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天官賜福 » 121 合靈柩棺舟出鬼海 2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天官賜福 - 121 合靈柩棺舟出鬼海 2字體大小: A+
     

    ?話音剛落,二人一陣腳重頭輕,由躺變立,那棺舟竟是陡然豎起,又迅速倒下,生生翻了一個大跟頭!

    花城一手緊緊摟著謝憐的腰,一手墊在他頭上護住,道:「抓緊我!」

    要是在外面,比這會子顛來倒去再三倍,謝憐也能應付,壞就壞在眼下囿於一方狹小空間,手腳施展不開,也不知外面究竟遇上了什麼東西,只能凝神戒備暗暗心焦,道:「萬一棺舟裂了?!」

    花城道:「沒事。裂了也不怕。有我,你沉不了!」

    他們此時緊密相貼,花城這句幾乎是吻著他的頭髮說出來的,謝憐甚至能感覺到他喉結處傳來的微震,心神略略一散,隨即,又被劇烈翻騰的棺舟奪去了注意力。這舟彷彿變成孩童的玩具,被一三歲小兒拿在手裡拚命搖晃、狂甩不止。萬不得已,謝憐一手摟緊花城,一手扶緊棺木。

    混亂之中,兩人上上下下、翻來覆去不知換了幾輪體|位,把對方身上什麼亂七八糟的地方都撞了個狠、擦了個遍。別看花城瞧著是個少年模樣,真被他撞這麼久才知道,他渾身上下都是硬的。謝憐被折騰得眼冒金星,好容易感覺消停會兒了,發現他已被花城壓在身下,身上沉沉的簡直教他喘不過氣。謝憐勉強舉起一手,抓住花城撐在他身側的堅實小臂,輕吟一聲,頭昏眼花地道:「夠了沒有啊……」

    不知為什麼,花城沒回他的話。而謝憐一句未完,呼吸便猛地一滯。因為,他忽然覺察到,自身某處,發生了一點不同尋常的變化。

    「…………………………」

    剎那間,謝憐的心情,比看到鐵樹開花還不可思議。至少,看到鐵樹開花,他不會像現在這樣腦海里一片空白。

    十二萬分的羞慚和窘迫,聚成比棺外更猛烈的風暴,將他打得落花流水。謝憐慌忙屈膝,誰知這個姿勢不太巧,他一屈膝,似乎碰到什麼不該碰的地方,惹得花城一聲低喝:「別動!」

    他這一喝,語氣極重,謝憐又慌忙收腿。可不屈膝的話,他又怕花城覺察到此刻他身體的反應。那就真的不如一頭撞死在棺材里算了。本來是可以用「身不由己」來解釋的,但尷尬的是,方才在島上已有前事。一次兩次還能說是無意,三次四次,怎麼說得清?!

    情急之下,謝憐脫口道:「不行!三郎你……別碰我!」

    沉默須臾,花城沉聲道:「好。我們出去。」

    謝憐如蒙大赦,道:「出!」

    突然,一陣強烈的失重感來襲,二人所處的棺舟,竟是騰空而起!

    與此同時,花城和謝憐各自在棺木內壁上拍了一掌,那棺舟登時四分五裂,二人從舟中脫身,雙雙躍出。月光之下,謝憐回頭一望,只見一條巨型水龍銜著那口支離破碎的棺材,正在大雨中咆哮,彷彿一口獠牙咬碎了食物,發現是個空盒子,大為惱怒。方才,必然就是這條水龍一口咬住棺舟狂甩不止,倒騰來、倒騰去。

    棺舟本已出海,漂了一陣,卻被水龍游過去叼回,二人落地,又回到黑水島。海岸邊上多了兩道身影,正是水師無渡和裴茗將軍。師無渡法印未收,迎著風雨,似乎還想召那水龍,裴茗拍他肩膀,道:「水師兄!水師兄,你悠著點!這一輪過去了,下一輪不知道又什麼時候來,攢著點力氣。」

    原來,方才那陣突如其來的大雨,是師無渡天劫的伴音。眼下漸漸小了些,師無渡甩手,轉向花城和謝憐,質問道:「你們怎麼回事?」

    「……」

    裴茗也道:「是啊太子殿下,你們解釋下吧,怎麼回事?你們在裡面幹什麼?」

    那棺舟炸開的時候,他們緊緊相擁的姿勢必然被看得一清二楚了。謝憐眨了眨眼,正要開口,忽然發現,他和花城,在狹窄的棺舟里顛來倒去一陣后,都是髮絲凌亂,衣衫散亂,要多不正經,有多不正經。而抹去臉上雨水,他面頰還是滾燙的。

    花城走了一步,擋在他身前。半晌,謝憐輕咳一聲,道:「……沒怎麼回事,就是……棺材太小了。」

    師無渡莫名其妙:「我又沒問這個。」

    裴茗則指指他們之前在海灘上留下的一堆廢木料,道:「那棺材是你們現做的吧。你們不會把它做大點嗎?」

    「……」

    這棺舟的型是花城和謝憐一起定的,當時似乎真的誰都沒想過要做大點。謝憐只好道:「說的也是,哈哈,哈哈。二位大人是剛剛才漂到這島附近的么?」

    裴茗道:「不錯。水師兄和那黑水鬼蜮的洋流鬥了一路,剛剛才到了這島上,居然就看到一具棺木漂浮在黑水鬼蜮的海面上,真是神奇。」

    謝憐的心緩緩懸起,微笑道:「是啊,真是神奇。」

    師無渡道:「你。」

    他轉向花城,眯眼道:「在大船上不是說,在黑水鬼蜮能不沉下去的,只有裝過死者的棺材木嗎?」

    裴茗拔出了劍,悠悠地道:「是啊。棺木有了;那死者,又在哪裡?」

    花城也微笑道:「這麼惦記著誰死了的話,我建議你自殺。」

    裴茗舉劍向他,道:「好囂張。不愧是血雨探花!」

    他果然已經猜到了。花城哈哈一笑,眼看著要兵刃相見,謝憐攔在花城身前,道:「二位大人,稍安勿躁。大可放心,此行三郎是好心。」

    裴茗道:「三郎?我從沒聽說過血雨探花閣下是哪家的兒郎排行第幾。好心?太子殿下,你確定你這個詞說的是他?」

    師無渡一定要站在最顯眼的位置,於是他一把推開裴茗,厲聲道:「這一路上是不是你搞的鬼?你把我們誘到黑水鬼蜮有什麼目的?青玄呢?」

    花城道:「這裡別人的地盤,你道我想來?」

    謝憐已經習慣這種場面了,嫻熟地轉移話題,道:「風師大人還沒找到么?裴將軍不是去撈他們了嗎?」

    裴茗攤手道:「本來要撈著了,水師兄一個大浪打來,衝散了。」

    師無渡道:「裴兄你不要搞錯了。我不起浪,海里的東西一個一個接著出來,你根本撈不到他們!」

    謝憐忙道:「別激動別激動,那個……風師大人和地師大人在一起,應該不會有太大的事。」

    師無渡哼道:「地師?地師有什麼用!高不成低不就,他又不是武神,法力還不如青玄。」說到這裡,他似乎才想起,師青玄已經一絲法力都沒有了,面色微凝,住口不言了。謝憐心想,術業有專攻,明儀雖不是武神,法力也不算特彆強盛,但也沒水師說得這麼差。況且,在半月關的時候,地師展露出來的身手還算不錯,就算不是上上等,也不會太差。裴茗也道:「先別太擔心。只要沒對上玄鬼,地師大人應該也能應付。」

    花城笑道:「天劫都追著你打到黑水鬼蜮境內了,你們把他的水域攪得亂七八糟,還指望這一帶的主人沒發現?」

    忽然,師無渡臉色微變,從衣領里掏出一枚長命金鎖。裴茗道:「水師兄,有什麼情況?」

    那長命金鎖似在他手心裡微微震動,師無渡道:「青玄在這附近……而且受傷了!」

    謝憐看那枚金鎖,竟和那日師青玄戴在身上、取下來壓陣、又被遺落的一模一樣,道:「風師大人身上還配著那枚長命鎖嗎?我記得他取下過。」

    師無渡道:「我收起來給他戴上了。」

    原來,這兩塊長命鎖是由兩塊兄弟金精打造而成的。當它們離得不遠,而其中一方的主人流血受傷時,會相互呼應,離得越近共鳴越強。這並非法術所致,而是天然奇性,故不受鬼域法場的影響。師無渡把那長命鎖從脖子上取下,握著鏈子懸在手中,平舉於前方,緩緩轉了一圈。當他迎著某個方向的時候,金鎖的震動陡然增強。

    那是森林的方向,對著孤島深不可測的中心地帶。師無渡凝神道:「青玄眼下就在這島上。」

    說完,他便大步流星地朝森林走去。裴茗自然隨行。謝憐想了想,既然風師地師在這島上,並且風師疑似受傷流血了,還是先找到他們再說,道:「二位大人,森林裡有小鬼潛伏,留神暗箭偷襲。」

    花城也跟了上來,謝憐原本想去拉他的手,但想起方才自己在棺舟中極不像話的失態,伸出去的手又情不自禁一縮,最後,拉住了花城的袖子,不敢多看對方臉上神色。裴茗卻頻頻回頭,看得很起勁,道:「血雨探花,太子殿下,你倆可真是如膠似漆。你一個鬼王就這麼光明正大地跟我們走,也不避嫌么?」

    謝憐從容地道:「裴將軍說的什麼話?這種情況下,他跟上來才是避嫌。否則要是二位大人遇到危險,又懷疑是他背地做了什麼,他怎麼說的清?」

    裴茗道:「做到絕這個份上了,他在不在我們眼前有什麼區別?使個分|身術不是輕而易舉嗎?」

    話音剛落,一聲尖銳的破風之響,裴茗一舉手,握住一支暗箭,道:「果然有東西,好險!水師兄,小心……」

    一句未完,又是「嗖嗖嗖」,七八隻暗箭朝他飛來,叮呤噹啷,裴茗舉劍掃落一圈,納悶兒道:「這是幹什麼?」

    師無渡哈哈道:「裴兄,你還是自己小心吧!」說罷,加快了步伐。

    若只是潛伏在暗處放放冷箭,倒也不足為懼,只是煩人得很,裴茗不耐之下,踏平了灌木叢,不多時,拎出了幾個小鬼,道:「你們膽子大得很啊?」

    那幾隻小鬼長得面黃肌瘦,只是最低等的小嘍啰,給他拎在手裡,被這將軍嚇得縮成幾個球,不住求饒。畢竟是別人家裡看門的,抵禦外來者入侵也無可厚非,裴茗恐嚇了幾句便放走了。但後來又遇到格外歹毒狡猾的,他就索性抓了捏成球,在手裡拍著走。四人在密密的森林中分林拂葉,行了不知多久,師無渡手中金鎖的共鳴越來越強烈,最後,他們終於來到森林中央的一片空曠地帶。

    森林的中心是一片湖泊,四人朝那處走去,忽然,裴茗道:「血雨探花,你再開玩笑,我可沒法忍了。」

    花城和謝憐都望他,然後對望。裴茗皺眉道:「要打就堂堂正正約戰,裴某可與那三十三神官不是同一路,未必怕你,時不時推兩把可沒意思。」

    花城挑眉道:「哥哥,你要相信,與我無關。」

    謝憐道:「裴將軍,他不會開這種無聊的玩笑的。」

    裴茗懷疑道:「是嗎?」

    謝憐警惕起來了,道:「當心是這島上其他東西在作祟。」

    裴茗不說話了。這時,師無渡放慢了腳步,道:「在這裡。」

    那長命金鎖在此地的共鳴是最強的,說明師青玄就在這裡,近在咫尺之處。但是,這裡看得清清楚楚,除了一個湖,沒有別的東西了。裴茗道:「莫不是地下有地宮?」

    師無渡凝望水面,謝憐道:「也有可能,在水底。」

    然而,這黑水島上的湖,可不能隨便亂下,下去了說不定就上不來。那湖面平靜不起一絲波瀾,猶如一面巨大的鏡子,倒映著高懸於夜空的慘白月亮,無星無雲。四人沿著湖岸邊緣走了一圈。謝憐正在思索,該如何一探湖底究竟,猝不及防,一聲慘叫劃破夜空。

    走在最前的是師無渡,走在最後的是裴茗,前方三人齊齊回頭一看,慘叫的是裴茗路上抓來的那隻小鬼。它瘦骨嶙峋的身體立在地上,頭顱消失不見,脖子里黑血噴起近丈之高,腦袋飛到了空中,正在尖聲大叫。謝憐道:「裴將軍,你幹什麼突然殺它?」

    裴茗卻道:「不!」話音未落,他身形一沉,單膝落地。花城笑道:「也不必行此大禮?」

    然而,裴茗的神情卻是愕然至極,喝道:「水師兄,當心!!!」

    可是,要當心什麼?湖邊除了他們四個人,什麼都沒有!

    裴茗似被什麼無形的東西困住了一般,師無渡搶過去要幫手,空中卻迎面閃過一道寒光。他避的即時,然而,半邊臉頰上還是多了一道血痕,用手一抹,臉色陡變。

    謝憐把花城護在身後,道:「隱身術?!」

    裴茗終於掙開了那無形中壓制著他的東西,喝道:「聚攏!不要散開!」

    師無渡才不管那麼多,一感應那長命鎖又起共鳴,拿著它一邊繞湖奔走,一邊高聲喊道:「青玄!青玄!」

    場面混亂至極,然而,就是在這混亂之中,謝憐忽然發現了一件極為詭異的事。

    湖岸邊緣,空曠平坦,什麼都沒有。然而,在湖面倒映出來的岸邊,卻不是這樣的。

    倒影里,對岸的湖邊,立著一座黑漆漆的建築。那屋子陰森森的,不像是給人住的,倒像是一座牢房。沒有門,只有一扇高窗,被一道道鐵欄無情封牢。而鐵欄里探出了一隻蒼白的手,正在拚命地揮動著,似乎在求救。

    謝憐猛地抬頭,望向對岸,的確是空無一物,師無渡正在那裡舉著長命鎖。再低頭,湖裡的倒影,又的的確確映出了一座森然鐵牢,師無渡眼下就在這座鐵牢前環望四顧,卻根本看不到它。

    他脫口道:「二位大人!找到了!看……」

    正在此時,他一雙瞳孔一下子收縮起來。黑水湖裡,映出了新的東西。

    一個漆黑的人影,悄無聲息地出現在了他和花城的身後。

    作者有話要說:那一天,一直以為自己是x冷淡的太子,發現自己石更了~166閱讀網



    上一頁 ←    → 下一頁

    惡魔校草:吃定獨家小甜極品小農場放開那個女巫三界紅包群寒門狀元
    西遊大妖王最強妖孽三國之召喚猛將會穿越的流浪星球唐朝好地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