸人了。但你有沒有想過一個問題,如若如此,那麼之前在山怪腹中他們也應當是用烏庸語交流,為何卻不是?」

    這個並不難解釋,謝憐道:「因為烏庸國在兩千年前就覆滅了,也就是說,在最近的兩千年裡,如果他們真的一直在世間活動,使用更多的一定是後人的語言。交流時,自然而然地就會用更純熟的那一種語言。」

    花城攬住他的肩,語氣加重了一點,道:「哥哥,你不要總是引著自己往那方面去想。」

    謝憐這才轉回來,道:「好。那三郎,想要把某種記憶和情感植給旁人,一般需要什麼條件?」

    花城道:「兩個:第一,你對這個人絕對信賴、毫不設防,並且如有必要,願意為這個人所引導。」

    思量片刻,謝憐心中有了人選。花城接著道:「第二,你對這個人,毫無反抗之力,被對方全面壓制,並且對其有著深深的畏懼之心。哥哥,你好好想想,這些年來,有哪些人符合這兩個條件的。」

    謝憐想了一陣,遲疑片刻,緩緩地道:「一共有三個。」

    花城道:「好,哪三個?」

    謝憐道:「第一個,便是國師。」

    他雖深愛父母,毫不設防,但內心深處,卻與父親不同道,因此,並不能說願為父親所引導。但是,引他入門、教他一切的國師,卻符合這一項的條件。這是意料之中,花城道:「那麼,第二個?」

    謝憐道:「君吾。」

    他對君吾是欽佩有加,不必贅述,也符合第一個條件。花城神色並不以為然,但也不作評價,道:「最後一個呢?」

    謝憐道:「第三個,不是符合第一個條件,而是符合第二個。」

    花城瞭然。他沉聲道:「……白無相?」

    謝憐閉上眼,點了點頭,一手撫上額頭,道:「……我不瞞你。雖然在所有人看來,我好像從沒表露過這一點,就算是對當初的風信和慕情,我也沒說過喪氣的話,但我其實……」

    但其實,在他內心深處,深深地恐懼著這個東西。

    有段時間,他甚至到了聽見這個名字就寒戰不止的地步。然而,謝憐從來不敢被人看出一絲一毫。因為他是對抗白無相的全部希望,要是連他都害怕,旁人豈不更加絕望?那樣的話,就徹底垮了!

    當然,現在一切都好多了。花城把他的肩攬得更緊了,道:「沒事。害怕什麼東西並不可恥。」

    謝憐笑了笑,道:「嗯,只是不夠勇敢罷了。」

    花城卻道:「你不必對自己如此苛刻。若無所謂畏懼,便無所謂勇敢。」

    謝憐微微一怔,花城緊接著道:「所以,只有這三個人了嗎?」

    謝憐點頭。也就是說,給他灌輸了那些火山爆發時烏庸人的記憶和情緒的人選,就在這三者之中。花城若有所思,微微蹙眉,而謝憐默然一陣,忽然道:「不止。」

    花城轉過頭,道:「什麼?」

    謝憐輕吸一口氣,道:「……我說,其實不止這三人,還有第四人。這個人符合第一個條件。不過,他與這些記憶和情緒無關。」

    花城徹底轉過身來,道:「哦?何以見得?殿下與這人也是多年深交?」

    謝憐心想的是多年不算,深交……他自認為算,但他又不好意思這麼說,便含糊道:「反正……他可能是我最信賴的人,比信賴我師父和君吾更甚。」

    花城道:「這怎麼算?」

    謝憐輕咳一聲,有點不好意思地道:「說來慚愧。因為……如果我犯下了什麼彌天大錯,或是捅了什麼驚天大簍子,我第一個想到的,肯定是他……而且,跟對我師父和帝君是,不太一樣的一種信賴……」還沒說完,他就發覺花城的表情有點異樣,收了話頭,道,「三郎?」

    花城這才回過神來,挑了一下眉,道:「哦。沒事,方才在想別的。殿下當真這麼信賴這人么?」

    雖然通常他挑眉是正愜意或在調笑,但這一下卻挑得不太自然。

    謝憐點頭道:「嗯……有什麼問題嗎?」

    花城微微低頭,整了整袖口的銀護腕,狀似漫不經心地道:「沒什麼大問題。不過,我的個人之見。哥哥還是不要這麼輕易信任旁人的好。」

    「……」

    聽他這麼說,謝憐有點沒吃准他到底聽沒聽出來自己在說誰,但也不敢更進一步揭露了,只是「哦……」了一聲。

    頓了一陣,他還是忍不住了,問道:「三郎不問這人是誰嗎?」

    花城道:「嗯?我嗎?既然哥哥說信賴他,又堅信他與此事無關,那麼就沒必要問了。」

    謝憐揉了揉眉心,隨即,花城又道:「不過,哥哥若是願說,三郎也願意洗耳恭聽。」

    他的話雖然聽似得體,但如果謝憐這時候順著告訴他,就有點尷尬了,彷彿追著要人家問你最信賴的人是誰似的。謝憐也分不出是客套話還是真無所謂。恰在此時,方才與食屍鼠們撕咬得血肉橫飛的死靈蝶們飛了回來。經歷了一場激烈的戰鬥,銀蝶們飛得都有些低了,彷彿略帶疲倦。謝憐趕緊迎了上去,伸出手接住了一隻格外纖細的小銀蝶,道:「辛苦啦!」

    他這一伸手可好,眾蝶們在空中一緩,下一刻,像聞到個香餑餑,瘋了一樣地朝他身上撲來。謝憐捧著那隻小銀蝶,險些驚呆了。花城不輕不重地咳嗽了一聲,眾蝶又凝住,老老實實地往他那邊飛去,落在他臂間的銀護腕上,與其上雕刻著的蝴蝶銀紋融為一體。

    二人繼續尋找引玉。走了一陣,花城忽然道:「不是風信吧。」

    謝憐已經開始思考別的事,聞言一怔,道:「啊?什麼?」

    花城道:「哥哥說的那個人。」

    謝憐馬上擺手道:「當然不是。」

    花城眉尖抽了抽,道:「……也不是慕情吧。」

    謝憐額頭流下一滴冷汗,道:「這個更不可能了。不過,三郎怎麼現在突然又問起來了?」

    花城微笑道:「我想了想,忽然覺得這第四人最為可疑。所以,為了以防萬一,還是請哥哥告訴我,你最信賴的這位多年深交是誰,可以嗎?」

    「……」

    謝憐看著他臉上的微笑,總有種這笑容很假的直覺。正當他深吸一口氣,準備開口之時,那幾隻探路銀蝶身上的淡淡銀光,忽然消失了。

    四周陷入一片黑暗,而花城迅速攜了謝憐的手,閃身到大街旁,謝憐覺察不對,壓低聲音道:「三郎,有東西來了嗎?」

    雖然突然陷入黑暗,視物不能,但他還是緊跟著花城的步伐準確無誤地翻進了一戶人家裡藏匿起來。花城的聲音在他耳邊道:「來了。」

    黑暗中,忽然響起了一陣十分詭異的聲音。

    咚、咚、咚。

    雖然還隔得很遠,但一下一下,沉重至極,每響一聲,那聲音就逼近一大段,竟是速度驚人。謝憐總覺得這聲音莫名耳熟,絕對在哪裡聽過,等那聲音逼近到不遠處時,他向外望去。

    果然!地下城的大街上,出現了一個一身嫁衣的女郎。

    那女郎雖身穿嫁衣,衣服卻破破爛爛,凄厲陰森。雖容長臉蛋驕美面容,卻無一絲生氣,頭頂一團綠幽幽的鬼火,更是映得她慘白的臉孔發綠。她懷裡抱著一個小孩子,臉也是慘白慘白的,但還是比她有生氣多了,明顯是個活人。

    花城道:「又見老朋友。」

    竟是女鬼宣姬和穀子!166閱讀網



    上一頁 ←    → 下一頁

    魔天記首輔家的小嬌娘戰天龍帝陰人勿擾女村長的貼身神醫
    絕品敗家系統諸界末日在線獨家婚寵:老婆送上門我的女友是聲優極品修真邪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