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天官賜福 » 98 施怪計開門盜鬼胎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天官賜福 - 98 施怪計開門盜鬼胎字體大小: A+
     

    ?謝憐微微一愣,久遠的記憶似蒙塵的畫面,微微拂去灰塵,但仍不清晰。他鬆開了手,拿起那一朵花,凝神不語。花城也擱了筆,在一旁緩緩研墨,道:「怎麼了?」

    「……」謝憐微笑道,「沒什麼。只是這種花,香氣沁人心脾,我一直都很喜歡。」

    在宮觀中供花,倒也不少見。只是,一般都會供大紅大紫的大捧鮮花,或者永不凋謝的手扎假花。頓了頓,謝憐道:「莫非『血雨探花』,探的便是這種花?」

    花城笑道:「哥哥真真料事如神。」

    笑語間,二人終於合力完成了一幅字,寫的還是那四句詩。花城拿起來欣賞片刻,似乎甚為滿意,道:「嗯,不錯。裱起來。」

    聽他說「不錯」,謝憐已經噎了一下。再聽到「裱起來」,謝憐又噎了一下,道:「你該不會是想掛到牆上吧?」若是給他逝去的老師們看到有謝憐參與的一幅字長成這樣,恐怕都要氣得活活詐屍。花城卻笑道:「不。我自己收著,誰也不給看。」

    正在此時,二人突然聽到外面隱隱一陣號叫:

    「失火啦!」

    「失火啦!」

    「極樂坊失火了!」

    千燈觀內里安靜至極,奈何二人五感皆超絕凡人,聞聲迅速對視一眼,謝憐脫口道:「又是極樂坊?」

    話已出口,才覺這個「又」有點滑稽。花城不慌不忙,收好了字,道:「不必擔心,哥哥坐這裡,我去去就回。」

    謝憐怎麼可能安心坐在這裡,道:「我跟你一起去!」匆匆跟上,心中納悶:怎麼他每次來,極樂坊都要失火一次?瘟神之名可又印證了。雖然這次不關他的事,可簡直都要習慣性歉疚了。二人趕回極樂坊,整一條大街上都濃煙滾滾,小鬼小怪們吵吵嚷嚷地拎著水桶來回奔走滅火,見到花城和謝憐來了,都道:「城主!您老人家不用擔心,火不大,已經滅啦!」

    花城無甚表示,謝憐卻鬆了一口氣,溫聲道:「太好了!真是辛苦各位了。」

    小鬼們原本都沒指望過會得到感謝,更何況還是城主朋友的「辛苦了」,一聽便樂了,紛紛道:「不辛苦!多大點事兒!」「應該噠!」

    謝憐這才發現,他來說辛苦,似乎略為不妥,因為他並不是此間主人。不過,既然花城本人沒說,他說一下應該也不會有壞處,便暗道慚愧,再不在意。二人進入極樂坊看了看起火之處,果然只是燒了一小片地方,而且是個角落裡不算起眼的小屋,難怪很快就被撲滅了。

    然而,確定了這一點之後,謝憐卻警惕了起來,對花城道:「縱火者既不是無知大膽到惡作劇,也不是真的想燒掉什麼,更像是要轉移注意力,把大家的目光都吸引過來。」

    但是,在這節骨眼上,會是想轉移什麼注意力呢?

    猛然間,謝憐反應過來了:「那胎靈!」

    之前他們從極樂坊出來的時候,走了許久,那胎靈還一直在哭哭啼啼,哭聲刺耳尖銳,還不時叫娘。而現在,這聲音卻消失了!

    他們又到極樂殿外的一間偏殿去查看。二人出來時,花城隨手把裝著胎靈的陶罐放在一張案上,眼下陶罐還在,但謝憐上去一拿起來就覺得重量不對,太輕了。再打開一看,果然,裡面已經空無一物了!

    那封口,被關在罐子裡面的東西是不可能自己打開的。謝憐立即道:「胎靈被人放出來了。」

    花城卻並無一絲亂色,道:「是被人偷走了。那東西在蝶陣里過了一道,眼下元氣大傷,自己跑不遠的。」

    謝憐道:「那就好辦。三郎,你這極樂坊可有監視出入往來的護衛?看看能不能找到可疑的人。」

    花城卻道:「沒有。」

    「……」謝憐眨了眨眼,道,「沒有嗎?」

    花城道:「嗯。一向沒有。」

    難怪他上次在極樂坊里偷偷搞小動作,也是一個護衛都沒見到。謝憐還想過是不是因為埋伏的太深他沒發現,沒想到是當真沒有,微微一愣,道:「你對極樂坊這麼放心嗎?」

    花城道:「哥哥,你注意過極樂坊里的門嗎?」

    想了想,謝憐道:「不曾注意過。莫非是有什麼特殊之處?」

    花城道:「不錯。」

    他指了指這間偏殿的門,道,「如果不是此間主人,未經允許,帶走了原本在裡面的人,或是不屬於自己的東西,哪怕只有一件,就會無法打開門,被困在那間屋子裡。」

    謝憐回憶上次來極樂坊,他當時似乎一直在用骰子開道,而最後離開,則是風師起了大風,掀開屋頂,這才避免了從「門」離開。這都是一些較為暴力的畫面,越想謝憐越覺得不能想,微微汗顏。頓了頓,又問道:「那假使三郎你從我這裡搶走了一樣法寶,收到極樂坊,我作為法寶的原主人,也帶不走它嗎?」

    花城挑眉道:「當然帶不走。到手了就是我的。不過,哥哥不要冤枉我,我可不會搶你的法寶。」

    謝憐輕咳一聲,道:「那是自然,我當然知道,所以我才說是假使嘛。而且……我也沒有什麼法寶可以讓人搶的……」

    花城開玩笑點到為止,笑了笑,繼續道:「所以,想從我這裡偷東西而不被發現,是不可能的。當然,也就不需要護衛。」

    謝憐第一個反應就是,偷走胎靈的人不是從門離開的,是用了別的方法。但四下望望,這偏殿的屋頂好好的,地面好好的,牆壁也好好的,根本沒有任何被破出的痕迹,忍不住生出了一個更詭異的猜測:

    難道偷走胎靈的人,並沒有離開,還在這間偏殿里?

    雖然這間偏殿里並無可藏匿之處,但上天入地,各種隱身的法門可不少。也許那個人此刻就在他們附近,靜靜地觀察他們的一舉一動。謝憐凝目望四周,留神是否有某處空氣異常扭曲,然而,無論是他的眼睛還是他的直覺,都在告訴他,這裡沒有第三個人或鬼了。恐怕他思路不對,恐怕要換一個方向想了。這時,花城笑道:「哥哥不必擔憂。我自有辦法把偷走胎靈的人找出來。」

    他竟是成竹在胸。謝憐轉向他,思索片刻,驀地也是豁然開朗。

    二人靜待。過了一陣,嘈雜之聲漸漸靠近,一大群妖魔鬼怪涌了過來,烏泱泱聚在偏殿外,都道:「城主,您老人家找我們是有什麼吩咐啊!」

    這一眾少說也有近千,若不是極樂坊連房子帶院子都夠大,恐怕根本塞不下。帶他們來的就是那面具人,對花城道:「城主,今天在這條街上出現過的,應該全都在這裡了。鬼市也已經鎖了,誰都出不去。」

    依舊是上次那年輕男子的聲音,謝憐忍不住又看了他一眼。群鬼道:「城主,是誰放的火您抓住沒有啊?」

    「聽說還偷了東西!不是活得不耐煩了就是想再死一次!」

    「真大膽子啊。又放火又偷東西的,敢在太歲頭上動土,城主能放過?!」

    「……」

    雖然群鬼說的並不是他,但謝憐身為一個上次在極樂坊又燒房子、又偷偷劫人、又被花城放過了的人,聽著感覺中箭無數,輕咳一聲,心中越發歉疚,偷看一眼花城,恰好撞上花城也意味不明地掃了他一眼,目光趕緊逃開。接下來,只聽花城淡聲道:「偷走胎靈的人自己站出來。別浪費我時間。」

    群鬼大驚,紛紛道:「我們中間?」

    「我還以為是外來的……」

    「誰啊趕快自己站出來吧!」

    半晌,軒然大波已趨於平息,卻無人站出。花城道:「很好,果然勇敢。男左女右,分列。」

    群鬼雖然奇怪,但不敢對花城的話違逆分毫,立即照他所說的去做,刷刷的分成了兩大堆。男鬼擠在左邊,粗聲粗氣的;女鬼都在右邊,幾乎個個窈窕嬌媚。花城和謝憐對視一眼,徑直走到右邊,在女鬼們中走馬觀花,幾乎一眼掃過十隻。數步之後,經過一個女鬼身前時,他足下微微一頓。這女鬼身穿長裙,臉上擦著厚厚一層□□,白得嚇人,幾乎看不出本來面目,但這過分艷麗誇張的妝容卻略為眼熟,謝憐道:「蘭菖姑娘?」

    這女鬼一愣,彷彿她才見了鬼一般。果然,便是上次在鬼市街頭糾纏謝憐、和豬屠夫當街對罵、還嘲笑他「不舉」並將之宣揚得鬼鬼皆知的女鬼蘭菖。

    詫異過後,她叉起腰,昂頭道:「怎麼?你不舉可是你自己說的!我又沒冤枉你!難不成還要城主給我點顏色看看來報仇?」

    雖然四周女鬼女妖們都有些緊張,但聽她這麼說,還是吃吃低笑了起來。花城也走了過來,雖然看不出他什麼表情,那女鬼蘭菖還是有點怕他的,姿勢不敢太造次了。謝憐溫聲道:「那樣的玩笑話,姑娘愛怎麼說也無事。不過,那胎靈害人無數,甚為血腥,不能放任,還是請先還來吧。」

    即便蘭菖塗著極厚的粉,也能看出來她的臉色刷的更白了。她連連倒退,但她此時處在一群女鬼之中,沒倒退幾步就被旁的女鬼們七手八腳抓住,杜絕了逃跑的可能,只好叫道:「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什麼胎靈?」

    謝憐道:「請還來吧。」

    蘭菖道:「我還什麼?我沒有啊!你說我從城主屋子裡偷了東西,可是大家都知道,不能從城主的屋子裡拿東西的,拿了什麼都出不去的!」

    群鬼都道是啊沒錯都知道,豬屠夫也在嚷。蘭菖又道:「極樂坊失火也就是剛才一會兒的事,我一直在這條街上根本沒離開,那如果我偷了東西,肯定還沒來得及藏起來吧?」邊說邊攤手,展示自己兩手空空,還拉起裙子示意自己沒有藏東西。謝憐卻道:「姑娘,上次我見你,寒風瑟瑟中,你也穿得極少。今日風和日麗,為何你卻反而穿起了長裙?你是忽然想換件衣服,還是你想遮掩什麼?」

    聽他一提,群鬼才發現,平日里,蘭菖都是衣著暴露,謝憐說她「穿得極少」,已經是很客氣的說法了,在大街上她幾乎袒|胸|露|乳。今天的她卻穿著一條長裙,把腰腿全都遮得嚴嚴實實,果然奇怪。而且之前花城帶謝憐逛鬼市,群鬼起鬨送小菜時,也沒看到往日最愛在大街上罵街惹眼、積極宣傳「是他不舉不是我不行」的蘭菖,微微騷動。謝憐緩緩地道:「你是沒有拿走不屬於自己的的東西,你只是拿走了自己身上的一部分而已。那胎靈,現在就在你腹中!」

    既然,偷走胎靈的人沒有用別的方法離開,也沒有留在偏殿里,那麼,就只剩下一種可能了:這個人,是光明正大地從正門離開的。

    如果這胎靈已經生出來了,那麼,他就是一個孩子,一個獨立的人。但是,這胎靈是在未足月時,就被強行從母親體內剖了出來,所以,如果它的母親把它再塞回自己的肚子里去,那當然還是算她「自己的東西」。不,應該說,那胎靈根本就是她身上的一塊肉,是她的一個部分。畢竟母子血濃於水,這種情況下,他們就是一體,那女鬼當然能安然無恙、光明正大地極樂坊的所有門走出去。

    所以,盜走胎靈的,一定是女鬼,就是這胎靈的生母。迅速封鎖鬼市,把失火前後出現在這條大街上的女鬼都找來查一查,就一定能抓住。想來,這些花城在進偏殿後的一瞬間就都想了。

    突然,蘭菖大叫一聲,猛地雙手捂住了自己的肚子。166閱讀網



    上一頁 ←    → 下一頁

    終極獵殺餘生皆是喜歡你AWM[絕地求生]王者榮耀之最強路人王邪風曲
    媽咪17歲:天才兒子腹影視世界旅行家特種歲月斗羅大陸隨機懲罰一名幸運觀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