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天官賜福 » 143 銅爐開山萬鬼來朝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天官賜福 - 143 銅爐開山萬鬼來朝字體大小: A+
     

    ?謝憐迴轉頭去只見說話者正是那「奪命快刀魔」。他道:「你身上的人氣未免也太重了。」

    群鬼都道:「傀儡師嘛可以理解。而且他身上也有鬼氣啊。」

    奪命快刀魔:「不不大家再仔細看看,這位傀儡師身上的鬼氣,根本不是由內而外的,反倒像是從外部沾染的。」

    從外部沾染鬼氣,原本是可以矇混過關的可一旦成為了群鬼矚目的焦點細節便會被放大。這奪命快刀魔初出來起鬨時謝憐還以為他是個無足輕重的小角色,誰知倒不好唬弄。有鬼道:「這位好像很懂的樣子。所以到底有沒有個準話?到底該怎麼判斷?你有沒有辦法?」

    奪命快刀魔:「有。有一種道具可以判斷他到底什麼東西。」

    說完他便從袖中取出了一樣東西。眾鬼一見,登時退開了一大圈道:「媽耶!你還隨身帶黃符的?!我看你就是那個混進來的神官吧!」

    奪命快刀魔陰惻惻地道:「錯了只是我來時的路上殺了幾個道士,順手收了他們的東西而已。這不過是最普通的黃符罷了各位都能趕到這裡來,想必這符也奈何不了你們看好了!」「啪」的一聲,把黃符貼到了自己額頭上滋啦滋啦那黃符燒成一縷黑煙,他的額頭也留下了一個黑漆漆的焦印。他幾下擦掉那焦印,道:「雖然這符奈何不了我但還是能在我臉上留下一點兒印。這可以證明我的身份了吧?」

    這東西雖然是用來對付妖魔鬼怪的,反過來,也可以用來辨別是人非人。奪命快刀魔指謝憐道:「若你當真是個傀儡師,就把這黃符貼到額頭上去。看看留不留印,自然有分曉。」

    謝憐不動聲色,心念飛轉,卻聽花城低聲道:「無事,哥哥。」

    謝憐便知,他有把握,於是放下花城,從容上前,接了那符,往額頭上一貼。只聽一陣「滋啦滋啦!」那黃符也燒成一縷黑煙,然而,謝憐的額頭,卻是光潔依舊,沒有留下一絲痕迹!

    這就證明,他身上的鬼氣,是從外部沾染上的!

    除了那名抱著手臂的斗篷人,其餘幾百隻鬼瞬間把他們圍在中間,呼喝起來,眼看著許多稀奇古怪的武器就要招呼過來,卻一下子都被彈開了。群鬼驚愕:「道行還挺高?!」

    謝憐攤手道:「我什麼也沒做。」

    這時,花城站在他身後,發話了。他悠悠地道:「你們這群沒見過世面的鄉野小鬼,大驚小怪些什麼。」

    「嘿你這小鬼娃娃,你就見過很大世面啦?他身上沒有鬼氣是實話!」

    花城道:「廢話,他身上當然沒有。因為,我才是傀儡師!」

    話音剛落,群鬼感覺似乎有一陣陰寒的氣流席捲而過,他們原本便是陰寒的體質,竟也紛紛打起了哆嗦,道:「怎麼回事?」

    花城道:「讓你們稍微見見世面罷了。」

    他收了氣勢,奪命快刀魔才好容易不哆嗦了,道:「你你是傀儡師,他也是傀儡師,究竟誰才是?他到底是什麼人?」

    花城尚未答話,謝憐微微一笑,道:「我當然,是他的人。」

    群鬼懵了一陣,終於想明白了:

    「原來顛倒了嗎?你是主人,他才是娃娃?!」

    奪命快刀魔懷疑道:「那之前他幹什麼說他才是傀儡師?撒謊是何居心?」

    花城微笑道:「不為什麼,有趣罷了。」

    謝憐也微笑道:「不為什麼,有趣罷了。」

    眾女鬼震驚過後,放下爪子和舌頭,又開始圍著謝憐轉悠,議論起來。但不知是什麼原因,眾女鬼對他評頭論足的時候,跟討論花城的時候完全是不同的畫風。比如:

    「原來這個小哥哥才是娃娃呀?哎呀!我比較喜歡這個年紀的,更想要一個了!真的不訂做嘛?」

    謝憐溫聲道:「這個其實,我年紀很大了。」

    「材料是人皮吧?不過處理的挺乾淨,沒活漢子那股子熏死人的陽騷味兒。大師,你給他用的什麼香水啊?」

    謝憐道:「是人皮,沒有用什麼香水,就是多多洗澡,多多喝水。」

    「哇感覺這個娃娃可以拿來做很多事啊!臉蛋和身材都還不錯誒?看上去皮膚手感也不錯。不過他有點瘦,脫掉衣服裡面會不會有肉啊?」

    謝憐一直保持著真誠的笑容,眼看著真的有女鬼兩眼放光要來摸他胸口了,眉尖微微抽動。花城並起二指微抬,一圈纖纖玉手並枯手都被他揮開了。謝憐趕緊蹲到花城身後躲著,眾女鬼道:「怎麼?你也要說,這是你的娃娃,脾氣不好,不喜歡別人碰嗎?我看他脾氣很不錯呀!」

    花城伸出一手,勾起謝憐的下頷,道:「錯,他脾氣的確很好。但是,我脾氣不好,不喜歡別人碰我喜歡的東西。」

    謝憐順著他的手抬起臉,忍笑忍得辛苦至極,但還是望著他雙眼,誠摯地道:「沒有。三郎主人脾氣很好的。」

    花城也笑了笑。二人正演得起勁,一旁有鬼插嘴道:「我還是覺得他身上的人味兒太重了。」

    眾女鬼道:「那你想怎樣啊?」

    那鬼道:「這樣,人皮傀儡娃娃裡面的填充物不是血肉,被捅了不會流血,你讓我捅他一刀試試」話音未落,它便被花城一個眼刀嚇得不敢出聲了。花城寒聲道:「誰敢碰他一下試試看。我放在心上珍愛的事物,是讓你們隨便動的嗎?」

    群鬼當真被他震懾,不敢有任何輕舉妄動。不知不覺中,已經給他們中心空出了一大片地方。那奪命快刀魔打起了圓場:「這位傀儡師請先不要動怒。現在咱們還沒有進入銅爐山的地界呢,進去之後怎麼樣再說,眼下可別先內訌起來了。」

    這話說得在情在理,氣氛微微緩和。花城目光掠向一旁,道:「你們與其對我的娃娃糾纏不休,為何不問問,為什麼那邊那位到現在還不肯脫下斗篷?」

    謝憐身邊,一直站著一個斗篷怪客,擋住了身體和臉,鬧了這麼久,他始終沒有取下斗篷,始終是抱著手臂看戲一般置身事外。而花城把他挑了出來后,他這戲就看不下去了,主角變成了他自己。奪命快刀魔邁出一步,道:「請這位朋友也摘下斗篷,讓我們瞧瞧吧?」

    那斗篷客停頓了許久,就在謝憐懷疑他是不是在伺機發難逃跑時,他卻一下子摘了斗篷。

    斗篷之下,是一張英俊然而平平無奇的臉孔。這樣一個人,丟進人群里,雖然不難看,但是很快就會被忘掉,根本記不住臉。導致群鬼見了他廬山真面目后都有些失望。然而,謝憐的警惕心卻是上來了。

    花城也道:「一看就是一張假臉。」

    這聲音只有謝憐能聽到,謝憐點點頭。有時候一些神官或是知名鬼怪有事要到凡間去,不方便用真身,就會化出一張假臉,要領就是平平無奇,不管是好看還是不好看,一定要讓人就是盯著看半個時辰,回頭也能一會兒把這張臉忘掉,那樣才是一張成功的假臉。這名斗篷客的臉,便完美地符合這一點,所以,這張臉十之不是他的真面目,就是不知他到底是什麼身份了。

    奪命快刀魔遞出一張黃符。那斗篷客接了,半點不帶猶豫地便往額頭上一貼,滋啦滋啦,化煙,留痕。看來,他身上的鬼氣也沒問題。

    鬧了一圈,群鬼都有些躁了,道:「到底有沒有神官混進來了啊?」

    「第一個提出來的是誰啊?可別是弄錯了吧?」

    奪命快刀魔舉手道:「第一個發現的是我,千真萬確!我的確聞到了神官啊!」

    誰知,他說到這裡,突然一聲慘叫,跌倒下去。謝憐一驚,搶上前去一看,他身上竟是多出了一個血洞,洞穿了小腹,而且,傷口上當真隱隱沾著一點神官身上才會帶的靈光!

    他捂住傷口,驚恐地道:「大家小心!他想滅口!」

    群鬼都被這一下驚得不清,彷彿炸了鍋,舉著兵器,四下敵對,紛紛喝道:「到底是誰?!誰想滅口?!藏在哪兒?!」

    方才,奪命快刀魔挨了那一下之後,謝憐心中閃過一個念頭:「果然叫這種浮誇的名字,往往容易第一個被幹掉!」怔了怔,才道:「大家剛才可都看見了,我和我主人是一直被你們盯著的,我們什麼都沒做。」說著,瞟了一眼那斗篷怪客,對方也微微舉手,低聲道:「同。」

    謝憐俯身,查看快刀魔的傷口,道:「是劍傷。在場誰是用劍的」轉頭一看,登時無語。劍不光在人間和天界是最受歡迎的兵器,在鬼界亦然,四百個妖魔鬼怪里大約有三百個都是用劍的。謝憐輕咳一聲,道:「這個時候要是多有一些你方才那樣的黃符來試一試就好了。」

    當然,他只是隨口說說、裝作自己很熱心罷了,如果真的有神官同僚混進來了,他可不想幫忙揪出來。這快刀魔也根本不可能拿出那麼多黃符備用的。誰知,他剛說完,奪命快刀魔真的一下子掏出了厚厚的幾大疊黃符,道:「哦,有啊!」

    「」謝憐忍不住想看看他背後,「你到底是從哪裡掏出來的???」

    奪命快刀魔:「這不重要!」

    謝憐道:「不是這很重要。不至於隨身帶這麼多這麼重的東西吧。你來時路上到底殺了幾個道士?」

    奪命快刀魔瞪眼道:「二十幾個吧。」

    難怪了。就算每個身上只帶幾十張黃符,加起來也有好幾百張了!

    話不多說,群鬼急於找出到底誰才是潛伏在他們之間的神官,兩兩一組,拿著黃符往對方額頭上貼,然後觀察對方額頭上是否留有焦印。有鬼看到黃符還是有點害怕,道:「真的要貼啊?會不會打散我的魂魄啊」

    「不會的啦,跟他們剛才貼的黃符一模一樣的,很弱的,最多只留下個印子。」

    「哦」

    果然,不一會兒,四百多隻鬼里,大片大片的額頭上都貼了那黃符,看上去詭異又滑稽。然而,什麼事都沒發生。

    群鬼面面相覷,道:「怎麼回事?」

    「你殺的都是些什麼道士啊?這麼水,符都不管用的?」

    見狀,謝憐微微蹙眉,心中覺得蹊蹺,正待開口,一旁一名女鬼道:「撕掉吧,撕咦??怎麼回事?為什麼我撕不掉???」

    幾個女鬼一下子全都尖叫起來:「我的也是?!為什麼死撕不掉?!」

    謝憐心道:「糟了!」

    與此同時,花城沉聲道:「哥哥,蹲下!」

    謝憐迅速照做,感覺花城捂住了他的耳朵。而不遠處那斗篷客也迅速拉上斗篷,半蹲在地。緊接著,「砰砰砰砰!」一陣炸鞭炮般的轟隆巨響,響徹上空!166閱讀網



    上一頁 ←    → 下一頁

    重生之悠哉人生鄉村小仙農冷婚狂愛野性小叔,別亂來!地獄電影院
    異世妖姬:科學家的修仙妾本驚華:彪悍小王妃佛本是道豪門小妻子情陷極品美女上司:無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