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天官賜福 » 92 千燈觀長明漫漫夜 2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天官賜福 - 92 千燈觀長明漫漫夜 2字體大小: A+
     

    ?作者有話要說:昨晚第一次更新后凌晨在91章後面有加更,接不上的同學可以翻回去看看。看不到的話清理緩存即可。

    在調整後面的大綱和存稿所以今天有點少_(:3∠)_第三卷目測是最長的一卷,大家表急容我先給花總做個新造型……

    三千盞!

    半晌沉默,陡然,四起軒然大波。

    哪怕是首席之位穩如泰山的神武殿,也從來沒在中秋宴上一夜摘得三千明燈。甚至從來都沒有誰想過這個數字。哪怕是一千,也還勉強好說了,三千,這才是真正的史無前例,比前幾甲神官加起來還要多!

    可想而知,此刻,眾位神官心中有多不可置信,當即便有神官脫口而出:「弄錯了吧!」

    「數錯了吧……」

    可是,且不說報幕神官數了這麼多年的中秋宴斗燈,會不會恰好在今天出錯,光是看一眼那組成了龐大光幕的燈流,即便是退一萬步,真當是數目有誤,那錯誤也只可能是數少了,不可能是數多了。於是,又有神官道:「會不會那燈並不是真的祈福長明燈?也許只是普通的燈?」

    這話其實就等於「造假了吧?」,也有幾人附和。師青玄卻道:「怎麼會是普通的燈?普通的燈和祈福長明燈規格完全不同,根本飄不上天來,怎麼會不是真的?」

    如果這句是謝憐辯的,眾人大概還會繼續質疑,但既然是師青玄說的,而且師無渡也在這裡,旁人就不好說什麼了。路被堵死,便轉向了另一個方向:「諸位,這個千燈觀在哪裡?什麼時候建的?是誰建的?有哪位仙僚知道嗎?」

    報幕神官道:「不知……但是那些燈上,寫著的就是『千燈觀』升上來的。」

    「可我根本就沒聽過什麼千燈觀啊?!」

    「對啊,我也從來沒聽過!」

    謝憐總算是從一片震驚的空白中抽離出來了,聽到這幾句,誠懇地道:「諸位,實不相瞞,豈止你們沒聽過,我也沒聽過。」

    總不可能這也是天生建的吧?

    所有神官今晚都被這雷炸得暈頭轉向,根本不敢置信,七嘴八舌。謝憐真想說:「不過一個遊戲罷了,大家何必太較真呢。」然而,首先,很多人心裡並沒把「遊戲」當遊戲,其次,他是這「遊戲」的第一名,由他來說這話,不是欠揍嗎?其他神官也不好說,因為其他神官名次都在他之後,說了彷彿在給自己開脫沒拿第一也沒什麼大不了,便很尷尬。這時,裴茗笑道:「我就說血雨探花帶走太子殿下非是為了找他麻煩,之前諸位還不信,現在可信了?」

    經他提醒,眾人這才猛然醒悟。

    如果是花城,那麼,他擺擺手就升了三千盞祈福長明燈,也不是不可能!

    謝憐和花城到底有沒有關係,究竟是個什麼關係,可謂是撲朔迷離。此前,眾人都覺不懷好意說更可信。因為沒理由對天界一向極不友好對花城突然就對謝憐另眼相看了。但是,依花城那種無法無天的做派,同樣也沒理由突然就對某人虛與委蛇起來。今日中秋宴過後,這不懷好意說,恐怕就有點站不住腳了。畢竟,三千盞祈福長明燈!即便是執掌財運的水師,也不是說拿出手就拿得出手的。紛紛亂亂中,忽然,從宴席上首傳來一陣不緊不慢的撫掌之聲。

    眾神官循聲望去,只見君吾一邊撫掌,一邊對謝憐笑道:「仙樂,恭喜。」

    謝憐心知君吾有意解圍,心中感激,對他俯首。君吾又嘆道:「你總是能創造奇迹。」

    見此往來,宴席上漸漸安靜下來。遲疑片刻,終是在君吾的帶領下,參差不齊地拍起了手,道起了賀。

    至此,縱使再震驚,諸天神仙們也不得不承認了。這位太子殿下身上,歷來都是奇迹倍出。從前如此,現在,也是如此!

    中秋宴散了,一直轟隆轟隆的雷師也收了工。捧場最賣力的當然是師青玄,不管是誰的名次出來了,他都是第一個拍手捧場的。裴茗除外。謝憐原先還在想他橫插一杠子,水師從屈居第二變成了屈居第三,會不會不悅,但看師無渡,卻似乎並無不快,裴茗和靈文都對他道了賀,接下來三人就商量著到誰家小山上的溫泉去推拿了。師青玄聽了道:「哥,你們又出去玩兒了?」

    師無渡收了扇子,道:「嗯。」

    靈文抱著手臂笑道:「風師大人要不要也過來玩兒?」

    師青玄道:「我不去。我約了人的。」

    師無渡皺眉道:「你可別約些亂七八糟的人。」

    靈文道:「再亂七八糟,有裴將軍亂七八糟嗎?」

    裴茗警告道:「傑卿,住口了。」

    謝憐等他們兄弟二人說了幾句,便和師青玄一齊準備離席了。路上遇到慕情,他也不知到底有沒在看謝憐,眉頭不那麼舒展了。風信卻與他相反,起身離席時對謝憐道:「恭喜。」謝憐也對他一點頭,道:「多謝。」

    郎螢被安置在仙京的風師仙府上。那孩子眼下看起來乾乾淨淨的,只是依舊怕生,謝憐領了他下去,一路上他都沒怎麼說話。謝憐先到鎮上買了點新鮮果子給他吃,沒直接回菩薺村,而是先到一座小樹林去看了一下。

    果然,那小樹林里現在熱鬧得很,一個光著膀子的年輕男人被一條白綾倒掛在樹上破口大罵,滿嘴污言穢語,一個小孩蹲在下面給他驅蚊子。謝憐讓郎螢站在外面,自己慢悠悠走過去,那年輕男人見了他,大怒道:「謝憐你這狗玩意兒,還不他媽的趕緊把我放下來!死了死了,我要死了!」

    謝憐卻溫聲道:「你一定很多年沒被蚊子叮過了,重新感受一下活著是什麼滋味不好嗎?」

    此人正是戚容。謝憐料定到他不會安分,肯定要唆使穀子幫他割斷若邪,所以早便叮囑了若邪,要是他逃跑,就把他拖到這樹林里爽一把。戚容仗著用的是別人的肉身,謝憐不能頻繁毆打他,但讓他受點小小的皮肉之苦還是可以的。謝憐在這一帶砍過柴、拾過荒,飽受蚊蟲叮咬之苦,眼下,戚容果然也被一堆蚊子叮得滿身是包,生不如死,罵道:「你的雪蓮之心呢!這時候怎麼不做黏黏糊糊的好人了!」

    穀子抱著謝憐的腿,哇哇哭道:「大哥,放我爹下來吧!他被掛了好久了!」

    謝憐摸摸他的頭,戚容當即「哎喲」「撲通」兩聲,掉在了地上。

    要回菩薺村,就要經過那座楓林。謝憐手裡提著個光膀子罵罵咧咧的年輕漢子,身後跟著兩個小孩,一個哭哭啼啼,一個悶頭不語,心想,這一行人可真是詭異至極。上了坡,他對身後二小道:「小心腳下。這裡容易摔跤。」

    是真話。謝憐有時候從鎮上收破爛回來得晚了,黑夜裡走這條路,不知是不是他體制原因,摔過不知道多少回。戚容聽了立即叫道:「老天啊!求求你快讓這個人趕緊摔死在這裡吧!」

    謝憐聽了只覺得好笑:「你一隻鬼,求什麼老天?」

    這時,他忽覺天邊隱隱有暖光透出,地上黑漆漆的路似乎也被那光照的清楚了些,明朗了些。抬頭望去,發現果然不是他的錯覺。天邊真的有光。

    是那三千盞長明燈的光。

    浮燈在夜空中流動,浩浩蕩蕩,連星月的光輝都被它們蓋了過去。謝憐怔怔看著,半晌,小聲嘆道:「……謝謝。」

    戚容不知那是什麼東西,呵呵道:「你謝個屁?人家自己點著玩兒罷了,又不是專門給你點的,少自作多情了。」

    謝憐莞爾不語,也不反駁,只道:「美麗的東西存在於世上,這一點本身就值得感謝了。」

    他心有好風景,再不怕旁人煞風景。借這天邊明燈的光芒,一路前行。166閱讀網



    上一頁 ←    → 下一頁

    惡漢贅婿當道重生軍嫂攻略遊戲之狩魔獵人第一神算:紈?
    顧少的獨家摯愛終極獵殺餘生皆是喜歡你AWM[絕地求生]王者榮耀之最強路人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