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天官賜福 » 99 施怪計開門盜鬼胎 2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天官賜福 - 99 施怪計開門盜鬼胎 2字體大小: A+
     

    ?謝憐道:「姑娘?!」

    蘭菖臉色煞白,一句話都說不出來。突然間,她肚子里彷彿什麼東西爆炸了,原本還算平坦的小腹猛地膨脹成一個巨大的球形,幾乎要把長裙撐裂,還有滾滾黑煙從衣縫間溢出!

    眾女鬼鬆了手微微散開,蘭菖雙手勉強死死抱著小腹,驚恐道:「不要鬧了!」

    竟是那胎靈在她肚子里鬧騰了。花城從容地道:「哥哥退後。」

    謝憐道:「無事!」

    蘭菖雙膝猛地跪在地上,滿臉痛苦地道:「聽話!聽話!你乖一點,你乖一點好不好!!!不要再鬧了!!!」

    謝憐道:「蘭菖姑娘,你把它先放出來吧。」

    蘭菖忙瘋狂搖頭,道:「不行!不行不行!我一定會把他關在我肚子里好好養的,他再不會出去害人了!城主我求求你們不要帶走我兒子。我找了他幾百年了!不要帶走我兒子!不要把他交到天上那幫人手裡!!」

    看來,鬼市群鬼果然都知道謝憐是天界人士了。蘭菖尖叫一聲,抱著肚子在地上打起滾來,她的肚子彷彿不再屬於她身體的一部分,宛如一個活物,時而縮小,時而脹大,時而上下左右挪動,黑煙愈發濃烈,想來是這邪里邪氣的胎靈回到母腹中養了一會兒,恢復了一點元氣,又要作怪了。女鬼們散開了一會兒又上去壓她,根本壓不住,於是左邊的妖魔鬼怪們紛紛嚷道:「看我們的!」上前來按。場面無比混亂,謝憐握緊了拳,道:「蘭菖姑娘!你腹中胎兒的力量遠比你強,而且它可以傷你但你捨不得傷它,你根本拿它毫無辦法!你遲早會被它吸干破體而出的,快放它出來!」

    若是蘭菖不自己把她藏在肚子里的東西放出來,她遲早要被這兇殘的胎靈吸干再撕成碎片,謝憐就不得不親手剖開她的腹部。雖然比看著她被自己的兒子撕成碎片好,但如果沒到萬不得已的那一步,他哪裡願意做這種事?他不想做的,自然也絕不想花城代替他去做。可這女鬼蘭菖性子執拗至極,就算痛得尖叫連連也不肯放那胎靈出來,這樣下去也不是辦法,他寧可自己來,一咬牙,道:「得罪了!」

    誰知,他一把手放到芳心劍柄上,花城立即按住了他,沉聲道:「不用。」與此同時,蘭菖腹間忽然爆出一陣金光,刺得附近一堆妖魔鬼怪齊聲大叫「哎喲!」,逃了開來,都道:「什麼東西!」

    謝憐定睛一看,那金光淡下去之後,那急著往外沖的胎靈彷彿被什麼東西鎖住了一般,蘭菖的腹部也平了回去。而鎖住它的,是她腰間一根腰帶。

    那腰帶看似平平無奇不惹眼,可謝憐再仔細看,愕然道:「……這東西為何會在你身上?」

    即便因為洗了太多次而褪色了,謝憐也能看出來,這條腰帶,是天界的東西。

    天界的許多東西,都是精巧的法寶。所以,在必要時,才顯出了它護主應急之奇能。並且,就算這繡花紋路被磨損得厲害,謝憐也能確定,這一定是神官的才能用的「金腰帶」。

    看品階,還是位上天庭的神官!

    在天界,贈以金腰帶,乃是一種頗為流行的風雅之舉,是有特殊意義的。一位男性神官將自己的腰帶贈與他人,這舉動本身就帶著曖昧含義,是什麼特殊意義,可想而知,腰帶這種東西,自然不可能隨隨便便贈送,也沒那麼容易遺失。謝憐道:「姑娘,莫非你這孩子……」

    話到這裡,他忽然想起,不管是不是魔窟,在大庭廣眾下問一個女子這種私密之事也十分不好,及時收住。蘭菖立刻道:「不是!」

    謝憐心想:「我還什麼都沒說,你幹什麼就說不是?」

    他問道:「你這七八百年,可就是靠這根金腰帶撐過來的?」

    聞言,一眾女鬼瞠目結舌:「……我的媽喲蘭菖,你有這麼大歲數了?!」

    「你之前不都說你只有三百歲嗎?」

    「不對啊她還說過她兩百歲的!!謊報年齡啊!!!」

    這胎靈大約有七八百年的修為,那麼,它的生母自然也差不多是這個歲數。可這女鬼蘭菖又沒那麼深重的戾氣,作為一隻普通的女鬼,能留在這世上這麼久,想來,這根帶有法力的金腰帶幫了她大忙。如果這胎靈的父親是個神官,它這麼兇殘,也就愈發合理了。

    一個神官,和一個凡間的女子私|通,結果不知是始亂終棄還是冷淡不理,這女子橫遭慘事,腹中胎兒被人活生生剖出。如今母子兩個都化為鬼類,那胎兒還很有可能殺人無數。無論怎麼看,這事情的嚴重程度都不下於宣姬那樁,而且,似乎還有點眼熟。

    那這事接下來該怎麼解決,就很好想了。謝憐立即轉身,對花城道:「三郎,這位姑娘……」

    不消他多說,花城道:「你該怎麼做便怎麼做。不必問我。」

    謝憐輕聲道:「嗯。」

    得了應允后,他轉向蘭菖。這時,群鬼都在追問:「蘭菖蘭菖,你這娃娃的爹是誰???」

    「氣呀!只管殺不管埋,只管生不管養嗎?」

    「究竟是誰呀?該上門找他算賬啊?」

    蘭菖一咬牙,看著謝憐道:「……還能有誰?」

    她沒說出名字,謝憐也心領神會,道:「你跟我回上天庭吧。」

    蘭菖卻立刻道:「不行!!!」

    她說不行當然沒用,行不行謝憐都是要帶她走的。謝憐正了顏色,道:「這胎靈極為兇殘,它手上不知道沾了多少人血,事到如今牽涉太多,你是護不住的,一定得到上天庭去對質和通報。那神官若是個磊落的,或是你們之間有誤會,便讓你們母子二人上去和他相認,再處理這孩子的事;那神官若是負了你,或是做了更大的錯事,更要去向他討個公道。不管怎麼說,這胎靈是你兒子,也是他兒子,這事他父親不管,旁人又怎麼管?」

    這一番話,群鬼頗覺有理。而且,讓蘭菖帶子上天界大鬧一番,聽聽都刺激得很,他們只怕鬧得不大,越大越好,都勸道:「對啊蘭菖,怕什麼!找他算賬去!」

    「他敢不認賬,咱們燒了他的廟!」

    謝憐對花城道:「我先回一趟上天庭,速速通報此事。」

    蘭菖雖抗拒,但也知道沒法阻攔,怔了怔,突然對花城拜了下去,道:「城主,多謝你收留的大恩大德!」

    謝憐一怔,她接著道:「蘭菖在極樂坊放火,實屬無奈下策,壞了鬼市的規矩,對不住您!望您莫要見怪。」

    她一貫潑辣浪蕩,這時開口,卻彷彿換了一個人,教許多素日面熟的妖魔鬼怪大驚。花城卻是神色如常,對謝憐道:「哥哥此番走得匆忙,我等你下來,再好好款待。」

    謝憐點點頭,這便帶了蘭菖,直奔天界。

    走在仙京大街街頭,謝憐邊走邊在通靈陣道:「諸位!勞煩神武殿上見,有事商議。」說完一句便退了出來,不多停留一刻,先帶了蘭菖到神武殿。由於蘭菖是女鬼之身,進不了那金殿,謝憐先和她在殿外等了一會兒,等君吾來了,親自下了許可,蘭菖才被放進來。

    不多時,身在仙京的各位神官便都陸續趕到,一見謝憐身邊跟著一隻濃妝艷抹、和仙京仙風格格不入的女鬼,紛紛瞠目。一名黑衣神官邁入殿中,見了大殿中央的光景,頓了片刻,正是慕情。蘭菖也望了他一眼,立即低頭,嘴唇發顫。慕情卻神色自若,只淡淡地道:「太子殿下,這女子是何人?」

    聽到「太子殿下」四個字,蘭菖神色微變,看看謝憐,彷彿想起了什麼,但不敢確定。這時,風水二師也到了,一對相貌有六七分相似的兄弟,一人一把紙扇輕搖,白衣廣袖飄飄,畫面甚為好看。師青玄邊搖邊道:「是啊觀主,你今日怎麼把女鬼也帶上來了?」

    謝憐莫名道:「觀主?」什麼觀主?菩薺觀?為何突然這麼叫?再一想,多半是「千燈觀主」!

    他不知該如何應對,只好假裝沒聽到。師青玄得意洋洋,四下招呼一圈,又道:「咦?這位女鬼姐姐肚子里莫不是有東西???我怎麼覺得……」

    說著上去,似乎想摸摸。師無渡摺扇一收,道:「青玄!」

    師青玄馬上縮了手,辯解道:「我只是感覺到很不好的邪氣,想看看裡面是不是有什麼危險的東西……」師無渡斥道:「你是男子,又是神官,這裡還是神武殿,怎能做如此有失體統之事?也不準變女相!女相做這種事照樣有失體統,給我變回來!」

    靈文搖了搖頭,把文書夾在胳膊底下,上前來把手放在蘭菖腹上。頓了片刻,撤手沉吟道:「好凶的胎靈。幾百年了?」

    謝憐道:「約七八百年了。」

    他把如何兩次遇到胎靈,胎靈如何殘害孕婦,引出這女鬼的事說了。花城與鬼市一節隱了不提,蘭菖自然也不會主動提。末了,謝憐道:「便是如此了。不知那位神官是否還在世或者在職,這其中是否有什麼誤會,他又是否知道這件事?所以我便帶這位姑娘上來了。」

    風信皺眉道:「如果沒什麼誤會,也知道這對母子的事,還不聞不問放任了七八百年,也太不負責任了。」

    裴茗抱著手臂,閑閑地道:「南陽將軍這句話我同意,如此未免太不負責任。不知是哪位仙僚的遺果,要是還在任的話,還是自己站出來吧。」

    話音剛落,他便覺有無數道目光扎了過來,神武殿上,一片無語凝噎。

    半晌,裴茗才道:「……諸位是不是對我有什麼誤解。」

    「……」師青玄連扇子也不搖了,道,「我覺得沒什麼誤解。應該說是對你太了解了。」

    裴茗立刻道:「絕無此事!」

    眾人乾笑一片,連師無渡和靈文的目光都不太信任。裴茗頭都大了,扶額,懇切地道:「這……我是與一些鬼界女子交好過,但這位女郎,我當真從未見過。」

    這話認真聽聽,倒也是可信的。跟哪個女子好過,難道他自己本人還不知道嗎?裴雖花心遭人詬病,但不曾否認過任何一段情緣,做了就不會不認賬,反正也不是玩兒不起。跟他交好過的女子,除非是像宣姬那樣自己不願跟他了,否則起碼都是保證下半生衣食無憂,富貴蜜里泡著。若這女鬼生前當真曾與裴茗有過一露水姻緣,不至於淪落到被剖腹奪子、化為厲鬼的地步。

    況且,裴茗看女人的眼光是很高的。跟他勾搭過的,無一不是姿容色藝非凡的女子,他還尤其好素顏美女。以殿上其他人所見,蘭菖這般濃妝艷抹,根本看不出本來面目,容貌底子、梳妝品位和言談舉止都遠遠沒達到裴茗過往挑情人的標準,所以,他說沒有這回事,大家心中隱隱還是信的。只不過,也只是「心中」和「隱隱」了。有機會看裴將軍被將軍,何樂不為?且袖手笑看他辯,信是不信,還不是看自己高不高興?

    原本,謝憐也覺得十有□□就是裴茗,畢竟他前科累累。但看裴茗神情,又覺不似作偽,便也動搖了。他想起花城似乎曾說裴茗這個人不玩兒陰的,不必害怕之類的,思索片刻,還是道:「之前蘭菖姑娘含糊反問過一句『還能有誰』,我也有點想當然了。不過,既然裴將軍這麼說,或許其中有什麼誤會,未必次次都是同一個人。不如問問……」

    誰知,蘭菖忽然道:「不是他。」

    謝憐一怔,轉身。蘭菖又重複了一遍,道:「不是他。」

    靈文冷漠地道:「什麼。原來不是嗎。」

    師無渡也很客氣地道:「居然不是嗎。」

    「……」裴茗對師無渡和靈文道:「我早說了不是。你們兩個,落井下石。給我等著。」

    眾神官失望了一輪,隨即更加興奮了。裴茗畢竟是常年陷於桃色野聞的,便是他,也不新鮮了。而不是他,即是說,很有可能是在場或不在場的另一位男神官,恐怕要出來一位「後起之秀」了,怎能不興奮?

    之前在鬼市,蘭菖分明有暗示是裴茗,現在卻否決了,謝憐心中蹊蹺,但面上不動聲色,道:「嗯。那到底是誰?」

    蘭菖定定望著他,道:「你。」

    謝憐以為她沒說完,道:「我怎麼了?」

    蘭菖道:「我說,那個人,就是你!」

    作者有話要說:鬼娃真不是大裴的,大裴也是難得背鍋(。

    當然更不是謝憐的!!!我是不會寫這種情節的!!!!!

    媽呀忽然發現卡標題卡得忘了自己沒想好就點了保存……算了先用這個湊合著吧……………………

    今後謝憐的腰帶肯定保不住的(。很快就會再和花花見面噠~166閱讀網



    上一頁 ←    → 下一頁

    餘生皆是喜歡你AWM[絕地求生]王者榮耀之最強路人王邪風曲媽咪17歲:天才兒子腹
    影視世界旅行家特種歲月斗羅大陸隨機懲罰一名幸運觀眾洪荒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