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天官賜福 » 122 幽冥水府黑衣白骨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天官賜福 - 122 幽冥水府黑衣白骨字體大小: A+
     

    ?而在岸上,他們的身後,卻還是空無一人!

    謝憐一路上都提著芳心,一見此景,反手回刺。那黑影分明被他刺中,卻如刺中一團水波,散開一陣漣漪,原地消失。花城也微微側首,望著那黑影消失的方向皺起了眉。隨即,水中倒映出現了更多影影綽綽的人形,一張張慘白的臉和一雙雙慘白的手是他們在黑夜中唯一的醒目之處。謝憐一劍掃出,喝道:「裴將軍!到水邊去,看倒影!水中倒影能映出那些東西!」

    若非是在鬼域之中,這些小鬼根本近不了神官的身,裴茗方才是看不見敵人,眼下覺察端倪,盯著水面,刷刷兩劍便把圍向他的一群鬼影盡數解決。而師無渡也終於注意到了倒影的異樣,跪在水邊,低頭道:「青玄?你在那兒嗎?!」

    那水是黑漆漆的,鐵牢也是黑漆漆的,融為一體,難以覺察,只有那隻手是白的。須臾,一張臉忽然探到鐵欄中間,正是師青玄!

    他似乎也看不到鐵牢外的師無渡,一副令人毛骨悚然的神情,雙手抓鐵欄,拚命把頭往外擠,似乎正在大喊呼救,卻一點兒聲音也傳不上來。喊了沒一會兒,突然有五六隻乾癟的枯手,扒滿他的頭、臉、脖頸、肩,生生把他拖了下去!

    見狀,師無渡罵了一聲就要往水裡跳,裴茗一把拉住他,道:「水師兄不可!焉知這不是陷阱?南海的水調不過來了,你身為水神官進到別人的水域里,豈非人為刀俎你為魚肉?」

    師無渡拍上他的肩,只說了一句:「那麻煩你幫我在外面照看著。」說完就推開了他,縱身一躍,跳入了黑水湖中!

    他一入水就再沒浮起來,裴茗道:「水師兄!」卻沒法跟著下去,只因他清楚,這湖下大約有個「界」。就像一些古墓里設置的機關,外人闖入,可以從外面打開墓門,但一旦進去了,墓門自動關上,從裡面就打不開了,盜墓賊就這樣被困死在裡面,難保這個「界」沒有類似的設置。謝憐道:「裴將軍!你別下去,你現在腳邊就有屍體,快回海灘去做棺材準備離開,我下去!」

    裴茗道:「太子殿下?你行嗎!」

    謝憐道:「你的法力到了這兒也折扣得差不多了,咱們差不多,干打我比你有經驗!」

    裴茗再看他身邊的花城,想起他能浮於水面,這兩人在這裡用處只比他大,不比他小,不多一句廢話,拎了地上那小鬼屍體奔出林去。謝憐回頭道:「三郎,還是借我一點法力……一點,一點就夠了!」

    花城一語不發,在他后腰輕輕一拍。芳心劍端登時掃出一道巨柱一般的白光,包抄而來的眾小鬼一擊斃命。謝憐無言片刻,隨即收了劍,道:「我走了!」

    二人一齊躍入水中。然而,黑水湖底,除了湖水異常冰冷,居然並無異常。而且和黑水鬼蜮的「入水即沉」不同,這水明顯能浮人,和尋常的湖水無異。謝憐心覺怪異,主動往下游去,不一會兒便游到了湖底。水下沒見到什麼奇異的機關,也沒見到風師和水師。他蹙眉思索片刻,向上游回。片刻過後,謝憐破水而出,吸了幾口氣,抹去臉上湖水,這才發現,岸邊景象,已經不一樣了!

    黑水湖邊,已然多出了一座鐵牢,正是方才倒映在水中的那座。

    但除此之外,湖邊其餘的景象,都還是一模一樣的,而且過分靜謐,反倒顯得十分詭異。師無渡已經上了岸,正抄著一塊大石,怒砸那鐵牢的大鎖。他乃是水神官,眼下進入了其他水法大能的地界,調不來自己域內的水,正如拔了牙、去了爪的猛獸。謝憐和花城上得案來,師無渡一見謝憐便雙眼一亮,舉手道:「武神!來得好!快,用你們武神的方式解決掉它!」

    「……」

    謝憐心想,這下大家都知道武神的好了吧,默默上前就是一腳,那大鎖應聲斷裂。再一腳,牢門大開。師無渡衝進去道:「青……」

    誰知,他還沒衝進去,裡面先沖了一堆人出來,鬼哭狼嚎:「嗷嗷嗷嗷啊啊啊啊嗚嗚嗚哇哇哇!」

    這群人個個蓬頭垢面、瘦骨嶙峋,雙眼無神、衣不遮體,骯髒得彷彿十年沒有洗澡,胸前肋骨一排排凸出來,雙手亂抓,捶胸頓足,甚為可怖,嘴裡還鬼吼鬼叫,如同一股奔涌的濁流泄出,師無渡簡直被驚呆了。

    不過,這些人只是逃了出來,並沒糾纏,因此他呆了片刻也不管了,繼續往裡沖:「青……!」

    沒沖幾步,腳下猛地一個趔趄,那地竟是極滑,險些摔倒。而且鐵牢內還散發著一股難以形容的惡臭,謝憐在外面尚未進去都聞到了,屏住了呼吸,師無渡則以袖掩口鼻,繼續往裡沖,終於喊出來了:「青玄?!」

    牢內黑漆漆的,私下都是嗚咽的哭聲和奇怪的竊竊私語。半晌,一個聲音道:「……哥……」

    果然,師青玄就跌坐在鐵牢最深處,倚靠著一面牆。牆上是鐵牢里唯一一面高窗,窗外漏入的月光映得他整個人都慘白慘白的。而他身旁,圍滿了一群骯髒不堪的怪人。有的渾身生滿爛瘡,有的在學豬叫,有的當自己是只雞正在啄米,有的正抱著師青玄,一邊痛哭叫一邊他寶寶,竟都是瘋瘋癲癲的。

    師青玄好歹當初也是神官之尊,這輩子還沒落入過這樣的境地。師無渡上去就是一轟,道:「滾開!這都是群什麼鬼!」

    他和師青玄容貌雖似,氣勢卻截然不同。眼下法力大折,強勢卻更盛,那些瘋人嚇得抱頭鼠竄,謝憐不禁心生憐憫,師青玄也道:「哥,別打,這些不是小鬼。這些……都是活人!」

    千真萬確,這些人雖然個個比鬼還像鬼,但仔細一看,還真都是活人。謝憐不禁微怔,心道:「黑水玄鬼為什麼要關這麼一堆人在這裡?」

    師無渡卻不關心這些,一手舉起那長命金鎖,一手抓師青玄胳膊,道:「你怎麼到了這裡來的?你哪兒受傷了?」

    師青玄身上的確是髒兮兮的,腿上流了點血,但似乎也沒什麼了,道:「我們都不知道怎麼來的,一個浪打來暈過去了,醒了的時候就到這裡了。我這是一點小傷,不礙事!明兄傷的比較重。」

    幾人這才發現,明儀就躺在一旁地上,臉色極差,卻不是不高興的差,又青又紫的,交替變幻。謝憐道:「地師大人這是怎麼了?」

    師青玄道:「好像給海里的東西咬中了,那些骨魚的牙和刺生著綠蘚,都是有毒的!我把身上帶的葯都給他用了,但是……唉。」

    謝憐蹲下來,本想細細查看,卻險些被這裡的惡臭熏得暈過去。望望四周,放著一些木桶,桶里都是泔水,一股餿味兒霉味兒,還有爛瘡膿血的腐臭味,甚至還有疑似幾個月夜壺沒倒的可怕味道。

    師無渡再也不能忍了,道:「如此令人作嘔的惡趣味,這黑水沉舟的品味也不怎麼樣。青玄,我們走!」

    他抓起師青玄就往外拖,師青玄卻道:「我還好,不用扶。」架起了明儀,這才緩緩出了鐵牢。

    可是,來時容易去時難。黑水湖的過界通道卻已封閉起來。下了幾趟水,再出湖面,景色沒有任何變化,證明他們果真被留在黑水湖界內,沒法出去了。

    師青玄道:「裴將軍呢?」

    師無渡道:「我讓裴兄留在外面了,他應該也會想想辦法。」

    謝憐道:「我讓裴將軍先去造棺舟了,等你們出去好立刻動身。」

    師無渡道:「若是他造好了棺舟,先回去報信再來找我們也可。」

    但是,明儀已負傷,雖不知毒性有多厲害,還是越早離開越好,恐怕等不了那麼久。思忖片刻,謝憐道:「這位黑水玄鬼雖然隱居海外,但他自己應該不會永遠不出去吧。難道他想要出去時,都必須得渡過一整片黑水鬼蜮才行嗎?」

    師無渡道:「嗯,你說的很對。這島上一定有一個地方,可以使用縮地千里。」

    他原本對謝憐並無區別對待,但眼下共歷劫難,謝憐又三番幾次救了師青玄,自然也另眼相看起來,是以毫不吝嗇地予以贊同。這時,明儀微微舉起一手,師青玄道:「明兄?你想說什麼?」

    似是為了節省力氣,明儀並未開口,只把手舉得更高了。眾人順著他舉手的方向望去,只見森林深處,聳立著一座黑沉沉的建築。

    明儀放下手,啞聲道:「那個地方……是幹什麼的,你們知道嗎?」

    謝憐道:「不知道。原先我們過來的時候,並沒有看到這個東西。」

    師無渡眯眼,道:「那就是那黑水玄鬼的幽冥水府了吧。」

    傳聞中,黑水玄鬼所居之宅,就叫做「幽冥水府」。斷定完,師無渡道:「走吧。」

    他竟是毫不避諱,直接朝那裡出發了。雖然看似莽撞,但眼下這個情況,除了走還能怎樣呢?

    如果說方才他們是一直在人家院子里打轉,那眼下就是要去闖人家大門了。謝憐低聲對花城道:「三郎,你若不便,不要跟來。」

    花城卻也是凝了神色,道:「快走吧,哥哥,早些離開。」

    謝憐點頭,不說了。但他隱隱看出,花城似乎有所顧忌。而且,並不是顧忌此地的主人,而是別的東西。

    他心裡總覺得有什麼地方不對,想到了許多長久以來積攢下來的細小疑問,略感不安。不多時,一行人無視那群瘋瘋癲癲四處逃竄狂奔的怪人,穿過森林,來到了那森森黑筑前。

    來到了才發現,這「幽冥水府」,竟是一座巍峨大殿,規格和那些首屈一指的風師殿、水師殿差不多。大殿殿門緊閉,幾人邁上數級台階,謝憐站在門外,敲了敲門,朗聲道:「打擾了。我等冒昧來犯,實屬意外,當真過意不去。」

    無人應答。他定定心神,緩緩推開大殿的門。

    原本,以謝憐多年經驗和以往慣例而言,就算裡面有什麼東西,也不會一開門就出來打招呼的。誰知卻是開門打臉。第一眼就看到了一件令人悚然的事物。

    空曠的大殿中央,竟然端坐著一個人。而這個人,一身黑衣,面目雪白——

    竟是一具屍骨!

    謝憐馬上「啪」的一聲把門關上了。

    他心道:「我是不是打開門的方式不太對,一般不至於一上來就給你看這種東西的啊?」

    本想重新打個招呼,再來一遍,師無渡卻越過他,上來就把兩扇門推開了,哼道:「來都來了,還怕他招待不周不成?」

    眾人緩緩步入殿中,稍稍靠近那黑衣白骨。謝憐一面細細打量著它,一面道:「這是什麼人的屍骨?為何會被供在這裡?」

    明儀皺眉,道:「……裴將軍,不是落單了嗎?不會是他吧。」

    還真不是沒這個可能,師無渡微微一驚,看了幾眼,隨即道:「應該不是。這屍骨身形比裴將軍扁。」

    忽然,師青玄道:「等等。」

    眾人望他,師青玄道:「這問題不是很簡單嗎?這裡可是幽冥水府啊。能供在幽冥水府里的,當然只有……」

    謝憐明白他的意思了,道:「黑水玄鬼?」

    作者有話要說:今天有事,文案第一行請假延遲啦。本來想多更一點的,但實在趕不及了。還是攢到明天早點更吧。

    明天中午11點更新!更新時間又要進入一個輪迴的新生了!!!166閱讀網



    上一頁 ←    → 下一頁

    極品小農場放開那個女巫三界紅包群寒門狀元西遊大妖王
    最強妖孽三國之召喚猛將會穿越的流浪星球唐朝好地主明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