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天官賜福 » 89 觀月夕斗燈中秋宴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天官賜福 - 89 觀月夕斗燈中秋宴字體大小: A+
     

    ?「鐺!」

    火花飛濺。

    劍刃深深|插|入石頭鋪地,謝憐雙手握劍,低下了頭,額頭深深抵住劍柄,一口牙彷彿就要被自己咬碎在齒間。

    「廢物!」

    戚容哈哈笑道:「你這個廢物!我就知道你不敢殺我!任憑我怎麼羞辱你,怎麼把你往死里折騰,只要我拿把刀放在別人脖子上,你就奈何不了我。你這個沒用的懦夫,做神做成你這個樣子,你還活著幹什麼!」

    然而,謝憐卻已徹底冷靜下來了。他抬起頭,雙眼冷冽:「你別高興的太早。我奈何不了你,自然有人奈何得了你。」

    戚容哼道:「你是不是又想抱著君吾的大腿求他給你做主啦?別做夢了,當年人家理你了嗎?嗯?現在還腆著臉跟他混,你可別是個蠢貨吧。」

    謝憐把戚容身上那套莊重華麗的悅神服剝了下來,召出若邪,縛了戚容就把他丟到一邊,道:「你最好閉嘴少說兩句。」

    戚容道:「我又不怕你,你憑什麼威脅我?」

    謝憐道:「那你怕不怕花城?」

    戚容的笑容終於卡住了一瞬。這一瞬,謝憐輕聲道:「我事先告訴你,萬一我什麼時候心情壞了,說不定就把你交給花城,請他幫我想個法子治治你了。所以你給我小心點,聽到了嗎?」

    聞言,戚容徹底笑不出來了。他悚然道:「他媽的,你好惡毒!虧你想得出來!你還不如把我交給郎千秋呢!」

    謝憐跪在地上,開始用手一點一點去撿地面和棺底那些大小不一的粗糙顆粒。事實上,他暫時是不會把戚容交給上天庭的。原因就是郎千秋。若是交了,郎千秋得知戚容下落,即刻便會提劍衝過去要殺他。讓不讓他殺?頭疼;萬一殺了,下一步又如何?也頭疼。所以,上天庭目前是交不得的。

    這麼看來,去找花城幫忙,似乎的確是個不錯的選擇。但其實,他也只是拿花城出來嚇嚇戚容罷了。畢竟他已經打擾花城太多次了,每次一有什麼事都先想到花城,總感覺有些太不把自己當外人了。光是現在搬出他來嚇戚容,謝憐已經覺得有些不好意思了。

    戚容轉頭,沖別的方向吐了口帶血的唾沫,那小孩可憐巴巴地伸手摸了摸他的額頭,道:「爹,你沒事吧?你是不是被打的很痛?」

    戚容彷彿很樂於享受這種父子遊戲,陰陽怪氣地道:「兒子乖~爸爸沒事~哈哈哈。」

    謝憐一邊眼眶發紅地摳撿著那些粉末,一邊小心翼翼地往悅神服里放。那小孩悄悄爬過來,也幫著謝憐撿了一點。謝憐看到這一雙小手,抬頭望他,那孩子小聲道:「哥哥,你能不能不要打我爹了,放我們走吧。我們再也不來你家裡偷東西了。」

    謝憐心中一酸,強忍下去,道:「小朋友,你叫什麼名字?」

    那小孩道:「我叫穀子。」

    謝憐將所有骨灰都收齊了,包在衣服內疊好,重新放回棺材,合上棺槨,這才緩緩地道:「穀子,那邊的不是你爹,是另外一個人,他被鬼附身了。現在是個壞人。」

    小孩子卻不能理解他的話,迷惑地道:「另外一個人?不是啊,我認得的,那就是我爹啊。」

    戚容讚許道:「不錯不錯,划得來,撿了個便宜兒子!哈哈哈……嗷!」卻是謝憐一腳踢了過去。

    穀子尚且年幼,一直與父親相依為命,對戚容俯身的這具身體極為依賴,怎麼也不會肯離開的,謝憐一時又想不到該怎麼安置他,於是背了芳心劍,對著兩具棺槨重重磕了三個響頭。左手提著戚容,右手抱著穀子,離開了太蒼山,風馳電掣地往菩薺村趕。

    離開多日,回來時是深夜,那菩薺觀門大開,香雲滾滾,神台上香爐里插|滿了香支,桌上也堆著些貢品。謝憐進了門,隨意四下看看,隨手從供台上拿了兩個包子,一個給了穀子,一個則粗暴地往戚容口裡塞去。這具身體可畢竟還是個活人,在謝憐研究出怎麼把戚容從這人身上拽出來之前,都得好好進食。戚容噴了口包子大罵難吃,似乎有點不放心,道:「我說!你該不會真的要把我交給花城吧??」

    謝憐冷笑道:「你很怕嗎?」懶得聽他廢話,轉身去地上一堆鹹菜罈子里東翻西找。戚容嘴硬道:「我有什麼好怕的,該怕的是你,身為神官,居然跟這種絕勾勾搭搭的。你……」說著說著,他忽然目光一凝,鎖定在一處。原來,謝憐一彎腰,他胸前的衣物里滑出了一樣事物。

    那是一枚晶瑩剔透的指環。戚容緊盯的,就是這個。

    謝憐沒注意到他目光,戚容卻在他背後,面露懷疑之色。過了一陣,他道:「太子表哥,你胸前那是個什麼東西??」

    謝憐本也不打算理他,但戚容提到的這枚指環卻是他有點在意的東西,於是轉身,手指勾著那細細的銀鏈子,道:「這個?你知道是什麼嗎?」

    戚容道:「你拿過來,給我看看我就知道了。」

    謝憐卻道:「知道就說。不說就閉嘴。」

    戚容悻悻然,道:「你總是對你熟悉的人抖狠,有本事對外人抖你的威風去。」

    謝憐把銀鏈子重新塞回胸口貼肉帶好了,道:「你有本事繼續說。說一句我記一分,多一分你就離花城的刀更近一步。」

    不知不覺間,他竟是用花城用的很熟稔了。戚容冷笑道:「你少拿他嚇我,你自己說不定哪天就死在誰刀下了呢!你不是想知道這是什麼嗎?本四害之一告訴你,這是詛咒之器,不祥之物!還不趕緊丟掉,你居然敢把這個東西帶在身上,是不是嫌自己活長了?」

    聞言,謝憐豁然起身,道:「當真?」

    戚容道:「廢話!給你這個東西的不管是人還是鬼,必定不懷好意。」

    謝憐又蹲下了:「哦。」

    戚容:「什麼叫『哦』?!」

    謝憐頭也不回,淡淡地道:「『哦』就是你的話能信才是有鬼了。我選擇相信送我這個東西的人。我決定把它一直戴在身上。」

    他對別人一貫溫和,對戚容卻是格外冷酷。戚容氣個半死,罵罵咧咧不休,謝憐只當什麼都沒聽到。他發現怎麼翻也找不到裝著半月的那個罈子,心道:「莫非風師已經來過,把她取走了?」

    聽著聽著,他忽然又隱隱覺出一絲不對勁。

    當真奇怪。戚容分明就怕花城怕的要死,卻為什麼還敢不斷啰嗦刺激他,簡直就像……簡直就像是在刻意拚命吸引他的注意力一樣!

    想到這裡,謝憐來了個突然襲擊,冷不丁一瞟戚容,果然見他目光一閃,鬼鬼祟祟。一種莫名的直覺驅使謝憐向上望去。一抬頭,只見本來就不算高的梁頂上,一個黑衣人背部緊貼天花,伏在上面,猶如一隻巨大的蝙蝠。

    謝憐反手就是一記芳心劍投上去。那人背貼在樑上,為閃避這一劍,猛一轉身,掉了下來。

    穀子嚇得包子都掉了,哇哇大叫。戚容剛要喊就被若邪封了口,拖到角落去捆好了。謝憐原先還以為這是戚容埋伏的幫手,然而快速交了幾下手,只覺這人出手又快又狠,莫名熟悉。他可以負責任地斷定以戚容這個德行,絕沒有能力駕馭如此身手的屬下,又見那人另一隻手抱著什麼,定睛一看,竟是一隻黑漆漆的罈子。而那罈子,正是裝著半月的那一隻!

    風師居然還沒把半月帶走?謝憐瞬間想起這人是誰了,脫口道:「小裴!」

    原來裴宿來偷半月,誰知卻剛好被回來的謝憐撞上,只好躲上屋樑,戚容因為被若邪綾縛了,躺於地面,一眼就看到了藏在上方的裴宿,他不知這人是誰,只以為是要對謝憐不利的,那就是對他有利。他生怕謝憐發現有人埋伏在上面,故意不斷出聲干擾,怎料還是被謝憐覺察了。謝憐帶著兩個咒枷,裴宿則被流放,兩人都沒法力,那麼就只能硬拼身手。謝憐這八百年可都是干拼身手拼過來的,裴宿哪裡扛得住,十幾招后謝憐便拿下了他,道:「罈子還來!」

    本來他只是隨口一喊,誰知,裴宿居然當真把那鹹菜罈子丟還給他了。謝憐一愣,心想怎麼讓還就還了這小裴將軍還真是乾脆,一般不是要寧死不屈拉拉扯扯許久的嗎。卻聽裴宿丟出罈子的同時低聲喊道:「快走!」

    聽這語氣,竟是當真著急。那罈子在空中還未落下,謝憐正要伸手去接,它卻忽然軌道突兀地一轉,向窗外飛去。下一刻,幾人便聽一個男子的聲音遠遠地道:「你真是教我失望。」

    裴宿勃然色變,道:「……將軍!」

    謝憐和他衝出菩薺觀去。果然,那遠遠站在一座屋子上的男子,便是裴茗。他沒穿甲,一身常服,身量甚長,神若朝陽,極為瀟洒。那罈子悠悠飛到裴茗身側浮著不動了,他則扶著腰間佩劍,對下面的裴宿道:「男子漢大丈夫,大局為重,事業為先。你是要做大事的人,如今是怎麼回事,為了一個小姑娘亂來一氣?你當自己是個毛頭小子不成?」

    裴宿低頭不語。裴茗又道:「兩百年就能到這個位置,你當很容易嗎?我路都給你鋪好了,下去容易,上來可不容易了!」

    所謂高處不勝寒。這但凡天神下凡,一般都是喜歡挑高處站的,越高越利於俯瞰下方眾生。謝憐以前就有這臭毛病,當然,他摔了一次之後現在一站到高處就覺得腿隱隱作痛,毛病治好了。然而,整個菩薺村最高的建築,就是村長家,而村長家也就是個樸實的小瓦房,所以裴將軍站在這裡,可謂是十分屈就了。

    不過,這不是重點,重點是,謝憐一看這情形就知道怎麼回事了。上次,裴茗意圖拉半月給裴宿頂罪,給他頂回去了,雖然礙於君吾,裴茗表面上像是放棄了,然而並未放棄。而這次謝憐被翻出鎏金宴等破事,自身難保,風評必然大跌,裴將軍大概便覺是時候舊事重提了,故尋了裴宿,要帶著他和半月一起再去一趟上天庭,想辦法翻案,真可謂是百折不饒。然而,裴宿卻似乎不太積極,他嘆了口氣,道:「將軍,這事還是……罷了吧。」

    「你……!」

    裴茗一臉無語問蒼天,恨鐵不成鋼。也是惱得煩了才會不顧謝憐也在面前就這般斥責裴宿,半晌,他突然道:「我倒要看看是怎樣的奇女子,讓我一番栽培付諸東流。」說完伸手,似乎想把罈子摔碎。這種開壇的辦法,本來是沒問題的,有問題的是半月傷不知養好了沒,萬一沒養好就摔碎,那就慘了,謝憐臉色一變,飛身欲撲,道:「別摔!」

    誰知,裴茗手還沒挨到,那罈子卻「砰」的一聲巨響,自行炸開了。

    剎那,漫天都是令人崩潰的鹹菜味道。

    離罈子最近的裴茗不幸掛了一身的鹹菜,整個人都在咸風菜雨中驚呆了。隨即,一個清亮的女子聲音在半空中道:「裴將軍真是好光明磊落!」

    一個白衣人從一隻小小的罈子里翻了出來,原先只有拳頭那麼一點大,翻了幾圈越翻越大,謝憐定睛一看,道:「風師大人!」

    藏在鹹菜罈子里的,居然不是半月,而是師青玄。她躲在罈子里冷不防炸了裴茗一身的鹹菜,自己卻依舊白衣飄飄,不染纖塵,安然落地,一甩拂塵,道:「幸好幸好,幸好我早一步把這小姑娘送到別人哪兒去了,不然,怕是要逃不了裴將軍的長臂了。」

    裴茗一貫自詡風流,不管做的是什麼事,風度是一定要有的,此時卻落得一身腌菜之氣,就算是對著女形的師青玄,再好的風度也要鬱悶了:「青玄,你何至於這麼跟我作對?」

    若換了個人,他估計早就下手痛毆一頓了,可惜一想到師清玄的哥哥何等來頭,只能撥乾淨了鹹菜,理了理頭髮,切齒一陣,搖頭道:「……你啊你,你最好別讓我知道你把那小姑娘送到哪兒去了,否則,我定然親自上門去拜訪。」

    他這話無異是在說,誰收留半月誰就是在和他作對,他一定會去找麻煩。師青玄卻拍手道:「好說好說,送到哪兒了告訴你也無妨,只怕你不敢拜訪。聽好了——那小姑娘現在在雨龍山雨師洞府,雨師大人座下!你敢去嗎?」

    聞言,裴茗臉色微微一變,竟是不似方才那般有底氣了。他斂了顏色,忽然嚴肅起來,對風師道:「青玄,你現在是尚且年輕,這才凡事喜好打抱不平。只盼你來日大了回想起如今做派,不要後悔才是!」

    說完,便躍下屋頂,身形頓消,竟是就這樣匆匆走了。謝憐微覺愕然,總覺得他話裡有話,問道:「風師大人,他最後那句……?」

    師青玄卻滿不在乎地道:「虛張聲勢罷了。」

    裴宿望著裴茗的背影消失,這才過來對二人施禮,道:「風師大人,太子殿下。」

    師青玄拍拍他肩膀,道:「小裴啊,這次你知道先來阻止你家將軍,還算厚道。在下面好好改過自新,有機會我會在上天庭給你說說好話的,放心吧!」

    裴宿無語片刻,道:「多謝大人了。不過,我一直覺得,您是不是有點誤會,其實裴將軍他平日不是這樣的,只是因為前事,過於擔心我了。還有,您也知道,雨師大人……」

    最終,似乎還是覺得自己多說了,搖了搖頭,拱手道:「告辭。」

    二人目送他走了,謝憐又道:「風師大人,方才你說的雨師大人,可是雨師篁?」

    師青玄迴轉身來,道:「正是。雨師已經好幾百年都沒變動過了。怎麼,你認識?有舊?」

    謝憐搖頭,溫聲道:「雖未曾有幸見過,但這位雨師大人曾於我有恩,我十分感激。」

    師青玄笑道:「那是。雖然認識雨師大人的很少,但只要是認識的就從來沒有說雨師大人不好的。哦,裴茗除外。」

    謝憐道:「這二位之間,可有什麼過節嗎?」

    師青玄道:「過節是自然有的。在上天庭混了這麼多年的人,誰還沒有點過節或是勾結。我跟你說,雨師大人可是裴茗心中的一道陰影。」

    「……」謝憐道,「陰影?」在他心裡,總覺得雨師大人是個種田的。師青玄道:「裴茗你知道的,後人很多嘛,到處都是他的子子孫孫。在小裴之前,明光殿曾經有過另一任副神,也是他點將點上來,然後飛升了的一個後人。」

    謝憐奇道:「那裴將軍的後人可真是人才輩出啊。」

    可不是誰家都能把飛升當成「家學淵源」的。師青玄卻展扇道:「人才倒算得是人才,但也都跟裴茗一個德行,本事大,毛病也大。那個副神經常在別人的地盤上犯事兒,但仗著裴茗勢大,誰都不敢多說什麼,結果有一天,他犯到以前的雨師國舊址了。

    「雨師大人平時幾乎不出來,只在深山種地,所以有個諢名兒叫深山老農雨師篁,誰知一出來就直接把裴茗那後人打了一頓拎上天去,最後丟到帝君面前,給判了個流放。」

    謝憐心想:「這故事怎麼好像有點兒熟悉?」

    師青玄接著道:「原本裴茗想著,流放就流放,過個一百年再撈起來也沒什麼。但是,人間一百年能發生多少事?每一年,甚至每一天,都有新的奇人異士出現,像走馬燈,眼花繚亂,浪打浪,一波接一波。才過了十年,原先的信徒便都紛紛改信了其他的神官;過了五十年,那副位神官就被忘得一乾二淨了;過了一百年,再也沒起來,當初一個年紀輕輕前途無量的神官就這麼給廢了,沒了。直到冒出來個小裴,裴茗才又重新找到合心意的副手。」

    難怪裴將軍不擇手段也要把小裴撈上來不可了,原來是有前例,怕小裴廢了。雖說方法不太對。謝憐若有所思,輕嘆一聲,道:「人間。」

    師青玄也道:「是啊,在人間呆久了,都是會被磨得失去靈氣和鬥志的。」

    二人各自點頭。不同的是,謝憐乃是無意中不自覺地點頭,師青玄則是誇張地自主點頭。點了一陣,謝憐猛地記起來一個極其重要的人,叫道:「……郎螢!那孩子!」

    一連串的事情發生得太快,刺激太大,居然讓他一直沒把這孩子記起來。師青玄道:「你說那個你從極樂坊帶回來的孩子?那孩子帝君見過了,現在在我那裡呢,回頭給你帶下來吧。」

    謝憐心想,菩薺觀里還關著戚容和另一個孩子呢,可不能讓別人看見,道:「那怎好意思,還是我上去吧。」

    師青玄欣然點頭:「一樣。正好不日便到中秋宴了,一年一度你可不要錯過,今年我哥也會回來一趟,到時候我給你引見一下。」

    這語氣中滿滿是對自己兄長的驕傲,聽得謝憐不禁微微一笑,心想:「中秋宴啊……」

    每年中秋佳節,諸天仙神必設中秋宴慶祝,俯瞰人間百戶歡態以為樂。除此之外,宴會上還有一項十分重要的「遊戲」,可以說,是中秋宴的壓軸戲了——「斗燈」。

    一盞祈福明燈,非尋常人可供。中秋宴百神斗燈,斗的就是中秋佳節當天,每位神官各自的主觀之中,能收到多少盞信徒們供奉的祈福明燈。

    雖說大家口上都說著「不過是遊戲罷了」「莫要當真莫要當真」「我就是玩玩而已,一點都不在意」,實際上,有幾個心裡能真的不在意?大都是暗中卯著勁兒,盼望著今年信徒們給自己爭一口氣。如果說真有哪位不爭的,那就只有君吾了,因為,理所當然的,每一年斗燈都是神武殿完勝,並且一年比一年高,所以,他才是真正把這個遊戲當做遊戲的神官。至於其餘神官,不爭第一,只爭第二,形勢也是無比激烈了。

    仙樂宮香火最盛之時,中秋宴上也是風頭無兩,和神武殿一齊遙遙領先,把其他各路神官都遠遠甩在身後,只是如今,大概就會很難看了。謝憐根本猜都不用猜就知道今年會有多少盞祈福燈了——肯定一盞都沒有!

    作者有話要說:早上好!早上起來想到一點新的小細節,趕緊修一發再說。今晚見~



    上一頁 ←    → 下一頁

    我有一座冒險屋費先生,借個孕穿越諸天萬界惡漢贅婿當道
    重生軍嫂攻略遊戲之狩魔獵人第一神算:紈?顧少的獨家摯愛終極獵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