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天官賜福 » 135 我菩薺觀為之絕倒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天官賜福 - 135 我菩薺觀為之絕倒字體大小: A+
     

    ?「沒錯,就是嘴唇!」

    天眼開信誓旦旦這麼說著,眾僧道都覺得很奇怪:「為什麼是嘴唇?」

    「哪有單單嘴唇冒鬼氣的?口脂精啊?」

    謝憐下意識一把捂住了口。

    未曾想,千燈觀擁吻一夜,花城沾到他身上的氣息,到現在還沒有褪去!

    天眼看指他道:「喏喏喏你們看,他心虛了是不是!」

    謝憐又立即把手放下來,強行克制住轉身去看花城聽到這句后神情的衝動,雖然現在花城滿臉繃帶,也看不出什麼神情。他溫和地道:「誒,這位道友,你誤會了,其實,是因為我生活比較拮据,一物多用,比如這個罐子。」

    他舉起手裡道陶罐,真誠地道:「雖然偶爾我用它來裝鬼,但是一般情況下,我用它來腌鹹菜。用這個罐子腌出來的鹹菜,風味獨特,吃了自然會……不信大家可以自己試試。」

    ……道理上來說,這種做法也不是不可能。眾僧道將信將疑,眾村民則齊齊捂嘴:「啊?謝道長,難道,你以前送給我們的那些鹹菜,也是這樣腌出來的?」

    「那我們吃了豈不是也一嘴鬼味兒?」

    平日村民們供些瓜果蔬菜,謝憐就回贈一點自己腌的鹹菜,連忙舉手道:「不要擔心,送給大家的罐子是分開的!」

    天眼開怒道:「你有病吧!吃這種東西你不怕減陽壽啊?廢話少說,你觀里還藏了人,不止一個!讓開!」

    這次,他生怕再被村長攔下,話音未落便向前衝去。謝憐見勢不好,連忙退入屋中,抓起昏倒在地的權一真,拎著他衣領一陣狂晃,沖他耳邊道:「奇英!聽好!我,要再喂你吃玉潔冰清丸了!」

    聞言,權一真雙目猝然大睜。與此同時,剛剛衝進來的天眼開一聲慘叫,捂著額頭又跳了出去,道:「大家不要進去!有埋伏!」

    眾僧道果然不敢輕舉妄動,圍過去護住他道:「天眼兄,你看到什麼了?」

    天眼開道:「我什麼都沒看到,我就看到一大團瞎眼的白光!」

    「哎呀道兄不得了了,你的天眼冒煙了啊!」

    天眼開一摸,果然,他額頭上那道紅痕變成了黑痕,悠悠冒出了一縷彷彿蠟燭被吹熄后的白煙。他大驚失色:「這……這!」

    靈文放下慢條斯理啃了半個的饅頭,道:「外面吵吵嚷嚷的,到底怎麼了?」

    一僧人道:「天眼兄你看,觀里有兩小兒和一女子,外加這個道人,這四個人里到底哪個是『他』?」

    天眼開使勁兒揉額頭,然而,就是開不了眼。他看到的那團白光,是權一真的靈光,當一位神官覺得自己即將遭遇極大的危險、生命之挑戰時,罩於體外的靈光會本能地爆高几倍。謝憐就是利用這一瞬間爆炸的刺眼強光,閃瞎了那道人的天眼。倒不是說讓他幾十年功力毀於一旦,只是幾天之內應該都不能再開眼了。接著謝憐一手拿起裝著丸子的盤,權一真徹底清醒了,緊緊抓住謝憐的手,啞聲道:「我不吃。」

    謝憐反握住他的手,道:「不要怕,不是給你吃的!」

    重重包圍著菩薺觀的一群法師七零八落交換了一圈眼神,參差不齊大喝一陣,一涌而上。然而,謝憐還沒迎上去,他們便被一道無形的屏障彈開。上空四面八方傳來一個沉沉的聲音:「你們這群蒼蠅一樣的老和尚臭道士,還纏上了癮?居然膽敢追到這裡來,活得不耐煩了!」

    「花、花、花……」

    「花」了好幾個,最終天眼開還是懾於其威,沒敢直呼其名,磕磕巴巴地道,「……花城主!你、你少嚇唬人了。我們都知道,銅爐山要開了,你為了不受影響,封了自己的法力,眼下、根本沒法像以往那樣囂張!束、束、束手就擒吧……」

    雖然他說到後來底氣已經沒了,但謝憐感覺得到,花城現在很生氣了,立即衝進屋裡把他抱了起來,低聲道:「不要說了!也別浪費法力了,保存實力。都交給我就好!」

    花城的軀體一開始微微僵硬,被他抱起來后,似乎漸漸消了氣,沉聲道:「好。」

    謝憐抱著他,感覺到花城的年紀似乎又變得更加幼小了,現在大概最多只有十二三歲小孩兒那麼大,不由微微心憂。他一手抱花城,一手執芳心,走出來道:「你們就沒想過青鬼戚容是騙你們的嗎?」

    誰知,聞言,眾僧道卻是一臉怪異。天眼開疑惑道:「青鬼戚容?他騙我們什麼了?他為什麼要騙我們?」

    謝憐微微蹙眉,道:「你們找來這裡不是他告訴你們的?」

    天眼開啐道:「你當我們是什麼人?還要一個『凶』來通風報信?我們會跟那種東西同流合污?」

    不是戚容?那消息是怎麼流出去的?

    他還來不及細想,群僧道已經攻了上來,謝憐一劍盪開七八劍和五六個法杖,一僧道:「阿彌陀佛,道友何以定要護著這妖孽?」

    謝憐寸步不讓,道:「大師,不管怎麼說,乘人之危不太好吧。」

    天眼開道:「他是鬼,又不是人!你這個小年輕,乳臭未乾的要不要這麼迂腐假道義?」

    法杖、寶劍、寶刀一併襲來,若是用芳心,難免傷及凡人。道義上來說,凡人可以打神官,但神官不能打凡人,因為他們要包容、大度、慈悲、關愛眾生,不能和凡人計較,敢打凡人就要記過扣功德,謝憐可沒有權一真那麼奔放闊綽,本來都沒多少功德,再扣就負數了,收了劍道:「若邪過來!奇英,看好靈文!」

    若邪捆男人的時候就經常很委屈,捆女子的時候就是另外一副面孔,謝憐喊了兩聲才戀戀不捨地從靈文手上脫下。下一刻,一道白色的閃電在幾十人手腕上唰唰唰抽過,手上功夫稍微不穩的就拿不住兵器了,愕然道:「這是什麼法器?」

    「這是法器嗎……我看著怎麼像是個上吊用的白綾,邪氣得很……」

    「看不出來,這小子有兩把刷子!」

    未曾料到,就在謝憐和這群法師纏鬥之際,靈文搖了搖頭,輕理衣擺,站起身來,道:「多謝太子殿下盛情款待,我先走了。」

    謝憐微微一怔,道:「靈文,一日將至!你要走去哪裡?莫非你想毀諾?」

    靈文道:「不錯。我正是要毀諾。」

    她說的理直氣壯,彷彿在說「我正是要替天行道」,謝憐反而無言以對。須臾,道:「把消息流出去的不是戚容,是你。」

    靈文笑道:「我雖非武神,又被若邪縛住,但只用通靈術,也可以做很多事了。」

    果然!但是,靈文又是如何得知,這個繃帶少年是花城的?她跟郎螢甚至都沒說過幾句話、見過幾次面,謝憐都沒她這麼快覺察!

    見她負手準備堂而皇之地離開,謝憐又抽不出手來,道:「奇英,不能讓她走!」

    雖然剛才吃下了一顆玉潔冰清丸,但權一真現在已經爬了起來,恢復元氣,何況靈文乃是文神,根本手無縛雞之力,權一真一根手指攔下她都綽綽有餘。聽權一真遠遠道:「好!」謝憐便放心地對戰群道去了。不一會兒,突然一聲巨響,菩薺觀的屋頂被打破,一個人影衝天高高飛起。

    謝憐一回頭,驚了,對屋裡道:「奇英,不能這樣打!」

    武神這麼被拋一拋倒沒什麼,武神本來就是打大的。但再怎麼說靈文也是個女神官,還是個文神,權一真這麼粗暴的打法,非得給活活打廢了不可!

    誰知,一個人影緩緩從屋內走出,道:「白錦,不能這樣打。」

    這聲音清清冷冷,分明是靈文,可在她出來的一瞬,謝憐恍惚錯覺,屋裡走出來的這個人不是靈文,而是一個極高的青年,煞氣衝天。然而,再定睛細看,還是靈文單薄的身形。

    靈文是個文神,千真萬確。以往她若是在刻意隱瞞實力,也絕對瞞不過謝憐,何以突然之間能把權一真打上天去???

    花城沉聲道:「哥哥小心,她把那衣服穿上了。」

    當真!雖然表面上看,靈文仍是那一身黑衣,但身外一層騰騰的黑氣正籠罩著她,使得整個兒彷彿變了一個人,殺氣如狂,偏生她白皙的面容又極為冷靜,形成了一種詭異的對比。謝憐試探著一劍刺去,靈文拂袖化開,恰好權一真從天上落下,砰的一聲砸進地里看到這一拂,登時兩眼放光,道:「好!」

    謝憐也兩眼發光,道:「好!」

    方才靈文那一招,當真是漂亮極了。不,應該說,是錦衣仙幫靈文擋下的那一招!

    那錦衣仙在別人身上,都是要麼失了心智,要麼吸乾鮮血,穿在靈文身上,卻是刀槍不入,還能主動攻擊,瞬間叫一個文神拋飛西方武神。以往可從沒聽說錦衣仙有這種神奇的功效。誰能料到,這錦衣仙被她砍了頭顱和四肢,居然還能為她所用?

    這下,別說是菩薺村的村民了,就是一眾僧道也全都驚呆了。天眼開道:「好什麼好?被打了還好?這觀里還有沒有一個正常人了?我看他們全都不是人吧!」

    權一真躍躍欲試,從地里跳起便再次攻上。靈文低聲道:「我說了,不要多留!」

    她這話是對錦衣仙說的,可身體卻不聽她的話,以肘格住了權一真的拳頭,砰砰乓乓地拆打起來。拆打拆打,邊拆邊打,拳風掌氣,驚得菩薺觀一面老牆搖搖欲墜,那錦衣仙不愧是有飛升之潛力的,權一真居然隱隱落於下風。謝憐忍不住道:「那個……勞駕,你們能不能站遠一點打,站遠一點!」

    話音未落,一眾僧道又包抄上來,四五十柄刀刀劍劍錘錘杖杖砸過來,謝憐為之色變,舉手道:「等等,不要啊!!!」

    在這一聲悲呼中,遭受了無數摧殘依然堅|挺了許久的菩薺觀,終於真正地、徹底地塌了。

    謝憐獃滯了片刻,滿心蒼涼:「果然,我每一座房子都挺不過半年。這下真的要求修房的捐款了……」

    花城道:「哥哥不必難過,房子而已,有的是。」

    謝憐勉強振作,卻見天眼開捂著額頭跌跌撞撞堵過來,指他道:「你這個使小伎倆的小年輕,敢壞我道行!你師父是誰?你入行幾年?在哪家觀挂名?拜的是哪條道上的神?!」

    謝憐猛地回頭,眉宇間突然閃過一道凜冽之意,正色道:「你問我是誰?聽好了!——我,乃是高貴的太子殿下,你們這群暴|民刁|民,統統都給我跪下!」

    這一聲如晴空霹靂,當場就有人險些真的給他跪了,被同伴拉了一把才回過神來:「你幹什麼?真跪啊?」

    「奇、奇怪了,不知不覺就……」

    謝憐厲聲道:

    「我,八百多歲了,比你們在場所有人加起來都大,過的橋比你們走的路還多!

    「我,宮觀廟宇,遍布各地,信徒香客,四海皆有,不知道我的名字,就是你孤陋寡聞!

    「我,不拜神。

    「我,就是神!」

    眾人聽了這氣勢磅礴、厚顏無恥的一大段,全都驚呆了,不知不覺張大了嘴:「……啊???」

    謝憐一通鬼扯,等的就是這一刻,手中盤子一飛,幾十枚白生生的丸子挾著鐵彈鋼珠般的破風之響向四面八方散去,準確無誤地彈入一排人驚得大張的口中,丟完抹了把汗道:「請大家忘掉我剛才說的話,其實我只是一個收破爛的!」

    吃進了丸子的皆臉色大變:「啊!中、中招了!」

    有幾個身手特別利落的抬劍截住了丸子,把劍舉到眼前,那丸子居然還在高速旋轉,與劍刃擦出激烈的火花。眾人不由悚然:「這……這是什麼暗器?!?!堅硬無比,光澤詭異,難道就是傳說中的……」

    謝憐道:「不錯!這就是傳說中的玉潔冰清丸,劇毒無比,如不能在一天之內,喝足九九八十一杯清水解毒,腹內爆炸!」

    雖然從沒聽說過這個名字,但眾人更悚:「喂!是不是真的這麼毒啊?」

    「總之先喝水!反正解毒只是要喝水而已!快走啦!找水去!!!」

    當即疾步如飛走了十幾個中招的。而那邊,靈文越打越猛,居然雙手掐著權一真的脖子把他提了起來。雖然穩佔上風,靈文的神色卻不大好看,低喝道:「白錦!你想殺了他嗎?不用打了,趕緊走!!!」

    恰好,謝憐還剩一顆丸子,在靈文說到「走」字時,他眼疾手快地把丸子丟進了她的口中。

    一霎,靈文一對瞳孔里的光澤都消失了,彷彿被她吞下的那個東西吸走了,身上的黑氣也陡然間淡了一層。

    她一臉強忍嘔吐的神情,望了望謝憐,嘴唇無聲翕動片刻,隱忍一陣,把權一真丟到地上,扶額離開。

    權一真一躍而起,逐她而去。謝憐原本也想跟上,那群僧僧道道卻攔在他面前,喝道:「大家堅持住,馬上還有援兵趕來!」

    還來?菩薺村是不能留了,先離開再說。權一真追著靈文,一會兒就跑沒了影。謝憐一把將花城摟進懷裡,道:「抓緊我!」足底一點,越過眾人,大步撤離。

    花城果然依言,緊緊摟住了他。不知為何,這一幕讓謝憐依稀有些熟悉,不過,沒空給他依稀往憶,這事得立即通報上去。謝憐不假思索便發了一道通靈:「靈文出事了!我……」

    靈文:「……我知道啊。」

    謝憐:「……打擾了。」

    須臾,靈文那邊率先掐斷了通靈。

    謝憐也是無言以對。以往他什麼事都是直接聯繫靈文,眼下靈文自己出事了,他一時之間沒反應過來,居然還是找她通報,也是哭笑不得。謝憐進了通靈陣,一邊抱著花城一路狂奔,一邊喝道:「諸位!麻煩全庭通報一下,靈文穿著錦衣仙跑了!!!」

    作者有話要說:靈文穿上了戰甲!戰鬥力+1000!暴打小朋友!

    如果是神官煉成的,叫做法寶;如果是凡人道士、和尚煉成的,叫做法器,等到他們飛升了之後才能被稱做法寶。

    讓我們來看一下三種武器的戰況:

    百年好合羹:花城(勝),戚容(敗),風師(敗),地師(敗)

    萬紫千紅小炒肉:花城(勝),權一真(敗)

    玉潔冰清丸:花城(勝),權一真(敗),靈文(敗)

    誰是最強,毋庸置疑!166閱讀網



    上一頁 ←    → 下一頁

    這個大佬畫風不對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重生似水青春恐怖修仙世界庶子風流
    星級獵人絕世兵王霍太太她千嬌百媚重生之悠哉人生鄉村小仙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