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天官賜福 » 91 千燈觀長明漫漫夜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天官賜福 - 91 千燈觀長明漫漫夜字體大小: A+
     

    ?♂!

    謝憐萬萬沒想到,竟然真有人會把酒杯遞給他。

    怪他反應太快,不假思索便接了,接了就愣了。然而,再看遞酒那人,對方也是愣著的——居然是明儀。

    原來,方才酒杯傳到了師青玄手裡,師青玄則為了好玩兒,故意遞給明儀。而明儀悶頭喝酒吃飯,看都不看就隨手亂傳,傳完才反應過來發生了什麼,也是無語。與此同時,那雷聲也戛然而止,只留下兩人面面相覷。

    雖然接了酒杯的是謝憐,眾人目光卻都往風信和慕情身上湊。不難理解緣故,謝憐已經寂寂無聞八百多年了,八百年前,自然是有不少他美談佳話的本子,但到如今早就失傳了,而且,根本不會有人在今天這個日子特地為他搭台表演。所以如果非要找一出有「仙樂太子」這個人物的戲來看,那麼就只有以風信或是慕情為主角的戲了。

    因為,民間戲話在給這兩位神官編故事的時候,偶爾會把謝憐拿來用用,一般是讓他做個陪襯,跑個龍套,更有甚者為了讓戲更精彩,直接把謝憐改成奸角,安排一些諸如欺負慕情孤苦無依或是橫刀奪風信所愛之類的段子。要是真在中秋宴里上演了這種戲碼,不管故事的主角們開不開心,反正其餘做看客的一定開心。謝憐拿著那小玉杯,有神官已經催開了:「太子殿下,來來來,幹了吧!」

    催的人多了幾個,風信遠遠地說了聲:「太子殿下不能喝酒的。」

    眾人都道:「一杯而已嘛!不妨事的。」

    君吾一直一手支額,一語不發,這時微微起身,似要發話。師青玄也在一旁問:「你行不行啊?不行就算了,我幫你出十萬功德拉帘子。」

    「……」謝憐怕他真的一衝動十萬功德就灑出去了,就算再豪爽也不是這麼個豪爽法,而且不管什麼戲他都看過,沒什麼講究,忙道,「不用不用,一杯應該無礙。」說完,便把這酒一飲而盡了。

    瓊釀入喉,滑過之處先涼后熱,謝憐有點兒暈,但醞釀片刻便把這暈勁壓了下去。小樓四面帘子緩緩拉起,眾人轉移了目光,準備專心看戲了。

    一看便奇,只見那台上竟是站著兩個人。一人白衣,面若敷粉,滿身風塵,背一隻斗笠,定是謝憐無疑了;另一人紅衣,烏髮如漆,俊美靈動,顧盼有神,一條長蛇盤在手上,被「謝憐」搶去,那紅衣人立即將那蛇劈手奪了甩開,握住「謝憐」的手就不放了。那神態,真真好似他的心也被狠狠戳了一刀子。

    這一出,把等著看好戲的眾神官都看懵了,當然,謝憐自己也是懵的。這時,宴席上首的君吾笑道:「這是個什麼本子?怎麼像從沒見過?」

    靈文立刻便叫人去查了,道:「這戲好像叫《半月國奇遊記》,是新編的,所以從前沒見過,今晚是第一回在人間上演。」

    師青玄對謝憐道:「是上次半月國那批商人里的回去后找人寫的吧。省功德了,不用拉帘子。」

    謝憐不置可否。人間能知道半月國之事的,只能是那批商人了,他記起來,商隊里有個叫天生的少年的確說過要感謝他還是要供奉他之類的話,莫非這戲就是天生出錢請人寫的?可是,他並沒告訴天生自己的名字,一個小小少年也未必有能力做到這一步。

    另一邊台下,雖然眾神官沒看到想象中的戲碼,但是,眼前這一齣戲當然更精彩。畢竟,若是傳言屬實,那這紅衣人扮演的,可就是花城啊!

    血雨探花的戲,人間是有不少的。不過,往往都是什麼「紅衣鬼火燒三十三神廟燒完了天界屁都不敢放」「血雨探花正手反手一隻手吊打文武神」這種令天界人士看了默默流淚的戲碼,不知這個本子會寫成什麼樣?反正主角是謝憐,對於這位,大家總有種格格不入之感,並沒把他划入天界「自己人」的範圍,所以看看也無妨。而且這齣戲舞台精緻,製作精良,戲中人扮相極好,簡直良心大作。於是,少不得心底大呼過癮,邊看邊評頭論足:

    「真的嗎?編的吧,花城哪裡會這樣跟人說話!」

    「胡說八道,簡直胡說八道!」

    「這戲把花城編成什麼樣了?醒醒!又不是風月本子,這真敢編啊!」

    畢竟是特地給他寫的戲,謝憐也認真地看了。坦誠地說,這戲不錯。扮相好,戲也好,只是,他作為被扮演者,有一個小小的意見:兩位主角,似乎有些太過親密了。

    扮演他自己的那位,身手是很不錯的,不過,他每每開口喊「三郎」,雖然語氣並不如何跌宕起伏纏綿宛轉,謝憐卻覺得比方才「風師娘娘」喊「水師大人」的「郎君」、「夫君」更令人坐立難安。而且,小動作也似乎太多了點,勾勾手,摟摟肩,抱抱人,總覺得,哪裡不太妥。

    可是,仔細想想,他喊花城,的確是這麼喊的,這些動作好像也的確有做過,當時覺得沒毛病,現在看,照理說也應該覺得沒毛病。再瞧瞧其他神官,雖然嘴上罵著胡說八道,但還是看得津津有味,目不轉睛,熱火朝天,也只好閉嘴了。看著看著,忽然,師無渡道:「後面那兩個小廝是幹什麼的?」

    聽到「小廝」二字,風信和慕情都不易覺察地僵了一下。

    靈文道:「那不是兩個小廝。應該是兩個中天庭的小武官。當初,曾從南陽殿和玄真殿應徵去給太子殿下救急。」

    南陽殿和玄真殿居然會有人給謝憐救急,這真是奇聞一樁,聽起來就彷彿裴茗義正辭嚴地婉拒了向他投懷送抱的絕色美女一般不可思議,眾神官齊刷刷望過去。靈文又補充了一句:「他們自願去的。」

    謝憐笑笑,道:「忘了問,南風和扶搖他們還好嗎?怎麼今天沒見他們出來玩?」

    風通道:「南風……在……」

    慕情淡淡地道:「扶搖在關禁閉。」

    風信立刻道:「南風也在關禁閉。」

    謝憐「哦」了一聲,道:「兩個都關了?太遺憾了。」

    說話間,那戲精彩落幕了。雖然被一致認為是無知信徒的意|淫,但因為意|淫花城實在很過癮,竟也博了個滿堂喝彩。然而,裴宿就是因為半月關被流放的,大家過足了癮后,少不得要分點關注給裴茗。師無渡道:「裴將軍,你家小裴現在怎樣了?」

    裴茗自斟自飲,搖頭道:「還能怎樣?沒把心放在該上心的事上,我是管不了他了。」

    這邊,師青玄聽不下去了,嘿嘿道:「所以,在裴將軍的眼裡,該上心的事是什麼?你小裴的前途就是前途,人家小姑娘的就不是嗎?」

    他語氣不好,師無渡目光掃了過來,道:「青玄不准沒禮貌!」

    他一斥責,師青玄便訕訕地低了頭。見狀,裴茗哈哈笑道:「水師兄,你這個弟弟好生厲害,也就你能管管了。他現在惹我倒沒什麼,萬一今後惹到不該惹的人,可不會像我這般看你面子。」

    師無渡展扇,繼續教訓弟弟,道:「裴將軍的話你聽見沒有?還有,跟你說過多少次了不要老是變成這樣子在外面走來走去,成何體統。我不管你喜歡什麼樣子,出門在外必須用本相!」

    雖然師青玄無比熱愛女相,十分不服,但還是不敢頂撞他哥。謝憐心想:「風師說他不怕他哥哥,倒也未必全是。」誰知,師無渡最後道:「萬一遇到裴將軍這樣法力高強又居心不良的人怎麼辦!」

    靈文哈哈嘲笑起來,裴茗險些再噴一口酒水,道:「水師兄!你再這樣,我們可就沒法說話了。」

    吃了一輪,終於在觥籌交錯中迎來了最後的斗燈一節。

    仙京里,所有的燭火、明光全都熄滅了,除卻月光,一片黯淡。臨湖而宴,揮開湖面的煙雲霧氣,透過清澈流動的湖水,能看到下方漆黑如深淵的人間。

    斗燈,斗的是中秋當日,一位神官最大、最著名的那座宮觀里供奉的祈福長明燈的盞數。一盞祈福長明燈,千金難求,久久不滅。斗燈順序是由少至多依次排列,輪到某一位神官時,他信徒供奉的燈盞便會從下方飄上天界,照亮漫漫黑夜,綺麗無比。

    神武殿今年是九百六十一盞長明燈,數目近千,史無前例,眾神官都覺得明年一定就會打破千數,然而這並不是重點。如果第一永遠是第一,那麼第一便失去了意義,所以大家在斗燈這一環節中已經自動剔除了神武殿。

    令人哭笑不得的是,斗燈一開場,排在第一個的居然是雨師。當謝憐看到一盞小小的明燈慢悠悠、歪扭扭地升上天空,再聽到「雨師殿,一盞!」的時候,簡直懷疑自己其實喝醉了還沒酒醒,無論如何也不至於只有一盞。為了確認自己沒醉,他問師青玄:「沒報錯嗎?」

    師青玄道:「沒。真就一盞。就這一盞,還是雨師大人家裡的牛為了撐個場自己供的。」

    自己供自己,這種行為可真是親切。謝憐想了想,雨師管下雨,所以也是掌農之神,猜測道:「莫非是因為雨師大人信徒多農人,所以才無裕供奉?」

    師青玄卻道:「殿下,你對農民有什麼誤解,很多農民都很有錢的好嗎?其實是因為雨師大人說過,有錢供燈,不如種田,所以信徒從來供的都是新鮮瓜果蔬菜。」

    聽了這話,謝憐真是羨慕至極,心想:「還有這等美事。」

    然而,師青玄又道:「後來雨師大人又說不要浪費,所以一般供品放兩天信徒就拿回去自己吃了。」

    「……」

    前面稀稀拉拉的,都是一些小神官,長明燈從幾盞到幾十不等,大家都沒什麼興趣。但是,越到後來,每一次升起燈時光芒越盛,大家也越發專註。如果不是專門的神官報幕,一眼就能看出數目,那燈陣密密麻麻一起飛上來根本數不完有多少盞。謝憐什麼都不清楚,便什麼評價都不發表,專心欣賞明燈照亮漆黑長夜的美景,順便聽一聽其他人對於目前斗燈形勢的分析。雖然他覺得這種事情並沒什麼好分析的。大約兩炷香后,壓軸戲終於陸續來臨。中秋宴斗燈,開始了最後的十甲拼殺。

    十甲的最後一名,謝憐聽到報幕神官高聲道:「奇英殿,四百二十一盞!」

    權一真早已離場了,其他神官聽到這個數目后的嘖嘖之聲也就不加掩飾了。這位西方武神年紀尚輕,卻勢頭極猛,和他資歷相同的神官,有兩百盞長明燈已經算很多了,他卻是翻了個倍還要多,飛升年限比他略長的郎千秋長明燈卻比他略少,可謂了得。但謝憐覺得,果然這少年在上天庭人緣不太好,因為除了他自己和師青玄,幾乎沒什麼為這份了得真心驚嘆。

    緊接著的,是風師殿,五百二十三盞。

    一個人受不受歡迎,真是很容易看出來的一件事。報出風師殿的長明燈數目后,師青玄還沒說話,宴席上便為他熱烈撫掌慶賀起來,四處都是「恭喜恭喜」「實至名歸」。師青玄十分得意,起身到處拱手,又對師無渡嚷道:「哥,我今年第九!」

    謝憐忍俊不禁,師無渡卻斥道:「不過是第九而已,有什麼好高興的!」

    他這話其實是非常狂妄的。整個上天庭,有哪個是等閑之輩?五百盞長明燈,高居第九,在他口裡卻被說成「不過是」,那排在第九名後面的神官,豈不是連「而已」都不如?他也並非不知此話不妥,但他就是要這麼說,因為不懼。師青玄垮了臉,師無渡搖了搖扇子,又勉為其難地道:「不過,燈比去年多了,下一年必須更多。」

    聞言,師青玄又縱臂長笑起來。整個宴席上,竟然只有明儀一臉漠然地埋頭吃飯,不給他喝彩,於是師青玄拍了他兩下。明儀繼續專心猛吃,師青玄大怒,要求他必須給自己鼓掌,謝憐在一旁聽得要笑岔氣了,不提。

    下一位,靈文殿,五百三十六盞。

    在文神里,靈文算是奪魁了,不過,並沒有多少文神捧場,反倒主要是武神們很給面子。謝憐遠遠向他道了恭喜,這頭聽到師無渡和裴茗叫他擺宴請客,那頭又聽到有神官嘀咕,靈文信徒多是因為化了男相、靈文看準當今武神勢大便一力巴結、靈文是上天庭最熱衷於請客的神官、靈文據說有時請客還請嫖云云,搖了搖頭,心中只有一個想法:女神官真不容易。

    接下來,是南陽殿和玄真殿,分別是五百七十二盞,和五百七十三盞。慕情眉目舒展,風信不喜不怒,似乎並不在意。謝憐心中納悶,怎麼會剛好數目這麼接近?這也太巧了吧?低聲問師青玄方知,原來這兩二人因為出身相近,領地相近,實力相近,加上彼此關係不好,兩邊信徒都憋著一口氣要贏,發誓對方宮觀里供多少盞燈,他們就一定要多供一盞。不求第一,只求比對方高。竭盡全力豁了出去,每年互有勝負。今年在最後關頭,玄真殿終於多擠出了一盞燈,勝過了南陽殿,眼下彷彿打了一場勝仗,正在大肆慶祝呢。聽完謝憐忍不住心想:「在外面為多對方一盞燈爭得頭破血流,這群人都不回家過節的嗎?今天可是中秋啊。」

    下一位,明光殿,五百八十盞。

    這個數目,相當可觀了。然而,裴茗卻並無喜色,因為,比起去年,明光殿今年的長明燈,其實是減少了的。副神裴宿出了事,算是一個打擊,今年少了將近一百盞燈,若不是裴茗底子厚,穩住了,只怕少的更多。師無渡和靈文都沒對他道恭喜,只是拍了拍他的肩。

    至此,謝憐發現,這好幾位神官的長明燈盞,數目都很是密集,幾十十幾的,彷彿拉不開差距。也就是說,大家其實都半斤八兩,沒有哪一個是真正的絕對勝出。他剛這麼想,就聽報幕神官道:「水師殿,七百一十八盞!」

    宴席上,一陣騷動,驚嘆四起。

    眾神官反應過來,便開始爭先恐後地道賀。師無渡只是坐著,並不起身,神情也並不如何倨傲,只是一派理所當然。這恐怕是好幾百年來,第二名神官和神武殿長明燈之數挨得最近的一次了。謝憐第一次飛升時距今太遠,那時候的一盞祈福明燈,比如今的一盞要更為難求,自然不能一概而論。不過,所謂「人為財死,鳥為食亡」,人們對於財富的熱愛,是永遠不會減少的,不愧為財神!

    師青玄比自己亮了七百盞燈還興奮,大力拍掌,對謝憐連聲道:「我哥!是我哥!」

    謝憐笑道:「知道了,是你哥!」

    整個宴席上,依舊只有明儀一個人在格格不入地賣力吃飯。事實上,謝憐覺得所有人里就他一個把「宴」當成宴在認真對待,為吃飯而來,彷彿多年在鬼市卧底食不果腹今晚要一次吃個夠本,想起鬼市街邊攤子里賣的那些小吃,謝憐也十分能理解了,忍不住心想,花城平時會不會在鬼市街頭悠悠踱步?

    最激動人心的謎底既已揭曉,今夜,眾位神官都看飽了戲,說夠了話,心滿意足,便也陸續準備起身離席了。誰知,師無渡忽然眉頭一皺,扇子一收,道:「慢著。」

    別人說慢著,大概沒這麼強的震懾力。但師無渡此人,真真如他的外號「水橫天」,彷彿天生髮號施令慣了,一開口便讓人不由自主聽從,大家又都坐了回去,問道:「十甲已出,水師大人還有何事?」

    謝憐心想:「難不成也要散功德了?」

    師無渡搖扇道:「十甲已出?」

    眾人都不知他反問此句是何意,師青玄卻驚道:「……不對。不對不對不對。十甲沒出!——算上神武殿,剛才報出來的,也只有九個而已!」

    眾位神官一下子驚了,紛紛道:「只出來了九個?」

    「真的,我數了,真的只有九個!」

    「水師大人前面居然還有一個人???」

    「什麼?還能有誰啊?我沒印象了啊?」

    正在此時,黑夜之中,忽然爆發出一陣亮如白晝的光芒。

    那光是燈。

    如千萬游魚過江海,無數盞明燈緩緩升上來。

    它們在黑夜之中閃閃發亮,熠熠生輝,如浮空的靈魂和瑰麗的夢,壯美至極,照亮了漆黑的人間。此般奇景,無可言喻,唯余凝固的呼吸和斷層的言語。

    謝憐怔怔望著那漫天的明燈,彷彿窒息,什麼都聽不見了,恍神了好一陣。過了這一陣,他才發現,有哪裡不對。

    宴席之上,所有神官的目光都投射了過來。原來,那報幕神官哆嗦著手,指向了他。

    謝憐懵然道:「……怎麼了?」

    無人應答,謝憐又指了指自己,道:「……我?」

    一旁的師青玄拍了一下他的肩,道:「……對。你。」

    「……」

    謝憐還是懵然,道:「我什麼?我到底怎麼了?」

    那報幕神官艱難地咽了咽喉嚨,終於再次開口。

    於是,在場百位神官都聽到了一個不可置信的顫抖聲音。

    「千燈觀,太子殿,三……三……

    「三千盞!」



    上一頁 ←    → 下一頁

    穿越諸天萬界惡漢贅婿當道重生軍嫂攻略遊戲之狩魔獵人
    第一神算:紈?顧少的獨家摯愛終極獵殺餘生皆是喜歡你AWM[絕地求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