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天官賜福 » 141 路與我孰為定奪者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天官賜福 - 141 路與我孰為定奪者字體大小: A+
     

    ?謝憐忽然想起一件事。那天,在神武殿上,蘭菖胡亂認指了一大圈人,但是,偏偏就是沒有指站在極顯眼位置處的風信。

    劍蘭立即否認:「不是!」

    扶搖也是一臉不可置信。看來,他原先並不知道風信與這女子有何干係,同樣被砸懵了,這時好容易才回過神來,道:「他還沒問是不是什麼,你怎麼答的這麼快?」

    劍蘭道:「廢話!想也知道他想問什麼了。我告訴你,不是!」

    風信卻看著那胎靈,道:「你叫他什麼?錯錯?」

    這名字似乎有什麼特殊意義。劍蘭張了張嘴,不辯了,惱道:「你一個大男人哪來這麼多廢話?不是就不是!哪有你這樣上趕著要認兒子的!」

    風信怒道:「你這說的是什麼話?如果是的話我當然……」

    劍蘭道:「你當然怎麼樣?你認他啊?你養他啊?」

    風通道:「我……」

    說完一個「我」,卻卡住了。他低頭看著自己手上掛著的那個畸形的小怪物,那胎靈似乎對他恨意格外深重,逮著他死命撕咬,哇呀呀的,風信打也不是,不打也不是,右手鮮血淋漓握緊了拳。

    見他卡住了,又似乎一時有點無法接受的模樣,劍蘭立刻啐道:「都說了不是你還問!跟你沒關係,這下放心了吧!」

    戚容嚷道:「狡辯!肯定是!我沒說錯吧,可不就是賤民生的嗎!大家快來品品,風信自個兒的兒子被人從他老媽肚子里剖出來做成小鬼啰,嘿嘿,居然還有人敢拜什麼狗屁『送子南陽』?拜著拜著當心你們生個兒子也……」

    謝憐一抬手,若邪封住了戚容的口,劍蘭又狠狠地在他頭上踩了幾腳,踩得他破口大罵。這時,穀子迷迷糊糊醒來了,看到戚容挨踩,連忙撲上去,道:「不……不要踩我爹……」

    見穀子抱住了戚容的頭,劍蘭下不去腳了,改抓住那胎靈兩條慘白的小短腿,拔腿就跑,怒道:「讓你別咬了!這麼不聽話!」

    風信正出神,沒能立即抓住他們,謝憐下意識道:「若邪,追!」

    若邪果然去追了。然而,那白綾躥出去謝憐才記起來,它還綁著戚容。回頭一看,戚容果然頭頂穀子一躍而起,得意地宣告道:「老子重獲自由啦!」

    見風信總算反應過來,謝憐改口道:「若邪,你還是回來吧。」

    於是,若邪又躥了回來,「啪」的一聲就抽了戚容一記大耳光。戚容剛剛翻身老鬼把歌唱,又被抽得原地大轉三圈捂臉倒下,在地上趴了片刻,突然發狂,一把抓住若邪,喝道:「連你這條破布也敢打我!!!」

    這次,若邪被他一把攥住,扭來扭去,居然扭不開,戚容竟像是忽然之間力量大增。謝憐剛想上去親自收拾他,戚容才發現自己頭上還頂著一個小孩兒,連忙把穀子扯下來盾牌一樣地擋在身前,道:「你別過來啊!過來我就掐死他!哎哎哎,你看看你身後,狗花城要死啦!」

    謝憐一驚,猛地轉身,花城果然眉間緊蹙,垂下的手在微顫,彷彿在強忍什麼,但一見他望來,立即道:「我沒事!」

    萬鬼躁動!

    這一次躁亂,比以往哪一次都要強。謝憐果斷選擇過去抱住他。趁此機會,戚容趕緊抓著穀子,逃之夭夭。劍蘭也似乎頭痛的厲害,捂住了耳朵,那胎靈受躁動刺激,撕咬得越發兇猛。風信被咬了十幾口,鮮血直流,仍是不敢打他,一手牢牢抓住劍蘭胳膊。那胎靈卻毫不留情,揮手沖著風信的臉就是一爪子。這一爪極為兇險,風信低喝一聲,捂住了傷口,不知是不是被抓傷了眼睛。謝憐看得膽戰心驚,欲斥若邪去那邊救場,劍蘭卻跺腳道:「你再這樣,我要生氣了!!!」

    聽母親喝罵,那胎靈這才跳回她懷裡,乖乖窩成一團。劍蘭看了風信一眼,咬牙道:「跟你沒關係,我警告你,別管我們!」一手捂頭,一手抱它,母子二人飛奔而去。見狀,扶搖道:「放開我!」

    風信半跪在地,捂住半邊臉,謝憐抱著花城蹲在他旁邊,道:「你沒事吧?我看看傷?有沒劃到眼睛?」

    鮮血從他指縫滴滴答答落下,風信閉著眼,道:「……沒有。你不要問我。」

    謝憐道:「風信,蘭菖……劍蘭姑娘說的到底……?」

    誰知,話音未落,風信突然一拳打出,一聲巨響,打折了旁邊那棵樹,怒吼道:「說了讓你不要問我!」

    這一句竟是摻雜了些許怨懟之意。而且,謝憐聽出,這怨意似乎是沖他來的,不由得一怔。

    花城卻在一旁冷聲道:「誰把你老婆兒子做成鬼的,有火往該撒的人身上撒去。」

    聞言,風信微微抬頭,雙目微紅望向扶搖。扶搖一愣,當即怒道:「你看我幹什麼?你不會真當是我……家將軍做的吧?真是倒了血霉!他不過是看那女子也是仙樂遺民,跟皇族貴族有些淵源才出手相助,本想解脫了那胎靈,誰知它執迷不悟,不肯走還成凶了。沒落著好反而沾了一身屎,早知道就不管了!那小鬼連誰生的自己的都不知道,你還能指望它記得誰殺的自己?!」

    也許是連日來糟心事纏身,他連措辭都粗魯了不少。花城道:「這樣你家將軍就能叫倒了血霉了?那比他更倒霉的人是不是不要活了?」

    風信搖了搖頭,喃喃道:「……怎麼會這樣?怎麼會是這樣的?」

    謝憐道:「你……要不然還是先處理下傷口。你帶了葯嗎?」

    風信看了他一眼,沉聲道:「我沒事。別管我!」

    他捂著頭上傷口,也不處理,站起身來,跌跌撞撞地就走了。謝憐和扶搖在後面叫了好幾聲,問他是回上天庭去還是追人去,他都不管,背影很快消失。扶搖又掙了幾下,怒道:「太子殿下!你老人家不追的話,我去追還不行嗎?」

    謝憐回過神來,思忖權衡片刻,道:「好。」果然放開了他。

    扶搖倒沒想到他會真的答應,活了活手腕筋骨,哼道:「現在怎麼肯放開了?」

    謝憐揉了揉眉心,道:「上天庭現在恐怕比我想象的還……唉,我現在覺得,與其叫你家將軍回去,不如讓他在外自由行動算了。」

    頓了頓,又道:「你現在打算怎麼辦?我想,那胎靈恐怕不單是為求脫身,信口誣陷,背後恐怕有人指使。」

    扶搖拍了拍袖子上的灰,道:「管它怎麼回事,它是往銅爐山去的,抓住了再說!」

    說完,匆匆去了。原本匯聚了幾方人馬的客棧,一下子變得冷冷清清。謝憐轉過身,檢查了一下那倒塌的小破屋,翻起木樑和茅草看了看,眾僧道的確只是昏迷,估計過不久就要醒來了,放了心,也離開了。

    行了一陣,出了荒山野嶺,終於找到一家真正的客棧,二人便在此歇腳了。

    謝憐只覺這幾天過的混亂無比,坐在窗欞上發獃。若邪蜷在他手上,一拱一拱地摩挲著,彷彿在哼哼唧唧,謝憐的手指蹭了蹭它。

    忽然,花城走到窗邊,與他共沐月光,道:「與你無關。」

    謝憐微微一怔,隨即明白了他的意思,搖了搖頭,道:「我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與我無關……風信結識劍蘭姑娘,一定是在仙樂國破之後、他自己飛升之前。算算時間,就是我第一次被貶的那些年裡。」

    花城道:「那也不代表他們現在變成這樣,你就有錯了。」

    想了想,謝憐道:「三郎,我沒跟你說過,我當年被貶的一些事吧?」

    花城道:「沒有。」

    謝憐道:「我沒有對別人說過,拉你來碎碎念幾句,希望你不要嫌棄。」

    花城輕輕一按窗欞,也坐了上去,道:「不會的,你說。」

    謝憐一邊回憶,一邊道:「當時,我的隨從只剩下風信了,日子過得很不好。我原先做武神,做太子時的一些家當,全都給當掉了。」

    花城笑道:「包括紅鏡,是么?」

    謝憐笑眯眯地道:「哈哈哈……對。這事可不能讓君吾知道,記得幫我保密。還有我那幾十條金腰帶,也全都當了。」

    花城道:「嗯,所以,風信是拿了你的金腰帶送給蘭菖?」

    謝憐搖頭道:「那倒應該不是。風信不會隨便拿我東西的。是我讓他拿去賣了錢自己留著用的。」

    其實,這就是白送風信一筆錢了。當時風信推辭了很久不肯要,最後拗不過,說的還是「我暫時幫你收著」。

    謝憐道:「說來慚愧,我讓他拿去賣錢自己用,不光是因為愧疚,還有害怕。」

    信徒散盡,只有風信還依舊把他當花冠武神和太子殿下。謝憐這才驚覺,兩人從小一起長大,風信雖然是他的心腹下屬,貼身侍衛,卻從沒拿過他什麼很了不得的賞賜,忽然之間,就知道害怕了。

    害怕連風信也覺得這日子沒法過,不再跟隨他了。所以,那條金腰帶的意義不是賞賜、也不單純是饋贈或慰勞,還帶了一點點討好、或報酬的意味。

    那胎靈製造出來的幻境里,謝憐看到了一個護身符,也應該是風信送給劍蘭的。仙樂國破后,謝憐的宮觀廟宇全都被燒了,根本沒有人再信仙樂太子,他的護身符也被當成是廢物。但是風信還收著很多他的護身符,經常堅持不懈地分發、贈送,對謝憐說你看,你還是有信徒的。但謝憐心中清楚,那些護身符的下場,多半是被丟了。

    謝憐緩緩地道:「這麼多年來,我從來不知風信喜歡過誰。沒問過,也沒注意過。」

    畢竟,他從小便是天之驕子,天潢貴胄,風信簡直理所應當地什麼都圍著他轉,怎麼會有自己的生活和小心思呢?

    「拿著別人送的東西轉送給姑娘,聽起來可能不大好聽,但在當時,那條金腰帶真的就是風信能送出手的最好的禮物了。畢竟我們經常連飯都吃不到。風信也不是個愛瞎花錢的人。所以,可以想象他當時有多喜歡劍蘭姑娘了。既然很喜歡……那為什麼會分開?」

    不管那胎靈是不是風信之子,如果是因為那陣的落魄,導致風信錯失了喜歡的女子,無論如何,謝憐都會覺得不好過。

    花城卻道:「如果喜歡,最後卻分開了,只能說明,也就只是喜歡而已了。」

    謝憐笑了笑,道:「三郎,話不能說這麼絕對的。有時候,路好不好走,不是你能決定的。」

    花城淡聲道:「路好不好走,也許我不能決定,但走不走,卻只有我能決定。」

    聞言,謝憐愣了愣,只覺心裡彷彿有什麼被打通了,盯著花城不說話。花城歪了歪頭,道:「哥哥,我說的不對嗎?」

    看著他亮晶晶的黑眼睛,謝憐忽然一把抓住他,放到自己腿上,道:「哈哈哈,三郎,你說得好對呀!」

    「……」

    花城似乎被他的舉動震住了,任由他把自己舉得高高的。謝憐笑道:「說句不要臉的,三郎方才說那句話的自負氣勢,還真有點像我年輕的時候呢。」

    花城似乎已經習慣了被他這樣抱來抱去,挑了挑眉,道:「那真是我的夢想了。」

    一大一小在屋裡玩鬧了一陣,謝憐把花城丟上|床,自己也躺了上去,仰面朝天,正欲開口,卻見花城忽然坐起,瞳孔微收,銳利的目光投向對面。

    謝憐立即覺察不對,一下子翻身坐起。一看登時起了一身冷汗,只見屋子裡不知何時無聲無息地多了一個人影,正坐在桌邊,茶都泡好了一壺,茶香飄溢。然而,他居然一直沒發現!

    謝憐不由毛骨悚然,芳心橫劍在前,道:「誰?!」

    那人溫聲道:「不要怕。喝茶嗎,仙樂。」

    「……」

    那身形和聲音,都是個青年,熟悉至極,謝憐這才鬆了口氣,把方才瞎鬧時散亂的頭髮撩到耳後,心還在砰砰狂跳,道:「帝君啊……」

    然而,這口氣還沒松到底,他猛地一把翻了被子,把花城和自己的身體都埋了進去,道:「……您怎麼下來了?」

    他的手在被子下握緊了花城,示意安心。君吾緩緩斟了三杯茶,這才起身,道:「你不回來,我當然只好親自下來看看了。」

    他一邊說著,一邊負著手,朝這邊走來,慢慢從陰影中踱出了一小部分。謝憐順著他的白袍看上去,看到他居然帶了佩劍,心中一驚,飛速跳下床,道:「帝君,我想先解釋……」

    誰知,花城在他身後一把掀開了被子,盤足而坐,胳膊肘隨意地放在膝上,微笑道:「我看,不必了。」

    作者有話要說:謝憐和慕情是修的同一道,他們都是道士。但是風信從來沒有入皇極觀拜師,他不是道士,他就是單純的草根武神,所以他並不用守謝憐和慕情需要守的戒律清規。166閱讀網



    上一頁 ←    → 下一頁

    絕世兵王霍太太她千嬌百媚重生之悠哉人生鄉村小仙農冷婚狂愛
    野性小叔,別亂來!地獄電影院異世妖姬:科學家的修仙妾本驚華:彪悍小王妃佛本是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