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天官賜福 » 148 明將軍可悔折恨劍 3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天官賜福 - 148 明將軍可悔折恨劍 3字體大小: A+
     

    ?●此為系統防|盜,在晉江買足本文50%的vip可馬上看更新●這個「他」,謝憐猜想,自然是指那位裴將軍了。

    宣姬又追問道:「他自己呢?他自己為什麼不來見我?」

    她說話時那種熱切的神情,那種期盼的語音,教謝憐覺得,還是不要說「不是」為妙。見他半晌不答,宣姬一下子跌坐在地。

    她背靠著那尊英俊挺拔的武神像,大紅嫁衣在地上鋪成一朵巨大的血花,披頭散髮,滿臉痛苦難捱之色,彷彿在受著莫大的煎熬,道:「……他為什麼不來看我?」

    這個問題,謝憐也沒法回答,所以也只能保持沉默了。宣姬抬頭望那神像,凄聲道:「裴郎啊裴郎,我為你背叛我的國家,拋棄我的一切,變成了這個樣子,你為什麼不來看我了?」

    她雙手扯著自己頭髮,質問道:「你的心難道是鐵石做成的嗎?」

    謝憐不動聲色,聽到這幾句,暗暗思索,宣姬說為她裴將軍背叛她的國家,莫非是指這位裴將軍趁二人濃情蜜意之時從她口中誘騙情報,導致宣姬之國戰場失利?她又說,是因為裴將軍才變成這個樣子的,「這個樣子」,自然是指這幅斷腿的慘狀。宣姬是一位女將軍,沙場之上,不可能身負殘疾,那她的腿只可能是後來才斷的,莫非是這也與裴將軍有關?是否裴將軍始亂終棄,才導致她怨氣如此深重?

    他雖是覺得自己所思所想的都很惡俗,但宣姬怨念如此深重,以致於要去戕害無辜之人的性命,儘管惡俗,也只得硬著頭皮往那邊想了。這時,廟外忽然傳來一陣女子的尖叫:「救命啊!救命啊!」

    謝憐與宣姬同時往窗外望去。只見若邪落成的白圈處,一人正拖著那繃帶少年往外拉,而小螢則死死抱住那人的腿不讓放,那人大罵起來,正是小彭頭:「滾開!你個蠢貨,把女鬼喊過來了怎麼辦!」

    小螢大聲道:「喊過來就喊過來,你比鬼更可怕!我……我寧可看女鬼!」

    原來,方才被謝憐一綾抽暈過去的小彭頭醒了過來,看到四周緩慢摸索的新娘們,先是嚇了一跳,但很快發現她們都看不見人,他膽子極大,又莽頭莽腦,想趁旁人都不敢動彈趕緊拖了這繃帶少年下山去獨領懸賞。他才不管這少年到底是不是鬼新郎,反正山下大家都傳他是,那他就是。誰知小螢撲過來大喊大叫,把在四周遊盪的新娘們和在明光廟內的宣姬都驚動了。謝憐一看又是他,心中只道剛才應該抽得更狠些,抽得他三天三夜醒不過來才好,喊道:「迴圈子里去!」

    小彭頭一見一道黑霧向他襲來,慌忙往回撤,可他手裡拖著個繃帶少年,腿上抱著個小螢,終是慢了一步,瞬間被黑霧挾中,吸到宣姬手裡。他回頭一看,這個長發亂舞、陰氣森森的女子,不就是方才躺在一地新娘里被他摸過的那具美艷女屍?

    事到如今,他才終於知道害怕,大聲慘叫起來,而宣姬五指一彎,從他後腦插|入,瞬間就把他整個頭骨蓋從一層厚厚的腦皮里剝了出來。

    被剝出來的頭骨蓋熱氣騰騰的,還在張口大叫:「啊——!!!!」

    白圈內的魂飛魄散的眾人也張口大叫:「啊——!!!!」

    小螢也被嚇壞了,一邊把那繃帶少年往圈子裡拖一邊大叫,宣姬又朝他們伸出五指,謝憐閃身攔到她跟前,道:「將軍,勿要再造殺孽了。」

    他喚她將軍,本意是要提醒她,她也曾是戰場上衝鋒陷陣,保家衛國的巾幗英雄。然而,宣姬一把抓碎了手中那個厲聲慘叫的頭骨蓋,十分美艷的一張臉,此刻竟是有七分變形。她冷笑道:「他是不是不敢見我?」

    謝憐無法,心道要不然先裝作裴將軍派來的周旋一番,然而宣姬並不需要他的回答。她大笑幾聲,猛地轉身,指著那尊神像道:「我燒你的廟,在你地盤上作亂!就為你來看我一眼,我等了你多少年!」

    她怔怔看了那武神像好一會兒,忽然猛地跳了上去,掐著它的脖子瘋狂搖動起來,道:「你竟然還是不肯來見我,是不是你自己也知道對不起我?你看看我的腿!看看我現在這個樣子!我這都是為了你,為了你!你的心難道是鐵石做成的嗎!」

    雖說身為局外人,謝憐並不想對誰是誰非予以置評,但依照他個人感觀,實在忍不住心想:「你若是想見他,可否換個正常點的方式?若是有人想用這種方式見我,我反正是一點也不會想來的。」

    那頭的小螢終於和那繃帶少年一起重新回到了圈子裡,望著這邊,擔心地小聲道:「公子……」聞聲,謝憐對她笑了一下,示意不用擔心。誰知他一笑,宣姬的臉瞬間扭曲了起來,猛地從神像上撲了過來,道:「你既不看我,愛看那些愛笑的女子,我便讓你慢慢看個夠!」

    她雖然掐的是謝憐,話卻是對那位裴將軍說的。謝憐他本以為是宣姬自己嫁不了心愛之人,看到出嫁的新娘在轎子上幸福地微笑,心中嫉妒。卻沒想到原來是因為這位裴將軍喜歡愛笑的女子,她便神智錯亂地聯想到這是要去嫁給心上人的新娘。難怪她把山下的明光廟都燒掉了,想來是完全受不了整天有女子在裴將軍的廟裡進進出出,與她分享同一尊神像。這女鬼不愧為「凶」,斷了雙腿,行動卻極為鬼魅迅速,且被若邪打中后還這般力大無窮,掐得謝憐與她僵持不下。他正欲將若邪召來,卻聽一聲大喝:「啊啊啊啊啊啊——」

    那少女小螢見他與女鬼僵持不下,竟是從地上撿了一根樹枝沖了過來,邊沖邊喊,似乎在給自己壯膽。宣姬根本無需動手,只是森森回頭一望,她還沒靠近便飛了出去,飛出數丈之外,頭朝下,身子朝上,重重落地!

    那繃帶少年「啊啊」喑啞地大叫著奔了過去,謝憐也是一驚,坐起身子,後腦卻驀地一涼,宣姬五根手指已經放了上來,似乎也要像方才一般把他的顱骨也從頭皮里剝出來。情急之下,謝憐右手猛地抓住她手腕,喝道:「縛!」

    只聽「刷刷」一陣破空之響,一道白綾應召而至,繞著宣姬纏了九曲十彎,將她五花大綁起來。宣姬雙腿已斷,躲避不及,「砰」的一聲重重跪倒,在地上打起滾來,想掙開這道白綾,孰料它越纏越緊。甫一脫身,謝憐氣都來不及喘一口,立即起身,朝小螢落地之處跑去。

    若邪已收,眾人還是不敢亂動,但也有幾個大膽的村民習慣了那些摸來摸去的新娘,圍了過去。那繃帶少年跪在她趴地的身形之旁,手足無措,急得彷彿熱鍋上的小蟲。沒有一個人敢動她,都怕她摔折了什麼要緊的地方,一亂動就折得更厲害了。謝憐迅速察看一番,心知再怎麼小心也沒用了,摔成這樣,眼看是要活不成了。

    雖然與這少女小螢相處並無多久,甚至說話也不多,但也知她雖相貌醜陋卻心存善意,如此結局,實在讓人心中沉重。宣姬在那邊一時半會兒應該掙不開若邪,謝憐心道:「即便是沒用了,也不能讓她死之前還是這般姿態。」於是小心翼翼地把她翻了過來。

    小螢臉上皆是鮮血,看得一旁眾人嘖嘖嘆氣,她卻還有一口氣在,小聲道:「……公子,我是不是幫倒忙了……」

    雖說是沒有幫倒忙,但,她也確實沒幫上什麼正忙。當時謝憐本來就要召動若邪了,根本不消旁人幫忙。而她那一樹枝即便是打中了宣姬也不會有任何作用,何況她根本近不了那女鬼的身?如此說來,可以說是毫無價值的送死了。

    謝憐道:「沒有。你幫了大忙,你看,你一過來,引開了那女鬼的注意力,我才能抽空制服她,真是多謝你了。不過,下次再不能這樣了,要幫忙須得先跟我說過才行,不然萬一我沒接上就糟了。」

    小螢笑了一下,道:「唉,公子,你用不著哄我了,我知道我沒幫上忙,也沒有下次了。」

    她說話含混不清,吐了口血,血里竟是混著幾顆摔斷的門牙,那繃帶少年急得直抖,嗚嗚的不知想說什麼。小螢對他道:「你以後,不要再下山偷東西吃了,被人發現,打死就完了。」

    謝憐道:「他要是餓了,可以找我要東西吃。」

    聞言,小螢目光一亮,道:「……真的嗎?那,那真是多謝你啦……」

    笑著笑著,那一對小小的眼睛里忽然流下兩行淚水來。

    她小聲道:「我感覺我活在這世上,就沒有幾天快活過。」

    謝憐也不知道該說什麼好,輕輕拍了拍她的手。小螢又嘆氣道:「唉,算了,可能我就是……天生倒霉吧。」

    這話聽起來,著實有點好笑。而且,因為她鼻歪眼斜,丑得滑稽,如此血流滿面淚流滿面,看上去其實也很好笑。

    她流著淚道:「可是,就算這樣,我還是……我還是……」

    說到這裡,她便氣絕身亡。那繃帶少年見她死了,摟著她屍體小聲啜泣起來,一顆腦袋埋在她肚子上,彷彿失去了這一個依靠,怎麼也不敢抬起來。

    而謝憐伸手幫她把雙目合上,心中道:「你比我強。」

    正在此時,一陣奇異的鐘聲傳來。

    「當!」「當!」「當!」三聲巨響,霎時,謝憐一陣頭暈目眩,道:「怎麼回事?」

    再一看四周,新娘們東倒西歪栽了一地,只有手臂還平舉向前,直衝天空。一眾村民也是倒地不起,彷彿都同時被這陣震耳欲聾的鐘聲震得陷入了昏迷。謝憐也是有些昏昏沉沉,一手扶額,勉力站起,腳下一軟,半跪在地,幸好一人將他一扶,抬頭一看,正是南風。原來那七名新娘進入森林中后立刻四下散開,南風幾乎跑遍了整座與君山才把她們一個不漏地全部抓住,這才剛剛回來。見他十分鎮定,謝憐立刻問道:「這鐘聲怎麼回事?」

    南風道:「不必擔心,這是救兵。」

    順著他目光望去,謝憐這才發現,明光廟前,不知何時,出現了一列士兵。

    這一列士兵個個身披鎧甲,神采奕奕,凜凜生威,身上全都籠著一層淡淡的靈光。而士兵前方,立著一名頎長秀挺的年輕武將,分明不是凡人。那武將負手而行,來到謝憐面前,對他微一欠身,道:「太子殿下。」

    謝憐還未開口相詢,南風便低聲道:「這是裴將軍。」

    謝憐立刻看了一眼地上的宣姬,道:「裴將軍?」

    這位裴將軍倒是跟他想象的不大一樣,也和神像大不相同。那神像英姿勃發,眉眼傲氣橫生,乃是一派帶著侵略之勢的俊美。而這名年輕武將雖也是俊美,但面容白皙,眉眼沉靜得彷彿一塊冷玉,殊無殺氣,只有一派波瀾不驚的冷靜。說是位武將也可,說是位謀相也無不可。

    裴將軍看到了地上的宣姬,道:「靈文殿通知我們,此次與君山之事可能和我們明光殿頗有淵源,在下這便趕來了。沒想到當真是頗有淵源,有勞太子殿下了。」

    謝憐心想感謝靈文,靈文殿的效率哪裡低下了,道:「也有勞裴將軍了。」

    而宣姬掙扎中隱約聽到「裴將軍」三個字,忽然抬頭,熱切地道:「裴郎,裴郎!是你嗎,你來了嗎?你終於來了嗎?」

    她被若邪捆著,再欣喜若狂也只能跪立起來。誰知,她把那武將一看,卻是臉色刷白,道:「你是誰?!」

    謝憐這邊已經和南風大致講了幾句鬼新郎究竟是怎麼回事,聽她這麼問,道:「這不是裴將軍嗎?她莫非是等太久,不認得了?」

    南風道:「是裴將軍。不過不是她等的那位。」166閱讀網



    上一頁 ←    → 下一頁

    異世妖姬:科學家的修仙妾本驚華:彪悍小王妃佛本是道豪門小妻子情陷極品美女上司:無限
    初婚有刺魔禁之萬物凍結我的功法全靠撿婚不由己,總裁情深不負總裁的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