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天官賜福 » 128 痴心子血化錦衣仙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天官賜福 - 128 痴心子血化錦衣仙字體大小: A+
     

    ?頓了頓,君吾又問道:「奇英呢?」

    謝憐四下望望,的確沒在神武殿上看到那少年武神。或許是近來上天庭接二連三出事,靈文殿忙得飛起,靈文也多了幾層黑眼圈,道:「奇英已經許久沒來集議了,從來都聯繫不上。」

    旁的神官有砸了咂嘴的:「這小子又跑哪兒去了?」

    「又沒來啊?可以天天不來集議,真羨慕。」

    君吾道:「奇英現下不知去了哪裡,找到他后,我會通知你們儘快匯合。」

    謝憐欠首,道:「是。」

    人間早已入秋,天氣微涼,菩薺觀亦是如此。謝憐雖身著單衣,卻並不覺寒冷,不過,回去路上,他還是用收破爛的錢買了兩件新衣,帶給郎螢。

    花城回了鬼市,戚容抓了穀子逃跑,眼下,菩薺觀也只剩下一個郎螢了。前段時間覺得很擠,卻彷彿突然冷清了。謝憐遠遠便看到郎螢默默在觀前掃地,將金黃的落葉掃作一堆。

    不知是不是錯覺,謝憐總覺得郎螢之前勾腰駝背,畏畏縮縮,眼下肢體卻舒展了許多,看著總算是個疏朗的少年模樣了,不由微感欣慰。上去拿了掃帚,正要攜他入觀,埋伏多時的眾村民卻都圍了上來,大媽大爺、大叔大嬸、姐姐妹妹,七嘴八舌道:「道長回來啦!」

    「又去城裡收破爛啦?辛苦了辛苦了……那個,最近怎麼沒看到小花呀?」

    「是呀是呀,幾天沒瞧見了,怪想這小夥子的。」

    「……」謝憐微微一笑,道:「小……花回家去了。」

    村長道:「啥?回哪個家?我還以為這就是小花的家,他不是已經跟你住一起了嗎???」

    謝憐道:「沒有沒有。他只是出來玩的,現在我們都有事,就先分開了。」

    那夜,花城後來又連連追問,謝憐始終一口咬死了二人只是打了一架。銅爐山重開,花城也多了些事要應付。如果真的讓新一位絕境鬼王出世了,對三界都會形成衝擊。花城和黑水,雖然一個高調,一個低調,但都很有格調,都算是自持身份、自有分寸,誰知道這次會生出個什麼樣的東西?萬一生出個戚容那樣的瘋子,還要和他們分地盤,那就棘手得很了。於是,謝憐借口近日多事之秋,說二人最好這段時間各自忙各自的,暫時先別見面,忙完了再約,便和和氣氣地告別了。

    雖然似乎顯得突兀又冷淡,彷彿翻臉不認人,但謝憐實在是沒辦法。

    他暫時沒信心能藏好。

    這時,他身後的郎螢忽然開口道:「火。」

    「……???」

    謝憐這才發現,心不在焉中,一時沒留神,他居然又拿起了鐵鍋和鍋鏟,把剛帶回菩薺觀的肉和菜又糟蹋了。鍋底的火躥了幾尺高,就快燒著天花板了,連忙一掌拍熄滅。但是拍得太用力,把整個灶台都拍塌了。這麼砰砰乓乓一陣,謝憐懵了,一手拿鍋,不知所措。正是吃飯的時刻,村民們都捧著大碗在門口吃得歡,被嚇得又圍了過來:「怎麼了?!怎麼了?!道長,你屋子又炸了嗎?!」

    謝憐忙打開窗子,道:「沒事,沒事!咳咳咳咳……」

    村長過來看了一眼,道:「哎喲我的媽,慘成這樣!道長,我看你還是把小花叫回來吧!」

    默然片刻,謝憐道:「算了。畢竟……他又不是我家裡的人。」

    等他回過神來時,郎螢已經幫忙收拾了滿地狼藉,桌子上也多了一盤奼紫嫣紅的東西,是他走神的時候胡亂裝盤的。如果上次那碗東西,配取個名字叫百年好合羹,那麼這次,就應該叫萬紫千紅小炒肉。恐怕除了花城,沒第二個人能吃下這種東西了。謝憐自己都看不下去了,轉身去洗鍋,揉了揉眉心,道:「算了,別吃了,倒掉吧。」

    誰知,他洗了鍋再一轉身,卻見郎螢接過了盤子,已經默默吃下去了。謝憐一驚,連忙上來阻攔,扶住他道:「……天,你沒事吧?有沒有哪裡不舒服???」

    郎螢搖了搖頭。因為繃帶把他的臉遮得嚴嚴實實,看不出他到底什麼表情。連戚容和黑水吃了他做的東西后都會神智不清,郎螢居然還能挺住,究竟是餓到了一定地步還是他無意之中打通了任督二脈?謝憐自己逗了逗自己,勉強笑了,收拾過後,就休息了。

    菩薺觀內兩張席子,一人一張。謝憐一想到身下這張席子是他和花城一起躺過的,睜著眼怎麼也睡不著,但又不敢翻來覆去吵到郎螢,掙扎許久,正想乾脆起來出去透透氣,卻忽聽窗子咔咔一響,有什麼人輕輕推開了木窗,翻了進來。

    謝憐背對窗子,側卧在地上,驚了。

    什麼人這麼想不開,居然敢來菩薺觀偷東西,這不是血本無歸嗎?

    那人動作極輕,身手極佳,若非謝憐五感靈敏過人,必然也覺察不了。他翻進來后,直奔功德箱。謝憐立刻想起,之前那功德箱里塞了滿滿一箱子金條,這人莫非是沖金條來的?可那些金條他早拿到上天庭交給靈文,讓她幫忙尋找主人了。再凝神細聽,謝憐發現,那人居然不是在撬鎖,而是在往功德箱里,一根一根地塞什麼東西!

    塞完之後,那人便收了工,似乎想翻窗出去。謝憐心想,等他出去后再跟上,看他去什麼地方,是什麼人,誰知,那人路過供桌,看了一眼桌上大大小小的盤子,似乎餓了,沒多想,順手就拿起那盆沒吃完的萬紫千紅小炒肉,扒了幾口。

    下一秒,「撲通」一聲,昏厥倒地。

    謝憐一下子翻身坐起,心道:「居然省了事!」起來點燈一看,地上直挺挺躺著個面色發紫的人,趕緊救命,給他灌了幾大口水,這人才悠悠轉醒。醒來第一句話就是:「什麼東西!」

    謝憐假裝沒聽到這句,語重心長地道:「奇英殿下,你膽子也太大了,什麼東西都不知道就敢往口裡塞。」

    這少年高鼻深目,滿頭黑捲髮,不是那西方武神權一真又是誰?

    他瞪眼道:「我怎知有人會在自己觀里供的飯菜里下毒?」

    「……」謝憐揉了揉眉心,打開那功德箱,發現裡面又被塞了滿滿一箱金條,道:「上次那箱也是殿下你塞的?」

    權一真點了點頭。謝憐道:「你幹什麼給我這種東西?」

    權一真道:「因為我有很多。」

    「……」

    其實,他不說謝憐也大概能猜到,多半是因為上次中秋宴,謝憐一筷子飛出去,切斷了戲台的帷幕。謝憐道:「這些你拿回去吧,無功不受祿。」

    權一真不說話,明顯壓根沒在聽,謝憐哭笑不得。這時,郎螢冷冷地道:「讓你拿走。」

    他竟也不知何時坐起來了,謝憐回頭望他,微覺奇怪。往日的郎螢基本就跟不存在一樣,恨不得把自己縮進地里,怎麼今天主動說了好幾句?而且,居然是用這種不甚友善的口氣。不過他也沒多想,心道大不了再讓靈文回塞給他,正色道:「殿下,你來得正好。今天神武殿集議你沒來,帝君給我們交付了任務,你看過捲軸嗎?罷了,沒事,我知道你沒看過,反正我看過。這次我們兩個人一組,要負責的東西,叫做『錦衣仙』。」

    白話仙人被叫做「仙人」,是因為人們不敢直接稱呼它為無賴、流|氓、討厭的鬼東西,固而勉強抬舉。那錦衣仙為何稱仙?則是因為,據說,這東西原本真的能成一位神仙。

    傳說幾百年前,某個古國有一個青年,雖然天生痴愚,智力不如六歲孩童,但一上戰場可就不是這樣了,武藝高超,且大善大勇。兩國交兵,本國能苟延殘喘,就仗他一人當牛做馬衝鋒陷陣。但因他頭部有疾,無親無故,拼了命打下來的戰功都被旁人佔了,一貧如洗,沒有人家願意把女兒嫁給他,也很少有姑娘願意親近。這青年也是傻到一定境界,愣是從小到大都沒跟姑娘打過交道,話都不敢多說。

    不過,此人有飛升之潛質,再打幾年,就該上天了,原本有沒有姑娘喜歡也無所謂的,但壞就壞在,他還是喜歡上了一個女子,喜歡得要命。在他生辰那天,這女子親手做了一件錦衣送給他。

    說是一件錦衣,卻怪異無比,不如說是個恐怖的口袋。這是那青年生平第一次收到喜歡的姑娘送給他的禮物,激動萬分,歡喜至極,再加上天生痴笨,根本不覺得哪裡古怪,迫不及待地便把「錦衣」往身上套。手沒有可以穿進去的袖口,他便問他心愛的姑娘:「為什麼我的手伸不出去?」

    那女子笑眯眯地道:「我第一次做,不太有經驗呀。不過,沒有手不就伸出去了?」

    於是,這青年便把自己執掌兵器的一雙手砍了,這下,終於合適了。然而,還不夠,他又問:「為什麼我的腳伸不出去?」

    那女子答:「沒有腳不就伸出去了?」

    於是,這青年便拜託人把他一雙腿也砍掉了。最後,他問:「為什麼我的頭伸不出去?」

    最後的結果,可想而知。

    謝憐原本也以為,「錦衣仙」應該是指一個穿著錦衣的妖魔鬼怪,誰知卻當真是指的一件衣裳。銅爐山重開萬鬼躁亂之時,這件衣裳給人盜走了。這錦衣沾了那青年的一腔痴血,化為一件極其厲害的陰毒法寶,常年輾轉於各路妖魔鬼怪之手,用它來害人。因此,絕對不要隨便收不知哪裡來的舊衣服,若是半夜路上遇到一個人拿著一件錦衣要送給你,也千萬別接。若是穿上了這件錦衣,就會被豬油蒙了心,痴痴迷迷,任人宰割,被吸乾鮮血。

    當然,這是傳說的故事,聽來荒誕,也有可能是人們根據錦衣仙的特性附會而成。不過,這錦衣仙是一定要攔下來的,絕不能讓它去了銅爐山。

    作者有話要說:首先,真正的郎螢跟花花沒有半毛錢關係。

    但是,相信我,世界上真的只有花花才能面不改色吃下太子做的東西(。

    所以,花花其實沒下線呀!只是今天把郎螢掉包自己來了(。

    所以為什麼大家都看不出來_(:3∠)_我以為我寫的很明顯了!!!既然如此那我還是直接撕了他的馬甲吧,哈哈哈哈哈哈!166閱讀網



    上一頁 ←    → 下一頁

    三國之召喚猛將會穿越的流浪星球唐朝好地主明天下我的大小美女花
    爆萌小仙:撲倒冰山冷上電影世界私人訂制這個大佬畫風不對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重生似水青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