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天官賜福 » 105 三神一鬼不見真仙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天官賜福 - 105 三神一鬼不見真仙字體大小: A+
     

    ?師青玄正色道:「我想試試,看能不能自己把那東西解決了。不管怎麼說太子殿下你也比較有經驗,有空沒有?如果沒有,千萬不要勉強。」

    此前師青玄幫了謝憐不少忙,眼下他需救急,有求於自己,謝憐總不能在這時候就推說自己有事有心無力了。但花城遠來是客,還沒在這裡玩幾天呢,他走了,誰來招呼花城?雖說他招呼得也不怎麼樣。

    正兀自思量著,花城卻一手支著下頜,笑道:「哥哥可是要去瞧瞧那白話真仙?不嫌棄的話,捎我一個可好?畢竟是個稀罕怪,我也沒親眼見過。」

    謝憐心道:「慚愧,三郎懂我。」好生感激他體貼,點點頭。師青玄也沒什麼話說,他自然清楚花城不是來幫他忙的,但花城至少不會搗亂,來不來對他沒差。謝憐又道:「但那白話真仙神出鬼沒,不知道什麼時候、什麼地方才它會再出現?」

    師青玄道:「我也不知,實在不行,我打算到皇城最好的酒樓去包酒席,喝他個百八十天的,天天放鞭炮唱大戲,它總會出來的。」

    謝憐道:「這也是個辦法,不過,就算它出來了,也未定能抓得住。知己知彼百戰不殆,風師大人是否查過,過去它的獵物都有些什麼人?行事風格如何?看看有無規律可循。」

    師青玄道:「這個我哥自然是早就查過的。」說著從袖中摸出一隻捲軸,鋪展開來。謝憐湊上去一看,不禁道:「厲害,厲害。」

    好傢夥!這東西真是不大的魚都懶得下鉤,捲軸上一溜兒的名字,幾乎全是在人間大名鼎鼎的風雲人物,而且無一不是下場凄慘。每一個的結局,都是崩潰自絕。

    兵敗如山倒,橫劍自刎做個了斷的;萬千家財一朝散盡,三尺白綾了一乾二淨的;求名求利求而不得,翻覆沉浮永墮奈何的。這些人並非是敗給了白話真仙,而是敗給了自己內心對於「失去」的恐懼。

    不過,名冊上倒是沒有帝王。真帝王,自有天子之氣護體,不易為邪祟入侵。其實一般而言,有飛升潛質的人,也會天生一層靈氣罩體,令這些鬼怪退避三舍,所以,謝憐隱隱覺得師青玄被那東西纏上,不是那麼簡單,許是有人暗中動了手腳刻意針對他。若真如此,這人必然不簡單,但師青玄被盯上時尚且是個嬰兒,又緣何會招惹到這種了不得的角色呢?

    這時,花城道:「哥哥可否借與我看看?」

    謝憐便把捲軸遞給他,道:「看。」

    花城只粗略掃了一遍,道:「誰寫的捲軸?」

    師青玄道:「我哥。怎麼了?」

    花城把那捲軸往桌上一丟,道:「不怎麼樣。錯的離譜。建議你哥回爐重造。」

    師青玄一聽就要拍板了:「血雨探花!」

    謝憐拉住他,歉聲道:「風師大人坐下吧,坐下吧。算了,三郎說話一貫是這樣的,他不是故意的。」

    師青玄坐下來了,自個兒懷疑道:「『一貫是這樣的』?」

    謝憐轉向花城,問道,「三郎,你說錯的離譜,是錯在哪裡?」

    花城也向他靠過去,兩人坐得近了許多。花城指了幾個名字,道:「這幾個,錯了。」

    謝憐認真看了,那幾個都是惡貫滿盈的一方霸主,道:「你怎麼知道的?」

    花城道:「因為這幾個是我殺的。」

    「……」

    謝憐道:「這上面不都是自殺嗎?」

    花城道:「我動手之前,叫人去跟他們先打了個招呼,他們就自己了斷了。不知道這算不算我殺的?」

    不知道這算不算他殺的,但大概可以算很誠實。師青玄不自在地咳嗽了幾聲,嘴皮子微動,道:「鬼不要在神官面前坦白地描述自己是怎麼殺人的行不行。鬼不要和神官在其他神官面前光明正大地討論這種問題行不行。」

    花城又指了幾個名字,道:「這幾個,也錯了。」

    謝憐道:「這又是誰殺的?」

    花城道:「黑水殺的。」

    謝憐一怔,道:「那位黑水玄鬼,不是一向很低調嗎?」

    花城道:「不代表他不會殺人。」

    隨即,他對師青玄道:「尊兄給你的這份捲軸錯漏百出,根本沒用心查證,反而很有攪亂視野的嫌疑,一堆破布而已。所以我建議,撕了重寫。」

    師青玄奪回了那份捲軸,道:「我哥才不會這樣!」言語雖蒼白無力,語氣倒是很篤定。親弟弟的事,師無渡應該不會不用心,那麼,還有一種可能,謝憐問道:「術業有專攻,水師大人在查證過程中應該也藉助了他人之力。敢問整理捲軸的人是誰?」

    遲疑片刻,師青玄道:「靈文。」

    謝憐揉了揉眉心,不說話了。靈文殿雖然總被其他殿的神官罵效率低下,但也不至於犯這麼多錯,簡直就是一份敷衍了事的草稿。毒瘤們的關係看上去還挺好的,至少表面上是挺好的。個中到底有什麼彎彎繞繞,恐怕外人是弄不清楚的了。

    花城靠了回去,繼續道:「怎麼辨別真假,我再告訴你一條:白話真仙一旦盯上一個獵物,會斬草除根。不光它的獵物要崩潰而死,獵物的親族友人,也全都要受波及。所以,上面這些只死了自己一個,親朋好友都還活得好好的,也全是錯的。」

    聞言,師青玄面色蒼白了一瞬。隨即,他便又打起了精神,對明儀乾笑道:「那豈不是明兄你也有危險?你可是我最好的朋友啊!」

    明儀離他坐的遠了點,滿臉都寫著「我能不要你這個最好的朋友嗎」。這麼一挪,離謝憐坐得近了點,花城一眼掃過他,目光如刀。見師青玄這時候還不忘開玩笑,謝憐忍俊不禁,但也隱隱看出了風師的不安。不如說,正是因為不安,所以才要用加倍亢奮來克制。師青玄一展風師扇,扇得比平時快五六倍,黑髮在狂風中凌亂,道:「那我們現在就走吧!到最華麗的高樓上紙醉金迷去也,我倒要看看,我們這麼多人,它還敢不敢出來。我們人多,哈哈哈哈哈哈……」

    「……」謝憐道,「風師大人,您先冷靜一下。稍等我片刻,我觀中還有些小事須得處理妥當。」

    這一去也不知要幾天,兩個孩子兩張嘴,再加一個附在活人身上的死鬼,總不能不管了。他想在村子里找個靠譜的人家幫忙照看下,花城卻對他的每一件考慮都了如指掌,道:「如果哥哥一定要去的話,只管放心去,我有人手。你離開后,自會有人來照看你這裡。」

    謝憐鬆了口氣,道:「有勞三郎了。這裡還是有人看著比較好。」

    花城也笑道:「是啊。有人盯著才行。」

    他們兩個的「看著」和「盯著」,明顯不是同一個意思。然而,也沒什麼人追究。明儀搬開供台,在地上畫起了千里縮地的陣法,師青玄越扇越快,扇子的殘影已經要看不見了,道:「對了太子殿下,剛才忘了問,那門口那到底誰啊?我招他惹他了,一開口那說的是人話嗎。」

    居然到最後才被隨口問了一句,若是讓戚容聽見,又要心絞痛發作了。謝憐心想的確不是人話,把倚在角落的若邪和芳心都收了,道:「他不是已經自報家門了嗎?」

    師青玄道:「怎麼,那還真是青鬼啊?就那個德行??百聞不如一見,百聞不如一見!」

    謝憐揉了揉眉心,簡略講了幾句情況,叮囑他保密,尤其不能讓郎千秋知道。幾句話間,明儀也幾筆畫完了一個縮地千里陣。上次南風畫了老半天也粗糙得很,他則完全相反,畫得極快,卻毫不潦草,一筆到底,那徒手畫的圓簡直比拿尺子畫出來的還工整,字也是整整齊齊如版刻,謝憐不由暗暗驚嘆。

    陣法完工,明儀道:「走了。」師青玄輕提一口氣,把蠟燭吹熄了。

    花城走在最前方,第一個去推門。小門「吱呀」地打開,外面也是黑漆漆的,似乎是連通到了一座廢棄多年的老屋,空氣中滿是霉味和塵氣。

    跟在花城身後的是謝憐,輕聲謝過了主動在前方開道的花城,隨即是師青玄,最後是明儀。他出來后,反手關上了門。

    正那門即將合攏的一瞬,黑暗之中,突然有個聲音從門後傳來,森然道:「你要去的地方,將會變成你永遠不想再記起的噩夢!」

    一聽到這個聲音,謝憐便一腳踹了出去。

    那門當場被他踹垮了,然而,陣法用過後已經失效,門后不是菩薺觀,而是一堆破銅爛鐵。劇烈的動作激起劇烈的塵土飛揚,謝憐一陣咳嗽,有點慶幸沒把花城做的門踹爛,以袖掩面道:「剛才那個就是白話真仙嗎?」

    師青玄握緊了拂塵和風師扇,道:「是它的聲音!它……就一直跟在我身邊嗎?」

    謝憐揮開塵氣,否決道:「不會。方才屋子裡有三個神官,一位鬼王,若是有什麼東西一直跟著你,我們能不發現嗎?必然是剛才才來的。」

    明儀也道:「冷靜。」

    師青玄道:「冷靜了。我很冷靜。早就冷靜了!」

    花城卻在前方悠悠地道:「冷靜是要的,沒事卻不一定。有沒有人知道這是哪裡。」

    謝憐四下望望,也道:「我們不是要去皇城最好的酒樓嗎?」

    怎麼看,這間廢棄的老屋,也不像是師青玄口中那座酒樓。四人轉了一通,摸到了大門,竟被幾把大鎖鎖了。謝憐再次一腳踹過去,鎖斷,門開。打開門后,呈現在四人面前的,不是什麼刀山火海,也不是什麼詭秘邪景,而是一座普普通通、毫無亮色的小鎮。

    花城挑眉道:「皇城應該不長這樣。」

    謝憐也深有同感,皇都的氣度,絕非此等小鎮可比,回頭道:「地師大人,您是不是畫錯陣了?」

    明儀卻道:「沒畫錯,原定連接地不是這裡。」

    謝憐當即明白了。這意思便是,那東西動了手腳。這地方,是它送他們來的。166閱讀網



    上一頁 ←    → 下一頁

    特種歲月斗羅大陸隨機懲罰一名幸運觀眾洪荒歷異界極品紈?
    我修的可能是假仙我統領狐族那些年一劍獨尊大王饒命網遊之倒行逆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