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天官賜福 » 137 荒山嶺大鬧黑心店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天官賜福 - 137 荒山嶺大鬧黑心店字體大小: A+
     

    ?老闆愕然道:「啊?那件?道長您沒搞錯?」

    謝憐肯定地道:「對,就是那件!」

    說完就自己衝上去抓了那件衣服、提著花城就衝到衣庄後方,鑽進了帘子里。這家衣庄甚為大膽,思路新奇,在店裡設了一個可供換衣的小隔間,來買衣服的人可以當場試穿。眾人懵然,須臾,衣庄門口路過一個華衣道人,邊走邊嘟噥邊揉著額頭,他身後跟了一大幫凶神惡煞、奇形怪狀的和尚道士,見這衣莊裡聚著許多人,不滿道:「看什麼看?!」

    「唉,不要管了,快走吧,我又想去茅房了!」

    「慢著,天眼兄,這邊人多,不如問問她們有沒有看到吧。」

    「各位女施主,有沒有看見一個白衣服的道士,帶著一個臉上纏了繃帶的小孩兒,路過這裡?」

    眾人不語,卻有人眼神不由自主瞥向衣庄后屋。眾僧道臉現警惕,比了個「過去看看」的手勢。天眼開大步邁進來,屏住呼吸,緩緩逼近那道帘子。片刻之後,猛地拉開,登時一聲尖叫。

    只見帘子后坐著一名女子,烏黑的長發挽了個鬆鬆的髮髻,脖子修長白皙,環著一道一指寬的黑色項圈,以及一條極細的銀鏈子,衣衫褪了一小半,雪白的肩頭和小半個背心都袒|露出來,欲落不落,教人臉紅心跳。

    帘子被人拉開后,那女子身形一顫,以袖掩面,一聲輕喚,似乎被如此唐突魯莽的行為嚇到了,。天眼開猛地放下帘子,道:「對對對對對不住了!!!」

    隨天眼開跟上來一圈和尚道士也大叫一聲,道:「罪過罪過!」紛紛捂住了自己雙眼。趁此機會,那「女子」猛一轉身,不是謝憐又是誰?花城就坐在他懷裡,只是被他身形擋住了。雖然謝憐是男子,肩比尋常女子要寬,但他只拉下了一半的衣裳,露的地方恰到好處,效果頗佳。謝憐一手摟花城,一手提裙擺,穿過捂眼大叫的群僧群道,趕緊一溜煙地跑了。衣庄老闆和姑娘們都看呆了,見他逃之夭夭,老闆本想伸手攔住,張了張口,低頭看看那片金箔,再買兩件都綽綽有餘,聳了聳肩,不管了。

    謝憐抱著花城一路狂奔,絕塵而去。路上行人模糊之中都只見到一「女子」抱著一小兒飛馳而過,如獵豹一般矯健迅猛,激起漫天飛塵,嗆得連連咳嗽,簡直難以置信。路邊攤賣小吃的沾了一鍋的灰,大罵起來:「你有沒搞錯啊!」

    謝憐百忙之中抽空回頭高聲道歉:「搞錯了!對不起!對不起!」這時,又聽身後傳來狂呼:「站住——!!!」

    回頭一看,竟是那群人從衣莊裡衝出來了。謝憐心道:「真不知這種時候在後面喊『站住』的人到底是怎麼想的,想也知道被喊話的人不會站住的吧。不如凝神,憋著一口氣專心加緊跑!」當下埋頭奔得更快了。這麼浩浩蕩蕩一大群人奔過,漫天塵土飛揚,這回賣小吃的連罵都罵不出來了,氣得一摔鍋子:「媽的還讓不讓人做生意了!」

    追了兩個時辰后,果然,邊追邊喊的和尚道士們喊岔了氣,越跑越慢。而有著豐富逃跑經驗的謝憐一聲不吭,堅持到了最後,將追兵們盡數甩掉后,放下花城,站在路邊吁吁喘氣。花城扶住他雙肩,沉聲道:「別吸氣太急,當心傷到。」

    謝憐抬頭,見花城微微凝眉,但仍是一張童稚的面容,忍不住笑出聲來:「哈哈、哈哈哈哈……哎喲!」

    笑得突然,肋骨一陣劇痛,捂住胸口,見花城臉色微變,又擺擺手道:「不礙事……咦,那兒是不是有家客棧?」

    當真,前方不遠處,藍幽幽的夜幕中,有一座客棧正透出暖暖的黃光,似乎在指引著路人前去。謝憐直起腰來,道:「咱們進去歇歇腳吧。」

    花城道:「好。」

    當下謝憐牽了他,深一腳淺一腳前行而去。到了店前,謝憐才發現,這間客棧上下二層,比遠看著要闊氣寬敞多了。大門是關著的,謝憐舉手,輕輕敲了敲,道:「投宿,有人在嗎?」

    不一會兒,有人在裡面喊道:「來啦來啦!」

    須臾,門打開了,幾個夥計笑容滿面地迎了上來,道:「這位客……」

    想來是想叫客官,但一看來人穿的是女裝,遂改口:「這位姑……」

    還未出口,謝憐牽著的花城也從黑暗中緩緩走了出來。帶著孩子,那看來不是沒嫁人的姑娘,又改口:「這位夫……」

    「夫人」的「人」還在嘴裡,謝憐的臉也被店內黃光照亮了。雖然此人身穿女裝,眉目溫雅,但憑良心說,這張臉怎麼看都比較像男子。幾個夥計登時啞了,半晌,還是老老實實叫回了一開始的稱呼:「這位客官,裡邊請。」

    謝憐含笑點頭。現在的他,穿任何衣服都已經非常熟練了,一點心理或生理上的不適感都沒有,攜了花城,邁入極低的門檻,在大堂角落揀了個位置坐下。客棧內除了幾個夥計,空無一人,他們一到,所有夥計又立即把大門關上,都圍了過來,堆滿笑容,反倒是這些笑容,令謝憐略感不適。

    他接過菜牌,道:「荒郊野外,能找到一家客棧,真是不容易。」

    夥計也道:「可不是嗎?荒郊野外,好不容易能有客人,也不容易呀!」

    不知為何,雖然他們都在笑,但那笑容彷彿是被畫上去的一般,甚為虛假。謝憐不動聲色,翻了翻菜牌子,點了幾個菜,夥計們這才嘻嘻哈哈地下去廚房叫人做了。

    花城把玩兒著筷子,道:「哥哥,進了妖魔鬼怪開的黑店。」

    謝憐道:「嗯。」

    若非古怪,這種荒郊野嶺,有一間一層的小客棧、一兩個夥計就了不得了,怎會有這麼多夥計、如此闊綽的店面?

    當然,這並不是什麼有力的證明。最主要的原因,是因為謝憐一進店后,就聞到了一陣濃濃的、新鮮的血腥味。

    這血腥味,一般人恐怕也覺察不了,但對於五感靈敏、又經驗豐富的謝憐而言,已經濃到了無法忽視的地步。謝憐道:「二樓還有人,聽到了腳步聲,不知道是不是也是來投宿的旅人。」

    如果是,一定得救出來。二人對面而坐,低聲交談許久,夥計們終於上了菜,道:「來嘞!」

    謝憐正要說話,卻捕捉到外面傳來的一絲動靜,立即起身道:「店家,我們要進屋休息,麻煩你把菜送樓上去吧。」

    「好的好的!」

    謝憐一手牽著花城,一手嫻熟地提著裙子上了樓,回頭道:「哦對了,要是有誰問起有沒有看見過我們,勞煩你們說沒看見。」

    「好的好的!」

    謝憐趕緊上了樓。剛上去不久,便聽有人「砰砰砰」地敲門,嚷道:「開門開門!」

    夥計們面帶笑容地開了門。一擁而入的,赫然是天眼開那群窮追不捨的和尚道士!

    謝憐和花城這時已經進了二樓的房間,反手關上了門。聽到下邊有人一進客棧來便喊道:「茅房茅房茅房!」奔了過去,有人則道:「老闆!有沒有水!」

    見一下子來了這麼多人,夥計們喜滋滋地道:「有的有的,您稍等,來嘞!」

    天眼開道:「唉,灌死我了!豈有此理,那什麼『玉潔冰清丸』,真是人間劇毒。我才喝了二十杯,什麼時候才能喝滿九九八十一杯?」

    「……」

    謝憐真沒想到,這些和尚道士這麼實誠,讓他們喝九九八十一杯,他們就真的打算喝九九八十一被。一名僧人還道:「阿彌陀佛,貧僧已經喝了二十五杯,不得不說,解藥還是很有用的,貧僧現在的確感覺好很多了。」

    聞言,謝憐哭笑不得,到處摸索著想找找看有什麼地方有縫有洞能偷看一下。只見花城半蹲在一邊地上,道:「哥哥,看這裡。」

    謝憐也蹲了下來,看著他指的地方,並無一絲異樣,道:「這裡怎麼了?」

    花城突然一指戳下去,堅硬的地面霎時多出了一個小洞,透上來一絲黃光。他道:「這裡,能看了。」

    「……」

    謝憐俯下身,透過那個洞,窺探下方。眾人圍著大堂中央那條長桌坐下,天眼開拍桌道:「哼!這次是我們大意了,下次再見到那邪里邪氣的道人,絕不會再給他可乘之機,一定要一舉把花、花、花城主拿下,替天行道!」

    謝憐悄聲道:「三郎,你究竟是怎麼得罪他們?」

    花城還沒回答,已經有人幫謝憐問了:「對了,還沒問,你們怎麼也來抓那鬼王?可是與他有什麼過節?」

    於是,眾人開始了批判交流大會:

    「說來著實可恨!二十年前,有一個村莊,有一隻豬|精發了狂,把主人家的房子拱倒了,房子塌了,死了全家。那隻豬逃到鬼市,我當時剛剛入行,就去拿它,卻被一群鬼亂棍打出,真是奇恥大辱。他還派手下跟我說什麼沒理由你能吃豬的全家,豬不能報仇殺你全家。不報是你走運,報了是你活該。你們說說,世上哪有這樣的歪理嘛!」

    「這麼巧,本派情況類似,不過是因為一隻雞|精。」

    「就很簡單,因為本派供的神官,是他點名要打下去的,所以我們建多少觀他燒多少,真是氣死人了!太蠻不講理。」

    「還有還有。我師兄你們知道吧,天縱奇才,前途無量!就是有個小小的毛病,嗜女如命。十幾年前,一個妓|子女鬼引|誘我師兄,把他活活吸成了人干,花、花、那鬼王居然包庇她。」

    下邊批得火熱,上邊花城卻是一臉百無聊賴,連個嘲諷的笑容也沒興趣給。這時,天眼開道:「你那個師兄我好像聽過,是不是早年借著做法事的名義,迷|奸了幾個有夫之婦,關了三個月被放出來的那位?」

    「咳咳咳!」

    恰好這時,夥計們送菜過來了,眾人忙道:「菜上了菜上了,來來來,天眼兄不要說了,來吃飯。」

    謝憐直起身,看了一眼桌上店裡夥計們送過來的菜,花城道:「不必看了。入口即倒。」

    謝憐低聲道:「這下麻煩了。」

    這群和尚道士雖然糾纏不休、煩人至極,但也不能叫他們栽在這詭異的黑店裡,可又不好出聲提醒。這時,天眼開道:「且慢!」

    他盯著那幾盤菜,攔住了其他人,目光犀利。謝憐心中暗贊:「果然有幾分道行!」

    眾人道:「天眼兄怎麼了?」

    天眼開伸出一指,抹了抹盤子的邊緣,把那根手指高高舉起,怒道:「我一根手指抹下去,這麼多油!盤子都不洗乾淨,你們怎麼做生意的?!」

    「……」

    謝憐還以為他是覺察了什麼端倪,沒想到是另一種意義上的端倪。雖然微覺無語,但結果是一樣的就好。他一說,眾人紛紛道:「哎呀真的,這什麼玩意兒黏糊糊的,口水似的……等等!這菜里有頭髮!」

    有人伸筷子進去攪了幾攪,果然攪起幾根黑髮,都道:「我的媽,你們廚房怎麼回事,都什麼人在裡面啊?」

    夥計搓手微笑道:「這個……最近新宰了幾頭豬,可能是豬鬃毛!」

    然而,那筷子夾著那幾根黑髮,越拉越長,越拉越長,道:「有這麼長的豬鬃毛?你們老闆娘是不是在廚房洗頭啊?」

    「還不撤下去重做!」

    夥計忙道:「是是是,我們馬上重做,馬上重做,大爺們喝水、喝水。」

    謝憐心道:「喝水也不行,那水裡肯定也放了東西!」

    但那夥計還沒下去,眾人水到嘴邊時,天眼開又道:「回來!」

    夥計又回來,賠笑道:「道爺還有什麼吩咐?」

    天眼開道:「我問你,你有沒有看到一個帶著小孩兒、看起來很怪的女人經過?」

    他果然問了。謝憐心道:「幸好提前交代過不要告訴他了。」誰知,剛這麼想,就聽那夥計不假思索道:「哦,有啊!」

    謝憐:「???」

    眾人大驚,放下水,壓低嗓門,道:「在哪裡?」

    那夥計也壓低了嗓門,道:「就在樓上!」

    眾人登時警惕,目光齊刷刷上揚。謝憐眼疾手快地堵住了花城一指戳出來的那個黑洞。須臾,只聽悉悉索索一陣,似乎是有一群人上樓來了。謝憐悄無聲息地靠到門邊,聽腳步聲,是那夥計帶著那群人,鬼鬼祟祟地走過來了。他左手抱花城,右手執劍,若邪護在身邊,全副武裝,正十二萬分地戒備著,卻聽那陣腳步聲從他門前走過,向長廊深處去了,頓感奇怪,湊到門邊,透過門縫,向外一看,那群人居然越過了這間房,圍堵在了另一間房門口。

    那間房裡似乎有人,紙窗上透著微微的光,映出了一個坐在桌邊的女子的黑色剪影。166閱讀網



    上一頁 ←    → 下一頁

    重生似水青春恐怖修仙世界庶子風流星級獵人絕世兵王
    霍太太她千嬌百媚重生之悠哉人生鄉村小仙農冷婚狂愛野性小叔,別亂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