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天官賜福 » 88 永誌不忘永誌不忘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天官賜福 - 88 永誌不忘永誌不忘字體大小: A+
     

    ?這是人們為他立的第一座神像,也是最宏偉莊嚴的一尊神像。|

    以前,看著這樣的「自己」,謝憐都是泰然受之,並不覺得有什麼問題,但這一刻,他卻覺這尊金光璀璨的巨像無比陌生,忍不住心想:「這真的是我嗎?」

    那邊,風信和慕情在分頭查看有沒有被困未被發覺者。謝憐心頭那絲迷惑一閃而過,見人群漸漸安定,鬆了口氣。

    可這口氣還沒松到底,忽覺身上傳來一陣壓力,謝憐一顆心當即繃緊。

    那座天塔,畢竟太高、太沉重了。

    那神像似乎也微覺吃力,雙手輕顫,雙足下陷,高大的金身也被壓彎了一點,只有微笑依然不變。謝憐見狀,立即再召法訣。可法訣斥出,心中卻是一涼,那金像非但不起,竟是又彎下了一點腰,眼看著隱隱就要托不住了。

    謝憐的雙手也跟著輕顫起來。他從來沒有過這種感覺。在他的認知里,他要打哪座山,哪座山就應聲而倒;他跺一跺腳,意欲震撼之處便地動山搖。而他從未感受過的這個東西,叫做「力不從心」。

    萬不得已,謝憐一咬牙,飛身而上,在那巨大金像腳下坐定,猛地再次舉手召動法訣。這一次他以親身上陣,那金像果然再起,猛一昂首,重新將那傾斜的天塔、頂了起來!

    雖說是硬扛了下來,但謝憐背上和心內已是冷汗涔涔。而皇宮內外無數人不知他有苦不能言,已經前赴後繼地對這奇景金像跪拜起來,呼道:「國難當頭,太子殿下顯靈了!」

    「殿下請一定要救救我們!」

    「救黎民!護蒼生!」

    謝憐咬牙一陣,勉強道:「請大家起來,都退開,退遠一些,不要圍在這裡,我……」說到這裡,他發現自己居然中氣不足了。他的聲音被湮沒在海潮一般的高呼中,越想放大,越發現自己的渺小。謝憐深吸一口氣,正準備大喝,一隻手卻突然抓住了他的腳腕。他一低頭,見竟是戚容,忙道:「戚容,你快下去告訴大家不要圍在這裡,當心塌了!」

    這句話是脫口而出的,而謝憐意識到自己說了什麼后,驀地一陣毛骨悚然。

    以前的他,別說是說這種話了,連這種念頭都絕不會有。就算天真要塌下來,他也相信自己一定能頂住。而現在的他,發現了一件極為可怕的事:不相信了。

    不光人們不相信他了,連他自己,也不敢相信自己了!

    戚容卻隨口道:「怎麼可能塌了,不是有你頂著嗎!」

    聽了這一句,謝憐心又是一抖。戚容卻渾沒注意他微微發青的臉,眼冒綠光,道:「表哥,我來幫你吧。」

    謝憐一怔,道:「你幫我?你怎麼幫我?」

    戚容不假思索道:「你不是說你知道怎麼製造人面疫的方法嗎?你把那個方法告訴我,我幫你去詛咒永安人。我幫你殺死他們!」

    ……他果然躲在床底下把三人的話都聽進去了!

    謝憐氣到無力:「你……你簡直胡鬧!你知道什麼是詛咒嗎?」

    戚容卻滿不在乎地道:「知道啊。不就詛咒而已嗎?表哥我跟你說,我在這方面很有天分的,我經常詛咒我爹,我懷疑他就是被我咒死的,你……」

    「……」謝憐聽不下去了,道:「你走吧。」

    戚容忙道:「不!不!好,你不告訴我怎麼詛咒也行,那你告訴我……到底怎麼才能避免得人面疫?」

    謝憐心一懸,戚容又道:「你知道的吧?你知道為什麼士兵不會感染不是嗎?表哥,你告訴我到底為什麼,好不好?」

    眼下還有許多宮人都聚在這附近,不知有多少雙耳朵在聽著,謝憐生怕走漏風聲鬧出什麼事來,閉口不語。但果真有人按捺不住了,抬頭問道:「太子殿下!這是真的嗎?」

    「您真的知道怎麼樣能治好人面疫?!」

    「那為什麼不說出來?」

    那些人眼中冒出和戚容一般的綠光,謝憐緊閉著嘴,齒縫間迸出幾個字:「不!我不知道!」

    人群有小幅度的騷動,但不大。這時,風信回來了,遠遠一見戚容趴在謝憐身旁便喝道:「幹什麼幹什麼!」

    謝憐立刻道:「風信,把他帶下去!」

    風信應聲而來,戚容卻猛地抓住謝憐,熱切地道:「表哥,你一定會把永安人都打敗、都趕跑的是不是!你會保護我們,你一定會的吧!是不是?」

    若在幾個月前,也許謝憐還會滿腔熱血地大聲答道:「我會保護你們!」可現在,他不敢了。戚容神情激動至極,謝憐看著他微覺迷惑。因為他很清楚,戚容根本不是會憂國憂民的那種人。就算國家危在旦夕,他也應該只是害怕居多,為什麼會這麼激動?須臾,他又忽然想起來一件事來。戚容那個父親,似乎也是個永安人。

    見他不答,戚容的聲音突然凄厲起來:「太子表哥!你不會真的就這麼放著不管吧?難道我們就這樣任由別人這樣糟踐欺辱?難道、難道我們就一點辦法都沒有嗎?!」

    聽了他的質問,謝憐心中一陣悲哀。因為他發現,戚容沒說錯,面對這樣的情形,他真的的……沒有一點辦法!

    風通道:「我去請國主再關他禁閉。」

    戚容被他帶下去了還在兀自掙扎,大吼道:「你一定要頂住啊。你一定不能倒啊!」

    不能倒!

    謝憐也知道,他不能倒。就算附近百姓都撤走了,可這天塔還是不能倒。若是倒了,不光這裡皇宮百年古迹毀於一旦,神武大街的主幹,還有許多人家的房屋也要被砸個稀爛。並且,這塔中還封存著無數歷代先人留下的稀世珍寶、百年古卷,一時無法全部轉移,天塔倒了,就全都沒了。而它所鎮守著的仙樂國的王都之氣,也就徹底斷了。

    可是,他的法力,如那永安的水源一般,似乎正在日漸枯竭。要支撐起這座巨大的金像,他就暫時不能離開此處,只能將守城事宜交給風信和慕情,固守原地,靜心打坐。因為這座五丈金身原本是坐鎮太蒼山皇極觀的神像,謝憐把它召來了這裡,原本的信徒們沒有神像可以拜了,也一窩蜂湧到這裡,在露天之下對它祈福。雖說這裡是皇宮,外人理應不得入內,可一來地洞把宮牆震塌了一段圍不住了,二來眼下仙樂國皇城局勢混亂不堪,不夠人手管,三來也怕引民憤,再起動|亂,也不得不放他們進來。

    謝憐坐定一處,國主和皇后每日都來此看望他。渾渾噩噩熬了數日,他一邊全力支撐著那天塔,一邊積蓄力量,待機會抽身。國主也不比他輕鬆,頭髮已盡數花白,分明正當壯年,卻彷彿年過半百。父子相見,相顧無言,卻比以往和諧多了。

    皇后從小看著謝憐長大,從來只見過愛子的靈秀之姿、天人之態,眼下看他苦守此處,飽經風吹日晒雨淋,還不肯讓人靠得太近為他遮擋,心中酸楚,親自在烈日下為他撐傘遮陽。撐了一會兒,謝憐怕她站久了累著,道:「母后,回去吧,我不用。你們都不要靠近這裡,也不要差人靠近,我怕……」

    他怕什麼,終歸是欲言又止。皇後背對著聚集在此的信徒們,忍了半晌,還是忍不住流淚了:「皇兒,你受苦了。你……你怎麼這麼遭罪呀!」

    為了掩蓋憔悴之色,皇后妝色甚濃,這一流淚,沖花了妝粉,更加顯露出來這隻不過是個青春不再的婦人。她心疼兒子,為兒子哭泣,卻還不敢哭得大聲,生怕被後面百姓發現,國主扶著她的肩,謝憐也怔怔看著她。

    人在任何時候受了苦,第一時間想到的就是最疼愛自己的人,對謝憐而言,這個人無疑就是他的母親。或許說來實在沒用,但累日煎熬,一刀一刀割到現在,這一刻,他真想變回一個十歲的孩童,撲到母親懷裡大哭一場。

    然而,時至今日,所有的路,都是他自己選的。父母處境已是十分艱難,這麼多百姓也在下面巴巴地看著他,他是絕不能表露出一絲軟弱的。如果連他都頂不住了,還有誰能頂住?

    於是,謝憐違心地道:「母后,您別擔心,我沒事。孩兒一點都不苦。」

    苦與不苦,只有他自己心中清楚。

    幾名宮人扶著國主與皇后,一步一回頭地離去后,謝憐又暴露在炎炎烈日下,昏昏欲睡地闔起了眼。不知過了多久,他睜開眼,天邊暮色|降臨,夕陽殘照,底下稀稀拉拉的,也沒剩幾個信徒了。

    但他一低頭,卻見身邊不遠處,孤零零地放著一朵小花。

    謝憐並不是很確定那裡是什麼時候多出一朵花的,騰出一隻手,將它拾起。

    那是一朵極小的花。雪白的花,清綠的萼,細弱的莖,猶帶露水,仿若淚滴,很可憐的樣子。淡淡的幽香似曾相識,不起眼卻沁人心脾。

    他情不自禁將那花握緊,貼近了靠近心口的地方。

    正在此時,一陣突如其來的血腥味,掩蓋了這一縷清幽的花香。謝憐一抬頭,眼睛全是花的,而一個身影吼叫著向他撲來:「為什麼!為什麼!!」

    謝憐一驚,揮袖將那人斥開,勉強提神道:「什麼人!」

    那人被他一袖揮開,在地上翻滾了好幾圈。謝憐還要撐著那五丈金像,不敢起身,也不敢靠近,但他一下子就認出這人是誰了。這人只有一條腿——是那個給他送過傘,又被他親手截了一條腿的青年!

    那青年渾身是血,一雙手掌血跡斑斑,竟是一路手腳並用爬過來的,地上還留下了一道駭人的血痕。他勉強坐起,謝憐愕然道:「你、你怎麼出來了?你不是在不幽林修養嗎?」

    那青年不答他,手足並用朝他爬來。因他只有一條腿,看來十分駭人,謝憐道:「你……!」

    那青年猛地提起僅剩的右腿的褲管,道:「為什麼!」

    定睛一看,他右腿上,赫然是一張扭曲的人面!

    這時謝憐最擔心的事之一,果然發生了。若不是他本來就坐著,只怕是就跌倒了。那青年拍地大吼:「為什麼你割了我的腿!我還是複發了!我的腿也沒了!為什麼?你還我的腿!你還我的腿!」

    送傘那日,這青年把傘塞到他手裡時的一笑歷歷在目,眼下卻是狀如瘋癲,這對比太過慘烈,謝憐腦中一片混亂,稀里糊塗,顫聲:「我……」

    好半晌他才反應過來,道:「我……我幫你!」

    說完,立即施法,壓制那青年腿上的疫毒邪氣。誰知,四周響起一片哀嚎聲,又有三四個人撲過來了,均是哭道:「殿下救我!」「殿下救我!」

    「殿下,你看我的臉,我割了半張臉,為什麼還是沒有痊癒,為什麼?到底要怎麼樣才能治好啊!」

    「殿下,你看我,你看看我變成了什麼樣!」

    血淋淋的畫面一幕接一幕強行往他面前塞,謝憐雙眼發直,雙手不知往哪兒揮,喃喃道:「不看,我不看,我不要看!」

    原來,不幽林里的人面疫患者們集體複發后,終於爆|發一場大亂,居然衝破了看護他們的士兵和醫師,全都跑出來找他了!

    既然他們已經跑出來了,如果不趕緊壓下這群人的疫毒,只怕人面疫會擴散得更快。謝憐閉上眼,勉強運力,想助這幾人壓下疫毒,暫緩病痛。然而,這邊剛壓下,馬上就有更多的人向他湧來:「殿下,還有我!也幫幫我吧!」

    被十幾人包圍著,謝憐恍惚覺得上方的金像似乎有些搖搖欲墜,心生惶然,道:「等一等,等一等!我……」

    一人忍不住道:「等不了了,我不想再等了,我已經等了太久了!」

    「殿下,為什麼你給他治了,不給我治?」

    漸漸地,環繞在他四周的聲音變了:

    「為什麼你給他治他就全消下去了,給我治我卻沒好多少?你不是神嗎?怎麼這麼不公平!我要公平!」

    謝憐爭辯道:「沒有,我沒有不公平,這不是我的問題,是你們病情不一樣……」

    「你要麼就別幫,要幫就幫到底,現在想撂擔子不幹了算什麼意思?由得你嗎?」

    謝憐有點兒喘不過氣了,道:「我不是要撂擔子,我只是……要等一等……」

    「你是不是知道怎麼治好這個病?」

    謝憐張了張口:「我……」

    「你知道那你為什麼就是不肯告訴我們?!」

    謝憐抱頭道:「我不知道!」

    「你撒謊!我已經聽人說了,你分明知道!我看透你了,你不肯告訴我們,根本就是想讓我們一直這樣求著你、好騙取我們的供奉!騙子,你是一個騙子!」

    「到底方法是什麼,你快說啊,你還不說!!!」

    謝憐面色蒼白,兩眼發空,被無數雙手推來搡去,還有的手已經惡狠狠地掐住了他的脖子。於是,最滑稽的一幕出現了。他分明是天神,此刻心底卻有一個微弱的聲音叫道:「……救命啊——」

    似乎有人在拉開這些手,又似乎沒有,他不是很清楚,只知道這些滿臉血疤、缺胳少腿的人們似乎要將他撕碎成一片片分食了一般。不知過了多久,遠處傳來聲聲鬼哭一般的號角。眾人只顧自己哭嚎撕扯,根本不管這號角,謝憐卻是猛地一個激靈。因為他知道,那是永安人勝利的號角聲!

    他再也坐不住了,又或是再也撐不下去了,身體一傾,撲跪在前方。與此同時,上方那座他苦苦支撐了數日的五丈金身,也和他的動作如出一轍,瞬間失去了生命般,轟然倒塌。

    伴隨著一陣轟隆轟隆的巨響,高大沉重的天塔壓了下來,和金像一同粉身碎骨!

    金身本身是不會碎的。然而,由於謝憐傾注了太多法力在它身上,希望它能撐住那天塔,它早就變得極為脆弱了。不幽林里逃出的病人們逃的逃、死的死,傷的傷。皇宮、大街內人流瘋狂流竄,有躲那天塔殘片的,有躲那些恐怖至極的人面患者的。謝憐雙手捂頭,跌跌撞撞,一路奔向皇城大門。

    城樓起了火,黑煙滾滾,謝憐搶上樓台,與無數狼狽撤退的士兵擦身而過。在城樓上他也不知道要怎麼辦,只能頂著一臉的黑灰和不知何時流下的淚水茫然地俯瞰下方。模糊的視野里,屍殍滿地,唯有一道白色人影站在戰場之中,大袖飄飄。那身形不是個少年,而是個青年,一回頭,遠遠望見了他,身為瀟洒地招招手,似乎就要飄然離去了。

    見狀,謝憐厲聲道:「不要走!!!」

    前兩次見他,他都是用的假皮,但謝憐直覺,這次的,一定是真身!於是,他毫不猶豫地翻過城牆,縱身一躍,跳下城樓。

    這一生之中,謝憐曾無數次從極高之處往下跳。仗著他法力高強,武藝精絕,每一次,他都能安然落地,每一次,他都驕傲而愜意,每一次,都是一個標準的神話里天人登場的情形。而這一次,他不再是個神話了。

    他一落地,沒站穩,反而歪向一旁,一陣鑽心劇痛瞬間從腿部傳遍全身。

    他摔斷了腿。

    ·

    摔斷了腿,其實也沒什麼,很快就能好了。只是,從那日以後,謝憐就好像變成了另外一個人。

    他彷彿丟了魂一般,再也沒有原先的凜凜神威了。敗了第一場,就有第二場,第三場……他不想出劍,也不想出陣,卻因為沒有別人擋在面前代替他,只能硬著頭皮上。上了戰場,他倒也沒有消極懈怠,是真的盡了力,但不知為何,明明就算按實際年齡算他也才剛及弱冠之年,握劍的手卻已經開始像風燭殘年的老人一樣顫抖了。

    哆哆嗦嗦,滿心恐懼,而且,他自己也說不清楚,到底具體是哪一個人、什麼東西讓他恐懼。到了後來,原先都十分敬重他的將士們都漸漸對他失去了耐性。

    謝憐知道,許多人中開始流傳這一個說法:這是什麼武神,分明是瘟神吧!

    但他什麼也不能反駁。只因為,謝憐自己也在懷疑:莫非他真的變成瘟神了?

    若只是如此,倒也還好了。對仙樂國而言,真正的滅頂之災,是人面疫,終於完全失控了。

    五百人、一千人、兩千人、三千人……到後來,謝憐已經不敢去問,今天又有多少人傳染了。

    彷彿是對他下達最後的宣判,這一日,天界終於對他打開了大門,傳達了一個消息給他:太子殿下,該回上天庭了。

    這一趟回去,等待著他的會是什麼,不言而喻。風信和慕情都難得的有點兒不安起來。謝憐卻是惦記著別的。他對那二人道:「走之前,我想再去個地方看看。」

    風通道:「去哪裡?」

    謝憐道:「皇極觀。」

    沉默片刻,風通道:「別去了。」

    謝憐卻已自顧自地走出去了,風通道:「殿下!」攔不住他,也只好和慕情一併跟上。

    三人徒步上山。

    皇極觀,這是謝憐第一座神殿拔地而起之處,也是他第一座神像落成之處。不過,在國師的要求之下,那三千弟子早已被盡數遣散下山了,現在的皇極觀,只是一座空觀罷了。

    走到半山腰,謝憐向下望去。只見皇城內,四處都是一簇一簇的明亮火光,映著漫天星輝,甚是好看。風信卻憤怒至極,罵道:「這群瘋子!」

    謝憐定定望著那火,風信再次道:「別看了!有什麼好看的!」

    這段日子,風信罵了謝憐無數次:你是喜歡給自己找苦吃還是怎麼樣?但其實,謝憐也不知道自己究竟想怎麼樣。他只知道,只要他又有一座宮觀被人燒了、砸了,他就控制不住自己,一定要親自過去看一眼。看了又不說話,也不能阻止,只是眼睜睜的站著罷了。有什麼好看的?他也不知道。

    這時,太子峰上也有火光亮起。風信驚愕萬狀,道:「怎麼他們居然連皇極觀也不放過?!這些人是被挖了祖墳還是……」

    話音未落,他就閉了嘴。因為他想起來,眼下仙樂國許多人所遭受的痛苦折磨,只會比「被挖祖墳」這種玩笑話更厲害。

    然而,這火原本不大,起了一會兒,又滅下去了,似乎是給人撲滅的。這下,風信倒是驚了。因為這些天來,只有人敢放火,從沒人敢撲火。若是有人勸解或是攔著不讓那群窮凶極惡之徒放火砸殿,就會被等同於「瘟神」謝憐本人,往死里打。鑒於這個原因,三人早就不敢再在凡人面前顯靈了,俱是隱了身形。

    三人一路上山都聽到乒乒乓乓的鬥毆之聲,到了太子峰,果然,那仙樂宮早被人拆得七七八八了,只剩一個大殿的架子和四面牆壁還在,偌大的神台上早就沒有神像了,而有一群雜七雜八的人正在這殘破的大殿門口打成一團,邊打邊叫囂:「你這狗雜種!死小鬼!你他媽是在這裡給你老婆破的處還是怎麼地,這破爛觀是你的命根子不成?!」

    謝憐一看就知道,這夥人肯定不是出於憤怒才來砸他廟的,只是一群唯恐天下不亂的流民,或是為趁火打劫,或是單純圖個好玩兒,就來燒廟了。但是到如今,他也不太在乎到底砸他廟的到底是什麼人了。正在此時,在這一陣狂毆亂斗中,一個少年兇狠至極的聲音穿透了夜空:「滾!!!」

    仔細聽來,這竟是一個人在和這一群人廝打。而且,這一個人才十幾歲,就是個半大的孩子,卻絲毫不肯示弱,也不落下風。但畢竟以一對多,那少年已是滿臉血污,臉上也青青紫紫,皆是傷痕,臉都看不清了。風通道:「這小子,長大了必是一條好漢!」

    這時,忽有一個漢子眼露詭光,地上搬了一塊大石便要砸向這少年後腦。謝憐一見,一揮手,那人搬起的石頭反彈,砸到他自己的臉,慘叫一聲鼻血狂飆。那少年一愣,回頭提起拳頭又是一通砰砰哐哐的暴打。他打人的架勢太可怕,把一群成年人都嚇跑了,邊跑邊指他,虛張聲勢道:「媽的!等著!等著老子帶人來收拾你!」

    那少年冷笑道:「敢來我就要你的狗命!!!」

    那伙人嚇得夠嗆,跑得更快了。那少年罵完,衝去一旁已熄滅的火堆上狠狠踩了幾腳,把粒粒火星都踩得氣絕了,這才進去大殿,從地上撿起一張紙,小心翼翼地撫平了,掛在半空中,最後,才靠著神台,在地上坐著出神了。

    謝憐走近前去,輕飄飄地掠上神台,發現這少年掛在空中的竟是一張畫。落筆稚嫩,一看就是沒學過畫的人畫的。然而一筆一劃都認認真真,儼然是一副太子悅神圖。看來,這是用來代替那尊被他召走的神像的。風通道:「畫得很不錯!」

    這麼多天來,風信好容易才見到一個還肯維護謝憐的人,方才就激動得恨不得上去幫他打架,現在看這少年自然是感覺什麼都不錯的。而慕情垂眸,目光閃動,似乎想起了什麼,但沒說話。謝憐抬手,輕輕碰了碰那畫。

    也並不如何明顯,只不過如一陣清風拂過罷了。那少年卻驀地把頭從雙膝上抬起,一張傷痕纍纍的面容彷彿瞬間被點亮了,道:「是你嗎?」

    風信驚道:「這小子怎麼這麼賊?」

    慕情道:「走吧。」

    謝憐微一點頭,正欲轉身,那少年卻撲上神台邊緣,呼吸微微急促,道:「我知道是你!殿下,你不要走,我有話要對你說!」

    聞言,三人皆是一愣。那少年似乎極為緊張,握拳道:「雖然,你的宮觀被燒了,但是……你不要不開心。我今後會給你造更多、更大、更華麗的、誰都比不上的宮觀。沒有人會比得上你。我一定會的!」

    「……」

    三人默然無語。

    這少年衣衫襤褸,灰頭土臉,鼻青臉腫,慘兮兮的,卻說著這樣有志氣的豪言壯語,真令人啼笑皆非,不知作何感想。彷彿是怕自己的聲音無法傳達到對方耳中,他雙手攏在嘴邊,沖神台上那幅畫大聲道:「殿下!你聽到了嗎?在我心中,你是神!你是唯一的神,你是真正的神!你聽到了嗎?!」

    他是如此的聲嘶力竭,以至於整座太蒼山都為之迴響:——你聽到了嗎!

    謝憐突然哈哈笑了一聲。這一笑太突兀,把風信和慕情都嚇了一跳。謝憐邊笑邊搖頭,那少年自然聽不到,但他卻彷彿感覺到了什麼,目光炯炯,四下環望。冷不防,一滴冰冷的水珠落在他臉頰上。這少年猛地睜大了雙目,一剎那,他眼中映出一個雪白的倒影。一眨眼,再睜眼時,那倒影就消失了。

    見謝憐居然顯形了一瞬,風通道:「殿下,你剛才……」

    謝憐迷茫道:「剛才?哦,我法力不行了,剛才一時沒控制住罷了。」

    那少年站直身體,揉了一把眼睛,似乎還在努力挽留方才那轉瞬即逝的影子。謝憐卻閉上了眼,半晌,道:「忘掉吧。」

    終於得到了迴音,卻是這樣的三個字,那少年先是目光一亮,嘴角上揚,隨後又是一怔,嘴角的弧度漸漸落下來,道:「……什麼?忘掉什麼?

    謝憐嘆了口氣,對他溫聲道:「忘掉吧。」

    那少年怔怔不語。謝憐又自言自語道:「算了。反正很快就沒有人會記得了。」

    聽到這一句,那少年睜大了眼,忽然眼中無聲無息地流下一行淚水,在他臉上沖刷出一道蒼白的痕迹。他頸間的喉結動了動,道:「我……」

    風信似乎有些不忍,道:「殿下,別說了。你又犯禁了。」

    謝憐道:「嗯,不說了。不過,反正已經犯禁那麼多了,不差這幾句話。」

    這一句,他就沒再讓那少年聽到了。三人下了神台,朝殘破的大殿外走去。夜風襲人,謝憐搖了搖頭。

    他現在還是神官,照理來說,是不可能會感覺到「冷」的。但是,此時此刻,他是真真感覺到了徹骨的寒冷。

    誰知,被他們甩在身後的那少年忽然在大殿內喃喃道:「不會的。」

    他分明看不見謝憐等人,卻是準確無誤地找到了對的方向,沖了出來,沖他們的背影道:「不會的!」

    三人回頭,只見那少年一雙眼睛在黑夜裡,亮得攝人心魄,一張滿是傷痕的臉,似怒似悲,似喜似狂。

    洶湧的淚水中,他道:「我不會忘的。

    「我永遠也不會忘了你的!!!」

    作者有話要說:終於寫到這裡了……破敗的神廟裡即將被遺忘的神明和尚且年少的信徒,這就是這篇文在我腦海中有印象的第一個畫面,也就是最初驅使我寫這篇文的衝動,我就是那種會為了寫一個片段去編整本書的故事的人……瞎j8編編的我累死了……

    能一路追到現在的都不容易,感謝感謝,給你們打call。不過我……我寫的更不容易[捂臉]這本真是寫的我累死了

    好了,那麼第二卷寫完了,第三卷切回正常時間線。

    以及,本日的更新加了3k字,買過的同學不用買就可以看昂。所以今天已經更新了,【13號凌晨木有更新了,不用刷了昂】,麻煩大家相互轉告下……謝謝……



    上一頁 ←    → 下一頁

    神級奶爸我有一座冒險屋費先生,借個孕穿越諸天萬界惡漢
    贅婿當道重生軍嫂攻略遊戲之狩魔獵人第一神算:紈?顧少的獨家摯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