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天官賜福 » 132 九十九鬼衣險中藏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天官賜福 - 132 九十九鬼衣險中藏字體大小: A+
     

    ?謝憐當即豁然站起,道:「錦衣仙?!」

    那剪影當然沒有回應,也沒有動,只是定定而立。謝憐雙手一左一右按住另外兩人,低聲道:「別動。」

    不一會兒,一陣夜風吹過,那人形剪影似乎發出一聲嘆息,潰散一般,隨風而逝。謝憐豁然起身,這時,染坊大門外忽然響起了突兀的「叩叩」敲門聲。三人都回頭望去,謝憐道:「誰?」

    一個男聲在外道:「太子殿下,是我。」

    謝憐過去開了門,染坊外的是個眉目端朗、神形清正的男子,負手進來。謝憐微微愕然,道:「靈文,你怎麼親自來了?」

    靈文整了整袖子,道:「聽太子殿下你說得棘手,普通神官恐怕還應付不了,就親自過來看看了。奇英殿下好,你怎麼坐地上?怎麼了,都這副神情?」

    正是男相的靈文。謝憐走到那布幕之前,掀開一看,果然空空如也,半晌,回頭道:「錦衣仙顯形了。」

    靈文奇道:「什麼?」

    謝憐道:「應該是它沒錯。是個青年,身量甚高,比我要高出兩寸的樣子,看骨架形態,必然是個身手了得的武人。」

    靈文略微遲疑,道:「太子殿下,你確定?過去這麼多年裡,可從沒聽說過錦衣仙在人前顯形過。而且,您不是說這九十八件鬼衣里沒有真品嗎?會不會是有人裝神弄鬼,作假欺瞞?」

    謝憐道:「恐怕不會。剛才一陣躁亂之後,為了避免鬼衣再流出去騷擾凡人,我們關了門窗,還設了陣,裡面的東西出不去,外面的東西也進不來。這染坊里就我們三個人,誰能作鬼?」

    沉吟片刻,靈文道:「那麼,就是真品遇到了特殊情況?又或者,你們看到的那剪影,是附在其他鬼衣上的冤魂?」

    郎螢和權一真蹲在地上,狀似都在發獃。謝憐和靈文以成年人的姿態抱著手臂站在一邊,嚴肅地討論一陣,最後,靈文提議道:「我看,不如,先把這些鬼衣帶到靈文殿,讓我那邊的人瞧瞧?實在不行,下次集議問問,上天庭總有行家。」

    想了想,謝憐點頭,道:「也好,不過,這畢竟是交付給我們負責的任務,我還是想完成得徹底一點。既然錦衣仙真品就在裡面,我再想辦法試一試。明天還沒有結果的話,再把這九十八件鬼衣轉交給你好了。」畢竟,這事本來不歸靈文殿管。靈文道:「殿下何必客氣?對了,明天送來的話,還是送一百零一件吧。」

    謝憐一怔:「為何多出來三件?」隨即便反應過來了,「你懷疑我們身上穿的這三件衣服有問題?」

    靈文道:「不是沒這個可能。」

    謝憐舉起已經磨得脫了線的道袍袖口,道:「我這件袍子已經穿了四五年了,肯定沒問題。郎螢身上那件是我新買的,但是他並沒對我言聽計從,所以應該也沒問題。」他讓郎螢別幹活,郎螢照樣劈了柴;讓他乖乖待在家,郎螢照樣跟出了門。靈文卻搖頭道:「我不是這個意思。殿下你有所不知,這錦衣仙邪氣重的很,有它一件在這裡,邪氣會傳到其他普通的衣物上。總之,保險起見,今天你們身上穿的衣服,還是都別再穿了,處理掉吧。」

    聞言,謝憐忙把郎螢和權一真兩人身上的外套都脫下來了,道:「別穿了別穿了,脫掉,都脫掉。那,明日我便包了衣服送到靈文殿去。」

    靈文道:「我派人來取吧?」

    謝憐道:「不必,不必。次次都勞煩你,已經很不好意思了,還要你親自跑一趟。你們那邊太忙了,還是我來吧。」

    次日,謝憐果然費力打包了一大堆衣服,一個人背著幾個巨大的包袱,上了仙京。

    靈文已在殿內恭候多時,今日,殿中倒是不似平時忙碌擁擠,神來神往。謝憐把幾大包鬼衣解開,花花綠綠的衣裳爆開,鋪了一地。他隨手擦了擦額角的汗,靈文悠悠走來,道:「可有收穫?」

    謝憐無奈嘆道:「慚愧,一無所獲。先說聲抱歉,身邊沒人手,難免丟三落四,昨天一大堆衣服亂七八糟的,也不知道漏沒漏,我總覺得好像漏掉了一兩件,但又不是很確定。」

    靈文道:「無礙。」低頭點了一下,道,「的確是漏掉了。太子殿下,好像昨天你身邊那隻小鬼身上穿的那件沒收進來?」

    謝憐右手成拳,輕輕在左手掌心裡一錘,道:「啊,你說得對!我記起來了,那件衣服郎螢後來習慣地披著了,我忘了收進來。我這就回去拿。」

    靈文笑道:「不急,殿下慢走。」

    然而,謝憐卻並沒有走,反而立定於原地,神色漸漸凝重起來。靈文正準備吩咐手下神官上來收下鬼衣,轉身見他還在,殿內只有兩人,奇怪道:「太子殿下,你還有什麼事嗎?」

    謝憐目光複雜地看著她,道:「沒什麼。只是,我在想,如果我把真的錦衣仙送來了,會不會我一轉身,你就把真品拿走藏起來了?」

    「……」

    靈文笑意微斂,但依然極為禮貌,道:「殿下?」

    謝憐平和地看著她,道:「從一開始,我就有一個模模糊糊的想法。」

    靈文從容地道:「什麼想法?」

    謝憐道:「一般人和普通的妖魔鬼怪,可不敢擅闖神武殿。如果有什麼人熟悉神武殿到能在那裡盜取鎮守的事物而不被當場抓住,恐怕,除了君吾本人,就是靈文真君你了。」

    畢竟靈文殿常年往來於各殿,對別人的地盤可謂是熟悉得不能再熟悉了。

    靈文莞爾,道:「太子殿下這未免想當然了些吧。『誰最容易做到,誰就最值得懷疑』。照你這個思路,豈非更有可能是帝君監守自盜?」

    謝憐點了點頭,道:「我承認,這是想當然。但是,開始讓我覺得不對勁的,是那隻半面妝女。」

    靈文道:「半面妝女怎麼了?」

    謝憐道:「它拿了一件假的錦衣仙,剛好就問到我門口來了,怎麼會如此之巧?而且,它簡直是恨不得把可疑寫在臉上,好像生怕我不懷疑她有鬼似的,目的性實在是太強了。」

    「哦?什麼目的?」

    謝憐道:「她不是已經說出來了嗎?『以舊換新』。她要的,就是我菩薺觀里的舊衣服!」

    反推一下,錦衣仙被盜,神武殿發現的很快,反應也很快,剛盜走就開始追查了,因此,盜竊者也許不敢把它留在自己手裡,會先藏起來。那麼,最不容易被找到的藏匿地點是哪裡呢?

    藏葉於林。

    如果謝憐想藏起錦衣仙,就會把它變成一件極為不起眼的普通麻衣,丟到人間集市,自己遠遠盯著。這麼一件粗糙的衣服,照常理來說,根本不會有人想買。但謝憐的生活無法用常理揣度,他自己身上都是穿了四五年的磨邊道袍,手裡的錢只夠買這種衣服。而且,他現在對衣服的要求是保暖就好、乾淨就成,並不挑揀,加上他這個人就是有本事在無數件大減價的衣服里挑到最危險的那一件,於是,便喜聞樂見地用一個極低的價格,把傳說中的錦衣仙買了回去。

    靈文道:「殿下,您這話就說的很過分了。您畢竟是武神出身,想也知道,那找上門去的半面妝女馬上就會被你制服。無論新衣舊衣,全都帶不走的。」

    謝憐道:「她的確是全都帶不走,但誰說她必須要帶走?如無意外,最後會怎麼處理?」

    若是謝憐以為那半面妝女持有的是真正的錦衣仙,必然會上報給靈文,然後,靈文也多半會親自下來,像昨天那樣,告訴謝憐,為保險起見,要把在場所有衣物都拿回靈文殿處理。

    只可惜,當時,權一真也在場。而且,沒想到他穿過一次就有了經驗,居然直接篤定那錦衣是假的。如此,靈文要過來收走菩薺觀里所有的衣物,就不是那麼順理成章了。

    謝憐所有的消息都是靈文給的,她還能光明正大地發問,隨時了解謝憐的動向。那半面妝女被識破后,靈文立刻對謝憐發出了新的通靈,告訴他鬼市流出了許多假品需要處理,拋給他新的任務,讓他來不及思索蹊蹺之處。謝憐道:「我不知道那些假貨是不是從你這裡流出去的,但是,消息的確是你告訴我的。這一步,大概是想把我調離菩薺觀,再向郎螢下手。」

    誰知,郎螢也跟出來了。

    「不知錦衣仙突然顯形,在不在你的預料之中,但對你來說,隨機應變不是難事。」

    這麼多件鬼衣,真假不知,混亂之中,總有機會摸走真品錦衣仙;而錦衣仙顯形,靈文也能親自出現,光明正大收走在場所有人的衣物;最後怎麼查證、判斷有沒有真品、怎麼解釋那道剪影,也都是靈文殿一句話的事。

    聽到這裡,靈文比了個暫停的手勢,道:「太子殿下,先打住好嗎?所以,你認為郎螢,是這麼叫的吧?你覺得他身上穿的那件就是錦衣仙?別忘了,他穿上之後,並沒對你言聽計從不是嗎?這可是你自己說的。要知道,錦衣仙的威力極強,即便是遇上鬼王,也不會例外的。」

    謝憐道:「你也說了,『遇到了特殊狀況』。至於到底是什麼特殊狀況,我想,你比我清楚,希望你能為我解答。」

    靈文微微蹙眉,負起手來,輕聲道:「太子殿下,您這是已經認定我是盜衣者了嗎?恕我直言,這讓我稍稍有些……不快。」

    謝憐微微欠首,道:「我道歉。」

    靈文道:「我接受。不過,殿下,如果您一定要堅持,也不是不可以,拿出證據,也行。畢竟,說到現在,也還是推測啊。」

    謝憐緩緩地道:「證據,今天之前是沒有的,甚至就在我踏入靈文殿之前,也是沒有的。但是,從剛才起,就有了。」

    靈文做了個邀請手勢,道:「請。」

    謝憐道:「證據就是,剛才,你根本沒有點過這些鬼衣的數量。」

    靈文神色幾乎未變,然而,眉尖微微一凝。謝憐道:「我送來的鬼衣,的確少了,但不是少了一件。事實上,我只給你送來了八十八件,少了整整十件!

    「凡是我覺得比較可疑的衣物,我全都扣下了沒給你送來,但你根本沒覺察數目有問題,卻一眼就發現郎螢那件沒送來——那麼請問,你到底是怎麼獨獨發現少了那一件的?」

    靈文舉手道:「請稍等。」

    她不慌不忙,重新點了一遍地上鬼衣,發現果然是八十八不假,依舊淡定,道:「我想,這個可以用『百密一疏』來解釋。」

    謝憐道:「好。既然你認真點過了,應該也都一件一件看過了,那麼,我告訴你一件事:你剛才沒發現嗎?郎螢昨日穿的那件衣服,分明就在這八十八件鬼衣里!」

    靈文道:「太子殿下,這是何意?」

    謝憐蹲下身,從一地亂衣中翻出了一件,抖開,赫然是一件樸素的白麻衣。他道:「昨日郎螢穿的就是這件,不就在這裡嗎?為何你點過一遍還沒發現它?」

    靈文道:「太子殿下也應當知道,這件麻衣並不起眼,匆然未見,實不能怪我有眼無珠。」

    謝憐道:「的確不起眼。那麼,以你靈文真君之縝密穩妥,多勞謹慎,何以會在沒點清數目的情況下,就貿然開口就斷定這樣一件不起眼的衣服不在這裡?」

    靈文微笑不變,道:「衣服太多,眼花了;卷宗成山,看傻了。」

    謝憐道:「你沒眼花,恰恰相反,你是眼神太好了。我再告訴你第二件事:郎螢昨天身上穿的那件衣服,我的確沒帶來。我手上這件,只是我照著那件原樣仿製的另外一件——不過,我仿製的還是很認真精細的,你是如何一眼看出,郎螢那件真品不在這裡的呢?」

    靈文莫名其妙道:「其實不管真假,我都沒看到。太子殿下您是不是公務辦多了,平日里也忍不住想太多了?為何沒事要費那時間精力做個仿製品?」

    見她避了鋒芒,謝憐道:「還沒完。我再告訴你最後一件事。」

    他舉起那件白麻衣,輕聲道:「……這件麻衣,只不過是我剛才在裡面隨手亂挑的一件。什麼『按照原樣仿製了一件』『認真精細』,全是我胡說八道。如你所言,我沒事為何要做個仿製品?你上當了。它跟昨天郎螢穿的那件衣服根本連顏色都不同,我拿著它問你,你都沒覺得哪裡不對勁嗎?」

    「……」

    謝憐緊盯著靈文,道:「靈文,現在,我只需要你回答我一個非常簡單的問題:昨天,郎螢身上穿的那件衣服,是什麼顏色?」

    靈文並未立刻開口,緩緩抬起了眼帘。

    那白麻衣落到地上,謝憐道:「堂堂第一文神,上天庭每日里數萬卷宗事無巨細都從你手裡走,不至於記性如此之差。為何你連昨天郎螢身上穿的那件衣服是什麼顏色都不記得了?」

    「你不能回答,是因為你在提防我又詐你,不敢輕易答;是因為你根本就不知道是什麼顏色;因為昨天,你看見他身上穿的,只是一隻無頭無袖的破布袋而已!」

    他一字一句地道:「錦衣仙之千變萬化,無非是極厲害的障眼法。然而,這障眼法再厲害,對一個人都永遠無效——那就是親手做出它的人。

    「無論它如何變幻無窮,在做出它的人眼裡看到的,永遠都是它本來的面目。方才,你一眼掃過這八十八件鬼衣,沒在裡面看到那個無頭無袖的詭異布袋,當然能立刻判定,錦衣仙不在裡面!」

    作者有話要說:ok,明天太子就要撕掉花花ooc到天際的小馬甲了!(你根本沒有用心扮演郎螢這個角色!166閱讀網



    上一頁 ←    → 下一頁

    我的大小美女花爆萌小仙:撲倒冰山冷上電影世界私人訂制這個大佬畫風不對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重生似水青春恐怖修仙世界庶子風流星級獵人絕世兵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