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天官賜福 » 86 人面疫出土不幽林 3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天官賜福 - 86 人面疫出土不幽林 3字體大小: A+
     

    ?「啊啊啊啊啊——」

    那青年原本半昏不昏,在謝憐切斷了他左腿后,突然醒來,狂叫道:「我的腿!我的腿!」

    謝憐跪在血泊之中,一身白衣血污斑斑,奮力按住他,道:「沒事了!醫師,給他止血!」

    幾個醫師手忙腳亂,慕情看不下去了,道:「你別昏了頭。」上來取出一隻小藥瓶,淡淡的煙氣流出,鮮血緩緩止住,謝憐也給這青年傷處渡了一層靈光。至於那條被切下來的腿,孤零零地躺在地上,忽然微微一蜷,竟是脫離了身體后還在抽搐蠕動,彷彿一個活物。謝憐一揚手,火光大起,那腿在熊熊烈火中被燒為一團漆黑的焦炭,那青年慘叫道:「我的腿!」

    謝憐查看他腰側,見人面痕並未爬上來,雙眼一亮,喜道:「好了,停住了,沒再擴散了!」

    那青年這才止住淚水,睜眼道:「真的嗎?真的好了嗎?」

    人群齊齊倒抽冷氣,蠢蠢欲動。猶猶豫豫一陣,有人嚷開了:「殿下,請您也幫我救治吧!」

    一個少年的聲音卻在不遠處大聲道:「別亂來!不一定的,萬一他過了一陣再複發了該怎麼辦?」

    經這個聲音一提醒,謝憐也冷靜了下來,道:「對。現在還不能確定,還需要再觀察一陣。」

    有人恐懼地道:「還要再觀察多久啊……等不了了,再等……再等這個東西就要長到我臉上去了!」有人則豁出去了:「我願意冒這個險!」不多時,不幽林中數百人都亂鬨哄地道:「殿下,求求你解了我們的苦難吧!」

    眾人前赴後繼地對他跪拜起來,謝憐被他們供在中央,雖然為難,卻是不敢大意,道:「請各位先起來。如果一段時間后,此人沒有複發,我一定竭盡全力救治大家……」

    好容易安撫了人群,作了諸多承諾,把那斷了腿的青年帶到別處安置了,謝憐坐到了一棵樹下。慕情看了看四周,才低聲道:「你怎麼就直接把他的腿給切了?這種事,不是本人再三求你,你就不要做主。萬一你切了他的腿還是沒用,到時候他恨的就是你了。」

    謝憐的心還在砰砰狂跳,一手掩面,啞聲道:「……當時情況不能再等了,他不答我,醫師也不敢下手,總不能就干看著任由疫毒擴散,總得有個人出來拍板說到底該怎麼辦。我真是……」

    風信難得面帶了憂色,道:「殿下,我看你還是歇歇吧。你真的臉色不太好,這邊我們先幫你頂著。」

    謝憐也覺得有點撐不住了,緩緩點頭,道:「好。我就在這裡休息一會兒,待會兒就回去了,不能走太遠。」恰在此時,林中又有人哭喊起來,風信和慕情便去看怎麼回事,謝憐發了會兒呆,就在地上躺下了。

    若在以往,沒人給他搭一座香帳、設一張牙床,他是決計不會就這麼躺在荒郊野外的泥巴地上的,但眼下實在是沒精力去折騰那些勞什子了,他連衣上灰沙和血跡都沒撣乾淨,灰頭土臉的倒頭便睡。

    不知過了多久,迷糊中聽見風信叫他,謝憐猛地驚醒,翻身而起,感覺身上有什麼東西滑落了,低頭一看,竟是一張打著補丁的破毯子,不知是誰在他休息時給他蓋上的。謝憐揉了揉眉心,對走近的風通道:「我不需要這個,你給那些病人送去吧。」

    風信聞言一愣,道:「啊?你說什麼?這毯子?這不是我給你的。我剛才才回來。」

    謝憐轉頭:「慕情嗎?」

    慕情道:「也不是我。大概是哪個住在隔離區的信徒給你送來的吧。」

    謝憐四下望望,沒見到值得注意的人影,搖了搖頭,心想:「我居然連有人走近也沒覺察,這狀態可真差極了。」把毯子疊好放在地上,起身道:「走吧。」

    他是心裡帶著事走的。而很快,他所擔心的事就發生了。

    僅僅過了兩天,謝憐再去不幽林時,一些醫師告訴他:夜裡,有十幾個人面疫患者無視警告,偷偷爬起來,有的用火燎了患處,有的用刀子割了皮肉。還有好幾個,因為手法不當,失血過多,還悶在毯子里不敢做聲,怕被人發現,悄沒聲息地就死了。

    謝憐剛下戰場便聽到這個噩耗,站在數百人中,看著地上那些鮮血淋漓、嗷嗷痛叫的病人,終於發火了:「你們為什麼不聽勸?我不是說過現在還沒有確定這樣到底能不能根除疫毒嗎?怎麼能這樣亂來!」

    這是他第一次當著這麼多信徒的面發這麼大的火,眾人皆低頭不語,噤若寒蟬。謝憐心中實在生氣,忍不住多說了幾句,說著說著,冷不防一人道:「太子殿下百毒不侵,病痛在我們身上,又不在您身上,你當然說我們亂來。可咱們還不是因為實在病急了,才亂投醫的,有什麼法子?」

    這人雖然沒明著頂他,語氣卻陰陽怪氣得緊。謝憐一聽,血有點兒往腦上沖,道:「你說什麼?」

    那人說完就縮,找不出來了。風信在遠處沒聽到,否則就立刻罵了,慕情則看人群風向不對,謹慎地選擇不激化事態。見謝憐沒回應,另一人又道:「太子殿下,你要是救不了咱們,咱們就只好自己救自己。放心吧,不會浪費你的靈藥和法力的。」

    謝憐方才是熱血上涌,現在則是如墜冰窟,心道:「……這是什麼話?我難道是在乎那些靈藥和法力嗎?我分明是怕截肢無用才阻止,為何說得好像我站著說話不腰疼?我是體會不到這些病痛,可我如果不是真心想救人,我為什麼放著好好的神官不做下來自討苦吃???」

    他一生之中,從未被人拿這樣的話刺過,也從未受過這樣的委屈,心中千言萬語,嘴上卻一句也說不出來,因為他知道,是因為他一直沒能找出根治人面疫的方法,使得信徒們終於漸漸失去了耐心,這些百姓所受的苦楚,比他難以煎熬一百倍,只能雙拳握緊,骨節咔咔作響。半晌,突然一拳打在一旁一棵樹上。

    那樹咔嚓應聲而斷,眾人都嚇了一跳,斂了竊竊私語。遠處風信這才覺察這邊出事了,奔過來道:「殿下!」

    謝憐一拳擊出,泄了一口憋屈之氣,稍稍冷靜了些。誰知,一片死寂中,又一人道:「太子殿下,您也不用發這麼大的火了。在座各位都是病人,都是你的信徒。大家誰也不欠你的。」

    此言一出,許多人暗暗點頭。雖然都壓低了聲音,但謝憐五感清明,所有聲音聽得一清二楚,底下都在嘀咕:「總算有個敢說實話的人了,我一直憋著沒敢說呢……」

    「以前不是說太子殿下是很溫和的嗎……怎麼本人居然是這樣的……」

    在陣陣人語的海潮中,謝憐無意倒退了一步。二十年來,他不曾在任何敵人面前恐懼過,他永遠無畏,然而此刻,心中卻有一陣類似恐懼的情緒席捲而過。這時,他又聽到有人小聲道:「有這等神威,去敵人那裡撒火,也不至於打得那麼艱辛了!」

    聽到這一句,他再也不能站在這裡了。

    他何曾不知,現在的自己,根本不像神台上那個仗劍執花、微笑自若的武神!

    謝憐轉身飛奔,逃跑一般衝出了不幽林,風信和慕情在他身後喊道:「殿下!你要去哪裡!」

    人群中驀地一陣騷亂,似乎是有個小護工突然沒頭沒腦地對幾個病人拳打腳踢起來,引發了一輪翻翻滾滾大打出手。然而,風信和慕情也顧不上這邊了,喝來幾隊士兵看顧現場,緊追著謝憐離去。

    他狂奔的方向是背子坡,一步飛出數丈,不多時便來到那片茂密的山頭。謝憐雙眼發紅,在林中喝道:「出來!!!」

    風通道:「殿下!你來這裡做什麼!」

    謝憐衝天喝道:「我知道你在,給我滾出來!!!」

    慕情道:「若是你一喊他他就能出來,也不至於……」

    話音未落,戛然而止。因為,三人都聽到了身後傳來一陣嘎吱聲響。猛一回頭,坐在一根樹藤上俯視他們的,不就是那左邊臉哭、右邊臉笑的白衣怪人嗎?

    居然真的喊一聲就出來了!

    謝憐一看到他便失去了理智,飛身撲上,厲聲道:「我要你的命!!!」

    那白衣人輕輕巧巧地閃開,寬大的白袖猶如一對蝶翼飛舞,優美至極。風信與慕情皆是「咦」了一聲,原本要上去幫手,卻硬生生髮現了什麼不對勁,止住了動作,均是一臉愕然。謝憐卻因滿心怒火沒覺察什麼,長劍出鞘,風信喊道:「殿下!你沒發現嗎,他……」而謝憐已經一手掐住了那白衣人的脖子,一手持劍,劍尖抵著他的胸口。那白衣人分明受制於他,卻突然哈哈哈的了起來。

    這笑聲清亮優柔,彷彿是個少年,謝憐覺得非常熟悉,好像某個人,可狂怒之下,一時半會兒沒想起來是像誰的聲音,只是心頭有一絲疑惑一閃而過。很快,那白衣人嘆道:「謝憐,謝憐。不管你怎麼掙扎都沒用了。你輸定了,仙樂國就要完蛋啦!」

    謝憐怒極,抽手扇了他一掌,道:「你以為你是什麼東西?沒讓你說話就給我閉嘴!」

    對他而言,這真是極為粗魯的舉動了。那白衣人的頭被他打偏過去,又轉回來,道:「你當真要我閉嘴嗎?好吧,好吧。不過,其實,還是有一個辦法,可以讓你們轉敗為勝的,就看你願不願意去做了。」

    如果他不加後面一句,謝憐一定不會理他。可他加了最後一句,謝憐覺得,他說的有可能是真話。辦法是有的,只是一會要他付出沉重的代價。他喘了一口氣,沉聲道:「什麼辦法?你想讓我做什麼就直說,少廢話!」

    那白衣人道:「你靠近一點,我就告訴你。」

    謝憐道:「好。」

    風通道:「殿下!你該不會……」卻見謝憐一劍洞穿了那白衣人心口,俯下身去,道:「你說吧。」

    那白衣人用極低的聲音對他耳語一陣,旁人都沒聽清他說了什麼。而謝憐越聽,雙眼睜得越大,聽了一陣,忍無可忍又扇了他一掌,喝道:「我沒讓你說這個!我要的是解決的辦法!辦法!」

    那白衣人道:「我說了,這就是辦法,就看你願不願意去做了。」

    謝憐的臉一陣扭曲,道:「……你到底想幹什麼?你到底是誰?」

    那白衣人嘿嘿道:「我是誰,你不會摘下面具自己看看嗎?」

    謝憐早有此意,一把摘下那張半哭半笑的面具。下一瞬,他整個人都凝滯了。

    面具之下,對他微笑的,是一張雪白俊逸的少年面容,雙目熠熠生輝,唇角含笑,神情無限溫柔謙順。

    這是他自己的臉!

    作者有話要說:【咳咳我昨天後半夜修了一下上一章加了幾千字,接不上的同學可以回去翻翻。】166閱讀網



    上一頁 ←    → 下一頁

    寵妻無度:金牌太子妃柯南世界里的巫師神級奶爸我有一座冒險屋費先生,借個孕
    穿越諸天萬界惡漢贅婿當道重生軍嫂攻略遊戲之狩魔獵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