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天官賜福 » 142 路與我孰為定奪者 2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天官賜福 - 142 路與我孰為定奪者 2字體大小: A+
     

    ?謝憐攔在兩人中間,道:「我還是覺得,我們可以先坐下來好好談一談。:3.し您看這孩子,是不是很像……」

    君吾微笑道:「像你兒子是吧。」

    「……哈,哈哈,哈哈哈哈……」

    謝憐乾笑了一陣,道:「您怎麼知道我要說什麼?」

    君吾終於把目光從花城身上收回,輕輕拍了拍謝憐的肩,沒說話,轉身回到桌邊坐下。謝憐知道,這就是暫時沒有正面衝突的意思了,不由鬆了一口氣。

    君吾若是對誰動了殺心,拔劍後有多可怕,他是親眼見過的,無論如何,謝憐都不希望花城有和他正面對上的機會。

    然而,花城的目光卻並未收回,依舊不善。君吾把三杯茶一一推開,道:「雖然並不是第一次見閣下了,但卻是第一次距離如此之近,氣氛如此之平和,不如以茶代酒,和了這局面吧。」

    謝憐輕咳一聲,盡量自然地披了衣服,一邊穿靴子一邊道:「帝君,上天庭現在如何了?」

    「……」

    君吾放下茶杯,眺望窗外明月,嘆道:「別提了。」

    謝憐:「……好。不提了。」

    看來,是真的很糟糕了。君吾卻回過頭來,正色道:「開玩笑的。不想提也得提。仙樂,你先放下你這位小朋友,隨我出去片刻吧。」

    想來,是有不方便當著旁人的面交代的事物。謝憐剛要應答,卻聽身後花城悠悠地道:「你上天庭如今兵荒馬亂,早已不是什麼秘密,連市井鄉野小鬼都知道這一回的萬鬼齊聚攔不住了,興奮得直打鳴,何必出去再說?」

    他也下了床,施施然來到桌邊,執起茶杯,把玩一陣,卻似乎對喝下杯中茶水並無興趣。片刻后,三人都坐在了桌邊。花城此時形態雖少,他的神情和氣度卻總是令人忘記這件事。君吾溫聲道:「還真是什麼都瞞不住閣下。」

    畢竟是君吾斟的茶,面子不能不給,謝憐還是喝了,邊喝邊道:「距離銅爐山正式開山和封閉不是還有一段時間嗎?已經確定了?」

    雖然風信也提過,但謝憐總覺得多少應該有誇張成分,不至於篤定。君吾卻道:「的確是攔不住了。」

    花城道:「想來,你原定計劃是像以往那樣,派所有武神全面封鎖通往銅爐山的通道,在路上就攔下它們。但慕情破牢逃脫,下落不明,南方瞬間就打開了一個大缺口。」

    謝憐道:「風信回仙京去了嗎?他怎麼樣?有沒有說什麼?」

    君吾道:「回去了,不太好。南陽負傷回來匆匆報告了實情,請求我對所有神官發令萬萬不可對女鬼蘭菖母子下殺手。他本想報完就再下去,但傷勢不容樂觀,右手幾乎不能動彈,我便扣下了他在仙京休養。如此一來,南方的守道防禦,千瘡百孔。」

    如果換了別的事,比如眼下缺哪個誰去殺妖滅怪搶仙丹之類的,謝憐一定立刻主動請纓,但領兵守道,非是單槍匹馬便能做好的事。一個人可以破千軍萬馬,卻防不住千軍萬馬。謝憐早已深刻地了解到帶人帶兵的事兒都非他所長,硬著頭皮上不如讓真正擅長這個的人上,所以也不毛遂自薦了,只問道:「沒有別的武神能頂上了嗎?」

    君吾道:「別的武神早已有自己的地盤和任務要負責,自顧不暇。原本明光殿內有裴宿,可以借來一用,但他早已被流放。至於奇英,和你一樣,也是個喜歡單槍匹馬闖天下的狂人,我行我素,況且他現在也是行蹤不明,這孩子又從不聽通靈。再加上靈文殿失了主殿神官,暫時易主,其他文神舞文弄墨、風花雪月不在話下,聽信傳令、調配決斷卻不行,這幾日……」

    聽他這麼一說,這幾日的上天庭,怕是快要癱瘓了。謝憐只覺慘不忍聽,頓生同情,道:「我記得您當初說過,即便是攔不住了,也是有補救之法的?能怎麼補救?」

    花城卻道:「補救?是自殺吧。」

    君吾看他一眼,嘆道:「我也說過,不到萬不得已,不想走到那一步。」

    謝憐心中一動,道:「莫非……?」

    君吾緩緩地道:「不錯。現在,唯一的補救方法,就是派一名武神,混入銅爐山群聚的萬鬼之中。」

    既然阻止不了廝殺的開始,那就保證廝殺到最後,一個不留!

    謝憐雙手籠袖,微微蹙眉,道:「我對銅爐山不是很熟,有點兒不是很明白它的規則,所以到底該怎麼做?難道要把裡面成千上萬的妖魔鬼怪一個一個盡數殺滅?」

    但這幾乎是不可能做到的。潛入銅爐山,一定得隱瞞身份,還不能帶太多幫手,否則,一旦群鬼發現有一個或幾個神官混進來了,必然會群起而攻之。而銅爐山為極端的妖邪之地,神官的法力會在那裡受到最大程度的限制,絕對比在黑水鬼蜮時還束手束腳。

    君吾卻道:「不,不用那麼大工程。」

    花城道:「銅爐山,我熟。哥哥,看外面。」

    順他指引,謝憐看向窗外。窗子外面下方,是一大片土地,種了些蔥兒草兒花兒什麼的,角落還有一隻小小的花盆。花城翻上窗欞,指那花盆,道:「銅爐山的中心,有一座巨大的『銅爐』。」

    話音剛落,那小花盆忽然倒下,骨碌碌滾到了土地中心,自動立起。隨即,以它為中心,四周原本平坦的土面一拱一拱,逐漸拱起了一片片高高低低的小土包。

    花城道:「『銅爐』的四面八方,是環繞的群山。這一整帶,全都是銅爐山的範圍,最少有七城之廣。」

    謝憐看得新奇,輕輕一躍,翻到了窗外。如此站在滿地小小的土包群中,當真有一種巨人俯瞰下方蒼茫大地的錯覺。

    花城道:「萬鬼廝殺,從群山的最外沿開始,不斷靠近中心的『銅爐』。」

    他隨手一揮,地面上有許多更細小的事物躁動了起來。謝憐半蹲細看,才發現竟是許多雜草、小葉在扭動,彷彿一個個小人穿梭在群山之間,道:「也就是說,越靠近中心這座『銅爐』,遇到的鬼就越強?」

    花城道:「是的。因為弱的雜草,在外圍就全部被殺死了。」

    他又是輕輕一揮手,一陣風掃過,雜草們一下子被這陣風掃蕩得乾乾淨淨,光禿禿的小土包們變得孤零零的,顯得很可憐。而中心的小花盆忽然透出了陣陣紅光,看上去果然像一隻小小的、被火燒得通紅的銅爐。謝憐盯著它看,發現有一朵小小的紅花,以及幾根不起眼的雜草,跳上了小花盆,繞著花盆邊緣轉圈圈,彷彿幾個小人兒在跳舞。那朵小紅花舞得最狂。花城也在他身邊半蹲下來,道:「最後,最多只有幾隻鬼可以進入『銅爐』的內部。然後,『銅爐』便會閉合。」

    那幾個「小人兒」跳著跳著就掉了進去,迅速被黑漆漆的泥土湮沒。花城接著道:「在接下來的七七四十九天之內,一定要有一隻鬼,衝破這座『銅爐』。」

    那小花盆一陣劇烈的顫抖,陡然爆發出一陣刺目的紅光,「砰」的一聲,炸起了一波飛土。

    伴隨著這「驚天動地」的出世,那朵紅色的小花從泥土裡一躍而出,舉著自己的兩片葉子,彷彿正在迎風吶喊,向全世界展示自己的強大。見狀,謝憐忍不住「噗」的一聲笑了。

    然而,不知是不是因為太高興了,那朵小紅花在花盆邊緣打了個滑,眼看著就要摔下去了,謝憐趕緊伸出雙手,輕輕把它接住,捧在手心。那小紅花彷彿摔得有點兒暈了,甩了甩「頭」,仰起「臉」望向上方接住自己的人。謝憐擦掉頭髮上濺到的土渣,道:「這一隻,就是銅爐山孕育出的新代鬼王?」

    花城點頭道:「正是。前面的萬鬼廝殺,是一個不斷增強實力的過程,必不可少,如果進入『銅爐』的鬼實力不夠,沖不破銅爐,就會被悶在裡面,燒成灰燼,成為別人的養分。」

    他站起身來,對屋內的君吾道:「你的辦法,無非是滅絕精英,放置雜草。有鬼王潛力的只有那麼多,親手剔除了,剩下弱的,即便是讓它們進了『銅爐』也沖不出去,過不了那一關,照樣不會被認可為鬼王。」

    謝憐點了點頭,道:「聽起來好像可行,但不知道做起來怎麼樣?以前試過嗎?」

    君吾也走到了窗邊,道:「不知。未曾試過。以前都是在群聚之前就攔了下來。」

    花城抱起手臂,道:「恐怕不可行。要在這樣的條件下作戰,等於自殺。建議想出這個英明神武辦法的你自己去。」

    君吾從容道:「正有此意。」

    謝憐一怔,道:「帝君?」

    君吾道:「仙樂,我此來下凡,便是為此。我要前往銅爐山了。你回上天庭去,幫我暫代所有事務吧。」

    謝憐放下了手,霍然起身道:「這怎麼能行?讓我暫代?您別開玩笑了,不會有人服我的。」

    君吾莞爾,道:「那麼,這就是一次很好的讓他們服你的機會。」

    謝憐揉了揉眉心,道:「帝君,這次,恕我真的不能贊同您。這事太荒唐了,拿人間打個不太恰當的比方,皇帝可以御駕親征,但您聽過皇帝去卧底刺殺的嗎?仙京之所以能飄在天上,全是您在撐。所有別的神官管不了的,全您在管。你在那兒,天就沒塌,你不在那兒了,天就真的塌了。」

    君吾卻負手道:「仙樂,其實,世界上沒有任何人,沒了他天就會塌了的。習慣了你就會發現,沒了誰都照樣能過,總會有新的代替舊的。鬼王出世,若是再來一個血雨探花或是黑水沉舟,倒也沒什麼,但若是再出來一個白衣禍世,那便天下大亂了。」

    他直視著謝憐的眼睛,道:「你是親眼看到過的,殺死一個他那樣的『絕』,有多困難。除了我去,沒有其他辦法了。」

    謝憐也知道,這並非是君吾自負。以最弱的狀態,被封閉在萬鬼之中,還要準確無誤地把最厲害的都挑出來一個一個幹掉或收服,就算是他自己,也不敢說一定能做到。只有君吾,把握最大。但是,他一走,說不定就要十年左右,外邊怎麼辦?上天庭怎麼辦?

    正在此時,花城道:「誰說沒有其他辦法?」

    作者有話要說:銅爐山裡面有一大堆熟人(你們都見過的!)~我們要把種子選手全都掐掉~(咦怎麼好像大賽搞黑|幕

    用爐子熱一熱,花花就會長大~166閱讀網



    上一頁 ←    → 下一頁

    霍太太她千嬌百媚重生之悠哉人生鄉村小仙農冷婚狂愛野性小叔,別亂來!
    地獄電影院異世妖姬:科學家的修仙妾本驚華:彪悍小王妃佛本是道豪門小妻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