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天官賜福 » 63 遺紅珠無意惹紅眼 4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天官賜福 - 63 遺紅珠無意惹紅眼 4字體大小: A+
     

    ?謝憐奇道:「有什麼不能給我喝的?」

    皇后捏了那小玉杯,倒出一點摁在帕子上,往臉上點拭了幾下,道:「前些日子太蒼山上獻進來一批鮮果,我不愛吃櫻桃,不過有個方子說是能搗了漿敷臉,就榨了點弄著玩兒,沒什麼用,正準備叫人倒了,哪是能給人喝的?」

    謝憐聽了笑笑,卻忽然想起昨日之事。慕情的母親一年吃不了幾次櫻桃,慕情在太蒼山上采個櫻桃還要被人戳戳點點,難免有些感慨,怕慕情聽了不好受,便笑著轉移了話題,道:「那有什麼是能給我吃的嗎?」

    皇后笑道:「你這話說的,教外人聽了還以為我餓著了你,其實是你從小就挑嘴,我養不肥。上山這麼久瘦成這樣,今天娘叫你吃什麼就吃什麼,不許挑三揀四。」

    母子二人說了一陣,皇后問到祭天游上出的意外,頗為擔憂:「聽國師之意,這事似乎挺大的,還不知該如何是好?你會受責罰嗎?」

    謝憐尚未回答,戚容已搶著道:「哼,這事又不是太子表哥的錯,從城牆上掉下來的又不是他。就算要罰,也該罰那個小不死的。」

    謝憐心想:「小不死是什麼。」他還沒糾正戚容,皇后便已笑了出來。恰巧這時她注意到殿外二人,道:「風信旁邊那個孩子是誰?倒是頭一回見你身邊多了個人。」

    於是,謝憐欣然道:「這是慕情,昨日便是他在台上扮演妖魔。」

    聞言,戚容雙眉微微一豎。皇后則道:「咦?讓他上來看看。風信也進來吧。」

    於是,風信和慕情便進來殿中,半跪在皇後面前。皇後端詳慕情一陣,對謝憐道:「我昨日瞧見他打得不錯,倒是個體面的孩子,看這面相,活像個斯文宰相,沒想到用起刀來,勢頭那般的凶。」

    謝憐莞爾:「是吧?我也覺得他很不錯。」

    這時,戚容卻涼颼颼地道:「哦?昨天那個妖魔就是他嗎?」

    謝憐一聽,心知不妙,果然,下一刻,戚容突然暴起,奪過小几上那隻玉杯,劈頭蓋臉往慕情頭上潑去,道:「這是賞你的!」

    謝憐眼疾手快打落了他的手,這才沒讓他潑到慕情臉上去,一把將他拎起,道:「戚容,你幹什麼!」

    戚容給他提了起來,還在張牙舞爪,道:「表哥,我是幫你教訓這個不安分的下人!昨天你沒趕來的時候,他一個人在那兒演得可高興了,一個勁兒地出風頭呢。一個什麼玩意兒,當自己是祭天游的主角嗎?還想翻天了!」

    皇后簡直呆了,道:「容啊,你……你這是做什麼?」慕情沒被澆到頭,卻是被澆到了衣服,但因皇后沒有叫他起來,仍是跪在地上,面色白得陰沉。謝憐把戚容遞給風信,道:「別讓他打人。」風信單手制住了戚容,戚容卻對他連踢帶打,啐道:「你是什麼東西,這麼大狗膽,也敢隨便用你的手碰我!」

    謝憐頭痛不已,道:「戚容,你最近是越來越胡鬧了!」又對皇后道:「母后,忘了說件事兒,您把他的金車收了吧。」

    戚容一驚,大叫道:「不要不要!憑什麼!那是姨母送我的生辰禮!」

    謝憐道:「是什麼也得收。方才在大街上險些鬧出事來,在你不能好好駕駛之前,還是別碰了。」

    皇后「啊」了一聲,道:「險些鬧出事?鬧出什麼事?」

    謝憐便把戚容駕車的狂態轉述了一遍,戚容氣得眼眶發紅,道:「太子表哥冤枉我!我分明一個人也沒撞到!」

    謝憐啼笑皆非,道:「那是因為有人拽住你了!」

    戚容一下子從謝憐手上掙出來,氣鼓鼓地跑出棲鳳宮去,皇后喊了好幾聲也不回來,只好無奈道:「我明天再去跟他說收了車的事吧。唉,這孩子許久就想要一輛車了,前些日子他過生辰,我看他當真想要得緊,便送了他,誰知會這樣?早知我就不送了。」

    謝憐道:「他幹什麼非要一輛車?」

    皇后道:「說是這樣就能隨時去太蒼山,接你回宮了。」

    想到他終歸是對自己一片好意,謝憐默然。片刻,他道:「您還是給他找一位老師,好好給他收一收性子吧,再這麼下去,可是萬萬不行的。」

    皇后嘆道:「哪裡有什麼老師治的了他呢?他素來只聽你的話,難不成,要他跟你一起上山去修身養性?國師又死活不肯收他為徒。」

    謝憐想想都覺得好笑又可怕,搖了搖頭,道:「戚容那個性子,若是入了皇極觀,只怕整座太蒼山都要雞犬不寧了。」

    母子二人對這個問題都很頭痛,想不出法子,暫且擱置。傍晚,謝憐見完了父母,短敘一番,便要離開皇宮了。

    人人皆知,太子殿下一心沉迷修道,自從上太蒼山入皇極觀,與父母總是聚少離多。對此,國主倒是不多說什麼,皇后卻總依依不捨。離了皇宮,謝憐便在皇城中隨意走走,順便依照昨日所說,陪慕情回了一趟家。

    朱門高戶與貧民亂窟,往往只有一巷之隔。慕情原先的家,便是窩在皇城最繁華處道一條陰暗的小巷子里。

    三人剛剛來到巷子口,便有五六個衣衫襤褸的孩童圍了上來,紛紛道:「哥哥。哥哥回來了!」

    謝憐先還微覺奇怪,怎麼一見生人就叫哥哥,隨即便發現,這群孩童叫的「哥哥」不是他,而是慕情。小孩甜甜地叫他,慕情卻是不理,道:「這次沒有。你們別亂叫。」

    他雖是木著臉,語氣卻並不真的很冷。說完又對謝憐道:「殿下不要介意,這是附近的孩子。」那群孩童卻明顯是與他相熟,平日里玩鬧慣了,完全不怕他,笑嘻嘻地圍著他們,伸出髒兮兮的小手,找慕情討吃的。最終,慕情還是從袋子里取了一串紅寶石般的櫻桃,給他們分了。

    見狀,風信頗為驚奇,似乎覺得慕情做這種事很稀奇。也難怪,畢竟慕情長著一張看上去就極為薄涼的小白臉,路人餓死在面前也要捂緊自己口糧的那種。謝憐倒是不吃驚。原本他也想摸出點什麼給這群小兒,奈何他身上又不是常年帶著糖果的,叫風信直接給點銀錢,又彷彿在打發乞丐,終覺不妥。誰知,正在此時,忽聽噠噠狂響,長長一串馬聲嘶鳴,大街上傳來一陣尖叫。

    幾人神色一凜,謝憐搶出巷子去。大街兩側東倒西歪、人仰馬翻,行人紛紛逃竄,紅蘋果、黃梨子滾了一地。還沒看清怎麼回事,便聽一個少年狂笑道:「讓開讓開,都讓開!誰不長眼睛看著點兒,踩死了我可都是不管的!」

    風信罵了一聲,道:「又是戚容!」

    果然,戚容站在他那輛華麗的金車上,臉含煞氣,揚著馬鞭,一陣亂甩,抽得白馬嘶鳴。謝憐道:「攔下他!」

    那金車在他們面前呼嘯而過,風通道:「是!」這便衝上前方。謝憐正要去看被戚容駕車撞翻的行人與攤子,檢查有無人受傷,卻忽然覺得有什麼地方不對勁。猛地回頭一看,只見那輛高大的金車之後,拖著一條粗粗的長麻繩。而繩子的尾端,系著一隻麻袋。那麻袋裡似乎套著一個什麼東西,還在裡面掙扎不止。看樣子,是裝了一個人。

    一瞬間,謝憐只覺毛骨悚然。下一刻,他奪步沖了上去。

    那白馬被戚容抽得沒命狂奔,連帶馬車也車輪飛轉,風信去前方攔馬,怕是一時半會兒也攔不住。而謝憐三步追上馬車,長劍出鞘,揮劍斬下。那條麻繩應聲截斷,那隻麻袋也落到地上,滾了兩下,不動了。

    謝憐俯身察看。這隻麻袋也不知在地上拖了多久,被磨到破得厲害,骯髒至極,血跡斑斑,彷彿是沉屍袋。他又是一劍,斬斷系著麻袋口的繩子,打開,只看了一眼,裡面果然裝著一個人。而且,是一個幼童!

    謝憐一把撕開了整隻麻袋。那幼童在裡面蜷縮成一團,緊緊抱著自己的腦袋,髒兮兮的衣服上不是對他來說過大的腳印便是鮮血,頭髮也是血污糾結,亂七八糟,明顯是給人痛毆了一頓,簡直看不出人樣了。而看身形,不過只七八歲,極小一隻,抖得彷彿被剝了一層皮,真不知是怎麼在被這般暴打和拖地后還能活下來的。

    謝憐立即以手去探他脖子,探到脈動還不算微弱,鬆了一口氣,立即把這小身軀抱了起來,一回頭,怒不可遏地喝道:「風信!把戚容給我攔下來!!!」

    他真是從來沒想到過,在仙樂國還能發生這樣的事。光天化日之下,在大街上,一個貴族,將一個活人裝在一隻麻袋裡,拖在馬車后!若是沒被他看見攔下,這個小小幼童今天豈不是就要被活活拖死?!

    前方遠處,傳來陣陣嘶鳴和戚容的怒吼之聲,須臾,風信高聲道:「攔下來了!」

    謝憐幾步趕上前去,正好趕上戚容一聲慘叫,怒道:「你這狗膽包天的下人,竟敢傷我,誰給你的膽子?!!」

    原來,風信攔不下他,便去搶馬的韁繩。戚容當然不給他,搶來搶去,便被風信情急之中無意的一撞推下了馬車。他摔在地上打了幾個滾,膝蓋擦破了口,見四周都是圍觀者,只覺憤怒難堪。謝憐卻道:「我給他的!」

    戚容張了張口,道:「太子表哥!」

    謝憐怒道:「你看看你這做的什麼事!戚容,我真是……」

    這時,他忽然感覺懷中的幼童縮了一下,似乎慢慢鬆開了抱頭的手,正從胳膊肘之中偷看他。

    謝憐立即收斂了怒氣,低頭柔聲道:「你感覺怎樣?有沒有哪裡特別痛?」

    那幼童居然還清醒著,沒痛暈過去,也沒嚇呆,搖了搖頭。謝憐見他露出來的小半邊臉鮮血淋漓,想要看看他有沒有傷著頭,誰知,那幼童卻是緊緊捂住了另外半邊臉,死命不給他看。

    作者有話要說:最近幾天因為微博上的特殊情況更新有些不穩定,非常抱歉!事情解決之後,我會盡量調整一下的。建議大家這段時間先白天看!

    總之,感謝大家!166閱讀網



    上一頁 ←    → 下一頁

    系統之鄉土懶人抗日之超級戰神都市之少年仙尊歐神綴術修真路
    白月光男神自救系統[快百煉成仙重生軍營:軍少,別亂來重生之武神道修羅丹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