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天官賜福 » 120 合靈柩棺舟出鬼海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天官賜福 - 120 合靈柩棺舟出鬼海字體大小: A+
     

    ?然而,謝憐卻因為過分緊張,過分心虛,仍是緊閉雙眼,渾然未覺。

    上次水中渡氣,是花城主導的。他動作太強勢,吻得太重,謝憐事後也不敢多回憶,只記得嘴唇腫痛酥麻。這次由他主導,卻是小心翼翼,只是輕輕貼住,不敢多用力分毫,彷彿生怕把花城弄醒了。可是再一想,他本來目的不就是為了要把花城弄醒嗎?而且吻得太淺,唇瓣彼此之間貼合不緊密,氣息泄露,豈非徒勞無功?

    於是,謝憐仍是閉著眼,一面心中高速默誦道德經,一面微微分離了唇,輕吸一口氣,再次貼上。

    這一次,比前一次吻得更深,謝憐含住花城那兩片微涼的薄唇,緩緩渡入氣流。

    過程中,他始終閉著眼,不敢多看,在渡了五六口氣之後,想著該再按一按花城的胸口了,誰知,睜眼一看,正正好迎上了花城睜得極大的一雙眼。

    「……」

    「……」

    謝憐雙手還捧著花城的面頰,四唇剛剛才分離,雙方唇瓣上都還殘留著柔軟酥麻的觸感。一時之間,兩人皆是化成了石像,彷彿一陣風吹過,就都碎了。謝憐固然是已經驚得呆了,一貫泰山崩於前而色不變的花城又何嘗不是驚呆了?

    謝憐簡直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沒有當場腦部溢血身亡,好半晌才道:「三郎,你醒了。」

    花城沒說話。

    謝憐一下子放開雙手,向後躍出數丈:「……不不不不不不不!不是不是不是!不是你想的那樣!我只是想給你……」

    給他什麼?給他渡氣?

    鬼會需要渡氣嗎?這話他自己說的人都不信!

    謝憐卡住了,花城也一下子坐了起來,朝他伸出一隻手,似在強作鎮定,道:「……殿下,你,先冷靜。」

    謝憐雙手抱著自己腦袋,整個人都稀里嘩啦的,最終,雙手合掌,對花城猛一鞠躬,道:「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

    喊完,轉身,拔腿就跑,落荒而逃。花城終於回過了神,起身追上來,在他身後喊道:「殿下!」

    謝憐捂著雙耳,邊跑邊高聲懺悔:「對不起!!!」

    死!快點死了!不死就挖個坑假裝已經死了!

    他跑得飛快,瞬間衝進密林深處。跑著跑著,突然迎面飛來一隻利箭似也的東西,謝憐眼下雖然大受刺激,身手反應卻是半點不差,甩手一抓便抓住了一根骨刺,他猛地剎步,向來襲方向望去,卻什麼都沒望見,只看到簇簇簌簌而動的灌木。有危機四伏,他一下子冷靜下來,轉身往回跑去。道:「三郎!」

    花城原本就緊跟著他,這一轉身險些撞進花城懷裡。謝憐抓過他的手就往叢林外奔,道:「快跑,森林裡有東西!」

    原本追著他跑的花城又被他拖著跑了回去,回到海灘,謝憐才鬆了口氣,道:「還好,還好,沒跟過來。」

    花城也道:「嗯,島上是有些小東西,不過沒事,不會跟過來的。」

    聽了這話,謝憐一下子想起,花城怎麼會怕這種東西?低頭一看,自己還抓著他的手,又僵了,趕緊鬆手躍開。

    二人中間隔著幾尺,默默無言了一陣,花城嘆了一聲,扯了扯衣裳的領子,道:「方才真是多謝哥哥救我了。人身實在是有諸多不便,下個海還喝了幾口水,咸死了。」

    謝憐可沒那麼傻,知道這是花城在給自己找台階下,當然也只好順著下了,低頭含糊地道:「沒有,沒有。」

    頓了頓,花城又道:「不過,哥哥做的有點不對。」

    謝憐一怔,訕訕地道:「不對嗎?我……以為渡氣就行了。」

    花城道:「嗯。不對。今後可不要隨便對別人這麼做,不然可能……」

    不然,可能不但沒救成人性命,反而害了人性命。他說的一本正經,謝憐一陣羞慚,暗幸以往沒做過這事,不然就真的罪過罪過了,忙保證道:「不會了,不會了。」

    花城點頭,莞爾。雖然謝憐心內是很想請教花城,究竟怎樣渡氣才是對的,但他哪裡還敢在這個問題上多糾結,先暗暗記下,望望四周,道:「這島竟果真是個荒島,沒有半點人煙么?」

    花城道:「當然。這裡是黑水鬼蜮的中心,黑水島。」

    他很篤定。血雨探花和黑水沉舟,這兩位絕應當是認識的,謝憐道:「三郎以往來過這裡嗎?」

    花城搖頭,道:「沒來過。不過我知道有這麼一座島。」

    謝憐蹙起了眉,道:「不知風師大人他們漂到哪裡去了,在不在島上。」

    此地是南海黑水鬼蜮,是人家的地盤。裴茗主場在北方,地師非是武神,風師什麼狀況更不用說了,萬一出了什麼事,惹上了黑水玄鬼,能與之抗衡的也就只有水師了。但師無渡的天劫還不知何時到來,形勢實在不樂觀。謝憐問道:「三郎,那位黑水玄鬼,脾氣大么?如果有神官誤闖他的領域,進了他的家門,他會怎麼樣?」

    花城道:「難說。不過,哥哥也應該聽過那句話。陸上我為王,水裡他做主。在黑水鬼蜮,我也是要忌憚三分的。」

    非但有非主場的因素,同為當世之絕,怎麼說也得給另外留一點薄面,日後好相見。謝憐道:「那我們得趕快離開了。」

    繞著這島粗略走了一圈,期間二人沒深入森林,謝憐喊了一陣,沒聽到風師等人的回應,花城道:「大概他們並沒漂到黑水島來。」

    兩人又來到海灘邊。海面上死氣沉沉的,謝憐路上撿了一塊木頭,遠遠拋了出去。這樣一截木頭,照理說是可以浮在水面上的,然而,落在數丈之外的水面上后,瞬間就沉沒了。謝憐回頭望著密林,道:「看來,伐木成舟是斷然不行的了。縮地千里也沒法用,咱們要怎麼離開這個島?」

    花城卻道:「誰說不行?」

    謝憐道:「可是,只有收斂過死者的棺材木,才能在黑水鬼蜮浮起……」未完,立即想起,棺材,這裡到處都是樹木,死者,眼前不就有么?

    果然,花城笑道:「我躺進去不就行了?」

    雖然他是笑著的,謝憐心口卻莫名微微一酸。

    花城平攤掌心,彎刀厄命便出現在他掌心。說做就做,二人開始挑起了木材。因為並未深入森林,所以沒遇到潛伏在暗處的東西,一會兒便砍倒了好幾棵樹。轉眼,忙活了一日,天色漸暗。二人分工合作,有什麼活都搶著干,效率奇高,晚間,棺材差不多就造好了。

    謝憐一路上只吃了半個饅頭,早已飢腸轆轆,但想著儘早做好棺材儘早走,看棺材成型了才找了個借口去抓魚。但黑水鬼蜮的水裡,怎會有魚?無功而返,轉而去了森林邊緣,在不算危險的地帶摘了些野果。誰知,回來的時候,花城已經生起了一堆篝火,坐在火邊,一手托腮,一手拿著一根樹枝,叉著一隻野兔正在烤著。

    那野兔已經處理乾淨了,烤得表皮微焦直流油,香脆金黃的,肉|香四溢,誘人至極。見謝憐回來了,花城微微一笑,挪開了手,遞給他。謝憐接了,把果子遞給他,道:「都能吃。」

    二人都是**的,除了在海水裡浸泡過,也被汗水沾濕了衣裳,但都很有默契地沒提脫衣服烤乾的事。那野兔肉果然外焦里嫩,輕輕一咬,牙齒髮燙,卻不能停下,唇齒留香。謝憐還是分了一人一半,嘆道:「三郎手藝很好。」

    花城笑道:「是嗎?那可謝謝哥哥誇獎了。」

    謝憐道:「是的。無論是做木工還是做食物,我沒見過比你更好的。那位金枝玉葉的貴人,真是幾世修來的福緣啊。」

    他說這話時,彷彿在很專心地吃兔,卻沒聽到花城那邊的聲音了。半晌,才聽花城淡聲道:「我能遇上他,才是我幾世修來的。」

    「……」

    謝憐不知道說什麼,於是彷彿啃得更專心致志了。好一會兒,才發現花城在叫他:「哥哥,哥哥。」

    謝憐茫然道:「什麼?」

    花城遞了一方帕子過來,謝憐這才發現,他啃得用力過猛,半邊臉上全都是油,滑稽至極,登時微窘,接過帕子擦掉。花城把另一半野兔也遞過去,道:「哥哥想是餓得狠了,別急。」

    謝憐接過,微怔片刻,還是沒忍住,道:「三郎,那位貴人,究竟是怎樣的人物?你怎會追不上?」

    他是真心覺得,花城要是想得到什麼人,世上絕沒有誰能抵擋得住他的攻勢。那日花城卻說,他還沒追上,不禁略感鬱悶,心中對那位鬼王好逑之人生出一種異樣的情緒。大概是覺得對方非常沒有眼光,或者身在福中不知福。花城道:「說來不怕哥哥笑話。我不敢。」

    不知是出於打抱不平的心,還是怕花城妄自菲薄,謝憐認真地道:「你有什麼不敢的?你可是絕境鬼王,血雨探花。」

    花城哈哈笑道:「什麼狗屁鬼王,我要真這麼厲害,早幾百年就不會給人吊起來打還什麼都做不了了,哈哈哈哈……」

    謝憐道:「誒,話不能這麼說,人人不都是這麼練過來的嘛……」說完就想起,他當年飛升之前,好像並沒有經歷被人吊起來打的這個階段,輕咳一聲。花城道:「他見過我最狼狽不堪的樣子。」

    謝憐道:「那我很羨慕啊。」

    聽他這麼說,花城望了過來。謝憐不吃了,溫聲道:「你這種想法……我算是能理解吧。」

    頓了頓,他道,「我也有段日子過得不順心,那時候就常想,如果有人見到我這樣在爛泥地里打滾、爬都爬不起來的模樣,還能愛著我就好了。但我也不知道會不會有這樣的人,我也不敢給別人看。

    「不過,既然是三郎嚮往之人,我想,即便見過你最狼狽不堪的樣子,也不會說,啊,這人也不怎麼樣嘛,這種話。」

    他凝神道:「對我來說,風光無限的是你,跌落塵埃的也是你。重點是『你』,而不是『怎樣』的你。

    「我,很……欣賞三郎,所以,想了解你的一切。所以,我覺得很羨慕,有人在那麼早就看到過那樣的你,這是可遇而不可求的緣。而緣能續與否,三分看天意,七分憑勇氣啊。」

    篝火燒得噼啪作響,好半晌,兩人都沒再說話。謝憐輕咳一聲,揉了揉眉心,道:「我是不是說太多了,不好意思。」

    花城道:「沒有。你說的很好,很對。」

    謝憐鬆了口氣,趕緊又抱著野兔啃了起來。花城道:「不光如此,還有很多緣故。」

    謝憐自覺說了太多,只想趕緊結束這個話題。而且,他搞不明白剛才自己為什麼會說這麼多,鼓勵花城去勇敢追求他心愛之人嗎?他又不是掌姻緣的神官,只道:「嗯……」

    一席話后,兩人之間氣氛略顯微妙,匆匆吃完,繼續幹活。不多時,棺材就正式完工了。

    花城把嶄新的棺材推下水,隨即輕巧地翻了進去,坐在裡面,這麼長這麼重的一塊木頭,果真浮在水面上沒沉下去。那棺材打得不算寬,謝憐提著道袍下擺邁了進去,只覺無處可坐。這時,天邊悶雷陣陣,烏雲滾滾,紫色的閃電時隱時現,不知何時就會一個霹靂炸響耳邊,空中飄下了細細的雨絲,且越來越密集,眼看著一場暴雨將至。

    幸好二人幹活時沒偷懶,把棺蓋也一起打了,不然這棺材推上海,不一會兒就灌滿雨水,咕咚咕咚沉底了。

    兩人對視一眼,謝憐低聲道:「得罪了。」

    花城也不多說了,棺內躺下,謝憐也躺了進去,帶上棺蓋。彷彿吹熄了燈,陷入一片漆黑。

    棺舟出海,浮浮沉沉地漂了一段路。棺外,暴雨狂敲棺蓋,棺內,二人一語不發,擠在一處狹小的空間內,難免緊貼肢體,隨波逐流,翻來覆去。謝憐一手撐著棺材邊緣,想盡量多騰出一點位置,腦袋在木頭上輕輕撞了幾下,花城卻一手伸出,放到他背上,壓到自己胸口,另一手護住他的頭。謝憐連喘氣也不敢太急促,道:「三郎……要不然,我們換一換?」

    花城道:「換什麼?」

    謝憐道:「……你在上面,我在下面。」

    花城道:「上面下面不都一樣么。」

    謝憐怕壓著他,道:「咱們這一路少說也得漂一天,你這身體只有十七八歲吧,我怎麼說也是個武神,重得很……」

    話音未落,他道:「三郎,你……別突然變大啊。」

    雖然在黑暗中看不清,但他能感覺貼著他的花城起了變化,雖然這變化極其微妙,但他就是很敏銳地覺察到了,猜測花城大概是變回了他的本相。果然,花城開口,那笑低低的,的確是他本相的聲音。謝憐趴在他胸口,無奈,不過這麼一來,也沖淡了莫名的尷尬。他輕輕抬腿,想挪一下位置,改變姿勢,花城卻忽然不笑了,沉聲道:「別動。」

    謝憐定住,正在此時,一聲巨響,二人所乘的棺舟突然猛地一沉。謝憐愕然道:「怎麼了?!」

    緊接著,又是一聲巨響,二人陡然間在棺內翻了一圈,竟是那棺舟整個兒地翻了一輪,幸好還沒漏水,但再多來幾下,也保證不了了。花城按著他,道:「有東西盯上這棺舟了。」

    作者有話要說:渡了五六口,就是說,最少親了五六下!

    兔兔辣莫可愛,當然要用很多佐料下酒吃……

    花花是經常化人形的,也就是經常有兩隻眼的,所以大家不用老是數他有幾隻眼(。

    「黑水鬼蜮」四個字是一個整體,是一個固有稱呼,此處寫作「蜮」;而如果簡稱,就是兩個字「鬼域」,此處寫作「域」。不是錯字哈。

    最近有些同學問怎麼買的最新章節是重複前面的章節,這是晉江的系統防盜,為了防無良盜文網的(只有晉江是正版,任何其他網站都是侵權的盜版)。沒買足本文vip章節的50%的話,要隔天才能看到最新更新內容。隔天看不到就【清理app緩存】,或換網頁版觀看。這些文案上寫的比較詳細。如果想馬上立刻現在看,只要買足前面50%的vip章節,再【清理緩存】就ok。166閱讀網



    上一頁 ←    → 下一頁

    縱天神帝惡魔校草:吃定獨家小甜極品小農場放開那個女巫三界紅包群
    寒門狀元西遊大妖王最強妖孽三國之召喚猛將會穿越的流浪星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