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天官賜福 » 110 斗真仙太子替風師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天官賜福 - 110 斗真仙太子替風師字體大小: A+
     

    ?師青玄卻沒再出聲了。

    謝憐心下不妙,道:「風師大人?你怎麼了?你還在嗎?發生什麼事了,為何不說話???」

    如果是在混亂中被鬧著好玩兒的夜遊者帶走了,不會突然沉默,難道是已經遇害了?可是,再著急也沒用,他連風師此刻身在何處都不知!

    人群終於安靜下來,明儀也終於從風水廟裡脫身出來。天界有規定,不可對凡人濫用法力、隨意顯靈,如果傷殺人命,都是要被記過的。這規矩可苦了那些循規蹈矩的神官,不然,隨手一揮這群人就跟那屋頂一起飛了。眾人好容易才反應過來,哇哇亂叫著:「出、出現了!真的出現了!」「妖怪來了!」一哄散了。謝憐道:「地師大人!方才你怎麼沒拉住風師大人?你見著他沒?是什麼時候失散的?」

    明儀道:「方才人群中有鬼趁亂襲人。」

    想來是他見有人性命危急,分心去救,打了鬼卻丟了朋友。謝憐道:「我們趕緊分頭去找吧!應該還沒走遠。」

    忽然,通靈陣里重新響起師青玄的聲音。他大笑道:「哈哈哈哈哈哈哈……」

    雖然這笑聲十分突兀,但總歸是有個迴音了,謝憐忙道:「風師大人!剛才你怎麼了,突然不說話,我還以為你出事了。」

    師青玄道:「哈哈哈哈哈哈哈怎麼可能本風師是那麼容易出事的嗎我不過故意開玩笑嚇你們罷了哈哈哈哈哈哈明兄你這個王八蛋你居然不拉住我我要死了一定化為絕來找你哈哈哈哈哈哈哈……」

    明儀道:「少哈哈。說人話!」

    謝憐已經知道這人越緊張越亢奮越害怕越要哈哈哈了,這不,已經連停頓都忘記了,打斷他道:「你沒開口說話吧?神情有沒有明顯變化?有沒有動手反抗?」

    師青玄道:「我沒說話。神情沒變。沒有反抗。」

    謝憐心想:「壞了。這是嚇傻了。」

    他放緩了語氣,溫聲道:「很好。聽我說,風師大人,沒關係的。你不要怕,就這麼維持原樣,裝作什麼都沒覺察的樣子,有什麼話就悄悄在通靈陣跟我們說,隨時說。但千萬不要被那東西發現你已經知道它是什麼了。把你的靈光悄悄散開,形成一層法場,護在你身周,這樣可以確保你至少不會摔倒或者掉進坑裡。萬一有什麼兵刃襲來,你也可以有所覺察。」

    師青玄的聲音欲哭無淚:「哦。然後呢?」

    謝憐道:「然後深呼吸。就這樣,多來幾次……有沒有好多了?」

    他語音十分柔和,很能起到安撫作用。師青玄道:「好像好了一點,謝謝太子殿下。」

    謝憐便試探著道:「那……你覺得,如果你現在睜開眼睛,悄悄看看拉著你的那個東西,會怎麼樣?」能不能撐得住?

    師青玄道:「會死吧。」

    「……」

    看來,師青玄若是睜了眼,他的恐懼便會在睜眼的一瞬間達到頂峰,成為那白話真仙絕佳的美味和養料。在那之後,估計也就失去戰鬥力了。而且,萬一他一睜開眼,那東西也剛好在直勾勾地盯著他,沒準堂堂風師,當場就要口吐白沫、如星隕落了。謝憐道:「那你還是閉著眼吧。」

    明儀道:「它帶你離開風水廟后,朝什麼方向走的?」

    現在他們最需要的就是師青玄的位置。師青玄閉著眼看不見去了哪兒,但可以根據大致方位和步距步數來估計位置。師青玄卻道:「不知道。」

    明儀:「這都不知道!」

    師青玄大怒:「正常的誰會去記這種東西!而且我不是以為那是你嗎!」

    一旁花城作壁上觀,已經無聊到又換回了那身紅衣,然後換回黑衣,再換成白衣。幾乎謝憐每次一回頭,他就瞬間變了一副模樣,每一身的束髮方式、配飾和靴子等等都不盡相同,時而俏皮,時而飄逸,時而肅殺,時而華麗。看得謝憐眼花繚亂,頻頻回頭,無法自拔。發覺之後猛地眨眨眼,止住脫口而出「這身不錯」「好看」的衝動,道:「且住且住,現在不是爭吵的時候,你們多吵一句風師大人就多走一步,越走越遠越難找到。」

    師青玄痛苦地道:「我說你們真的找不到我嗎,也就五六十步的樣子啊,絕對絕對不超過一百步,還走的老慢老慢!!!」

    不到一百步?明儀迅速沖了出去,消失在街道盡頭。不過須臾,他又風馳電掣地重新出現在風水廟門口,道:「沒有!」

    壞了。謝憐道:「縮地千里!」

    那白話真仙趁亂把風師帶出風水廟后,恐怕立即施展了縮地千里之法,把他們送到了別處,否則,不到一百步的距離,早就找到了。這個法術一開,天南地北,誰知道會被送到哪裡?要找到風師下落,無異於大海撈針!

    事情大意不得,謝憐立即道:「我去上天庭的通靈陣通報一聲。」

    師青玄卻忙道:「慢著!太子殿下別去!你答應過我要保密的,我哥就快渡第三道天劫了,三道一大坎兒,絕對不能壞在這一步!」

    明儀道:「再拖下去,現在就讓你渡劫。」

    師青玄怒道:「我說不行就是不行,多少雙眼睛都盯著我哥呢。這個東西就是故意盯著這個時機找來的,它休想得逞,別想!我就是死了屍骨爛了,也要在我哥渡完劫之後再被挖出來!」

    半晌,明儀道:「好。好!」

    謝憐敏銳地覺察到,他語氣下竟是壓著一股憤怒,這是前所未有激烈情緒,微覺不安,不願任其發展多生事端,搶道:「風師大人,那東西一直牽著你走嗎?」

    師青玄道:「是。它正抓著我的胳膊。」

    謝憐道:「它身上有沒有什麼特殊之處?比如特殊的妖氣,或特別的氣味,觸感之類的。」

    「沒有。什麼都沒有。」

    「那四周環境呢?比如,你腳下路面崎嶇還是平坦?有沒有踩到什麼或踢到什麼?」謝憐想看看能不能根據周邊環境,儘快確認大致範圍。師青玄道:「路面很奇怪!很軟很飄,好像在雲上。」

    「……」謝憐心道,「你這是嚇得腿軟了吧……」

    師青玄五感里已經封了二感,很難給出什麼線索,怕是要就此斷了。雖然花城一直就在一旁百無聊賴地看戲,但一來,他本身就是來看戲玩耍的,和師青玄非親非故,還是鬼界人士,沒有理由出手幫神官的忙;二來,謝憐也不願老是勞煩他出手相助,於是,定了心神,道:「風師大人,我有一個辦法可以讓你馬上從那東西身邊脫離,不過,我需要你的許可。」

    師青玄立刻道:「好的,我許可!」

    花城卻忽然定住身形,道:「移魂**?」

    「什麼?」

    謝憐道:「不錯。正是移魂**!」

    移魂**,顧名思義,是一種換魂法術。以我之眼,見你所見。這種法術並不常用,一者燃燒法力極為兇殘,二者極少有誰願意把最重要的身體控制權交出去。花城凝了神色,道:「哥哥,慎重。」

    師青玄道:「那你對上它怎麼辦???」

    謝憐道:「我又不怕它,無所謂。」

    明儀道:「換。」

    花城則道:「哥哥,再考慮清楚。」

    忽然,師青玄道:「它停步了。」

    聞言,謝憐在通靈陣內喝道:「沒空猶豫了,現在!」

    師青玄一咬牙,道:「拜託你了,太子殿下!」

    謝憐道:「好!」

    話音剛落,他閉上雙眼,身體突然變得極輕,輕得彷彿要飄上天去;突然又變得極沉,沉得彷彿要墜入地底。一陣地轉天旋后,漸漸才有了實感,穩了身形,仍是閉著眼。而耳朵里聽不到一絲聲音。

    一隻手,正抓著他的胳膊,立定不動。

    謝憐猛地睜眼,一手取了耳塞,另一手一翻,反客為主擒住了那白話真仙,笑道:「你好啊?」

    師青玄閉目許久,四周又是一片漆黑,因此,謝憐在他身體里剛睜眼的一瞬,無法適應黑暗,什麼也看不見。但那抓著他的東西已經變成了他抓著的東西,若邪不在,謝憐特地使了個鎖法手,如精鋼鐐銬一般鉗住了那隻手,令對方無法以法術脫身。通靈陣內,師青玄的聲音道:「太子殿下!你還好嗎?要是不行你要不先換回來,還是我自己頂上算了!!!」

    看來,師青玄也已經安全地換到他身體里去了。謝憐一手牢牢鎖著那白話真仙,一腳在瞬息之間踢出了三十多記重踢,道:「挺好的!」就是剛剛移魂,會略不適應,等待會兒適應了,出手出腳都可以更兇殘。師青玄道:「殿下,我告訴你我法寶的法訣,法力什麼的你隨便用不要客氣!」

    謝憐無劍傍身,將那風師扇「刷」的展開,道:「好!」

    師青玄又道:「化女相的法訣我也告訴你吧,我的女相法力更強!」

    謝憐斷然拒絕:「不。這個就不必了!」

    花城沉聲道:「哥哥,你快看四周,告訴我是什麼樣的地方。」

    明儀道:「不,還是先說,正跟你斗的是什麼東西吧。」

    幾句下來,謝憐的雙眼也漸漸適應了黑暗的環境,他眯了眯眼,朝對面那黑影望去。

    作者有話要說:一鍵換裝真方便!

    說到移魂**,有沒有人看過大內密探零零發。那個移魂**雖然和本文完全不一樣,但真是神奇無比~沒看過的同學建議看看,爆笑(。166閱讀網



    上一頁 ←    → 下一頁

    我修的可能是假仙我統領狐族那些年一劍獨尊大王饒命網遊之倒行逆施
    外室女民國小地主極品學生重生千金歸來網遊之虛擬同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