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天官賜福 » 102 賢太子羹迎不速客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天官賜福 - 102 賢太子羹迎不速客字體大小: A+
     

    ?原本企圖大展身手的謝憐,在這一晚,信心經歷了一波三折。

    花城倒是有提議過,不如讓他來做飯,可謝憐怎好意思讓他幫自己修過門、幫自己打掃屋子、再幫自己做飯?哪有叫客人這麼做的道理,況且,這把堂堂絕境鬼王當成什麼了?

    好在他從鎮上帶回來的存貨不少,雖然昨晚給謝憐下了一大半到鍋里,卻也還剩下一些饅頭餅子、蔬菜瓜果,將就著啃啃得了。但是啃完之後,又該怎麼辦?

    到了第二天,這個問題就不攻自破了。一大清早,菩薺觀的門就被一群村女敲開,送了幾大鍋粥和一隻燒好的雞來。眾村女皆含羞帶怯,是沖著誰來的,顯而易見。謝憐不禁暗暗慨嘆:長得好看,真的能當飯吃。

    那隻燒雞給兩個孩子分著吃了,謝憐只喝了一點粥,花城什麼也沒動,道:「哥哥在此地真是受歡迎。」

    謝憐笑道:「三郎不要取笑我。大家分明醉翁之意不在酒。」

    那一碗下去之後,戚容在觀外掙扎了整整一個晚上,號啕不止,什麼我寧可給郎千秋抓住,給他千刀萬剮,也好過在你這裡被你下毒!什麼太子表哥我錯了,求求你給我解藥吧!並且似乎看到了許多幻覺,穀子簡直被嚇壞了。一大早起來戚容一派萎靡不振,一張臉已經青了,眼下低頭呼嚕呼嚕就著穀子手捧的碗喝稀飯,終於緩過一口氣,啞著嗓子道:「屁咧!什麼受歡迎,誰沖他來的?就他那個寒酸樣兒!還有,狗花城你也別得意,你也就能吸引這種山旮旯里的村姑了,還不都是你穿的那麼有錢,她們才巴巴地貼上來!你要是穿得像個乞丐,我才不信她們還看得上你!」

    謝憐心想,這話可就不對了,便是花城穿得像個乞丐,謝憐相信,他憑乞討就可以討出一座金山來。但也沒有說話,只慢悠悠地忙活起來。過了一會兒,一陣氣味飄了出去,戚容又號起來:「你又在幹什麼!這是什麼!」

    謝憐溫聲道:「那鍋『百年好合羹』。我正在熱它。」

    花城一聽,立刻輕輕拍手,道:「好名字,好名字。」

    戚容道:「這玩意兒你他媽還給取了名字?!?!住手!!!」

    不消真餵給他,隨便熱了熱就喚起了戚容的恐怖記憶,不敢再說話。吃完了這頓,郎螢默默把碗筷都收了,似乎要拿去洗,謝憐道:「不用了,你到旁邊玩兒去吧,我來就行了。」

    也許做飯他不行,洗碗他還是可以的。花城看著郎螢帶著穀子出去玩兒了,道:「我來吧。」

    謝憐推辭道:「你就更不用了,坐著就好。」

    話音未落,這時,忽聽門外吃飽喝足閑得沒事幹的戚容吹了兩聲口哨,油里油氣地道:「喲,小妞兒,盯著本大爺看做什麼?是不是動春|心了?」

    這鬼方才還說他看不上這山旮旯里的鄉野村姑,回頭就撩上了,還撩得如此俗套。謝憐搖了搖頭,心想還是把他拖進來吧,免得放在外面嚇著人家。誰知,還沒打開門,外面便傳來陣陣村民們的驚呼:「絕世美女啊!」

    「這麼漂亮的姑娘怎麼會到我們村裡來……」

    「我這輩子還沒見過這麼標緻的姑娘咧,還一來就來兩個!」

    緊接著,門外便傳來一陣叩叩的敲門聲,竟是在敲菩薺觀的門。謝憐心中納悶:「絕世美女?還有兩個?兩個絕世美女怎麼會來敲我的門?啊,莫非,是那富商帶著新老婆來還願了?」一想到這個可能,連忙取了那「本觀危房求捐款」的牌子,準備擺出去。這時,又聽一個女郎冷冷地道:「這門口的是什麼東西,真辣眼睛。」

    緊接著,另一個女郎的聲音納悶兒道:「難道是養來看門的?不會吧。不至於挑這麼品位低下的靈獸啊?」

    這兩個雖是女聲,謝憐卻都是聽過的。風師青玄和地師儀!

    他本想立即推門出去,然而,猛地回頭,看見身後在供台邊慢悠悠收拾碗筷的花城,又止住了動作,謹慎地從門縫往外望去。

    只見兩名身材長挑的女郎立於門外。一名是個唇紅齒白的白衣女冠,體態風流裊娜,甩著拂塵,雙目炯炯;一個是名黑衣女郎,膚色雪白,眉目美而銳利,且臉色極差,負手而立,望向別處。那白衣女冠正滿面笑容,四處拱手,道:「哈哈,謝謝大家,謝謝大家,不用誇了,不要太高調。你們這樣,我很困擾的。差不多可以了,謝謝。哈哈。」

    謝憐:「……」

    四周黑壓壓圍了一大群看美女的村民,看完美女又開始對戚容指指點點。戚容不樂意了,狂叫道:「看什麼看!老子喜歡躺地上怎麼樣!都滾開!有個屁的好看!」村民瞧這人舉止詭異,臉色兇惡還發青,嚇得一窩蜂散了。師青玄對戚容道:「這位……綠色的公子,請問太子殿下現在在觀里嗎?」

    一聽此人稱謝憐為「太子殿下」,戚容瞬間對面前這兩位美人兒失去了興趣,啐道:「我呸!原來是上天庭的狗官!老子才不是給他看門的狗。聽好了,我乃是……」話音未落,只見明儀悶頭走了過來,然後就是一聲慘叫,一頓砰砰乓乓。從謝憐這個位置看不清明儀上來幹了什麼,只能看到師青玄一甩拂塵,道:「明兄,這樣暴力不太好吧!」

    明儀漠然道:「怕什麼。他都說不是家養的靈獸了。」

    「……」

    為了避免戚容被打死,謝憐只得開了門,舉手阻止道:「大人!手下留情!打不得,這是個人啊!」

    見謝憐開了門,明儀一掀黑衣下擺,把靴子從戚容背後移開了。師青玄則上來拱手道:「太子殿下,我提早幾天來啦。這人怎麼回事?一身鬼氣藏都藏不住,當咱們是瞎子嗎?哎,進去再說吧。這回我有重要的事要找你幫忙……」說著就要繞過地上的戚容邁進門去。花城可還在屋裡呢,謝憐哪敢就這麼放他們進去,忙道:「等等!」

    然而,已經遲了。菩薺觀就這麼巴掌大點地,根本都沒個藏處,兩人一下子就看到了站在謝憐身後,正在洗碗的絕境鬼王。八目相撞,噼里啪啦,花城露齒一笑,露出一點點白牙,笑意森然,眼裡卻殊無笑意。

    一剎那,明儀瞳孔驟然縮小,倒退三尺,師青玄一把甩出風師扇,拉開架勢,警惕萬分:「血雨探花!」

    門外灰頭土臉的戚容大怒,道:「我還是青燈夜遊呢!怎麼你們打了我半天都認不出我,一看他就知道是他?!」

    明儀曾混入鬼市,在花城手下卧底數年,前不久才露了馬腳被花城逮住,關在迷宮地牢里一頓毆打,眼下是仇人見面,分外眼紅,小小一座菩薺觀,內外都是毒|藥味。花城把手裡抹布一丟,眯眼道:「地師大人還挺活蹦亂跳的嘛。」

    明儀也冷聲道:「鬼王閣下也是清閑如舊。」

    裝模作樣地打過招呼后,下一句,花城的語調和神情便都冷了。

    他警告道:「離開。我不管你們有什麼重要的事,不要再靠近這裡。」

    雖是對花城十分忌憚,但氣勢上竟不肯退讓示弱,明儀沉聲答道:「來到此處,非我本意!」

    眼看著毒|藥味要變成火|藥味了,謝憐在一旁道:「這這這,風師大人,這可如何是好?」

    師青玄扇子敲了敲額頭,道:「我也沒料到血雨探花剛好就在你這兒!你們不是前不久才見過面嗎,怎麼這麼快又到一塊了?不管怎麼說,能不用武力解決最好不要用武力,暴力不好。要是打起來,咱們還是制止一下吧。」

    謝憐道:「我大體同意。」戚容可就期盼著這兩撥人打起來呢,一直豎著耳朵聽,這時忽然道:「哦——原來你就是風師那個賤女人???」

    謝憐和師青玄都轉頭看他。戚容在自己的山洞裡就是這麼罵師青玄的,當著他的面居然也敢這麼罵,不知該說是勇氣可嘉還是心智匱乏。師青玄一貫養尊處優,估計還是頭一次聽到別人用這種詞罵他,眨了眨眼,一臉莫名,對謝憐道:「太子殿下,稍等一下。」

    說完,出了觀去,把門一關。只聽門外戚容再次一聲慘叫,一頓砰砰乓乓,須臾,師青玄這才開門進來,已然換了男相,道:「好了。剛才說到哪兒了?我也餓了,我覺得不如大家先坐下來吃點東西吧,有什麼事好好商量。沒有什麼東西是飯桌上不能解決的。」

    「……」

    雖說,謝憐不大希望他們在菩薺觀里打起來,但花城似乎對明儀卧底之事極為生氣,不知其中有什麼內情,讓他們坐下來和和氣氣地吃飯,好像也不太可能。不過,花城居然沒表示反對,對峙一陣,臉上冷色漸漸散了,繼續洗碗。洗完了自己走到鍋邊,盛了一碗百年好合羹。

    見他主動撤兵,一場大戰及時收住,幾人都鬆了一口氣。下一步,就是要立即調轉話題,活躍氣氛,於是,師青玄道:「太子殿下,那鍋里的是什麼?好像還熱著。」

    謝憐道:「哦,那是我做的。」

    那鍋煮了這麼久,早已入味,氣味也散去了許多。顏色雖然匪夷所思,但形狀都熬得消失了,比昨晚看起來好太多太多。師青玄一聽,興緻勃勃:「是嗎?我還從沒吃過神官親手做的東西呢!來來來,讓我們嘗嘗。」

    說著,他便也拿了兩副碗筷,盛了兩碗。說實話,謝憐本來是想阻止的。但因為花城的再三肯定,給他隱隱埋下了信心的種子,再加上他今早重新加熱時又根據昨晚花城的意見做了調配,產生了一種「也許我把它救回來了」的念頭,猶豫片刻,還是沒有出聲,暗暗期待地看著師青玄把其中一碗遞給明儀,道:「來,明兄,你的份。」

    明儀往碗里看了一眼,不情不願地挪開了臉。

    這就有點失禮了。師青玄大怒,又遞上去,不依不饒道:「來吃!剛才路上不是你說肚子餓了嗎?」

    花城在那邊慢條斯理地舀起一勺,吹了吹,送到口中,咽下去,對謝憐笑道:「今天的確淡了點,味道剛剛好。」

    謝憐也笑道:「是嗎?我今天多加了水。」

    花城又吃了一口,笑眯眯地道:「哥哥有心了。」

    看花城的模樣,要說他在品嘗什麼美味佳肴,是很有說服力的。半晌,明儀還是接過了碗。師青玄笑道:「這就對了!」二人同時舀了一勺,送進嘴裡。

    作者有話要說:升級了小黑屋結果軟體崩了五六次……再也不敢瞎升級

    好了,請明兄和風師娘娘吃完飯,明天四個人組團打怪!166閱讀網



    上一頁 ←    → 下一頁

    邪風曲媽咪17歲:天才兒子腹影視世界旅行家特種歲月斗羅大陸
    隨機懲罰一名幸運觀眾洪荒歷異界極品紈?我修的可能是假仙我統領狐族那些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