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天官賜福 » 58 神武大街驚鴻一瞥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天官賜福 - 58 神武大街驚鴻一瞥字體大小: A+
     

    ?♂!

    這一劍刺出,將妖魔穿心而過,殺死在地上。網

    「伏魔降妖,天官賜福!」

    神武大街兩側,海浪一般的轟聲,一波高過一波。朱紅的皇宮大門前,圓場中,那兩名扮演天神與妖魔的道人向四周施了一圈禮,躬身分向兩邊退下。這一出暖場的武鬥看完,百姓氣氛高漲。不光街道兩側擠得水泄不通,連屋頂上都爬滿了大膽者,拍手,吶喊,喝彩。

    這般盛況,當真是萬人空巷。仙樂國史上,若要論一場空前絕後的上元祭天游,那就一定是今天!

    高台之上,一排排錦衣玉容的王公貴族,無一不面帶得體的微笑,俯瞰下方。皇宮之內,數百人的長隊靜候在此。鐘聲大鳴,國師捋了捋並不存在的長須,道:「開道武士!」

    「在!」

    「玉女!」

    「在!」

    「樂師!」

    「在!」

    「馬隊!」

    「在!」

    「妖魔!」

    「在。」

    「悅神武者!」

    無人應答。國師眉頭一皺,發覺事情不對,轉頭道:「太子殿下呢?」

    仍舊無人應答。而方才答話的「妖魔」頓了頓,取下了那張青面獠牙的面具,露出一張白皙清秀的面容。

    這少年約莫十六七歲,膚色和唇色都淡淡的,很是乾淨,一雙眼睛卻是如黑曜石一般明亮,髮絲柔軟,幾縷散落在前額和面頰側,看上去安靜乖巧,和他手中那張猙獰的妖魔面具形成了鮮明的對比。他輕聲道:「太子殿下離開了。」

    國師險些暈過去。好歹是記著大事當前不能暈,撐住了,肝膽俱裂地道:「這?!這怎麼就離開了?!殿下他什麼時候離開的?馬上儀仗隊就要出宮門道了,華台拉出去,只看到妖魔沒看到神仙,一人一口唾沫我這把老骨頭都游不出來了!慕情你怎麼也不攔著?!」

    慕情垂首道:「太子殿下臨走之前要我轉告,說不必擔心,一切程序照舊即可,他馬上便來。」

    國師心急如焚,道:「什麼叫馬上就來?馬上是什麼時候?萬一沒趕上怎麼辦?」

    這時,宮門道外,一陣排山倒海的呼聲傳來,是從大清早等到現在等了幾個時辰的百姓們按捺不住,發聲催促了。一名道人趕來,道:「國師大人,皇后那邊差人來問您,為何儀仗隊還不出發?吉時已經快要到了,再不出發,就過時辰了。」

    聽罷,國師只恨不得突然有叛軍打進城、搞砸了這場上元祭天游才好。

    居然在這要命的關鍵時刻捅出簍子!要是換了個人,他早就大發雷霆了,提劍殺人都有可能,偏生這捅出簍子的人是他最最得意的徒弟,也是別人家最尊貴的兒子。打不得、罵不得、更是殺不得。與其殺他,不如自殺!

    正在此時,一人穿過漆黑的宮門道,迎面奔進了皇宮,道:「國師大人,為何還不發令出門?時辰馬上就要過了,大家都在外面等急了!」

    來人也是個十六七歲的少年,身姿筆挺,個頭極高,小麥膚色,背後背一把黑色長弓和雪白的羽箭筒。嘴唇緊抿,眉頭緊蹙,年紀雖淺,目光卻堅毅。國師一見這少年,一把抓住他道:「風信!你家太子殿下呢!」

    風信一怔,隨即像是明白了什麼,眼中染上盛怒,怒視一旁慕情。慕情已經一聲不吭地重新戴上了妖魔面具,不見其神。風信沉聲道:「現在沒空和您解釋了!馬上出發吧,太子殿下不會讓您失望的!」

    沒辦法了,華台拉出去沒有悅神武者是死,遲遲不出去壞了時辰也是死,國師絕望地一揮手,道:「奏樂,出發!」

    得到命令,長隊的最前列,一百名皇家武士齊聲高喝,邁開步伐,引領著浩浩蕩蕩的儀仗隊,出發了。

    戰士在前,象徵的是世路之中披荊斬棘。而其後緊隨著的,都是百里挑一的美貌童貞少女,素手攜籃,彷彿天女散花,零落成泥碾作塵,清香如故。樂師們端坐黃金打造的金車之上。一出宮門道便引得陣陣驚嘆,眾人爭相搶奪花朵。而華台,最後的華台,就要出來了。國師的心一陣緊繃,盼望著出現奇迹。然而,奇迹並沒有出現。

    十六匹金轡白馬拉動的華台穿過幽深的宮門道,台上卻只有一名黑衣妖魔,頭戴猙獰面具,將一把九尺□□橫於身前,沉沉地拉開了架勢。

    高樓上,王公貴族們微微蹙眉,彼此相看,紛紛道:「怎麼回事?悅神武者為何不在台上?」

    「太子殿下沒到嗎?」

    「憐哥哥呢?」

    高台中央,一名眉目溫雅、膚色柔白的美婦人,便是皇后。她面帶憂色地望了身旁的丈夫一眼。面目英俊的國主握住了她的手,以目光示意妻子不必擔憂。大街兩側的人潮喊得更凶了,似要把房頂都掀翻。國師滿心都是絕望。然而華台之上,慕情卻是十分鎮定,自顧自完成他的任務,將那把長刀「鐺」的一聲,豎於身前,氣勢頗足,完成了妖魔的開場。

    看臉看身形,慕情都像是個斯文書生,然而這樣一把奇重無比的九尺長刀,在他手裡卻揮得輕巧無比,彷彿完全沒有分量。數十名扮演伏魔者的道人一一被他打倒,趕下了台。平心而論,他打得倒也十分精彩好看。只是,更多人卻不是為了看妖魔而來的,紛紛嚷道:「悅神武者呢?!」

    「太子殿下在哪裡?我們要看的是太子殿下!」

    高樓上,一個聲音大聲道:「我表哥呢?這是在搞什麼鬼?!誰要看這些玩意兒?他媽的,我太子表哥呢?!」

    看都不用看,這喊得最大聲的,必然是小鏡王戚容。果然,許多人齊齊抬頭,便看見一個身著淺青色錦衣的華服少年衝到高台邊緣,憤怒衝下方揮起了拳頭。

    這少年只得十五六歲,粉面墨眉,倒也明麗奪目,只是臉含煞氣,彷彿要翻過欄杆跳下來打人。可這樓太高,跳下來不死也要摔斷腿,於是他順手就抓了一隻白玉茶盞丟下去。那茶盞急速朝妖魔的後腦飛去,然而,慕情微一錯身,長刀斜挑,便將那茶盞挑在了刀尖。

    顫顫巍巍的茶杯穩穩立在刀尖一線,引發一波叫好。慕情再將刀一揚,茶盞飛落,被台下一名道人接住。他則繼續從從容容演著自己的妖魔。戚容大怒,還待再砸,皇后叫人上來拉,這才好容易拉住下去了。然而,眾位皇族的神色也愈來愈凝重。正在此時,人群中爆發一陣暴風喝彩,比之前的任何一陣喝彩都要大。只見一道雪白身影從天而降,落在了黑衣的妖魔面前!

    悅神武者!

    戚容看得兩眼發光,臉色發紅,跳了起來,大聲道:「太子表哥!太子表哥來啦!!!」

    眾人瞠目結舌。

    這個登場,真真是如天人降臨,大膽至極。那城樓少說也有十幾丈高,他竟是直接從城樓上跳了下來!方才一瞬間,許多人都以為是真的天神下凡了,不免頭皮發麻,拍掌拍到雙手發紅。戚容更是一邊大喊,一邊大力拍掌,國主與皇后含笑對望一眼,也拍了起來。所有人都是眉頭一舒,鬆了口氣,也都跟著撫掌讚歎起來。神武大街兩側更是群潮翻湧,許多人激動得恨不得衝破攔道的武士們衝上去才好。

    華台之上,一黑一白,兩個身影對峙,天神與妖魔各自一抖兵器,對上了陣。

    國師一顆懸著的心放下來,這才登上了高台。和四周各位同僚相互點頭一圈,找了個位子自己坐下看。國主笑道:「國師,你是怎麼想到這般驚世駭俗的登場的?真是精彩啊。」

    國師抹了把汗,笑道:「的確是萬分精彩。只是說來惶恐,這個不是小臣想到的,應該是太子殿下的主意。」

    皇后則捂心道:「這孩子,真是亂來,從那麼高的地方跳下來,嚇得我幾乎坐不住了。」

    國師不免隱隱帶了點驕傲,道:「這個,太子殿下么,武藝高超,就是再高几倍的城樓,他也能輕鬆下來。」

    皇后溫聲道:「國師教導有方。」

    國師道:「哪裡哪裡。太子殿下天之驕子,天賦異稟,小臣等能教導殿下,實屬三生有幸。這一定會是史上最精彩的一場悅神武。」

    國主微微一笑,轉頭去看,道:「但願如此吧。」

    這上元祭天游中,悅神武者和妖魔武者,是兩個最重要的角色。兩個都須得是武藝精絕的少年。尤其是悅神武者,服冠形制嚴格,華麗非凡,裝備完畢后,從頭到腳的一身行頭重達四五十斤都有可能。武者要在此等負擔下,於萬眾矚目前,繞城而行數圈,完成至少兩個時辰的演武,豈不是必須要武藝超群?

    好在,這兩名少年都極為出色。你來我往,斗得好看又留有餘地。國主道:「和太子對打的是誰?」

    國師道:「稟陛下,是皇極觀一名小道,名叫慕情。」

    皇后柔聲道:「我瞧這孩子也打得不錯,比風信也差不多。」

    戚容一直趴在她膝頭吃葡萄,聽了忙吐了一口葡萄皮,道:「呸呸呸!不行不行!差得遠了,可不是什麼人能跟太子表哥比的!」

    聞言,皇后笑著摸了幾把他的頭頂,一眾貴族更是笑得前仰後合。而人海中,高呼衝破雲霄:「打!打他!打死他!」

    「殺了妖魔!」

    這聲潮越來越洶湧,妖魔一劍遞出,武者一劍反格,卻是忽然「嗯?」了一聲。

    照理說,這是一場祭天游,使出七分力即可。然而,他方才接下這一劍,手中的劍卻是險些脫手。顯然,對方用了十成的力。

    謝憐微一揚首,朗聲道:「慕情?」

    對面扮演妖魔的少年並未言語,又是一劍刺出。謝憐來不及多想,「鐺鐺」、「鐺鐺」接了數劍,提起精神,也來了興緻。台上打得越是激烈,台下歡聲越是雷動。忽然,一陣劍嘯,白光耀目。眾人「啊!」了一聲,原來,那妖魔的九尺長刀竟是被悅神武者那細細的一柄長劍挑飛了,直釘在高台一側的柱子上。有好事者去拔,使出九牛二虎之力,竟是紋絲不動,不由大駭。

    華台之上,謝憐一抖長劍,黃金面具後傳來一聲輕笑。慕情失了兵器,默然不語。謝憐挽了幾個劍花,正要一劍佯作刺出。正在此時,上方尖叫四起,他心下一驚,收了劍,抬頭一看。只來得及看清一道身影從城牆上急速墜下,不假思索,足底一點,縱身一躍,輕飄飄地掠了上去。

    他飛身上去,雙袖展如蝶衣,翩翩落地,輕如白羽。接到了人,足觸了地,謝憐鬆了一口氣,這才低頭去看。懷裡,一個滿臉纏著繃帶的瘦小孩童正縮在他臂彎中,愣愣地望著他。



    上一頁 ←    → 下一頁

    我跟天庭搶紅包重生之賊行天下萬古第一神次元手機網遊之末日劍仙
    系統之鄉土懶人抗日之超級戰神都市之少年仙尊歐神綴術修真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