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天官賜福 » 62 遺紅珠無意惹紅眼 3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天官賜福 - 62 遺紅珠無意惹紅眼 3字體大小: A+
     

    ?作者有話要說:非常抱歉大家久等了!!!!昨天突然有特殊情況,但是之前電腦被小黑屋鎖住了,11點才在文案掛的通知,希望大家都看到了!今天(17號)晚上還是照常更新!今天小嫩花就會出來了!

    只見前方站著四五個白衣道人,每個人都提著一個籃子,似乎是來采果子道。可現在他們非但沒有圍著果樹,反而似乎圍著什麼人。雖然隔得遠,以兩人耳力,卻是能將爭執內容清晰地收入耳中。一名青年道人道:「怪不得我覺得最近林子里看到的果子少了,原來是有人整天都蹲在這兒偷果子呢。」

    一個輕輕的聲音道:「太蒼山上的果林,只要是觀中弟子,人人都可以摘采,何來『偷』之說?況且,林中果樹成百上千,以我一人之力,也不會讓果子變少。」

    這聲音正是慕情,看他從人群中露出的一角衣物,看來已脫下了妖魔的黑衣,換上了平日里穿的樸素道袍。那道人哼了一聲,道:「要是只是你一個人的份,當然也不會少多少啦,但你不光摘你一個人的份,你還要偷偷帶下山去給別人吃,撿這小便宜,這就很無恥了。」

    謝憐明白了。又是看慕情不順眼道同門在找茬了。

    慕情家貧,母親山下京城中過得十分拮据,以前只能給人做點針線活度日,後來眼睛壞了針線活也做不了,便只能等著兒子從山上帶些雜役的工錢下來養家了。有時他會摘采一些太蒼山上的果子帶下山給母親嘗嘗鮮,這事也沒什麼大不了,因為並沒有規定不許這麼做,但說起來還是有些不體面。拿到檯面上來諷刺,就更令人難堪了。慕情的聲音帶上了一絲寒氣,道:「祝師兄,我素日與你交際並無多,你卻三番兩次針對於我,昨日也是你不讓我進四象宮向國師們通報消息,不知我究竟是何處惹到了你?」

    那祝姓青年正是侍奉國師的四象宮小道,一聽他提這事便來氣,道:「你自己沒用心傳話險些誤了大事,反倒責怪起我來了?只怪你昨日遮遮掩掩道弄得別人還以為你圖謀不軌,要是你早直說了幹什麼去的,至於這樣嗎?害得今日險些太子殿下道大事,我方才還被國師叫去一通好念!」說著把手裡籃子扔了,招呼了其他人就要圍上去。謝憐看不下去了,道:「且住!」

    那幾名道人一聽聲音,吃了一驚,回頭一看,道:「太子殿下!」

    謝憐和風信走了上來,那邊慕情已經被那名祝師兄拎住了領子卡在樹上,還沒打起來。若真打起來,慕情便是以一對二十也一定穩佔上風,可是,若他想在皇極觀立足,就絕對不能打起來。

    謝憐微笑道:「各位師兄師弟,這是在做什麼?」

    那祝師兄是個相貌還算體面道白面青年,平素頗為仰慕太子殿下,聞言一愣,連忙把慕情丟開了,道:「這,這,我們……」

    謝憐繼續微笑,道:「雖然不知各位是因何爭執,不過,慕情是我近侍,他做什麼,一般都是出於我的授意。我竟不知讓他過來采點果子,卻好像犯了什麼罪責?」

    幾名道人連連鞠躬,道:「沒有,沒有!原來是殿下您讓他來的,是我們誤會啦!」那邊慕情靠著一棵樹,聽他說是他讓自己來的,先是一怔,隨即理了理衣領,低頭不說話。那幾名道人冷汗連連,忙不迭地謝憐和慕情道歉,最後終於匆匆攜了籃子,逃出櫻桃林。謝憐看到慕情帶來對籃子被丟在一旁,彎腰撿起來遞給他,道:「要幫忙嗎?」

    慕情沒接籃子,只是抬頭,神色複雜地盯著他道臉看了一陣,半晌,道:「太子殿下。」

    謝憐道:「什麼?」

    慕情道:「你為什麼總在這種時候出現?」

    謝憐:「?」

    風信卻不快了,道:「你這話什麼意思?這種時候出來幫你救場還不好嗎?」

    慕情看他一眼,接過籃子。這時,風信梗著脖子,硬邦邦地道:「你聽好了,剛才的事,算我不對。我沒針對你,就是隨口一說。你也不用東想西想,懷疑這個懷疑那個。除了太子殿下別人的事我不關心,也沒那個興趣嚼舌根。言盡於此,你少鬧彆扭!」

    「噗!」謝憐本來覺得他語氣太沖,可聽到最後,莫名好笑。慕情也瞪風信,謝憐則擺手道:「好了,好了。風信都說的是實話。都把剛才那段切掉吧,什麼都沒發生。」

    須臾,慕情悶悶地道:「那紅珊瑚珠子,我回頭再找找。說不定掉街上了。」

    謝憐心想不好表現得太不在乎,便道:「好吧,那你有空的話就辛苦你了。不過如果掉街上了,那估計就被人撿走了。」

    慕情彷彿沒什麼別的好說了,把掉在地上的幾串櫻桃都撿進了籃子里。他本來也沒采幾串,這就準備往林子外走,謝憐卻抬頭望到許多鮮艷欲滴的紅櫻桃,隨手采了幾串放到他籃子里。

    慕情微微一怔,謝憐道:「你下次摘果子帶給你娘親,就說是奉我的令來採的,那就沒人會說什麼了。國師讓我這幾天回一趟皇宮,我打算明天就走,不然你也明天下山看看?今天就先回去吧。」

    好半晌,慕情終是低聲說了句:「多謝殿下。」

    第二日,謝憐帶著風信與慕情下山了。

    一下山,高大的山門之前,便看到一輛金光璀璨的馬車,一個頸帶項圈的錦衣少年手執馬鞭,躺在車前,高高翹著二郎腿,神氣活現的。一看到謝憐出了山門,那少年一躍而起,沖這邊狂奔,萬分歡喜地道:「太子表哥!」

    這少年自然是戚容了。也就只有他有空沒空就來太蒼山下守株待兔堵謝憐。他兩步蹦過來,開心地道:「我終於等到你啦!」

    謝憐莞爾,揉了揉他的頭頂,笑道:「戚容又長高了?你怎知我今日回宮?」

    戚容嘻嘻地道:「我不知道。我就是守著,反正你總會出來的,我就不信我蹲不到。」

    謝憐無奈道:「你真閑啊。有沒有好好讀書?有沒有好好練劍?母后要是再讓我查你功課,我可不會幫你說好話了。」

    戚容眼珠子骨碌碌一轉,跳起來道:「先別管那些了!你看我的新車!太子表哥上來,坐我的車回宮去!」他拽著謝憐的手把他往車上拉,謝憐只覺得十分危險,道:「你駕車啊?」風信與慕情也跟了上來,照理說,侍從是要坐車前的,戚容卻拉下了臉,一揚馬鞭,道:「我讓太子表哥上車,又沒讓你們上來。兩個下賤人也想沾我的金車,還不快滾!」

    謝憐輕聲喝道:「戚容!」

    風信已見過戚容數次,早知道他就是這麼一副張口賤人閉口去死的德性,慕情卻還沒進過皇宮,自然也沒和這位小鏡王近距離接觸過。戚容十分委屈,但看謝憐似乎要走了,只得忍痛答應讓這兩個下賤玩意兒上了他的寶貝金車。

    豈知,才上了車,三個人就全都後悔了。戚容駕車,簡直是個瘋子,一柄馬鞭拿在手裡狂抽不止,口裡不知道在喊些什麼玩意兒,抽得白馬驚叫車輪飛轉,在大街上橫衝直撞,謝憐連連喊停也不停,好幾次險些撞倒行人和攤子,多虧了風信和慕情在前方時不時拽一把韁繩懸崖勒馬,否則一路闖過來起碼要賠上二十條人命。等到來到皇宮前,車輪終於緩緩降了速度,謝憐風信慕情三人都齊齊鬆了口氣。謝憐抹了把冷汗,風信和慕情已經各自被戚容抽了十幾鞭子,手上都是鞭痕。而戚容站起身來一腳踩在高大的白馬屁股上,得意地道:「太子表哥,怎麼樣,我車駕的不錯吧!」

    謝憐下了車,道:「我要跟父皇母后說,沒收你的車。」

    戚容大驚:「怎麼這樣!」

    仙樂國風,一愛黃金,二愛寶石,三愛美人,四愛音樂,五愛書畫。仙樂皇宮,便是熔所有這些他們喜愛事物為一爐的巔峰之地。穿過偌大的廣場,穿行在朱紅的長廊中,所見並非全是奢靡的金磚玉像。四下都能看到精美書畫,不時傳來飄飄樂聲,宛如仙境。

    皇宮是謝憐的家,他從小在此長大。風信十四歲被挑選為侍衛,也早已見怪不怪。唯有慕情第一次見到這般建築,不免為之一驚。然而,越是驚,越是小心,越是不敢被人看出心情,越是不敢走錯一步。

    謝憐先去見了皇后閔氏。皇后正在棲鳳宮中,倚著小几品茗,早已聽到人通報太子殿下回來了,喜得眉眼彎彎,兒子還沒走近便伸出雙手,道:「終於捨得回來看娘了?」

    風信和慕情守在殿外,謝憐和戚容進了殿,走過去攜了母親的手,道:「我不是兩個月前才回來過嗎?」

    皇后責怪道:「你這孩子很是沒良心了。容兒還知道要多陪陪我這個老人,你兩個月不歸家還好意思理直氣壯說。」

    謝憐笑道:「母后哪裡老了?分明也是幾十歲的人!看上去和我是同一輩的。」

    皇后聽了美滋滋的。她雖有謝憐這麼大一個兒子,卻因養尊處優,保養得極好,仍是一個貴婦麗人,然而她嘴上還是嗔怪道:「拍馬屁。」謝憐看小几上有一盞玉杯,裡面裝的東西散發出奇異的清香,奇道:「這是什麼?」說著便拿了起來,皇后卻道:「別喝!那個可不能亂喝。」166閱讀網



    上一頁 ←    → 下一頁

    網遊之末日劍仙系統之鄉土懶人抗日之超級戰神都市之少年仙尊歐神
    綴術修真路白月光男神自救系統[快百煉成仙重生軍營:軍少,別亂來重生之武神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