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天官賜福 » 72 世中逢爾雨中逢花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天官賜福 - 72 世中逢爾雨中逢花字體大小: A+
     

    ?♂!

    聞言,謝憐腳步微微一頓,最終還是沒回頭,擺了擺手,兀自前行了。

    回到仙樂皇城,謝憐先去了皇宮。

    他也不知為什麼要去,並非是為了見父母。不光有身為神官不可在凡人面前私自顯靈的緣故,更重要的是,年歲越長,離家越久,他越是不知該如何與父母說話,這一點,大抵天底下所有的兒女都是一樣的。因此,他隱去了身形,在這熟悉至極的皇宮裡一通亂轉,別的地方都沒瞧見國主陛下,最後來到棲鳳宮,這才看到了父親與母親。兩人屏退了宮人,正在說話。皇后坐在榻邊,手裡拿著一張黃金面具。那張面具正是上元祭天游時謝憐所戴的那一張,面龐和五官都是按照謝憐的臉雕的,因此謝憐戴上它時不覺有異,在別人手裡看到卻是有些驚悚了。這時,國主在一旁道:「不要玩那個了,快放著來給我按頭。」

    國主與皇后,雖是在人前規矩做得面面俱到,然而,謝憐從小卻看得最清楚,他的父母,人後不過一對也會叨嘮來叨嘮去的普通夫妻罷了。皇後果然把面具放下了,坐過去,幫國主按了兩下太陽穴,忽然撥了撥他的頭髮,道:「你頭髮又白了。」

    謝憐定睛一看,果然,他父親兩鬢微現斑白,無端多了三分蒼老之態。他心中尋思:「父皇不是前一陣才去皇極觀祈福了嗎?那時候他頭髮還是黑的,怎麼會突然白了?」

    皇后拿了一面銅鏡要給國主看,國主卻道:「不看不看。下次去太蒼山之前再染染就是了。」

    謝憐這才反應過來:「他頭髮不是這一陣才白的,是早就白了,只是每次去看我之前都染黑了。而我整日聆聽信徒祈願,疲於奔走,極少主動回來看他們,所以才沒覺察。」

    想到此節,他心中萬分慚愧,這時便十分慶幸,父母都看不到他在場。皇后一邊給國主按|摩頭部,一邊數落道:「我每日讓你早些休息,你不聽我的,還說我整天念你。看看變得這麼難看,皇兒見了越發不想理你了。」

    國主哼道:「你皇兒自從大了,翅膀硬了,本來就不理我了。」話是這麼說,卻又忍不住偷偷瞄了一眼床邊銅鏡,嘀咕道:「也沒有多難看啊。不還是這張臉嗎?」

    謝憐一怔。他可真沒想到,父親在他背後還有這樣的一面,竟是會酸溜溜地說他的「壞話」,當下忍俊不禁,皇后也是,笑道:「身體比天大,今日早些休息了吧。」

    國主搖頭:「休息不得。這一陣好些個永安人跑到皇城來了。來就來,偏還要到處嚷嚷,弄得有些人心惶惶了。」

    原來,他父親的頭髮就是因為永安大旱變白的,謝憐心頭一陣說不出的難受。皇後點頭道:「我聽容兒說了,他今天也遇到一個,據說當時要搶錢。」

    國主道:「你看,嚇人不嚇人。來幾十個幾百個也算了,但萬一全部都過來,這些人全都流竄在皇城裡,後果不堪設想。」

    皇后猶豫片刻,道:「那也未必會。」

    國主微微不悅:「一國之君,怎能拿『未必會』這種東西來冒險?這中間太複雜了,你不清楚,不說了。」

    皇后道:「好,不說了。你說的這些,我原也不懂,要是皇兒還在就好了,起碼能為你分憂。」

    國主又哼道:「他?他在能幹什麼?不給我添憂就不錯了。」

    提起謝憐,他彷彿就來了勁兒,道,「我就不說你皇兒了,十幾歲的人了,養得像個公主,知道了也沒用,徒增煩惱而已。他還是好好地在天上飛吧,什麼都不知道最好,現在人間的事又不關他的事,愛飛讓他飛個夠。」

    他數落得高興,皇后笑著拍了他一把:「你現在知道說他是個公主了,公主還不是你從小嬌養出來的?還想倒打我一杷不成?」說著,又嘆了口氣,道,「這孩子就是不念家,以前在皇極觀學藝就這樣,動不動幾個月不回來。如今飛升了,更厲害了,三年都不見一面。」

    她抱怨起來,國主反倒為謝憐開脫了:「你婦道人家懂什麼。國師說天界規矩就是這樣的,哪能再把他當凡人去看?你叫他回來,不是要拖他後腿嗎?」

    皇后忙道:「我也只是隨便說說。我不會在他面前提這種要求的。」她又自言自語道,「看看神像也不錯,差不多的,到處都是他的神像呢。」

    看了這許久,謝憐胸口陣陣酸楚,喉嚨里像是塞了什麼東西,梗得難受至極,只覺得待不下去了。

    可他又不能出現,並非怕壞了天規,而是出現了他也不知該說什麼。對於永安之事,他暫時也給不出什麼好的解決辦法,突然出現,只會讓父母手忙腳亂罷了。

    他快速撤出皇宮,來到外面,深深吸了幾口氣,這才平復心情。定定心神,振作起來,心想嘆息不如做事,隨手捏了訣,化了個素衣小道的形,在皇城跑了一圈,四處測量和記錄。東奔西走忙活了一日,他才得到了確定的答案。

    仙樂皇城中所有河湖的水面,真的都比以前低了。在皇極觀時,他有幾次溜下山玩兒,在樂河泛舟,樂河的水面都只比堤岸略矮一點兒,現在卻是矮了好幾尺,而且城中居民都道是早就這樣了。謝憐先前並沒留意,而此時覺察,方覺種種跡象都觸目驚心。他原先還期望著慕情情報有誤,現在卻不得不承認,慕情沒有讓他失望。

    確定了這一事實后,謝憐怔怔佇立在河岸邊,擋在路上思索。不時有行人從他身邊穿行而過,或微笑點頭,或好奇瞅瞅,更多的則是樂呵呵地自己做自己的事。不知站了多久,天邊微雲聚攏,四周淅淅瀝瀝,竟是下起了小雨。

    路上行人捂頭望天,道:「真是倒霉呀!下雨啦,趕快回去!」

    「是啊討厭!」

    雨點滴滴答答,打在謝憐面上和身上,他這才反應過來,自語道:「下雨了?」

    有幾人打著傘奔過,拉了他一把,催促道:「這位小道長,你還不跑嗎?雨越來越大了!」

    謝憐便稀里糊塗地也跟著跑起來了,同那群人一起跑到一座長屋下。那幾人收了傘,彼此哈哈笑道:「幸好今天出門看雲多帶了把傘,不然就要變落湯雞啰。」

    「好久好久都沒下雨了吧,這一場只怕是憋久了,大著呢。」

    「哎呀你看,果然又下大了!要變暴雨了!」

    雨珠墜地,破碎四濺。這些人的口音都親切至極,更加令謝憐深切地體會到,這裡是他出生和成長的地方,這些是他熟悉的子民。聊著聊著,那雨漸漸小了一點兒,幾人都道:「趁現在小了點,趕緊走吧!」說著,紛紛撐傘出了屋檐,謝憐卻仍站在原地。幾人回頭看他,商量了幾句,一人走過來,將手裡一把舊傘遞給了他,客氣地道:「這位小道長是不是回不去了?我看這雨還有點兒大,要不這把傘你拿去用吧。」

    謝憐這才回過神來,道:「多謝了。那您呢?」

    前方雨中幾人哄哄地道:「我們可以擠擠,走啦走啦!」

    聽同伴催促,那人塞了傘到謝憐手裡便跑了。幾人啪啪踩著水遠去,謝憐則握著那把傘,站了一會兒。忽然,他看到前方半遠不遠處有一座不起眼的小廟,遂撐起了傘,在雨中朝前走去。走到近前,見小廟門前左右兩邊對聯分別書寫著「身在無間」「心在桃源」,終於確定,這是一座太子殿。

    三年之間起八千座宮觀,自然不可能每一座都如太蒼山上的那般華麗鋪張,博人驚嘆,其中也有不少民間草根人士建來湊數湊熱鬧的。不設功德箱,沒有廟祝,只放一尊泥塑像,擺幾個盤子,供一些點心和果子。有心人偶爾來清掃一下,便可獨當一殿。

    藏在這不起眼角落裡的,就是這樣一座不起眼的太子殿。還沒進去,謝憐就看到了那尊幾乎可說是憨態可掬的太子神像:花里胡哨的衣服,粉□□白的大臉蛋,傻乎乎的大笑容,簡直是個大娃娃。若不是心事重重,他肯定就笑出聲了。

    這三年來,謝憐見過的神像,不說五千也有三千,從沒見到過哪一尊神像和他本人一樣的,不是太丑就是太美。別的神官應該大多數是太丑,他的則剛好相反。他原本也沒仔細看,一眼掃過去罷了,誰知,卻在這一眼裡捕捉到了一抹突兀的雪白,視線又掃了回去。

    這一尊粗糙的泥塑太子像的左手上,握著一束雪白的花朵。

    花瓣潔白,沾著一點晶瑩的露珠,嬌嫩至極,散發著一縷若有若無的清香,甚是可愛。仙樂太子像,標準姿勢是「一手仗劍,一手執花」,然而,那左手執的花,當然是工藝精絕的黃金花、寶石花、玉石花,這還是謝憐第一次看到有他的神像手裡拿真花的,不禁湊近了點。

    細看才發現,這神像的左手原先應該是的確拿著一支泥巴花的,但不知是塑像師傅手藝比較差,花掉了,還是被人惡作劇摘掉了,如今只剩一個小洞。那束小白花,就是剛好插|在了這個小洞里。若是誰人特地摘采來填補神象左手上的空缺的,那可真是有心了。

    剛想到這裡,謝憐便聽到一陣急促的腳步聲。他沒回頭,先是隱了身形,帶著那把傘輕飄飄地掠到了神台上,這才轉身下望。只見廟外灰濛濛的大雨中,闖進來一個少年。

    這少年不過十二三歲,渾身濕透,身上是髒兮兮的舊衣,臉上是髒兮兮的繃帶。右手牢牢地攏在左手拳頭上,彷彿在護著什麼東西。奔進廟中后,他才緩緩打開雙手。

    只見一束小小的雪白花朵,靜靜綻放在他的手中。



    上一頁 ←    → 下一頁

    修羅丹神我真的長生不老傭兵的戰爭我在末世有套房當醫生開了外掛
    儒道至聖重生軍婚:首長,早上好穿越絕色毒妃:鳳逆天下快穿:男神,有點燃!萬年只爭朝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