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天官賜福 » 130 兩分顏色大開染坊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天官賜福 - 130 兩分顏色大開染坊字體大小: A+
     

    ?半面妝女!

    半面妝女,是一種由年老女人對年輕少女的嫉妒凝結而成的低等鬼怪。她們無法坦然面對自己的老去,堅信吸食年輕女子的血肉可以使自己恢復青春,喜歡捏尖了嗓子,偽作少女之聲與人說話。但所謂「雙目乃是心靈之窗」,蒼老是一件無論如何也無法掩飾的事情,她們吸食的血肉越多,下半張臉越年輕,帶有眼睛的上半張臉就越蒼老,一張臉的上下對比就越強烈。儘管如此,她們還是執迷不悟。

    謝憐**地出了水,一腳踩在水缸邊緣,準備飛身拿下,權一真卻宛如迴光返照一般,彈起來就是一巴掌。那半面妝女實在是太弱了,被他拍在地上,慘叫一聲,道:「饒命!」

    謝憐不慌不忙,抓過道袍隨手披了,道:「就是你盜走了錦衣仙?」

    半面妝女忙道:「不是我不是我!我哪裡敢闖神武殿啊!」

    想想也是,一般的低等鬼怪,真沒那個膽子擅闖神武殿,不被打得魂飛魄散才怪。而且,這隻半面妝女大概也和錦衣仙沒什麼關係,粗略一看,鬼齡大概只八十多,而錦衣仙的傳說已經大幾百年了。

    謝憐道:「那你這錦衣從哪裡拿到的?」

    那半面妝女撿了頭巾,重新遮住自己上半張臉,聲音重新尖細起來,道:「回……回道長的話!是……我在鬼市裡面淘到的……」

    「……」

    還能這樣?在鬼市裡面淘到的???

    謝憐無語片刻,又道:「那賣給你這件錦衣的又是誰?」

    半面妝女惶恐地道:「道長!求放過啊!我也不知道,鬼市裡面做買賣,又不要查祖宗十八代!」

    說的也是。要是在鬼市做買賣得查祖宗十八代,鬼市也不會有這麼熱鬧了。一個東西留了空子,才會活起來。謝憐問了一陣,問不出什麼東西,確定這隻半面妝女的確只是個懵懵懂懂的小嘍啰,道:「奇英,讓你殿里的神官來把這女鬼收了吧。」

    權一真卻道:「不。我殿里沒有神官。」

    謝憐道:「一個都沒有?你沒點過誰的將嗎?」

    權一真理直氣壯地道:「一個都沒有。」

    「……」

    原來,這西方武神竟是獨來獨往,從沒點將過一人,連一個處理雜物的副手也沒有。謝憐好歹是因為養不起,權一真這種情況,大概只能說是性情怪異了。他只好自己翻出個陶罐,把那半面妝女收了,再從郎螢手裡接過那件錦衣,抖開細看,不禁微微蹙眉。

    邪氣是挺邪氣的,但怎麼說?依謝憐之見,這種邪氣太流於表面,就猶如依靠胭脂水粉厚厚抹了一層堆出來的,而非自內而外散發的。謝憐直覺這東西並沒有傳說中那麼危險,但還是保持了十二分的警惕。這時,權一真過來看了兩眼這件衣裳,道:「假的。」

    謝憐一怔,道:「怎麼說?」

    權一真道:「這衣服是假的。真的錦衣仙,我見過,比這厲害多了。」

    謝憐奇道:「你何時見過?其實見過錦衣仙的人也不少,但都還是沒法分辨,你為何如此篤定?」

    權一真卻不說話了。恰在此時,靈文通靈至達,聲音在他耳邊響起,道:「太子殿下,我們這邊接到消息,你菩薺觀西方二十里處似乎有小鬼持錦衣仙出沒,勞煩你去看看了。」

    謝憐道:「又有?好吧。」看了一眼權一真,不出聲地通靈道,「哦,對了,還有件事,靈文,奇英見過錦衣仙嗎?」

    靈文道:「奇英?啊,他哪裡是見過。他可比見過要厲害多了。」

    謝憐道:「這從何說起?」

    靈文道:「那就複雜了。不知殿下有沒有聽過一件事。這鎮守西方的武神,原先不是奇英殿,而是引玉殿?」

    謝憐想起,這段還是當初風師在極樂坊一邊脫衣服一邊告訴他的,不由微感辛酸,道:「聽過。聽說,這二位殿下原本是一對師兄弟?」

    原來,當年引玉未飛升時,乃是他師門的首席弟子,某次見一蠻頭蠻腦的小兒流落街頭,一時好心,便求師父收留。這個小兒,就是權一真了。

    同門數載,引玉可以說一直對權一真照顧有加。他率先飛升,還點了權一真的將。靈文道:「奇英你見過幾次,差不多知道的吧,他有點兒……」

    謝憐接道:「不知世故?這是好事。」

    靈文笑道:「好不好,要分人,分情況。有的人就會覺得他太我行我素了,也不懂禮數,不給人面子,初登仙京那些年,要不是引玉殿下幫他兜著引著,早不知給多少人打死了。」

    謝憐若有所思道:「那兩位殿下應該關係很好。」

    靈文道:「原先是很好的,壞就壞在,後來,奇英自己也飛升了。」

    兩人都是打西邊飛升的,怎麼辦呢?於是,兩人說好共同鎮守西方。

    師兄弟共守一方水土,聽似一樁美談佳話,然而,一山終究不能容二虎。

    如果說,引玉的資質,值得上天為他降下一道天劫,一萬個人只里有一個,那麼,權一真的資質,就可以撐過三道天劫,一百萬個人里都未定能出來一個。一開始還好,不明顯,可越到後來,雙方差距越大,權一真分明半點不通人情世故,既不會拉近仙僚關係,也從不費心去討好信徒,相反,他壓根就沒記住過除了引玉以外任何共事神官的名字,還膽敢暴打信徒叫他們去吃|屎,可以說怎麼出格怎麼來了。然而,他的疆域就是越來越大,信徒也越來越多。與之相比,引玉一殿黯然失色,終於坐不住了。

    這師兄弟二人每逢生辰都會互贈禮物,某一年,權一真生辰那日,引玉送了他一件威風凜凜的鎧甲。

    「……」

    謝憐道:「錦衣仙?」

    靈文道:「不錯。」

    這錦衣仙除了能吸血殺人,還有一個詭奇之處:送誰穿,誰就會對讓他穿這件衣服的人言聽計從。由於此前師兄弟二人一直關係不錯,權一真不假思索就穿上了那身甲衣。不久,引玉狀似無意地開了個玩笑,權一真受那錦衣仙控制,鬼迷心竅便要照做,要不是君吾注意到不對勁,及時制住,他險些就把自己腦袋割下來當皮球拍了。靈文道:「所以,當年這件事鬧得極大,很是轟動,引玉以神官之尊做出這種殘害同僚的事,當然馬上被貶了。」

    照理說,這樣一來,兩位神官應當是翻臉了。但謝憐想起中秋宴上奇英殿的信徒表演的那出滑稽戲,一個丑角在權一真背後使勁兒跳,演的應該就是引玉。然而當時權一真的反應是勃然大怒,繼而跳下去毆打自己的信徒,道:「我覺得奇英應該還是很尊敬引玉殿下的,其中是不是有什麼誤會?」

    靈文道:「這就不知道了。有沒有誤會,人都被貶了不知多少年了,還有誰關注呢?」

    謝憐點了點頭,正想告別,靈文卻又道:「且慢。太子殿下,還有,方才我沒說完。你菩薺觀東方六十里,也有持錦衣仙的不明人士出沒。」

    「……」謝憐道,「這也隔的太遠了吧,怎麼還有?」

    靈文道:「沒完呢,聽好了,還有:西北方四十二里,東南方十五里,北方二十二里……」

    一口氣報了二十七八個地點后,靈文才道:「嗯,目前暫時大概就這些了。」

    等她報完,謝憐已經全部都忘掉了,略感鬱悶:「這一次你們殿里效率還挺高的啊。不過,目前?暫時?就是說還會有嗎……難不成鬼市那邊在批發錦衣仙?」

    靈文道:「差不多吧。鬼市裡有許多來路不明的流動賣家,經常披皮賣假貨,賣完假貨就換一張皮,所以一般行家不會在裡面亂買東西。但不乏有鬼當是淘古董,總想著『萬一撿到便宜了呢』。這次錦衣仙失竊,很多鬼界小販都得到了小道消息,趁機行騙,隨便找了件衣服就說是錦衣仙,不可思議的是還是有很多鬼買,買了以後就會找人去試,實在給我們這邊搜集消息添了不少麻煩。」

    這根本就是在擾亂他們尋找真正錦衣仙的視線,四面八方一下子湧出這麼多「錦衣仙」,誰知道到底哪個才是真的?

    但是,既然任務交付給他們了,就得想辦法完成。謝憐道:「先從最近的開始,一個一個找吧。」

    謝憐沒法力,權一真不會畫縮地千里,二人手下都沒有副將神官,不過,好在靈文報出的離他們最近的一個出沒地點只有五里,乃是一座廢棄的染坊,當即拍板,匆匆趁夜出發。

    謝憐原本是讓郎螢待在菩薺觀里的,誰知他竟是自己跟出來了,還趕不回去。想想此行應該不算危險,也能給郎螢長長見識,反正今後都是要帶他修行的,這次帶著便帶著了。

    三人夜行幾許,前方路邊忽然傳來陣陣詭異的號子聲:「噫吁嚱!噫吁嚱!」

    聽到這熟悉的號子,謝憐停下了腳步。前方迷霧中,緩緩顯出了一個高大的輪廓,以及四團輪轉飄飛的幽幽鬼火。權一真似乎準備動手,不管三七二十一打了再說,謝憐卻按下他,道:「沒事。認識的。」

    果不其然,四具黃金骷髏抬著一座步輦,現身於三人眼前。權一真似乎從沒見過這種神奇的東西,睜大了眼,目光閃閃發亮。為首那骷髏唱道:「可是仙樂國的太子殿下?」

    謝憐道:「是我。有什麼事嗎?」

    黃金骷髏唱道:「沒事,沒事,就是兄弟幾個閑來無事,想請問一下,太子殿下趕夜路,需不需要咱們幫忙載一程啊?」

    路途不遠,謝憐剛想婉拒,權一真卻道:「好!」已經迫不及待地爬了上去,彷彿很想坐一坐這華麗詭異的步輦。謝憐哭笑不得,上去拉他,那步輦卻忽然一歪,猛地把權一真甩了下去。謝憐也歪了一下,卻被人扶了一把,他脫口道:「三……」回頭一看,卻是不知什麼時候也登上來了的郎螢,緊緊握住他胳膊,一雙黑漆漆的眼正望著他,默然無言。

    骷髏們趕緊抬起步輦,八條腿轉得跟四對風火輪似的,一邊穩穩地飛奔著,一邊嚷道:「讓開讓開!不要擋路,不要擋路!」

    權一真被無情地甩在地上,翻身躍起,似乎還未放棄,又準備跳上來,但骷髏們跑得太快,他總也差一步,便在後方窮追不捨,看樣子是真的很想很想坐這抬步輦,過一把癮。看他在後面追得認真,謝憐在步輦上未免於心不忍,覺得這是不是在欺負小孩,雖然知道這步輦是花城的東西,未必歡迎別的神官乘坐,但還是忍不住道:「那什麼……不能載三個人嗎?」

    骷髏們唱道:「不能,不能!只能坐兩個人!」

    風火輪一般地跑了一路,權一真便追了一路。一到地點,黃金骷髏們放下謝憐二人,抬起步輦一溜煙跑了。權一真始終都沒坐上車,極為失望,還望著那步輦一副戀戀不捨的模樣。謝憐攜著郎螢下了步輦,卻聽前方一片哀聲載道,都是從那座廢棄的染坊里傳出來的。謝憐心中奇怪,不是說這染坊夜裡根本無人嗎?

    走近一聽,才知道那些聲音哀嚎的是:

    「小的再也不敢在花城主他老人家的地盤上賣假貨了!」

    「真的不敢了!但是,請您轉告城主他老人家,這些假的錦衣仙也是我從別鬼那裡批發來的!我也是受害者啊!!!」

    三人來到染房前。恰逢一名黑衣鬼面人從裡面出來,似乎已等候多時了,對他微微欠首,道:「太子殿下。」

    這聲音,正是當初在極樂坊里抓住郎螢、帶回給謝憐的那名鬼使。而當時,謝憐在他的手上,看到過一道咒枷。

    作者有話要說:非|法|黑|市

    不給你蹭車!166閱讀網



    上一頁 ←    → 下一頁

    唐朝好地主明天下我的大小美女花爆萌小仙:撲倒冰山冷上電影世界私人訂制
    這個大佬畫風不對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重生似水青春恐怖修仙世界庶子風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