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天官賜福 » 80 溫柔鄉苦欲守金身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天官賜福 - 80 溫柔鄉苦欲守金身字體大小: A+
     

    ?♂!

    那少年一怔,道:「為什麼?」

    謝憐在腦海中回放起了他方才斬殺鄙奴的一招一式,隨手比劃幾式,道:「你沒有試過用刀吧?你使劍,劍風詭譎,雖然快且狠絕,但彷彿有些束手束腳,施展不開。沒用過刀的話,下次不如試試,我想,威力也許會更強。」

    他每每看到人出手有精彩之處,都忍不住想交流幾句,並非指手畫腳,而是滿懷興趣地想與對方積極探討。他總是一眼知其然,卻一時說不出所以然,只是感覺一定就是那樣的,旁人大多是尊他身份就聽聽,心下極少有真心去想他說得有沒有道理的,這少年卻是聽得認真,似在思索,不時也看看手中劍刃。說了幾句,忽然四野漆黑的森林又是一陣悉悉索索之聲,彷彿有什麼東西快速爬過,謝憐馬上記起此刻仍處於危機四伏中,這興緻來得有些不合時宜,立即收神正色:「這山上不知還有沒有其餘邪物,須得徹底清理一番。」

    那少年用力點頭,雙手把手中鐵劍奉上,謝憐搖搖頭,道:「你護住自己即可。你適才不走,現下也沒法走了。我儘力護你,你也千萬警惕。」

    這時,又見草叢顫動,什麼東西飛速躥過,謝憐甩手便是一掌,擊個正著,那東西「嗷」的一聲慘叫,不動了。謝憐聞到一陣血腥味,不由奇怪:若是鄙奴,它們被打爆后流出來的都是黏糊糊的□□,粘性極大,不會散發出這種血腥味,於是上前查看。撥開草叢,裡面果然是一隻大頭鄙奴,已被他一掌打得四分五裂,但散發血腥味的卻不是它,而是它口裡叼著的東西——一片帶著長發的碎頭皮!

    鄙奴以啃食殘渣為生,看樣子,已經有活人遇害了。它一路爬來,有點點血跡滴在草叢上,謝憐立即順著這血跡往前走,那少年士兵緊跟著他。越往前走,血跡越濃密,血腥氣也越重,不久,聽到一陣有氣無力的哭聲。

    那小兵舉劍擋到謝憐身前,謝憐卻一把將他拉到身後。轉過一片開花的灌木,一個半大的山洞呈現二人眼前。

    這山洞大概原本是一些人的暫棲之地,現在,卻屍橫滿地,二三十隻鄙奴扒著地上屍體,啃得正歡。還有五六隻,正圍著地上一個少女。那少女神情痛苦,被開膛剖腹,內臟流了一地,人卻還是活的。她似乎方才還在簡單梳妝,鬢邊戴了多鮮紅的花,鮮紅的血襯著她鬢邊鮮紅的花,格外殘忍。

    而那群鄙奴,正在舔舐她的熱氣騰騰的內臟,準備下口開啃,忽聽有人靠近,齊刷刷回頭,朝這邊撲來。謝憐眼珠也不轉一下,一掌劈了,盡數打死,立即檢查屍體。這些屍體有男有女,有老有少,皆是灰頭土臉,一身樸實布衣,無疑都是永安平民,謝憐不由心驚。

    他以為這山裡突然出現的妖魔鬼怪,都是那詭異的白衣人招來的。那白衣人救走了郎英,多半和他是一夥的,可為何這些鄙奴卻會以永安平民為食?非人之物不會無緣無故和人結盟的,莫非,這就是郎英的交換條件?以追隨自己的人的性命為籌碼?!

    那少女又痛又恐懼,口吐鮮血,嗚嗚咽咽道:「不要殺我,我沒幹過壞事,不要殺我!」

    謝憐情不自禁想起了那天死在城牆下的一家三口,他們又何曾干過什麼壞事?俯身,語氣愈加柔和,道:「不要害怕。沒事,我是來救你的。」

    那小兵卻拔劍指著那少女,道:「殿下,當心是深山妖精。」

    謝憐自然知道有這種可能,而且可能性極大,但他斟酌過後,還是覺得不能不管,謹慎就好。他給那少女把脈片刻,翻看了她的掌紋和指紋,迅速確定她是活人,並且不曾練過,手無縛雞之力,這便立刻開始救治,從袖中取出藥瓶,擰開塞子,一縷淡淡的淺白色煙氣瀰漫而過,氣味清香。

    這葯非但能緩各種異毒的一時之症,對傷口也有奇效,謝憐毫不吝惜靈藥,一瓶全給她用完了,道:「好點了嗎?」

    那少女傷勢極重,慘不忍睹,吸入那陣煙氣后,臉也恢復了一點血色,虛弱地點了點頭。謝憐道:「你們是永安人嗎?怎麼會這樣?」

    那少女哭道:「是,我是。我也不知道是為什麼,本來,嘶,本來好好的,突然之間,我爹死了,我哥哥也死了,嗚嗚嗚……」

    謝憐輕輕拍了拍她的肩,道:「兇手是誰?是什麼東西?」

    那少女哽咽道:「就是……就是……就是你啊!」

    她說到最後一句,突然臉露獰色,兩隻眼睛精光暴漲,張開雙臂,一把抱住了謝憐!

    那少年士兵一直在旁警惕,反應奇快,一劍刺向她背心。那少女本已身負重傷,被他刺中,絕對是活不成了,然而,她卻歡快地大笑起來,死死摟住謝憐,就是不放開,維持著這個姿勢,氣絕身亡。她摟得太緊,那少年士兵好容易才把她的屍體拖出來,道:「殿下!你怎樣?」

    謝憐也本以為這少女最後是想偷襲。可她並未身懷利器,連撕咬也沒有,只是緊緊擁抱著他,彷彿這樣就滿足了,至死也沒有放開。他迷茫道:「我沒怎麼樣,我……」

    話音未落,彷彿是在嘲笑他一般,一陣突如其來的眩暈襲來。

    那小兵瞪大了一隻黑亮的眼,道:「殿下?!」

    謝憐只覺一陣燒心燒肝的難受,說不出話,也不想說話,更不想聽人說話,搖了搖頭,舉手不語。這時,四面環繞處,卻是有一陣女子的嬉笑之聲傳來。

    「嘻嘻嘻嘻……」

    「嘻嘻嘻嘻……」

    兩人驚愕中發覺,四周並沒有第三個人。發出笑聲的,竟然是那些鮮紅的花朵!

    謝憐瞬間明白他落到一個什麼陷阱里來了——

    「溫柔鄉」!

    此溫柔鄉非彼溫柔鄉。溫柔鄉,乃是一種喜愛聚居的花妖,以吸食男子精|氣精|血為生。它們的香味可不是什麼好東西,謝憐立即道:「把你口鼻遮嚴實了,別吸氣!」

    那少年士兵原本臉上就給繃帶牢牢擋著,濾了一層,所以才沒吸入香氣,聞言緊了緊繃帶,又反應過來謝憐毫無遮擋之物,想撕下尚算乾淨的袖子給他,謝憐卻道:「不必了。沒用了。」

    他救治那少女,雖有防備,但沒防備氣味,靠得極近,殊不知她鬢邊所戴的,正是一朵「溫柔鄉」,臨死之前,她還死死抱住了謝憐,確保萬無一失。也就是說,謝憐早已在不知不覺間深吸數口溫柔香,這下,可算是貨真價實的「沁人心脾」了。

    溫柔香入體后,男子會血氣浮躁。先無力,再狂躁。現在是渾身軟得跟被抽了筋似的,待會兒就要變成一桶□□了。如果這時那詭異的白衣人再度出現,謝憐真不知道有幾分把握能應付,他原本也摸不準對方有幾分本事,第一反應就是去摸藥瓶,然而,摸出才想起,那葯為了救治少女,已經用完了。可是,人最終也沒活成。

    他望了一眼身旁屍體,那少女兀自面帶微笑,彷彿因為死前使敵人中計、終於可以去見親人而感到由衷的高興。只怪血腥的場面沖淡了花朵危險的艷色,血氣沖淡了異樣的花香,他也從沒想到,一個不過十五六歲的女孩臉上,會出現這種怨毒到極致的神情,能做出這種決絕的事情。

    那邊,花妖們興奮至極,嘀嘀咕咕:

    「上鉤啦。」

    「釣到啦。」

    「真是那位太子殿下呀。」

    「是他呀。」

    「好俊哎……我的根要控制不住、從土裡爬出來啦!」

    那少年士兵揮劍斬去,削平了一片花叢,然而,這花|莖竟是柔韌得很,那破劍斬了一次,再斬便有些鈍了。花妖們搖擺驚叫起來:「啊喲!這個毛都沒長齊的小哥哥,倒是挺凶的!人家好不容易快要開花了,你要怎麼賠我!」

    那少年士兵怒喝道:「我一把火燒光了你們!」

    花妖們叫道:「好厲害呀!你這麼大火氣做什麼!」

    謝憐也道:「別燒!它們是妖,燒了……會生出有毒的瘴氣。也不能拔!」那少年立即停下了要去拔的手,謝憐道,「莖上全是毒刺……」

    花妖們嬌滴滴地道:「啊喲,太子殿下好溫柔,謝謝你保護我們啦。等著,我們馬上就要結果了!一定會好好疼|愛你的,嘻嘻嘻嘻……」

    「從小修童子功的男子可不多得,雖然破了身,法力是要掉一層境界的,不過,也只好委屈你啦,嘻嘻嘻嘻……」

    溫柔鄉的花朵們彼此摩擦,發出咯咯嬌笑,絲絲縷縷淫|靡之意暴露無遺,聽得那少年士兵一愣,什麼「童子」、「破身」、「境界」,似乎半懂不懂,但也聽出了這不是什麼好話,一邊奮力揮劍斬花,一邊怒喝,想要蓋過那調笑之聲。而謝憐則是雙手指節喀喀作響。

    原來如此!

    原來今夜這一連串,真是為對付他專門設的套。

    只劫走戚容一人,就是算準了以他仙樂武神的驕傲和考量,一定會選擇單槍匹馬地追來,大事化小。而那重傷的少女,則是為了耗光他的靈藥,使他吸入溫柔香后一刻也無法緩解。妖魔鬼怪和活人相互配合,只為了在這一步等著他。

    謝憐所修的這一功法,的確是要求修道之人必須為童子之身。這一脈的道人飛升后,前來參拜的人們,也都堅信著所拜之神必然是超脫俗欲的。因此,若是沒守住身,毫無疑問會使信徒崩潰,法力大損。雖不會嚴重法力到從神官掉成凡人,日後苦修數年也有機會再修回來,但這個關頭,哪有餘地再給他閉門苦修數年!

    皇極觀清規戒律森嚴,謝憐不曾破戒,自認為早已修得如鐵石一般狂風也吹不起半點波瀾。然而,雖是心如止水,可此時還有一個小小士兵在旁聽著這些連暗示都算不得的淫|言|穢|語,再加上花香纏|綿,血氣激蕩,畢竟年輕面子薄,謝憐難免心生了幾分羞惱,面上也帶了一絲緋色,偏生可恨,就是站不起來。

    現在還勉強能撐,要是這群溫柔鄉真結果了,那可就來大麻煩了。最好的辦法當然是迅速回到皇城,讓風信和慕情護法,可謝憐現在連站起身都腳底發軟,萬般無奈,只得對那小兵道:「你……過來。」



    上一頁 ←    → 下一頁

    快穿:男神,有點燃!萬年只爭朝夕末世大回爐農女要翻天:夫君,求壓全職法師
    婚後相愛:腹黑老公爆萌寵妻無度:金牌太子妃柯南世界里的巫師神級奶爸我有一座冒險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