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天官賜福 » 57 尋往跡再上太蒼山 2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天官賜福 - 57 尋往跡再上太蒼山 2字體大小: A+
     

    ?謝憐閃身避過。他先還以為是樹上斷掉的枯枝或是鳥窩,定睛一看,方知是一長條爛得已經看不出原樣的長片,生滿爛銹,兩端連著鐵鏈。換一個人,很難說清這到底是什麼東西,可謝憐卻看了出來,這是一個鞦韆。

    以往,太蒼山上掛了許多鞦韆,既可以玩耍,又可以練功。謝憐剛記事時,有一次隨父母來皇極觀祈福,看到一群小道士在鞦韆上翻滾打鬥,煞是精彩好看,國主國后看得有趣,謝憐更是拍手叫好,歡喜得叫父母重賞了那群小道士,還從此在心底埋下了一個「修道之人厲害又好玩兒」的印象。至於後來長大了當真入觀修行,卻不是因為好玩兒了。

    休息片刻,謝憐繼續攀登上行。越往上走,樹叢藤蔓越來越茂密,不時有動物在灌木叢中一閃而過,只留下一個蓬鬆大尾巴的影子,還有松鼠三三兩兩擠在在樹上,一邊啃松果,一邊偷窺這不速之客。

    荊棘攔道,刮破他的衣物和手足,謝憐卻是全然不在意。直到三個時辰后,他才終於來到了太子峰。

    當然,太子峰原本是不叫太子峰的,因為在此修建了太子殿,這才更名。叢生的雜草中,依稀殘存有東一片、西一片的龜背錦鋪地,還藏著一大片焦黑的石基。那是曾經大殿的地基。穿過去,殘垣斷壁,琉璃瓦礫之中,還有一口缺口古井。

    從上往下望去,這口古井早就枯死了,距離下方井底不過幾尺之隔,眼見的全是淤泥。謝憐卻毫不猶豫地一抬腳,跳了下去。

    他沒有摔到淤泥上,卻是穿過了這層幻象,下落了幾丈,腳底觸到了堅實的土地。

    四周伸手不見五指,抬頭望望,上方也不見日光,似乎被一層幕布遮擋住了。他在井底一陣摸索,摸到了幾塊石磚,按特定順序依次按下。聽得一陣「軋軋」之聲,一旁開了一道極為低矮的小門。謝憐趴了下來,順著這道小門后的通道,慢慢往裡爬去。剛進去,就聽到這道小門在他身後又「軋軋」合攏。半炷香后,終於爬到盡頭。謝憐直起身子,打了個響指,托起了一簇火焰。

    在這一團小小的火焰明亮起來后,彷彿是在回應,不遠處,也有一處淡淡的光暈亮了起來,彷彿是一顆明珠,從沉睡中醒來,睜開了明眸。

    須臾,越來越多的明珠光暈亮起,連成一片,四周越來越亮,可以看得分明,此處是一座空曠的地宮大殿。大殿頂上,鑲嵌著千百星辰。

    很難料想到,仙樂古國的皇陵,竟然就藏在被大火付之一炬的太蒼山下。那些閃爍的星辰,都是鑲嵌在天花上的夜明珠和金剛石,夜明珠遇光則明,金剛石反射光彩,與之交相輝映,如夢似幻。如同縮小了一片銀河,藏於地底。

    這每一顆明珠和金剛石都價值連城,只要撬下一顆,一生榮華富貴享之不盡。然而,謝憐卻看都沒多看一眼,徑直穿過了地宮大殿,來到最後那間墓室。

    與大殿相比,這間墓室可以說是極為簡易了,因為,它根本就還沒來得及完成,所以墓室中什麼華麗的陳設都沒有,只有兩具棺槨。而棺槨中間,端立著一個人,周身華服,臉戴黃金面具,一劍遞出,劍光雪亮,正指向他。

    然而,這人只是維持著這個姿勢,並不進一步動作。謝憐也自顧自走了進來,完全不理會他。不過是因為,謝憐心中清楚,黃金面具之後沒有臉,華服之下,也沒有人,有的只是一個用木乾草繩紮成、可以假亂真的空架子罷了。

    多少年來,只有這一身華服和一張面具代替了他,陪伴著這兩具孤零零棺槨。兩具棺槨上各自擺放著一個小金盤,金盤裡的東西卻有些格格不入:縮水到乾癟得只剩一個核的果子,發霉發黑到看不出來究竟是什麼的硬塊。謝憐進來后把盤子里這些東西收了,丟到墓室的角落,在懷裡摸了摸。他身上本來還有半個饅頭,但那個饅頭給花城了,也就什麼都沒有了。於是,他道:「父皇,母后,對不住,我忘了帶東西來看你們了。」

    自然不會有人回答他。謝憐便在一具棺槨前,慢慢靠著它坐了。

    發獃半晌,他道:「母后,我看到戚容了。」

    「戚容沒死,他化鬼了。我真不知道他這幾百年是怎麼過來的。」

    謝憐搖了搖頭,道:「他……殺了好多人,現在有人也要殺他,上天庭大概也饒不了他了。唉,我是真不知道該拿這個人怎麼辦了。」

    他還待再說,忽然,從極近的地方,傳來了一絲細細的哭聲。

    謝憐一僵,神色瞬息大變。

    凝神細聽,不是錯覺。真的是哭聲。這哭聲很低,很小,若不屏息凝神,根本聽不出來。而且,這個聲音很細,不是個小孩,就是個女人。

    這哭聲真的離他太近了,彷彿只隔了一堵薄薄的牆壁,簡直就是貼著他發出來的。謝憐猛地轉頭,終於確定了——這聲音,就是從他靠著的這具棺槨里漏出來的!

    萬分驚愕中,謝憐脫口而出的第一句竟然是欣喜的:「娘,是你嗎?!」

    然而,隨即他就清醒過來了,他期望的事情不可能發生。他的母親早在八百年前便溘然離世,脫離了苦海,從來不曾化為冤魂。而且這個哭聲中的情緒不是悲傷,而是害怕。

    那此時此刻,到底會是誰正躲在他母親的棺材里哭泣?!

    謝憐一刻也不能多等了,左手將棺蓋猛地一掀,右手便要將芳心斬下。誰知,在他看清棺材里的東西后,這一劍卻是硬生生停下了。

    躺在棺內的,沒有第二個人,只有一條周身漆黑華衣、臉部蒙著面巾的人形。

    這條人形,本來應該只可能是他的母親,可是,現在躺著的這個人,絕對不可能是。因為這條人形過於矮小,身形身高都完全不對,最重要的,這個人還在瑟瑟發抖,根本是個大活人!

    謝憐一把掀開面巾。果然,面巾之下,是一張小孩兒的臉孔!

    一瞬間,他的心都涼了,一把將這小孩抓起,驚駭交加道:「我母后呢?我母后呢!你把我母后的屍身弄到哪裡去了?!」

    這一身黑衣華服乍看看不出什麼奇特之處,然而,它卻是用一種極為珍稀的密蟲繭絲所織就的。繭絲由異邦小國進貢,成衣還要經數道工序精密處理,再配上草藥香囊,密封入棺,可保屍體千年不腐,遺容宛如生人。然而,此刻穿著這件異繭絲衣的,卻是這個小孩兒,那他母親的屍身又在何處?又變成什麼樣子了?

    謝憐根本不敢細想,只能抓著這個莫名出現的小孩兒厲聲質問:「我母后呢?你是什麼人?你為什麼會在這裡?你把我母后弄到哪裡去了?!」

    可是,一個被嚇哭的小孩兒又如何能回答他這些問題?嚇得話都說不出來了。謝憐把他拖出了棺槨,忽然發覺從這異繭絲衣上,簌簌抖落了一些灰白的粉末。

    他臉色慘白地望向棺槨內,發現棺底也鋪著一層粉末。霎時,一陣地轉天旋,謝憐只覺心跳都要停止了,手一松,把這小孩放開,六神無主地跪到了棺邊。

    他既不敢用手去碰這些粉末,也不敢就這麼任由它們如此散落,就如同燒廢的香灰。雖然一點兒也不願意承認,但他心裡明白,這些到底是什麼。

    一具封存了八百年的屍身,被人強行從異繭絲衣里剝離,還會變成什麼?

    一時之間,謝憐心神大亂,腦子裡根本顧不上想別的,抱著腦袋,耳朵里嗡嗡作響。誰知這時,忽然背脊一寒。他本能地覺察出危險,猛地回頭,出手如閃電,一握,赤手握住了一道劍鋒。只見身後一人挺劍刺來。而這舉劍刺他的,竟然是那從他進來之後,一直默立不動的木扎架子!

    原來,早有人在他之前潛伏進來,穿上這件華服,戴上面具,偽裝成一具沒有生命的木架,靜待他來。「鐺」的一聲,謝憐徒手將劍鋒折為兩段,滿手鮮血卻面不改色,霹靂一腳飛出,踹在那人腹部,將他牢牢踩在地上。那人胸口被謝憐牢牢踩住,反手抱住他靴子想要掙扎,卻是動彈不得,彷彿被釘子釘在了地面。謝憐彎腰,一掌拍飛他臉上戴著的黃金面具,露出了一張年輕男子的面容。謝憐喝道:「你是誰?!盜墓賊嗎?!你怎麼進來的?!」

    這時,那小孩在一旁喊道:「爹爹!」

    他這一喊,謝憐終於想起來了。這一大一小,兩人都有些面熟,豈非正是方才在青鬼巢穴里險些被戚容煮了吃的那對父子?!

    謝憐瞬間明了怎麼回事,當即雷霆一拳打在那年輕男子下頜,暴怒道:「戚容,滾出來!我要殺了你!!!」

    那男子邊吐血邊笑道:「太子表哥,好開心啊,又見面啦!哈哈哈哈哈哈!」

    雖然這是另一張臉,可這癲狂錯亂的笑容,不是戚容還是誰?他竟是化為虛體,附到了這個年輕的父親身上!

    不消說,一定是戚容被郎千秋扔到鍋里煮散了實體后,為躲避其追殺,趁亂逃進竄逃的人群里,附到了這個年輕男子的身上,來到了仙樂皇陵。否則,一個普通人又怎會知道仙樂皇室的秘密陵地所在?又怎麼會這麼短時間之內就趕過來?

    他帶著這個小孩兒,也許是為了作食物備用,也許是為了像方才那樣把孩子藏在棺槨里,用以轉移謝憐注意力,好趁機背後偷襲。謝憐給他一拳,戚容倒還委屈上了,捂臉叫道:「表哥你幹什麼這麼生氣?我捅你一下你又不會死,嘻嘻嘻嘻!」

    謝憐「砰砰」又是兩拳,雙眼赤紅,道:「我母后對你如何?!你就這樣對她?!這麼對她的屍骨?!」

    戚容哼道:「姨母早就死了,人都沒了,屍體是人是粉有區別嗎?不過是屍體換了個模樣而已,不還在嗎,你就這麼哭哭啼啼,當初倒是對安樂下得了狠手。好表哥居然有兩張臉孔,嘿嘿!」說完,他臉色陡然一變,呸道:「我為什麼這麼對她?還不是要怪你?你自己不知道反省嗎?全都是你的錯!你這個瘟神,也有臉到仙樂皇陵來哭喪!」

    謝憐腳下猛地一用力,戚容大叫一聲,口中鮮血狂噴,卻彷彿愈加亢奮,雙手抱緊了他染血的白靴,高聲道:「對,對!就是這樣,這樣才是你!戰鬥,戰鬥,廝殺,狠狠地打!狠狠地殺!少一副忍辱負重有苦難言的溫吞先生聖人樣,看得人噁心死了,嘔!」

    那小孩爬過來,大哭道:「哇!爹,爹你怎麼了!」他也聽不懂怎麼回事,只知道父親在被人暴打。在他看來,此時的謝憐,簡直是一個凶神惡煞的魔鬼,可他生怕唯一的父親死去,竟也不退縮,努力想搬開魔鬼踩在父親胸口的靴子。那年輕男子吐血不止,這小孩嚇個半死,用手去捂他父親的嘴,彷彿以為這樣就可以止血。見狀,謝憐稍稍冷靜下來,想到這具肉身的主人是無辜的,收了一點力道,芳心下指,劍尖抵著戚容的臉頰,森然道:「戚容,你,給我自己滾出來!再不出來信不信我拽著你舌頭把你魂魄拉出來!」

    理論上來說,將一個人的舌頭連根拔出,的確可以把附在他身上的鬼魂一併拉出。戚容道:「我不滾。我就是不滾,怎麼樣?你拽啊,來來來,殺我啊?我現在氣虛得很,你把這人跟我一起殺了,我很可能就跟著一起死了,可別錯過這好機會,不然你一輩子都別想找到我的骨灰!」

    他甚至主動伸出了舌頭隨便吐,彷彿巴不得謝憐將威脅付諸實踐,用這種血腥的方式把他的魂魄從這具肉身中拖出。他嗚啦啦地道:「反正我附身的這個人不過是個雜碎罷了,你動手唄,不會有任何人知道,不會有任何人關心,你太子殿下的聖潔光輝不會有絲毫受損。看!我可是把你媽都碾成灰了,你不殺我嗎?哈哈哈哈哈哈……」

    那小孩搬不開謝憐的靴子,抱著他的腿哇哇大哭,道:「別殺我爹!別殺我爹爹!」謝憐一口氣越喘越急,頭暈目眩,渾身發抖,恨不得一掌拍碎戚容天靈蓋,卻又下不了手。戚容攤手道:「哈哈哈哈太子表哥,失敗啊,何其的失敗啊!」

    謝憐把他提起來,提起拳頭,一拳一拳狠狠地揍在他臉上,揍一拳罵一聲:「閉嘴!閉嘴!閉嘴!」

    然而,他越是暴怒,戚容越是開心,哪怕代價是自己要遭受暴打,可以拉對方同下地獄,戚容也感到無限暢快,雙眼射出精光,道:「看!露出你真實的嘴臉了吧!太子表哥,世上有人比我更懂你嗎?沒有。你現在雖然一副喪家犬誰都可以踩兩腳的樣子,可是我太清楚了,其實你心裡還是那麼驕傲,你從來都容不得別人說你失敗!我說你失敗,你心裡一定恨死我了吧?是不是刺得心都在滴血?快來!還是你要大聲告訴我,這個人是無辜的,所以你不會為了要殺我而連累他?來!讓我看看你怎麼做!」

    在這陣似挑釁、似得意的癲狂大笑中,謝憐再也忍無可忍了。

    「錚」的一聲,芳心出鞘了。

    森森黑刃,一揮而下!

    作者有話要說:第一卷完。明日開啟第二卷。前方切時間線預警。

    切時間線也有花,不過是風味不同的花→_→166閱讀網



    上一頁 ←    → 下一頁

    蛇王纏身:老婆,生個蛋我跟天庭搶紅包重生之賊行天下萬古第一神次元手機
    網遊之末日劍仙系統之鄉土懶人抗日之超級戰神都市之少年仙尊歐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