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天官賜福 » 74 雨難求雨師借雨笠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天官賜福 - 74 雨難求雨師借雨笠字體大小: A+
     

    ?那少年完完全全地呆住了。

    風信和慕情兩個人恨不得生出七手八腳來堵他,好容易才把謝憐拖下來,謝憐卻一把就將他們二人揮散了,道:「知道了!不說了!我知道違規了,你們都假裝沒聽到不就行了。只要你們不說,沒人會知道的。只此一次。不許說出去,聽到了嗎?」

    慕情一臉彷彿被迫吃了襪子的表情,搖著頭,喃喃道:「怎麼會有你這樣……理直氣壯地說出『為我活下去』這種話,真是……」

    謝憐本來根本不覺得有什麼的,被他這麼一說,反倒覺得有什麼了,鬧了個大紅臉。風信立即板著臉道:「行了,殿下都說不說了,你還提幹什麼。」自己卻嘴角抽搐。謝憐看不下去了,辯白道:「幹什麼幹什麼,我的話明明就很有用。你們看。」

    那少年呆坐了好一陣,沒再聽到謝憐的聲音,於是用力揉了幾把臉,取下桌上供盤,抱在懷裡,開始吃裡面乾癟的果子和點心,用力嚼啊嚼,吃出了一股小動物般可憐巴巴又兇巴巴的勁兒。謝憐彎腰看他,露出笑容,對另外兩人道:「你們看,有用的。他剛才不吃的,現在吃東西了。」

    慕情道:「行行,有用。你是神嘛。」

    風信也道:「對對,有用。你是神嘛。」

    「……」

    謝憐正色道:「是的,我是神。叫你們來,的確是因為我有了決斷。」

    到這裡,方才輕鬆了不到一瞬的氛圍又凝重起來,風信問:「怎麼做?」慕情則道:「還管嗎?」

    謝憐道:「管。很簡單。仙樂國內水的不夠,就到仙樂之外的國家去。」

    慕情遲疑道:「到別的國家去?那會不會太遠了?只怕要借一些水法神官的法寶,而且駐鎮別的國家的神官,未必願意。」

    謝憐自然也考慮到了這個,道:「我先去試試吧。總比什麼都不做要好。你們先繼續留在永安,先緊著嚴重的地方救災,我回上天庭去,有問題嗎?」

    風通道:「沒問題。後面我頂著。」

    慕情想了想,又問道:「那殿下,你這邊太子殿里信徒的祈願呢?」

    謝憐道:「這個也是我要說的。你先只撿緊要的,代我解決了吧,不太緊要的可以壓一壓。」

    慕情雖然看上去不太樂觀,但還是道:「你是太子殿下,聽你的。不過,我建議不要壓太久。」

    謝憐拍了拍二人肩膀,風信和慕情一行禮,這便退下了。小廟方寸之地內,又只剩下謝憐和那個孩子。謝憐走出廟去,回頭望了一眼,再不多留,直奔仙京。

    他原定是先去拜訪幾位水法神官,但奇怪的是,頭幾位恰巧都不在仙京府中,只剩下一個雨師,不住仙京。謝憐在仙京街頭行色匆匆,迎面走過一來一位攜著幾沓卷宗的黑衣女文官,莞爾道:「太子殿下,您可算回來啦。」

    謝憐忙道:「南宮,你來得正好,你可知雨師府邸在何處?」

    這位黑衣女郎名叫南宮傑,是下天庭的一位下級文官。謝憐飛升之後,許多雜物都是由她交接和處理的。因此人消息靈通,辦事妥帖,謝憐對她頗有好感。南宮傑道:「雨師大人現下還沒有修建好府邸,暫居在南方雨師國。」給他指了雨師居所地點,又道:「您找那位大人做什麼?」

    謝憐道:「急事,多謝。」正欲離去,又轉過身來,輕咳一聲,不好意思地道:「南宮啊,上天庭這些神官你熟,能不能告訴我,雨師大人有沒有什麼……特別喜歡的東西?」

    通常來說,一任新的神官飛升之後,精明一點兒的,就會把所有同庭在位的神官的大廟都拜訪一遍,送上禮物。這就是給了面子。這幾乎是個不成文的規定,但謝憐因為飛升得突然,剛上去時沒人引他教他。等到後來國師提醒他了,一來是已經錯過了最佳時機,再送很彆扭,二來是這種事難免令人聯想到人間貪|官走後門,作為太子,謝憐對此感觀不好,最終還是決定順其自然,總會有機會能以誠懇正當的方式拉近與仙僚們的關係。

    當初姿態漂亮,現在卻一反往態,主動問一位神官喜歡什麼東西,彷彿準備賄|賂他人,難免赧然。可是,不這樣也沒辦法。住仙京的那幾位起碼在通靈陣說過話,有什麼條件人情可以好商量。雨師則是完全沒有交集,第一次登門拜訪,謝憐總不好意思讓人誤以為他要白借法寶。

    南宮傑立刻懂了,道:「慚愧,怕是幫不上殿下的忙了。雨師大人為人低調,別說是我了,恐怕整個天界都沒人知道這位大人的私人喜好。對不住啦。」

    謝憐的臉有點紅了,道:「無事,不必放在心上,多謝。」

    南宮傑又道:「不過,如果您是有要事相尋,不妨直接登門拜訪。依雨師大人的脾性嘛,未定不會見您。」

    謝憐再次謝過,依她所指,一路南下,來到雨師暫住之地。

    那是一座小村莊,青山綠水,風景秀麗,他卻完全無心欣賞。穿行在田埂上,終於見到一塊刻著「雨」的石碑。照理說,過了這塊碑之後,就是雨師暫居的地盤了,在這裡活動的,也應該都是雨師的下屬。可是謝憐一路走著,四野都是綠油油的田地,田地里有哞哞叫的牛,有骨碌碌轉的水車,有辛勤插秧的農夫,田邊還有一座歪歪扭扭的茅草小屋,就是沒有任何仙風道骨的意象,讓謝憐簡直懷疑自己走錯了地方。這裡難道不就是一個破落閉塞的農家小村嗎?

    正當他懷疑之時,那頭耕地的黑牛突然「哞哞」幾聲長叫,人立起來,兩隻前蹄伸長,自己給自己取下了犁。壯碩的身子越收越窄,長長的牛鼻越收越短。轉眼之間,竟是從一頭油光水滑的黑牛,化成了一個赤著膀子的農夫。

    那農夫高大健壯,身上肌肉分明,面容輪廓剛硬,鼻子上和那牛一般穿著一枚鋥亮的鐵鼻環,口裡叼著一根草。而其餘農人親眼見了這駭人變化,卻仍是習以為常般地繼續幹活。謝憐這才確定,這裡的都不是凡人,走上前去,抱拳道:「請問這位道友,雨師大人可是暫居此處?」

    那黑牛化成的農夫一指岸邊,道:「喏。雨師大人,就住那裡面。」

    「……」

    謝憐反覆看了幾遍,終於確定,他指的方向,只有那座彷彿起風就能倒、雨天一定漏的茅草小屋。

    就算是他最寒磣的草根太子廟,和這一間小屋比,也體面殷實多了。謝憐不禁心中奇異。人言雨師大人飛升前和他一樣,乃是雨師國皇族後裔,就是因為這個,他才沒直接帶上他那些稀世寶石來作為贈禮,想來對這種東西的感受,雨師和他一樣,並不會稀罕。何以飛升後會落魄如斯?大概,也是一種修鍊的方式吧。

    他禮數絲毫不短,謝過那農夫,走近小屋,在外朗聲道:「雨師大人,仙樂太子謝憐冒昧拜訪,未及事先告知,煩請見諒。」

    屋裡沒有聲音,那農夫拖著犁走了上來,道:「哦?你就是那位十七歲飛升的太子殿下?」

    謝憐道:「慚愧。」

    那農夫道:「沒什麼好慚愧的,事實嘛。不過,雨師大人不愛見人,最近還受了傷,恐怕不能出來見你了。」

    謝憐一聽,微覺失望,但還是抱著試試的心道:「能否請您代為傳話?在下有要事相求。如若雨師大人聽了,有不便之處,我絕不勉強。」

    那農夫嘿嘿笑道:「用不著我傳話,咱們都知道你是來幹什麼的。仙樂國沒水了,滋味可不大好受吧?」

    聞言,謝憐一怔,道:「您知道仙樂國的事?」

    那農夫道:「我當然知道。不光咱們這種窩在山溝溝窮旮旯的知道,你仙樂國大難臨頭,現今還有誰不清楚?你的事,你自己不曉得,可別人整天盯著你,卻比你本人還清楚,說不定心裡還在高興呢,哈哈。你是來求雨師借法寶幫忙救災的吧?」

    被他一語道破,謝憐這才覺察,上天庭那些神官,並不是都恰好不在,而是對他來意一清二楚,刻意閉門不出,或是早就躲開了,不想趟這趟渾水。他嘆了口氣,心想:「莫非最初真的應該把每一座大廟都拜訪一通,日後相見才好辦事?」想得有點沮喪,低聲道:「正是如此。若雨師大人不便,在下絕不糾纏。」

    那農夫卻道:「你為什麼不糾纏?要面子么?這可是你|國民生存大事,你不是應該死纏爛打嗎?要你放下點身段就受不住了?年輕人可不能這樣沉不住氣啊。說句不好聽的,雨師大人幫你是情分,不幫你是本分。借你是心情好,不借給你你回頭也不許埋怨。」

    謝憐明知他說的話都有道理,但目下已是焦頭爛額,加上這語氣不甚友善,一股氣微微上沖,昂首正色道:「你說的這些我都清楚,我也絕對不會在背地埋怨,您又何必預先將我如此設想?我說不會糾纏,只是不願徒勞之餘還讓雨師大人為難。但倘若雨師大人並不為難,只需我糾纏就能借到法寶,便是讓我拱手八千宮觀,再跪地磕你一百個響頭又有何難?」

    那農夫哈哈笑道:「生氣啦?小孩子脾氣。接著!」

    他一丟,謝憐一舉手,接到了一隻青色的竹笠,正是那農夫原先背在背上的那隻。謝憐道:「這是?」

    那農夫道:「你要借的東西。你來之前雨師大人就讓我交給你了。小心點使,使壞了咱們饒不了你。」

    謝憐睜大了眼,道:「為什麼?」

    那農夫道:「為什麼不是說了嗎?借你就是心情好。別的神官不借你,雨師大人就偏要借你。雨師大人想做什麼就做什麼。」

    謝憐連聲道:「多謝!多謝!」

    那農夫卻道:「你可別高興的太早了,太子殿下。雨師大人雖然飛升比你久,信徒卻沒你多,法力也遠不及你,再加上受了傷,除了借這個東西給你,剩下的也只能靠你自己了。遠水解不了近渴,這雨師笠只能搬雨,不能造水。你仙樂國的水是不夠了,只能到別的國家去借,別的國家未定樂意,只有雨師國常年多餘,尚有富餘。但是這樣山長水遠,每用一次就要消耗你大量法力,你法力再多,終究有耗盡之時。」

    謝憐卻再清楚不過,能將自己的法寶借予不相干的人,是何等的不容易。他對著那茅屋深深躬身,道:「雨師大人肯施以援手,在下已是萬分感激。大恩不言謝,日後如果有我幫得上忙的地方,請雨師大人儘管差遣。告辭!」

    他借得法寶,當即便在南方尋了一處湖河,以雨師笠兜了大量湖水,跨越千里,回到仙樂永安,找了那處乾旱最厲害的村莊,郎兒灣,在雲上把那斗笠翻了過來。

    登時,天空中淅淅瀝瀝下起了一陣小雨。謝憐跳下雲端,雙足觸到地面,那些半死不活的村民不敢置信,有的衝出門去淋雨歡呼雀躍,有的急忙把家裡洗臉洗腳的大盆小盆都推出來接雨。

    見狀,謝憐鬆了口氣,這才露出笑容。這時,忽聽一個聲音遠遠喊道:「太子殿下!」

    他一回頭,只見慕情黑著半張臉,從一棵樹後轉了出來。見他臉色不好,謝憐心知不妙,道:「怎麼了,出什麼事兒了嗎?」

    作者有話要說:用小黑屋碼字結果手抖多打了一個0把自己鎖住了,亂打了整整三頁才被放出來……

    花花後面還有戲噠!

    這隻雨師笠也不是後來太子背的那隻,雨師的法寶後來還回去了。也不要糾結斗笠會不會漏水,這是法寶,不會漏的!166閱讀網



    上一頁 ←    → 下一頁

    傭兵的戰爭我在末世有套房當醫生開了外掛儒道至聖重生軍婚:首長,早上好
    穿越絕色毒妃:鳳逆天下快穿:男神,有點燃!萬年只爭朝夕末世大回爐農女要翻天:夫君,求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