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天官賜福 » 108 風水廟夜話辨真假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天官賜福 - 108 風水廟夜話辨真假字體大小: A+
     

    ?聞言,花城轉頭,目光落在後面兀自掐來掐去的師青玄和明儀身上,示意一人,道:「他?」

    謝憐點頭。

    花城道:「你想怎麼試探?」

    謝憐道:「多年以前,我對付過兩隻白話仙人,還被一隻糾纏了大半年。在那時候,我套過它們的話,並且試探出了它們的一個特性。這個特性,它們有的自己都沒發覺,但只要稍花心思,就可以辨別出來。」說完,秘傳了此訣。花城聽了,道:「好辦。如此這般。」

    二人商議完畢,剛好又回到了那破風水廟。入秋微寒,天色微暗。師青玄到處找他哥哥水師神像的頭,給它粘了回去,把那兩尊神像扶正了,重新擺在神台上。謝憐則在破廟殿中生了一堆火,撿些破爛木頭燒了,四人圍著火坐。

    師青玄堵了耳朵,悶悶喝了幾壺,終於按捺不住了,道:「咱們也不能就這樣坐著乾等那東西吧?有沒有什麼節目可以助興的?」

    他主動提出,正合謝憐之意。明儀卻撥了撥火,道:「這時候了,你還要什麼節目助興。」

    師青玄呸道:「要的。那東西不是想讓我害怕嗎?老子偏不害怕,本風師怎麼高興怎麼玩兒,比平時還高興,我就當過大年,氣死它。」

    謝憐在通靈陣里道:「不如來玩兒骰子吧。」

    師青玄愁眉苦臉道:「又是骰子?又是比大小?太子殿下,你不是上癮了吧。」

    謝憐道:「哪有……」

    師青玄道:「算了,反正手頭也沒別的東西了,玩兒就玩兒。可咱們有四個人,玩兒起來有點亂吧。」

    謝憐道:「不亂的,這樣。」

    他攤開掌心,赫然是兩枚小巧玲瓏的骰子。謝憐道:「我們四人,分為兩組。我和三郎一組,二位大人一組,比哪邊運氣好。兩枚骰子,一組擲一次,一人擲一個,擲出來記點數。點數大,該組勝,並且,可以要求點數小的另一組必須回答他們提出的問題,或者做一件事。」

    師青玄道:「我有一個問題。」

    謝憐道:「請問。」

    師青玄抖著腿道:「為什麼,理所當然地就是太子殿下你們兩個人一組呢?你們分組之前,考慮過我們的感受沒有?」

    謝憐輕咳一聲,道:「這個吧,你們要是想換一換分組,也是可以的。沒差別。」

    師青玄把拂塵插進后領,道:「罷了。其實我對這個分組也沒意見。不過血雨探花運氣那麼好,我們這一組豈不是很吃虧?」

    謝憐笑眯眯地道:「話不能這麼說啊。我們這一組雖然三郎運氣極好,但我運氣極差啊。兩兩相加,一上一下,豈不是扯平了?」

    師青玄一想,也有道理,一拍大腿,道:「好!就這個了。」轉頭胳膊肘捅了捅明儀,道,「聽到規則沒有明兄,你不要拖我後腿啊。」

    明儀看他一眼,通靈陣里響起他冷酷的聲音:「恕不奉陪。」

    師青玄忙把他掐了回來,道:「拖拖拖拖後腿也行!算了算了,來來來!你還是陪吧,不然我一個人一組多凄涼!」

    於是,四人簡單地立了誓,遵守遊戲規則,這便開始玩兒了。第一輪,師青玄擲出一個「五」,明儀擲出一個「四」;花城擲出一個「六」,謝憐擲出一個「一」。

    師青玄大喜:「哈哈哈哈哈哈!太子殿下你是真的運氣太差了,太差了!哈哈哈哈哈哈哈……」

    謝憐揉了揉眉心,溫聲道:「雖然風師大人你陳述的是事實,不過,可不可以不要用如此開心的語氣說出來呢。」

    師青玄道:「咳!行,那什麼,我們這一組贏了,本風師要求你們兩個做一件事。那什麼,太子殿下,血雨探花!我,命令你們——立刻幫對方脫衣服!」

    謝憐:「???」

    謝憐道:「風師大人???」

    明儀錶情嫌惡地轉過了身,扶額似乎不想看到這種惡趣味的場面。師青玄吆喝道:「來來來,願賭服輸,堂堂神官和堂堂鬼王,不會耍賴吧。我已經坐好了,請開始你們的表現!」

    「……」

    謝憐望向花城,花城一攤手,口型無聲地道「哥哥,不是我的錯」。

    謝憐無奈,只得道:「脫多少?」

    師青玄只是鬧著玩兒,當然不會真的要他們難堪,抖著腿笑道:「脫一件就夠了,留著幾件後面才好繼續嘛,嘻嘻嘻嘻。」

    他居然還想繼續……謝憐躊躇,暗暗傳音道:「三郎……」

    花城面上無甚波動,語音卻在謝憐耳邊一本正經地安慰道:「無事。不是說好了可以讓他們贏幾回嗎,後面有他們輸的時候。」

    這的確是他們事先說好的,只是謝憐沒想到師青玄會這麼玩兒,頗有種搬起石頭砸自己腳的感覺。他磨磨蹭蹭去解花城的衣帶,好半天才幫花城把那件黑衣除了,露出裡面雪白的中衣。花城也神色如常地幫他把外衣脫了,動作輕柔緩慢,並且沒碰到謝憐肢體。兩人其實都只脫了一件外套而已,不痛不癢,完全無傷大雅,但謝憐還是覺得這件事無比詭異,正襟危坐道:「再……再來。」

    第二輪,師青玄一個「三」,明儀一個「六」;花城還是擲出一個「六」,謝憐還是擲出一個「一」。

    師青玄捶地大笑,謝憐望向花城。兩人一直沒斷了通靈,他傳音道:「……三郎!」

    這跟說好的不一樣!

    花城則歉聲回道:「抱歉抱歉,方才忘了。哥哥莫要生氣,這次是我的錯。」

    師青玄又喝起來了,擼|起袖子:「好,這一輪,我命令你們……」

    謝憐忙道:「且住!上一輪我們做過了也脫過了。這一輪,該換問問題了。」

    師青玄哈哈道:「問問題?也好。那,我的第一個問題,血雨探花,在你心中,世界上最痛苦的事情是什麼?」

    花城的笑意忽然淡去了,同時,風水廟中微微一默。

    師青玄道:「不要誤會,我沒什麼特別意思。就是當真好奇,做到血雨探花你這樣的鬼王之位,這世界上,到底還有沒有什麼事情,能讓你覺得痛苦。也許,並不存在?」

    花城反問道:「你覺得呢?」

    師青玄想了想,猜測道:「銅爐山蠱城?」

    這的確是很多人在思考這個問題時,第一個會蹦出來的答案。花城卻微微一笑,道:「不足為懼。」

    師青玄奇道:「不是嗎?那會是什麼?」

    花城一牽嘴角,那弧度很快消失,道:「我告訴你是什麼。」

    他輕聲道:「親眼看著所愛之人被踐踏凌|辱,自己卻無能為力。你明白自己什麼也不是,什麼也做不了,這才是世界上最痛苦的事。」

    聞言,謝憐整個人都屏息凝神了。殘破的風水廟中,無一人應語,師青玄半晌都說不出一句話來,好半天才道:「……哦。」

    明儀神色依舊冷峻,撥了撥火,道:「繼續。」

    師青玄抓抓頭髮,擺手道:「我問完了。明兄你來吧。」

    於是,明儀微微抬頭,盯著謝憐,道:「太子殿下。」

    謝憐這才回過神來,道:「嗯?」

    明儀道:「你生平最後悔的事情是什麼?」

    未料到明儀平日不聲不響,一開口卻是這樣鈍重的問題,謝憐一時怔住了。

    是不該不聽勸誡,執意私自下界?不該不自量力,去永安降雨?不該痴心妄想,要保護仙樂?還是不該留下某些人的性命?

    他知道,都不是。

    半晌,謝憐才道:「第二次飛升。」

    廟中其他三人望著他,都沒說話。謝憐出了一會兒神,良久,忽然回過神來,道:「怎麼了?諸位,我答完了。」

    花城淡聲道:「沒怎麼。繼續吧。」

    第三輪,師青玄「二」,明儀「二」;花城「六」,謝憐「一」。

    見狀,謝憐大大地鬆了一口氣。

    天官賜福,終於贏了!

    輪到師青玄這一組受罰了,他卻躍躍欲試,彷彿什麼也不怕,道:「來吧來吧。隨意隨意!」

    謝憐笑道:「那麼,我就隨意了。地師大人,您先請。」

    他轉向明儀,道:「大人,接下來我問的問題,您可要好好回答了,切勿撒謊。」

    明儀沒說話,師青玄擺手道:「放心吧,明兄這個人,根本不會撒謊。」

    謝憐莞爾,道:「好。第一個問題:我是誰?」

    師青玄一愣,道:「太子殿下,這是什麼問題,你不就是你嗎,你不是你還能是誰???」

    聞言,明儀緩緩抬起頭,與謝憐對視,須臾,答道:「仙樂國太子,謝憐。」

    謝憐點頭,道:「第二個問題,坐在我旁邊的這位,是誰?」

    頓了片刻,明儀又答道:「鬼市之主,血雨探花。」

    謝憐道:「那麼,最後一個問題——坐在你旁邊的那位,是誰?」

    師青玄越發莫名其妙:「殿下,你們玩兒什麼?我是誰?我風師啊???」

    謝憐道:「地師大人,請回答。」

    這一次,明儀卻沒有那麼快回答了。

    多次和白話仙人打交道后,謝憐在它們身上發現的那個奇妙規律就是:白話仙人一旦開口,三句話內,一定至少會有一句在撒謊。

    這個特性,就好比一個普通人,再怎麼身強體健,三天之內也一定要喝水,不然就會脫水而死一般,不會隨著能力的高低而改變。除非飛升,不再為人。

    千里縮地陣是明儀畫的,門也是走在最後的明儀關的,若要動手腳,他最有機會,謝憐第一個懷疑的自然就是他。但當時的師青玄明顯心神不寧,若是在即刻表露出懷疑,無疑會令師青玄心神動搖,導致白話真仙能從他身上吸食更多的負面情緒,化為法力源泉。所以,那個時候,謝憐迅速找到了另一種可能。但其實,他並沒有放棄最直接的一種可能。

    雖說風師和地師關係極好,如果地師是白話真仙假扮的,風師絕不會看不出來。但,要是那白話真仙已經悄無聲息地附在明儀身上了呢?

    所以,他一開始才想讓花城配合他,拐彎抹角套明儀的話。花城則提出,他們兩個和明儀原本就不怎麼交流,由他們套話,未免不自然。不如先假借遊戲之名,盡量製造機會,讓明儀多說幾句,看是否能在不被風師和地師覺察的情況下探出虛實。

    然而,明儀一貫說話極少,氣氛再熱烈也惜字如金,方才遊戲過程中,謝憐一直留心聽著每一句,他一開口,大多模稜兩可,根本無法判斷他是不是在撒謊。最後,只好使用殺手鐧,借了花城的本事,暗中操控骰子的點數,讓明儀輸掉,再突然拋出三個問題,令他騎虎難下,不得不當場回答。

    因為是在遊戲中,師青玄一時半會兒還反應不過來,仍會以為他們在開玩笑,因此不會被那白話真仙趁虛而入吸食法力。而明儀只要回答不對,一露出馬腳,謝憐便會立刻將他制住。

    已知白話仙人這種東西,三句話內,一定至少有一句是假話。現在,謝憐問了兩個問題,明儀的兩句回答都是真話。

    那麼,如果明儀就是白話真仙,這最後一個問題,他就一定會答假話。

    作者有話要說:最近有些同學問怎麼買的最新章節是重複前面的章節,這是晉江的系統防盜,為了防無良盜文網的。沒買足本文vip章節的50%要隔天才能看到正確的章節。隔天看不到就清理app緩存,或換網頁版觀看。這些文案上寫的比較詳細。如果想馬上立刻現在看,只要買足前面50%的vip章節,再清理緩存,就ok。

    我:我命令你們,立刻接吻!!!166閱讀網



    上一頁 ←    → 下一頁

    洪荒歷異界極品紈?我修的可能是假仙我統領狐族那些年一劍獨尊
    大王饒命網遊之倒行逆施外室女民國小地主極品學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