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天官賜福 » 123 幽冥水府黑衣白骨 2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天官賜福 - 123 幽冥水府黑衣白骨 2字體大小: A+
     

    ?隨即,他便否決道:「不會的。」

    謝憐望向花城,道:「骨灰乃是鬼界中人的命門,是他們致命的弱點。試想,這麼重要的事物,怎麼會就這樣擺出來?」

    這一點,還是他與花城初見時,花城親口告訴他的。不知為何,他說得一本正經,腦中卻是不由自主想到了花城另外幾句。而花城也凝視著他,謝憐不禁失神片刻,隨即轉過頭,輕咳一聲。師青玄道:「那……這究竟會是何人屍骨?」

    眾人圍著那森森骨架研究起來。謝憐道:「首先,這是一個男人。」

    眾人都道:「看出來了。」

    謝憐又道:「其次,這人雙手雙腳應該都很靈巧,尤其是十指。他應該練過一點武,但武藝不一定很高強。優秀的武人多半是童子功,骨架不是這樣的。」

    師無渡卻掃了兩眼就走開了,道:「只要這東西不會站起來擋我們的路,他是什麼人都不重要。地師大人,你看這裡可能縮地千里……」

    誰知,話音未落,那具屍骨卻突然揚起了頭,猝不及防,向他撲去!

    多虧謝憐眼疾手快,一掌劈下,那屍骨被他手刀砍倒在地,散為一堆凌亂的骨架。師青玄道:「哥!」

    在場五人里,花城是不會出手去護旁人的,只有謝憐一個是武神,一下子顯得尤為重要。師無渡雖被突|襲,卻還算鎮定,方才也只退了一步,道:「這屍骨怎麼回事?還有魂魄未散,附在上面嗎?」

    謝憐蹲下,在骨頭堆里翻找查看一陣,搖了搖頭,道:「奇怪。」

    師無渡道:「何處奇怪?」

    謝憐站起身來,道:「這屍骨分明已經一絲魂魄都沒有了,否則,方才我們靠近的時候也不會覺查不到異樣的波動。」

    師無渡道:「既是如此,為何它還能突然暴起傷人?」

    沉吟片刻,謝憐道:「我想,是迴光返照。」

    師青玄奇道:「迴光返照?那不是用在活人身上的嗎?將死之人……也還算是活人。」

    謝憐道:「死人也是一樣的。比如頭七,也是一種迴光返照,亡者逝世后七日回魂來見親人。其實,什麼東西都是一樣的。我想,方才水師大人一定是刺激到了它,才使得它突然之間凝聚了所有殘餘的力量,來了這麼最後一下。」

    因言之有理,師無渡對他的話越發重視,道:「那依太子殿下所見,會是什麼刺激?」

    謝憐道:「要麼就是你說的什麼話,要麼,就是你身上有什麼東西。」

    師無渡道:「方才我說什麼了?」

    明儀喘了口氣,道:「……『只要這東西不會站起來擋我們的路,他是什麼人都不重要。』」

    師青玄撓了撓頭髮,莫名其妙地道:「這句話有什麼問題嗎?難不成這位仁兄還是個暴脾氣?」

    討論不出個所以然來,謝憐道:「魂魄既已散盡,罷了吧。」將那屍骨斂好,重新擺上神台,雙手合十,拜了幾下,師青玄也過來跟著他胡亂拜了兩把。五人在這幽冥水府中亂轉了一陣,此地空無一人,那傳說中的黑水玄鬼並不在家。水府結構複雜,設有許多大大小小的偏殿,其中一間尤為隱蔽,尤為狹窄,門扇外描繪著奇異的咒文,正是使用過縮地千里后殘留下來的痕迹。

    看來,整座黑水島上,的確有一個地方可以使用縮地千里。而那個地方,就是這間小小的偏殿。使用一間屋子作為特定的連接點,消耗的法力比完整重新畫一個陣法要小多了。而他們眼下也沒什麼法力可以揮霍,真是剛好。明儀是行家,看了一眼便道:「這是個單向陣法。」

    謝憐瞭然,道:「即是說,只能從這裡傳出去,不能從別處傳回來,是嗎?」

    明儀點頭,道:「耗的法力又可以折一折。」

    師青玄道:「那不就是我們需要的嗎,我們就是只需要出去,太好了!趕緊走吧,別給那黑水主人發現了。」他一手架著明儀,另一手剛要打開門,明儀卻又厲聲道:「住手!有陷阱!」

    師青玄一聽,蹬蹬蹬就倒退了三尺,道:「什麼陷阱?」

    明儀也活活被他往後拖了三尺,無語片刻,示意他再把自己架上去,對著那門上的咒文看了半天,篤定地道:「是陷阱。在這間殿里畫陣,一次最多只能送走一個人。」

    師青玄道:「有這種事?那如果傳了兩個人會變成什麼樣???」

    明儀冷冷地道:「等這兩個人到達目的地的時候,你會發現他們被壓成了一個人。」

    「……」

    在場幾人,只有明儀是行家,其餘人一個水神官,一個風神官,一個武神,這方面都不大拿手。謝憐第一反應就是去看花城,見他凝眉望著那陣,並未提出反對,想來明儀所言不虛,沉吟道:「若果真如此,不明就裡的闖入者們想啟用此陣逃出生天,卻反而會……慘不忍睹。難怪說是陷阱。」

    恰在此時,天外一個霹靂。彎彎曲曲的閃電爬過蒼穹,幽冥水府內眾人的臉被映得白中帶藍,宛如五隻厲鬼。眾人面面相覷,師青玄道:「哥,又……」

    師無渡臉色微沉,不答,但眾人皆知,這是他的天劫又追著來了。謝憐耳邊隱約又響起裴茗無意間的一句話:「水師兄,這次你可真夠倒霉的……」

    師青玄道:「既然這裡能用縮地千里,咱們就趕緊走吧。若是一道天雷劈到這裡,把這水府劈塌了,那……」那梁子就結大了。拆一位神官的神殿就是砸了人家招牌,是深仇大恨,雖然不知鬼界是否也有此忌諱,但想來誰都不願意莫名其妙就被拆了房子。明儀手指蘸了蘸他傷口的血,勉強立住,準備畫陣了,道:「去到哪裡?哪個先來?」

    謝憐道:「那肯定是地師大人你先來啊。你有傷在身。」

    明儀卻搖了搖頭,道:「這陣每用一次就得重新補過,你們都不會畫,我得留下來補陣。」

    師青玄道:「那明兄我陪你到倒數第二個好了。」

    師無渡道:「你陪什麼,你現在……你留下來陪也沒用,趕緊先走,去東海邊!」

    師青玄卻道:「現在大家都差不多的沒用,無所謂。這次並不關明兄的事,卻累得他如此受苦,我……」他嘆了口氣,道,「我實在過意不去。」

    師無渡道:「反正也是傳到同一個地方,一會兒就好了,你怕什麼。」

    若是以往,師無渡最多說兩句,師青玄就聽了,如今卻不同了,師青玄竟是不聽他的,問了別的,道:「我們要是先走了,裴將軍怎麼辦?他不就留在這裡了嗎?」

    師無渡也覺察到弟弟不是那麼聽自己的話了,神色有些複雜。須臾,道:「沒關係,裴兄生命力頑強,他可以在這裡堅持到我們回上天庭搬救兵的。」

    「……」謝憐哭笑不得,雖然直覺水師說的應當不錯,也並不帶惡意,但還是忽然同情起了裴茗。頓了頓,他道:「且慢。」

    眾人望他。謝憐道:「地師大人,你確定這屋子真的能啟動縮地千里?會不會有什麼問題?我覺得,不太好貿然就上,要不要先試一試?」

    明儀果真停了手,道:「怎麼試?要試也得有人上。」

    師青玄舉手道:「那我來試好了。」

    花城半天沒說話,這時卻抱起了手臂,道:「不好意思,打擾一下。你們有沒有想過一個問題?」

    明儀道:「閣下有何高見?」

    花城道:「如何得知,去試的人有沒有到達目的地?」

    謝憐怔了怔,道:「是啊,地師大人說了,這是一個單向陣法。」

    也就是說,人一旦被傳送出去,就沒辦法再傳回來,告知其他人方才自己是否平安抵達目的地了。而這裡與外界隔絕,又不能以通靈術溝通,似乎是個死局。而他們方才都忘了這一點。

    花城下了結論,道:「所以,在這裡討論這個問題,是完全沒意義的。一句話,走還是不走,迅速了結。不敢嗎?那就留這兒吧。」

    雖然他是在微笑著的,但謝憐覺察到,花城微微有些焦躁,似乎想儘快離開這裡。這份焦躁應該是從棺舟被師無渡召水龍叼回來后就一直存在的,眼下恐怕越演愈烈了。

    師無渡也不想再等了,那天雷如同炸響在耳邊,再不走遲早劈下來,大家都別想好過。於是,他衝進那偏殿摔上了門,明儀迅速圓陣。再打開時,屋裡飄出陣陣輕煙,卻已空無一人。

    明儀道:「好了。下一個。」

    師青玄道:「那就太子殿下吧……」話音未落,明儀已經把他扯過去,塞進了屋裡,關上門,迅速圓陣。第二次打開門,明儀望向剩下的兩人。謝憐道:「三郎,你先走?」

    花城卻拉上他,沉聲道:「哥哥,一起走。」

    謝憐一怔,道:「可是這陣法不是一次只能……」

    花城道:「我不是活人,放心吧。」

    謝憐總覺得有哪裡不放心,但也說不出所以然。花城帶著他進了門,對門外明儀道:「菩薺觀。」

    明儀默默點頭。那扇門扉在謝憐面前緩緩合上,透過門縫,望著明儀那張青氣繚繞的面容,謝憐情不自禁心想:「地師大人當真還撐得住么?」

    花城親手關上門,定定須臾,再次打開,而呈現在二人眼前的,已經是菩薺觀內的景象。此時正是夜間,戚容在地上睡得四仰八叉彷彿暴斃身亡,並且搶走了全部的被子,呼嚕打得震天響。穀子原本睡相很好的,不知道是不是給這個便宜爹帶壞了,眼下也一條死魚般地橫在戚容肚子上。郎螢則一個人規規矩矩蜷在一旁的角落裡蓋了幾件衣服。謝憐拿起戚容身上的被子,按捺住了直接壓在他臉上的衝動,把被子分給兩個小孩兒,輕聲道:「我們這是……回來了?」

    花城在他身後關上門,道:「嗯,結束了。」

    謝憐道:「還沒吧。還不知道風師大人他們回來沒有。」

    他輕手輕腳推開門,來到菩薺觀外才敢大聲,在之前臨時建立的通靈陣里喚道:「地師大人?你們回來了嗎?」

    沒有迴音。想來明儀動作沒有那麼快,謝憐又進了上天庭的通靈陣。不進不知道,一進嚇一跳,裡面已經瘋了。所有神官都在喊,靈文居然發了脾氣,道:「不要什麼沒用的消息都塞給我,我一天要看多少?!不會先自己動動腦子想想再問我嗎?!」

    謝憐忙道:「靈文!水師大人他們沒回來嗎?!」

    靈文瞬間換了個人一般,抓住他道:「太子殿下!您說話的聲音怎麼突然這麼大……您是從東海回來了嗎?水師大人和裴將軍他們都去哪兒了??怎麼什麼音信都沒了?」

    謝憐道:「我是從南海回來的。」

    「南海?」

    「南海,黑水鬼蜮。」

    靈文愕然:「這……怎麼會到那裡去了?!那地方咋們可從來不沾。老裴他們也在那兒?」

    謝憐道:「說來話長,水師大人渡劫途中誤入黑水鬼蜮,好容易才從那裡逃脫,他和風師大人比我先回來的,眼下應該到東海邊了,您沒瞧見嗎?」

    靈文道:「沒有!東海那邊早就平靜下來了,兩百多個漁民也全都搜救上來了,但是海岸海面,都沒有他們的蹤跡!」

    謝憐道:「怎麼可能!除非……」

    除非什麼?

    靈文道:「除非什麼?太子殿下?太子殿下您還有什麼要說的嗎?我們現在就派神官去南海?」

    謝憐喃喃道:「來不及了。」

    他閉了通靈陣,猛地轉身,道:「三郎。」

    花城似乎已經預料到他會問什麼,負手不語,凝神望他。謝憐道:「你,是不是在很早以前,就和那位達成了什麼協議?」

    花城沒有立即回答,而等他一啟唇,謝憐忙道:「不不不,你不要告訴我!你不用回答我。如果你早與旁人達成了協議,我肯定不希望你因為我做背信毀諾之人。突然問你是我不對,你別為難。」

    花城道:「殿下,抱歉。」

    謝憐搖頭,道:「你不要道歉。我早該想到,必然是因為某種協議,你才不能插手,也不能直接告訴我真相。」

    花城也不是沒有勸阻過,但也未乾涉他的意願,只是一路相隨,一路相護,並且已經想方設法地要帶他抽身了,只是,謝憐每每都因為各種緣由更深入事件中心。謝憐道:「我反而要多謝你。」

    花城道:「你都猜到了?」

    謝憐點頭,道:「大概猜到了。其實,也早就應該猜到了,只是他實在太厲害了。我又時常想得太多,懷疑了又反覆推翻,往往忽略了最直接的可能。」

    頓了頓,他道:「而且,那位真的很給你面子。為了和平地把我調開,花了一番苦功,廢了不少彎彎繞繞。」

    「殿下。」花城道,「這件事,到此為止了。」

    謝憐嘆了口氣,道:「我也希望如此。但,他恐怕做的有些過火了。」

    沉默片刻,花城柔聲道:「但你已經回來了,也沒法再回鬼域去。這件事,就留給他們自己解決吧。」

    謝憐卻道:「不一定。」

    聞言,花城身形微滯。

    謝憐道:「就在剛才,我忽然想起來了。有一個辦法,是可以聯繫上風師大人的。」

    他雙手起了手印,道:「所以,三郎,抱歉了,我得先回去一下。」

    看到那個起手式,花城登時明白了,但他顯然沒料到還有這麼一招,微微睜眼,道:「……哥哥?」

    謝憐一字一句道:「移——魂——大——法!」

    閉上雙眼后,那陣熟悉的失重感襲來,彷彿魂魄被拉拽出來,猛地被拋高又墜落,再睜開眼時,面前不再是花城的面容,而是一望無際的黑夜和急速向兩邊退後的山林。謝憐還能聽到從自己口中發出的急促呼吸聲和劇烈的心跳。

    成功了!

    移魂**,並不常用,而且極燒法力,比通靈術強,也比通靈術邪,更比通靈術稀奇,所以,一般的法場屏障不會想到要阻隔這種法術。

    當日,他和師青玄施展過一次移魂**后,師青玄並沒來得及對他封閉靈識就失去了法力,變成了凡人。這就好比他二人交換了對方屋子的鑰匙,使用過對方的屋子。換回來后,師青玄應該立刻給屋子換一把鎖的,這樣謝憐就不能再進去了,但是他沒有。所以,謝憐還是可以用之前那把鑰匙,打開師青玄的屋子,只是,師青玄卻無法打開謝憐的屋子了。所以,眼下兩人正共用一具軀體,而謝憐的身體,應該是原地癱軟,倒了下來,不知有沒有被花城接住?

    師青玄跑得氣喘吁吁,肝膽俱裂,似乎正在什麼東西的追逐下逃跑。謝憐側耳一聽,身後逆風傳來陣陣鬼哭狼嚎,竟是黑水島上被關在鐵牢里的那群瘋怪人。他們似乎十分喜愛師青玄,甚至應該說是「渴望」,一個個翻著白眼吐著舌頭窮追不捨,師青玄肋骨和肺部都隱隱作痛,欲哭無淚,欲喊無聲。謝憐感覺他跑起來氣息雜亂無章,如此下去根本撐不了多久,主動掌控身體節奏,道:「風師大人!」

    他是用師青玄的嘴在說話,驚得師青玄差點咬了舌頭,道:「誰?!誰在我身體裡面?!?!」

    謝憐道:「冷靜啊大人,是我用移魂**回來找你了!把身體交給我,我幫你跑。」

    謝憐感覺師青玄的眼角頓時飈出了兩行熱淚:「太子殿下?!真是讓人安心啊!!!你真是太可靠了!!!謝謝你啊!!!」

    謝憐道:「別謝了!你聽我說,風師大人,快跑!」

    師青玄道:「不是那啥我現在就在跑啊?!」

    謝憐道:「不是這個跑,我的意思是讓你快逃跑……」說話間,一旁樹林里蹦出七八個瘋瘋癲癲的骯髒怪人,一齊朝師青玄撲來。謝憐雙手骨節咔咔作響,連環三十腳飛起,踹得眾怪人哇哇倒地爬不起。師青玄目瞪口呆,道:「這是我踢的?這麼厲害。武神真好啊!我也想做武神了。」

    謝憐則真誠地潑出了一盆好心的冷水,道:「不行啊大人,你這身體資質,不適合做武神……」

    二人用同一具身體說話,彷彿自問自答分裂現場,教旁人看來,當真是古怪至極。謝憐道:「風師大人,水師大人呢?」

    師青玄望望四周,道:「我哥和明兄都不知道去哪裡了。剛才我一打開門,發現還是在幽冥水府,只不過是從另一間屋子裡出來罷了,不知道是哪裡出了問題……」

    突然,謝憐足底一點,一躍而起,飛身上樹。師青玄不明所以,但身體忽然無師自通飛檐走壁任我行的感覺還挺奇妙,便任由他操縱著自己身體輕巧靈活地爬到了樹頂,道:「太子殿下,你幹什麼突然……」

    話音未落,謝憐便捂住了他的嘴。

    而實際上,也就是自己捂自己的嘴。不多時,謝憐爬上枝頭,坐在樹枝上,隱蔽在茂密的枝葉中,緊接著,一個跌跌撞撞的頎長黑影出現在道路盡頭,定睛一看,竟是明儀。

    他還是面色慘慘,俊美之中平添死氣,但還勉強能走。師青玄大喜,放下手,正要出聲喊他,謝憐卻又舉手捂住他嘴。這一次是雙手,捂得死死的幾乎透不過氣。師青玄並非莽撞之人,當即明白謝憐定有深意,不再掙扎。眼睜睜看著明儀從下方那小路上走過去,謝憐才微微鬆手,從樹上悄悄滑落,在密林中潛行起來。

    飛奔出一陣,師青玄回頭望望,低聲道:「太子殿下,方才你為何不讓我叫住明兄?」

    謝憐卻沒回答,身形猛地一滯。師青玄再一回頭,瞳孔瞬間劇烈收縮。

    方才分明已離開遠去的明儀,就站在他,或者說,他們的面前。

    明儀似乎扶著一棵樹才支撐住了身體,皺眉道:「……怎麼你也在這裡?」

    師青玄脫口道:「我……」

    謝憐一聲不吭,把手伸到背後搖了搖,示意他千萬不可暴露第三個「人」的存在。師青玄會意,明儀的眉卻皺得越發厲害了:「你的手,在背後幹什麼?藏了什麼東西嗎?」

    師青玄忙把兩手平攤給他看,道:「沒有啊!」

    謝憐能感覺到,他的頭皮正在一圈一圈地炸開,脊背也陣陣發麻,想來,雖然在師青玄心中明儀是很可靠的,但也被這樣出現的他嚇了一跳。

    明儀一臉莫名其妙,道:「我又沒真的讓你給我看。」

    這神情雖然嫌棄,但也十分親切了,師青玄又鬆了口氣,半身的雞皮疙瘩也漸漸消退。謝憐雖然心中焦急萬分,但此時不敢貿然開口。明儀道:「水師大人呢?」

    師青玄道:「你也沒看到我哥嗎?我也在到處找他。不是說能傳送我們離開黑水島嗎,為什麼太子殿下他們回去了,我們還在這裡?」

    謝憐聽著,暗暗焦急。雖然他竭力把師青玄緊張過度時必然會出現的「哈哈哈哈哈哈」壓下去了,但這麼正常正經的話也不像是師青玄會說的。於是,他狂抓頭髮,指明儀大聲道:「明兄!!!不是讓你有空多練練嗎,你是不是又手生畫錯了啊!」

    雖然略顯浮誇,但是,效果不錯。明儀果然沒覺察端倪,黑了臉,道:「滾!有本事自己畫。」

    這麼說著,卻又走了過來。師青玄僵立未動,謝憐趕緊代替他動,上去架住了明儀,道:「明兄,你的傷勢如何?毒沒事吧?」

    明儀搖搖頭,道:「沒事。先找到水師大人再說吧。」

    師青玄點點頭,二人慢慢往前走去。謝憐找不到機會警告師青玄,叫苦不迭,須臾,忽然感覺口唇微張,卻是師青玄在無聲開合,不禁精神一凜。細細分辨口型,他說的是:「到底怎麼了?」

    謝憐怕被近在咫尺的明儀發現異樣,微微低頭,也以口型回應道:「他是假的。」

    四個字口型閉合的一瞬間,謝憐便感覺手臂上起了一層細細的雞皮疙瘩。

    師青玄睜大了眼,以口型道:「假的?!那他是誰?!」

    謝憐無聲地給了出了答案。

    他道:「白話真仙。」

    師青玄倒抽一口冷氣,明儀的聲音從側上方傳來:「怎麼了?」

    師青玄把這口冷氣吸到了底,再嘆出來,顫聲道:「我害怕。」

    沉默片刻,明儀道:「現在害怕,為時過早。」

    若是在以往,這話必然會被解讀為彆扭的安慰,可是,此刻聽來,卻透著一股說不出的陰森味道,彷彿是某種威脅。

    師青玄低頭,又以口型對謝憐道:「不會的。白話真仙,不會化形!」

    事實上,謝憐說出口后,也覺得稱之為「白話真仙」不太恰當,應當說,太失敬了,太怠慢了。幾日之前,師青玄遇到的那個「白話真仙」,充其量不過一個小嘍啰,或是一個微不足道的分|身,或者,一點沒吃完的殘渣罷了。於是,他又給出了第二個答案:

    「黑水玄鬼。」

    師青玄腳下又是一歪。明儀道:「你又怎麼了?」

    師青玄牙齒打顫,道:「我想死……」

    明儀冷冷地道:「你想的倒美。」

    又來了。同樣的冰霜口吻,同樣的冷酷話語,分明與往日毫無二致,卻在此刻有了完全不同的解讀意味。然而,這還遠遠沒有結束。謝憐又無聲地說出了第三個名字:

    「賀玄。」

    師青玄彷彿再也受不了了。

    他心如擂鼓,謝憐也覺察到了,恰好經過一條小溪,當機立斷,道:「明兄,我看你還是先休息一下再找吧!」

    明儀道:「眼下哪還有時間休息?」

    謝憐道:「你是中毒,動得越狠,毒發越快。再說你不休息,我一個凡人也要休息。你先坐下,我去弄點水來喝。」

    於是,他盡量平穩手腳,不泄露一絲顫抖,讓明儀坐在草地上,自己則到了溪邊,借著流動的溪水之聲掩蓋低聲的說話聲。師青玄掬兩捧水潑了自己滿面,冷靜了一把,低聲道:「太子殿下,你在說什麼???我身後這個人到底是誰???是那三個其中的某一個化形成了明兄???還是他們全都附身在明兄身上了???」

    謝憐道:「風師大人,冷靜!不是他們,是他!現在在你身邊的,只有一個人。從始至終,都是這一個人。沒有任何人化形,也沒有被任何人俯身!」

    師青玄喃喃道:「可是,可是明兄他……」

    謝憐道:「不要叫明兄了。真正的明兄,已經死了!」

    師青玄道:「你怎麼知道?你看到了?」

    謝憐道:「不光我看到了,你也看到了。真正的地師大人,就是剛才供在幽冥水府里的那一具屍骨!你當他為什麼用不好地師的月牙鏟?因為那根本不是他的東西!你身後的這個人,幾百年前本名叫做賀玄,修鍊為絕化名黑水玄鬼,吞噬白話真仙操縱那東西找上你,囚禁並且殺死了真正的地師,從很早以前就冒名頂替到了上天庭!!!」

    話音剛落,他整個人突然一僵。

    一隻手,猝不及防拍上了他的肩頭。

    作者有話要說:所以黑水其實早就出場了,他一直就在你們眼前晃。

    風師從來沒認識過真正的明儀,在他眼前的一直都是一個人,包括在你們眼前的也是。

    蓋章本文第一影帝!

    我憋了好久他也憋了好久,終於爽了。各位出了晉江【不要給其他沒看過的人劇透啊!!!也不要在前面的章節評論里劇透或者暗示!】很影響閱讀體驗的!!那就不好玩兒了。不要劇透!不要劇透!!重要的事情說三遍!!!

    本來昨天就想寫到這兒的,但看這個字數,你們說是不是不太可能哈哈哈哈,累死我了……我11點準點更的,**卡了刷不出來_(:3∠)_166閱讀網



    上一頁 ←    → 下一頁

    放開那個女巫三界紅包群寒門狀元西遊大妖王最強妖孽
    三國之召喚猛將會穿越的流浪星球唐朝好地主明天下我的大小美女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