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天官賜福 » 73 世中逢爾雨中逢花 2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天官賜福 - 73 世中逢爾雨中逢花 2字體大小: A+
     

    ?謝憐想起了點什麼,輕輕「咦」了一聲。

    那張纏著層層繃帶的臉,不可避免地讓他想到了三年之前遇到的那個小孩子。但他也不能確定。悲觀地想,那幼童隻身逃下太蒼山之後,真的還能再活三年嗎?

    這時,那少年走過來,踮起腳尖,把泥塑像手裡的花朵取下,換上了自己手裡的那一束。謝憐就坐在神台上,看得清楚,新換上的這一束花,花瓣更為嬌嫩、飽滿、水靈,香氣也更加馥郁,一定是剛剛才采來的。莫非,他每天都來到這座不起眼的廟裡,給這尊泥塑像的左手換上一束新摘的鮮花?

    而且,奉上鮮花后,那少年站在泥塑太子像下,合掌結印,默默祈福,竟是沒有像旁人那般不分青紅皂白地跪了再說,當真是把謝憐的話聽進了進去。

    三年了。那麼多參拜過謝憐的信徒,有達官貴人,有當世名流,有驚世之才,然而,讓謝憐真正覺得「用心」的,居然是這樣一個才十二三歲的孩子。而且是個衣著寒磣,那些華美貴麗的金殿都不會放進去的小孩子,所以才只能到這草根神廟來參拜。

    這可真不知是何滋味。

    這時,廟門口傳來一陣啪啪的踩水之聲,一群孩子撐著雨傘,嬉鬧奔過。原本謝憐以為他們只是路過,誰知這群少年跑過去后,又跑了回來,像是發現了什麼了不得的稀奇一般,拍手道:「嗚哇嗚哇,醜八怪又被趕出來了!」

    這群少年與廟裡這名小信徒年紀相仿,卻個個都比他高大,看樣子被父母養得很好。大概是節日將近,都穿著新衣新鞋。他們在廟門口踩水打鬧,笑容天真活潑,不帶一絲一毫的惡意,彷彿並不覺得「醜八怪」是個壞話,也不覺得自己話語傷人,就真的只是覺得這麼喊好玩兒。那少年握緊了拳,然而拳頭太小,毫無震懾力,門外又喊:「醜八怪今天又要睡廟啦,當心回家你娘打死你!」

    謝憐皺眉。那少年繃帶下露出的一隻眼睛爬滿血絲,揚拳怒吼:「我沒有家!!我沒有娘!她不是我娘!都滾!都滾!再喊我打死你們!!!」

    那群孩子卻有恃無恐,吐舌頭道:「你敢打我們,小心我們再告訴你爹,讓他教訓你。」

    有的則擠眉弄眼,道:「是啊,你沒有娘,因為你娘不要你啦。你也沒有家,你家裡人都嫌棄你。所以你只能在這個破廟……」

    到這裡,那少年突然大叫一聲,撲了過去。

    他個頭雖小,氣勢卻足,一聲暴喝,嚇得幾個孩子要跑,然而跟他扭打作一團的那少年喊道:「怕什麼!我們人多!」於是又都回來,七手八腳地去拉他打他。謝憐實在是看不下去了,一揮手,空氣中一陣突如其來的怪力分開了兩撥孩童。隨即,地上飛起一潑強勁至極的水花,掀了那群少年一排跟斗。

    畢竟是孩子,被莫名其妙摔了個詭異的跟斗,又喝了一口泥巴髒水,身上的新衣也全都濕了,變得比他們嘲笑的對象還臟還丑,登時從哈哈大笑變成了哇哇大哭,從地上爬起來,哭哭啼啼抓著傘一溜煙跑掉了。

    謝憐搖了搖頭。他堂堂武神,斬邪魔鬼怪,保出行平安,還是第一次介入這種幼兒紛爭,即便是趕跑了壞的一方,也一點成就感都沒有。他回頭去望那少年,微微一怔。

    混亂中,那少年頭上繃帶被扯下了一半,露出的半張臉上都是瘀青腫紫,顯然不是方才被打的。謝憐還沒來得及細看,他便一聲不吭地纏好了繃帶,抱著膝蓋,坐到了泥塑像腳邊。

    謝憐到這間太子廟來,本意是想就個近,在這裡召集風信和慕情,傳令商議要事,誰知遇到了這麼個小朋友,忍不住在意起來,發完了召令,便蹲在旁邊盯著他看。蹲了沒一會兒,那少年腹中傳來咕咕的聲響。供盤裡有幾個果子點心,雖然看著乾癟,不大好吃,但聊勝於無。謝憐便擇了一個,輕輕往他身上一丟。

    那少年被果子砸中,一下子雙手抱頭,蜷成一團,呈現一個防禦姿態,彷彿丟到他身上的是一塊石頭,而且馬上會有更多石頭砸來。良久,四下望望,發現只是個果子、也沒有第二個人在場之後,他遲疑片刻,撿起果子,在衣服上擦了兩下,放回了供盤,竟是寧願餓著肚子也不吃盤子里的供品。

    接著,他走到門口,望了望廟外的大雨,似乎想出去找吃的。但雨實在太大,不想再淋了,便又回來,在泥塑像腳邊蜷縮著睡下了。

    這時,風信和慕情接令趕到。二人從廟後轉出,風信鬱悶道:「殿下,你上哪兒找了一間這麼小的太子廟?為什麼要在這裡傳令?」一低頭,忽然看到一團人縮在地上,險些踩中,脫口道:「媽的這怎麼有個小孩兒?!」

    慕情也低了頭,仔細看了兩眼,立刻問道:「殿下,這是三年前從太蒼山上跑了的那個小孩兒嗎?」

    謝憐搖頭:「不能確定。不知他叫什麼名字,也不知臉長什麼樣子。」

    三人圍著一個渾然不覺的小孩兒說了幾句,那少年在地上輾轉反側,抹了一把臉,竟是在口鼻嘴角邊抹出了血。見狀,謝憐越發覺得不能任由他繼續躺下去了,道:「先讓這孩子離開吧。天色暗了,這廟可不是什麼過夜的好地方。」

    風通道:「他是不是沒地方去?如果是這樣,恐怕也只能在這裡過夜了。」

    謝憐道:「他有家,但家裡可能不太好。但這廟也不好,先離開才能給他找吃的。這孩子身上還有傷的。」

    慕情卻道:「殿下,恕我直言,眼下沒空管這種小事了。您召我們來,可是有什麼決斷了?」

    上天庭的神官,從來沒有那一位是對所有信徒的祈願都照單全收的。須知世上信徒千千萬,每個人都管,豈不是煩也煩死了,因此有時會睜一隻眼閉一隻眼,有些微不足道或微妙的祈願則會假裝沒聽到,可以省去許多麻煩。然而,大抵是謝憐太年輕,精力充沛,還沒有到認可這種靈活應變的時候。他想了想,攜著路人所贈的那把傘,走到小廟外。

    謝憐緩緩撐開那傘,雨珠噼里啪啦地打在傘面之上。地上那少年聽到這聲音,以為有人走近,微微一動。但可能想到有人來了也不關他的事,又躺了回去。謝憐把打開的傘放在門口,那少年聽聲音一直沒有消失,大概終於奇怪了,起身出來一看,就看到了一把紅傘斜斜擱在雨中地面上,彷彿一朵孤零零盛開的紅色的花,當即愣住了。

    看到那少年衝過去抱起了傘,慕情道:「殿下,到這一步就可以了吧。做太明顯給他發現,就多生枝節了。」

    誰知,謝憐尚未答話,那少年又沖了回來,在他們身後大聲道:「太子殿下!」

    三人齊齊嚇了一跳,回頭望去。只見那少年抱著傘,赤紅著眼,激動至極,仰頭對那泥塑像喊道:「太子殿下!是你嗎?!」

    風信不知謝憐之前已經幫他趕走了一群孩童,還丟了果子,奇道:「這小孩兒還挺靈光,居然被他發現了。」慕情卻似乎猜到了前景,看了一眼謝憐。

    那少年道:「如果你就在這裡,請你回答我一個問題!」

    坐在高高在上的神壇上時,謝憐每天都要聽到無數次的「請您顯顯靈吧」。任何聲音聽多了,都會麻木。可是,每當他聽到這樣的聲音,還是會忍不住為之注目,為之駐足。慕情在一旁提醒道:「殿下,不用理了。」

    謝憐不語。那少年雙手緊緊抱著那把傘,咬牙道:「我很痛苦!我每天都恨不得死了才好,每天都想殺光這世界上的人,再殺死我自己!我活得很痛苦!」

    一個十二三歲的小孩子,大聲喊出這一席話,這畫面大約真是又可笑、又可憐。可是,那副小小的身體里,卻有一種爆發的東西,支撐起了他的憤怒和嘶吼。

    風信皺眉道:「他這是怎麼了?殺光這世上的人,這是小孩兒會說的話?」

    慕情淡淡地道:「太小了而已。長大一點他就知道,現在經歷的這些都不算什麼了。」

    頓了頓,他看著謝憐,道:「這世上痛苦的人太多了。就說永安大旱,哪個永安人不比他痛苦。殿下不必在意。該做什麼做什麼吧。」

    謝憐輕聲道:「或許吧。」

    一個人的痛苦,對另一人來說,大概都是些微不足道的小小煩惱罷了。

    那少年仰頭望他,一隻眼睛紅得厲害,卻沒有流淚,一手抱傘,一手伸出去,抓著泥塑像的衣擺,質問道:「我到底是為什麼還活在世上?人活著到底有什麼意義?」

    靜默半晌,無人應答,那少年似乎也早就料到了這個結果,慢慢垂下了頭。

    誰知,忽然,一個聲音打破了沉寂,在他上方響起:「如果不知道要怎樣活下去,那就為了我而活下去吧。」

    謝憐身旁的風信和慕情都沒料到他當真會回答,而且還是這種回答,皆瞪大了眼,道:「……殿下?!」

    那少年猛地抬頭,卻沒看到任何人,只聽到一個輕柔縹緲的聲音從那泥塑像上傳來:

    「你問的這個問題,我也不知道該怎麼回答。不過,如果不知道你活下去有什麼意義,那麼,不如姑且把我當做那個意義吧。」

    風信和慕情的臉都裂了,雙雙伸手去堵謝憐的嘴,大叫道:「別說了殿下!你違規了!違規了!」

    在被他們捂住之前,謝憐還是搶著又喊了一句:「謝謝你的花!很美,我很喜歡!」

    作者有話要說:這把傘不是後來花花打的那把。花花那把上可擋刀山,下可過油鍋,乃是獨家手工定製,特殊材料,殺神利器。166閱讀網



    上一頁 ←    → 下一頁

    我真的長生不老傭兵的戰爭我在末世有套房當醫生開了外掛儒道至聖
    重生軍婚:首長,早上好穿越絕色毒妃:鳳逆天下快穿:男神,有點燃!萬年只爭朝夕末世大回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