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天官賜福 » 84 人面疫出土不幽林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天官賜福 - 84 人面疫出土不幽林字體大小: A+
     

    ?那人是個高大漢子,發瘋般地狂奔,大街上的行人被他撞倒了好幾個,紛紛不滿道:「幹什麼呢!」「大熱天的消什麼火呀跑這麼快……」「還真是頭一回看到走路不帶臉的。」

    說著說著,好幾個人都笑起來了,倒也沒真生氣。誰知,那人橫衝直撞,一頭撞到一輛高大華麗的馬車上,當場鮮血飛濺!

    他仰面朝天倒了,原本玩笑的路人卻都尖叫起來了。馬車主人也嚇了一大跳,探出頭道:「誰撞的?誰撞的?」

    事發突然,謝憐不得不擱下那少年疾步上前,問道:「發生何事?」

    那人一頭撞在硬邦邦的馬車上,似乎昏了過去,一頭亂髮擋住臉,許多人正小心圍觀。沒等謝憐走近,他突然又一躍而起,長聲慘叫:「我受不了了!殺,殺!誰快來殺了我!!快來!」

    路人里有幾個大漢看不下去了,道:「這是哪家的癲人沒關好跑出來了,押回去押回去……」他們本想上去扭住這人,誰知,剛圍上去,一看清這瘋漢的臉,也是數聲大叫,忙不迭躲開:「這是什麼怪物!!!」

    那瘋漢卻沖他們奔去,狂叫道:「快打死我!!!」

    那幾人驚駭至極,剛好謝憐上來,他們一見是太子殿下,如蒙大赦,忙衝到他身後。謝憐不假思索,抬腿便是一腳,把那瘋漢踹得空中翻了個筋斗,摔了個溫和的狗啃泥。幾人指著地上道:「太子殿下!這個人……這個人……他有……他有!!!」

    不用他們說,謝憐也看到了——這個人,竟然有兩張臉!

    準確來說,是一張臉上,長出了另一張臉。這第二張臉就擠在這瘋漢的半邊面頰上,成人掌心大小,這瘋漢是個青年,這張臉卻像個皺巴巴的小老頭,醜陋至極!

    謝憐萬分驚愕之下,滿心想的都是一句話:

    這是什麼怪物?!

    他立即握住腰間的佩劍,拔了出來。此劍便是神武大帝所贈奇劍——紅鏡。自從見了那白衣怪人後,他便隨身都帶著這把劍,以備哪天不時之需,說不定哪天就能看一看那東西的真面目了。眼下剛好派上用場,長劍出鞘,劍光勝雪,然而,低頭一看,劍刃上映出的景象,沒有絲毫改變。還是這個人,還是這兩張可怕的臉。也就是說,這瘋漢不是妖魔鬼怪中的任何一種,他是個人!

    但是,世上真的會有人長成這種模樣嗎?如果是天生相貌如此,在仙樂皇城內,豈有這麼多年都不傳開之理?謝憐正驚疑不定,忽然,一旁一人戰戰兢兢地道:「他……他怎麼變成這樣了?」

    謝憐一聽,把紅鏡劍刃插|回鞘中,轉頭道:「你認識這人?他從前不是這樣子的么?」

    好幾人都道:「認識,我們跟他一塊兒幹活的。當然不是這樣的,他從前,臉上……哪裡有這東西!!」

    眼看著圍觀者越聚越多,幾乎堵了大街,謝憐神色凝重,提氣朗聲道:「諸位,不要靠近,無事,散開吧!」那繃帶少年幫著他隔開人群,謝憐卻沒注意。他忙著和風信慕情通靈:「速來皇城神武大街!」

    放下手,又見有個人在一旁吞吞吐吐,一副十分遲疑的樣子,謝憐主動邁出一步,道:「你是不是有什麼想說的?」

    見太子發問,那人終於鼓起勇氣,道:「太子殿下,有一件事,我不知道該說不該說……」

    謝憐哪裡還有空等他寒暄,言簡意賅道:「直說!」

    那人道:「幾天以前,我胸口長了幾個小窩槽,三個大點兒兩個小點兒,沒什麼感覺,不癢不痛,但是摳一摳還挺舒服的。我是不大在意,但看了這位兄弟,我這心裡有點兒……有點兒犯那什麼,哈哈。」他乾笑著解開衣服,坦出胸膛,道,「您看我這……沒問題吧?」

    他一脫衣服,眾人登時鴉雀無聲。這人胸口的,哪裡是「幾個小窩槽」?分明已經五官俱全,能看出一張模糊的女人臉了!

    那人低頭一看,也大驚失色:「怎麼會這樣?!之前明明還沒有這麼……這麼……」栩栩如生?惟妙惟肖?無論用哪個詞,都是十足的恐怖!

    眾人皆是毛骨悚然,這人情不自禁抓住了謝憐的衣擺,高呼道:「殿下救我!」

    恰好這時,風信和慕情收到通靈,從城樓趕了過來。見狀二人雙雙皺眉,風信喝道:「起開,這是鬧哪出?」

    謝憐不及解釋,拍拍那人肩膀,安撫道:「沒事。你且冷靜。」他語氣溫和篤定,嚴肅從容,那人以為他有成竹在胸,更加堅信這點小事對太子殿下而言易如反掌,安下了心。然而,謝憐心裡卻是波瀾不小。

    這種「人面」,居然是漸漸長成的!而有此癥狀的——姑且稱其為癥狀,不止一個人,那麼,是不是還可以猜想,其實還有更多?

    他立即對風信和慕情幾句簡述了大致,道:「通報皇宮,傳令下去,全城搜問,還有沒有人身上有類似的東西出現,務必一個不漏!」

    由於這東西太過駭人,國主得到消息后極為重視,派了大量人手進行搜索清查,效率奇高。當天深夜便確定了:整座仙樂皇城,光是身上已浮現出較為清晰的人臉者已有五人。這五人,要麼是看見了沒當回事,要麼是「人面」長在了不易覺察的部位,加上並不痛癢,所以才未察覺。此外,還有十幾個人,身上已經出現了較淺的窩坑和凸起,疑似是還未成型的「人面」。

    這二十多人里,女子和少年居多,被一齊送到謝憐面前來后都是惴惴不安,相互招呼,隨口安慰了彼此幾句。謝憐原本在和旁人交代事情,注意到此節,略覺哪裡不對,問道:「你們都是認識嗎?」

    忙了一晚的官員看了一眼冊子,道:「殿下,這許多位都是住在皇城郊外,住得較近,可能是平日鄰里有些來往吧。」

    許多都住在同一個地方?慕情愕然道:「住得近的一撥人身上都長了人面?這東西難道是會傳染的???」

    謝憐比他快想到,只是沒不如他說得快,立即道:「隔開!遣散人群,誰都不要在附近晃了。找一處地方,將這裡所有人全部隔離!」

    「有怪病,會傳染。」這六個字一漏出去,比什麼遣散疏散、士兵隊伍都要有用,豈止圍觀的人群散了?大半條街的房子都空了。謝憐命前來聽從他調配的官員和士兵們全副武裝,做好防護,帶著這二十餘人,來到他們部分人所居住的皇城荒郊野外。

    那郊外民區附近有大片大片的樹林,喚作不幽林,大臣們有意在在此建一個區域,暫時安置「病人們」。可是,走進那樹林里,其他人忙著安營紮寨,謝憐卻越走越是一股不詳盤旋在心。風信和慕情自然也發覺了。風信率先道:「殿下,這莫不是那個郎英……」

    謝憐負手,沉眉道:「是啊。就是這裡。」

    這片不幽林,豈非就是那郎英親手刨坑,埋下他兒子屍體的地方!

    三人覺察此節,面面相覷。雖然說不清是什麼,但模模糊糊有個猜想,驅使著他們不約而同開始四下尋找當日郎英埋屍之地。然而,距離那日已過去數月,何況不幽林里樹木如此眾多,哪裡還記得清當時到底埋在哪棵樹底下?

    恰在此時,一股難以言述的惡臭飄散過來。

    這惡臭有些像屍體腐爛但氣味,但比那氣味更令人窒息,只吸入一口,整個人彷彿就要暈過去。其餘人也聞到了,紛紛退開,捂鼻扇風道:「什麼東西在那邊?」「怎麼回事!比在醬缸子里腌了十年還臭……」

    謝憐奪步搶去,順著那可怕的氣味一路直走,果然找到了一棵有些眼熟的歪脖子樹,樹下一處土地略略鼓起,形成了一個平緩的小土包。士兵們舉劍聚集要保護他,謝憐抬手阻攔,沉聲道:「當心。普通人都別過來。」

    不是普通人的風信則隨手抄了把鏟子上前。幾鏟子下去,那土包便成了一個土坑,惡臭愈發濃烈,他下鏟也愈發小心。再幾鏟子,土下翻出了一點黑色的東西,似乎在微微蠕動。

    他緩了動作,眾士兵如臨大敵。突然,土面高高拱起,一個浮腫、膨脹的巨大身形,破土而出,暴露在舉著火把的眾人面前。

    那陣腐臭瞬間暴漲,不少人當場哇的一聲吐了出來。謝憐的瞳孔也縮小了一圈。

    那東西,已經完全不能用「人」來形容了,任何東西都比它像人。任何人都看不出來,這具幾乎可以用「龐大」來形容的屍體,曾經只是個瘦弱的小孩子!

    一股作嘔的衝動湧上他喉嚨,謝憐側首望向一邊。風信與慕情也驚呆了,均脫口道:「這是什麼東西?!」「這是詛咒還是單純的屍體腐壞??」

    不管是什麼東西,謝憐都知道眼下該做什麼,道:「都退開!越遠越好!把這東西燒乾凈了!」

    說完便一舉手,一道烈焰噴薄而出。火光衝天,濃煙滾滾里,正在此時,遠方城樓上傳來凄厲的號角聲,嗚嗚催命!

    三人同時抬頭望去,這是敵軍來犯的信號,風信罵道:「媽的,偏偏在這個時候打上門!」

    慕情沉著臉,火光下看來陰晴不定,道:「也許,他們就是故意的呢?」

    謝憐果斷道:「慕情留下處理這裡。風信你跟我走,先打退他們,切記不能讓他們看出一點破綻!」

    是夜,二人匆匆飛步趕出城,匆匆打了一場。

    這一場雖然措手不及,但還是勝了;雖然再一次勝了,但包括謝憐在內,所有的仙樂人,都絲毫沒有勝利的喜悅。

    這突如其來的「怪病」,被人們叫做「人面疫」,在仙樂皇城內,以迅雷不急掩耳之速傳得沸沸揚揚,鬧得人心惶惶。

    國主也考慮過要封鎖消息,但第一個病人是在大街上衝出來的,在場目睹者不計其數,從一開始就瞞不住了。而且,人面疫擴散和發作都極快,短短六天之內,就又在五十餘人身上發現了疑似癥狀。

    與此同時,永安的進攻也頻繁起來。多方夾擊之下,謝憐幾乎無暇抽身去永安降雨,原本用來做這些的法力和精力,大半都消耗在皇城隔離區了。

    森涼涼的不幽林里,搭著大片大片建議的帳篷和棚屋。謝憐在一地病人之中穿行。這片隔離區由一開始的二十餘人,演變為眼下近百人的規模,越來越大,每日謝憐只要有空便來此處,以法力為此處的病人緩解身上可怖的癥狀。可緩解終究不是根治,人們盼望著的,是他能根治自己。謝憐走著走著,躺在地上的一個青年突然舉手,抓住他衣擺,道:「殿下,我不會死的,是吧?」

    謝憐正要說話,卻覺這人有些面善。仔細一看,不正是他得知仙樂缺水、皇城下雨的那日,給他送了一把傘的路人嗎?

    想起那日、那雨、那傘,謝憐當下心生暖意,蹲了下來,輕拍這人手背,認真地道:「我定當全力以赴。」

    那人彷彿得到了生的希望,目光閃動著喜色,連聲道好,重新躺下了。從這些人熱切的眼神里完全可以看出,他們深深相信著他可以辦到。因此,每每對上他們的目光,謝憐心底便對自己生出些許自責,想要更快尋求出解決之道。

    在隔離區走完了一圈,謝憐找了個地方坐了,慕情升起篝火,他則坐著沉思。遠處,有幾名小雜役抬著擔架離去,竊竊私語,卻不知已被謝憐盡收耳底:

    「這是第幾個啦?」

    「第四個還是第五個吧。」

    擔架上抬著的,是不幽林內死去的病人。其實,人面疫是很難死人的。但是,不死才可怕,不死,也就是說今後一輩子身上都要帶著這種東西過了,想想都令人喪失了生的勇氣。尤其是一些年輕女子,愛惜容顏,若是長在了臉上這種要緊之處,最終多半還是會選擇去死的。

    一名人嘆道:「唉!什麼時候才是個頭喲。」

    另一人道:「有太子殿下在,不會打敗仗的,放心吧。」

    原先那人有點抱怨地道:「我不是擔心打敗仗,但是現在這個情況,光是不打敗仗有什麼用?咱們這種老百姓還是不好活啊,唉……算了算了,我這可不是在抱怨。你當我沒說,當我沒說。」

    若是風信在這裡,肯定馬上就過去罵人了。而慕情看了謝憐一眼,繼續生火,並沒說話,待那兩人徹底走遠,才淡淡地道:「真是小民之見,只會怨天尤人。難道還想讓一個武神包攬萬物不成?」

    謝憐卻搖了搖頭。那人說的,有一定道理。他是武神,有他在的軍隊,戰無不勝。然而,這個時候,光是能打勝仗有什麼用?建立軍隊原是為保護百姓,而後方的百姓卻在遭受瘟疫襲擊,原本的優勢豈不是成了一個笑話?

    這時,篝火微晃,一人坐到謝憐身邊,卻是風信回來了。謝憐立即道:「如何?」

    風信搖頭,道:「還是跟你之前探的結果一樣,背子坡上根本找不到郎英,也見不到什麼白衣服的怪人,不知道藏哪裡去了,沒法查證他們有沒有在搞鬼。還有,永安人果然都好得很,沒有一個得了人面疫的。」

    慕情撥了撥火,道:「皇城和背子坡離得這麼近,無論如何也不可能一個都沒有感染。顯而易見,必定是他們搞的鬼無誤了。」

    許多人暗地裡都是這麼想的,這麼想也的確很有道理。可是,就算他們心知肚明是永安人,或者明確點,是郎英在搞鬼,奈何對方藏得極深,抓不到把柄。

    他們懷疑人面疫是詛咒引起的,郎英兒子的屍體就是詛咒之源。然而,如果是詛咒,這個詛咒真是十分漂亮,並未留下任何能讓他們順藤摸瓜摸回去的痕迹,有什麼能證明這個懷疑?並無。誰知道這人面疫會不會僅僅只是一種自然生出的全新瘟疫呢?除非抓住他們懷疑的對象,謝憐才有辦法斷定,人面疫到底是什麼。

    他也匆匆向上天庭通報過了自己的猜想。然而,早便說過,謝憐是犯禁下凡,今非昔比,以往要通報什麼,直接邁進神武殿沖著君吾耳朵大聲告訴他就是了,現在卻要按常規來了。須知,所謂的常規,運氣好,狠狠砸些功德就能通過,傳到神官那裡了;運氣不好,說不定就會被迫走一套極為繁瑣複雜的程式,無限拖延。走完了也無非是下派神官來處理,而謝憐自己就是神官,除了君吾,上天庭中法力能出其右者並不存在,派下來的神官真不一定有他強,君吾身上擔子那麼重,用人間一句話說叫日理萬機,也不可能親自下來幫他。因此,這通報也只是象徵性的,並不真抱什麼希望。

    不過,眼下謝憐心中思考的,並不是這些,而是另外一個問題。他道:「如果說,是永安那邊為了打垮皇城而發出了詛咒,那麼最有效的攻擊,應該是攻擊軍隊。只要軍隊一敗,豈非等於城門大開?但事實上,人面疫根本沒有蔓延到軍中。」

    軍中不是沒有人面疫患者,但相對而言,數量真的極其少了,不過三四人,並且送去隔離后,情況便馬上被控制住了,並未擴散。風信一貫是想到什麼說什麼,道:「也許因為他們覺得就算打垮了軍隊,有你在也必敗無疑,乾脆就不對付軍隊,直接對付平民了。」

    聞言,慕情呵呵笑了一聲,風通道:「你笑什麼?」慕請道:「沒什麼。你總是能提出很有道理的見解,我沒有意見。」

    風信最煩他這樣心裡想刺人嘴上卻總是裝斯文的作風,直接不理,道:「要真是他們弄的,我就瞧不起了。有本事戰場上見真章,出些陰損招數殘害無辜百姓算什麼?」

    聞言,謝憐深以為然,嘆了口氣,道:「這些天來,我一直在想,到底怎麼樣才會被傳染。先得知道是怎麼傳染的,才好控制住。」

    風通道:「不是很清楚了嗎?靠得近了,接觸多了,一起喝水、吃飯、睡覺什麼的,就會傳染。」

    謝憐揉了揉眉心,道:「表面上看是這樣沒錯。不過,就拿軍中來說好了,軍中士兵們也都是一塊兒喝水吃飯睡覺的,比尋常人家的接觸應該是要更近更頻繁的,但是為什麼被傳染的士兵就那麼少?」

    慕情凝眉道:「你的意思是,同樣的條件下,體質不同,有人會被傳染,有人不會。你想問的是到底什麼樣的人才能抵抗人面疫吧。」

    謝憐抬頭,道:「慕情懂我。正是如此。如果能找出這個,也就有辦法掐斷人面疫的傳播了。」

    慕情一點頭,道:「那好。我們就反過來看,什麼樣的人,更有可能得人面疫。不幽林的這些病人里,什麼樣的人最多?」

    謝憐這些天在不幽林隔離地帶走了無數遍,閉著眼睛也能答出,立即道:「婦女、小孩、少年、老人、體格不是很高大的年輕男子。」

    風信疑道:「莫非是身體弱的才會感染?是不是該請國主下令,號召全體皇城人士勤加鍛煉身體?」

    「……」

    「……」

    謝憐和慕情都看了他一眼,似乎都不想接話。頓了頓,風信又自己道:「不對。」

    作者有話要說:郎英兒子屍體大概就是巨人觀那樣子吧……但是因為比較噁心我還是不詳細描寫了……大家意會一下。166閱讀網



    上一頁 ←    → 下一頁

    全職法師婚後相愛:腹黑老公爆萌寵妻無度:金牌太子妃柯南世界里的巫師神級奶爸
    我有一座冒險屋費先生,借個孕穿越諸天萬界惡漢贅婿當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