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天官賜福 » 56 尋往跡再上太蒼山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天官賜福 - 56 尋往跡再上太蒼山字體大小: A+
     

    ?不知道為什麼,忽然之間,謝憐彷彿又有了一陣勇氣。

    郎千秋走了之後,他的步伐一直有些遲緩,背也有些彎曲。而這勇氣不知從何而來,也不知要往何處去,竟讓他整個人又不知不覺立直了。他站在原地不動,師青玄走上來,拍拍他的肩,道:「這人挺夠意思的。太子殿下,不知道你怎麼結交到的,不過你運氣真好。」

    這還是謝憐第一次聽到有人對他說,你運氣真好。他看了師青玄一眼,微微一笑,道:「是嗎?大概吧。我也覺得。」

    在他們身後,風信繼續默默擦臉。兩人一回頭,就看到他滿臉沾白毛的模樣,好辛苦才忍住了笑。謝憐道:「對不起啦。」

    這算是代替花城道歉了。風信終於把白毛都給扯下去了,道:「技不如人。沒什麼好說的。」

    三人在巢穴內又搜索了一通,確定再沒有被困的活人,也沒有漏網之魚了,這才乘著一陣風,再次回到仙京。

    過了飛升門,只見許多中天庭的下級神官堵在街上,來來去去,如臨大敵,正在大街兩側每一座宮殿里四下排查。而他們來到神武殿,殿內早已聚滿了上天庭的神官,遠遠地便有爭論之聲入耳。他們聽到的第一句便是:「花城居然倒打一耙說咱們上天庭在鬼市安插眼線。這真是荒謬至極,我們天界需要在他手下安插眼線??」

    聞言,謝憐和師青玄俱是輕輕一咳。安插眼線卧底鬼市的事,八成不是假的。事情都沒弄清楚就這麼迫不及待地嚷嚷,萬一確有其事,豈不是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

    三人進了殿,師青玄走在最前。眾人一看他,便招呼道:「風師大人回來啦?」「辛苦了辛苦了!」眼睛卻都盯著謝憐。還待再問,緊接著,卻在二人身後看到彷彿剛從血塘里爬出來的風信,沉著臉走了進來。眾人瞬間凍結,紛紛挪開了目光。畢竟,誰也不想在清靜的大殿里聽到那響徹長空的罵聲。只有慕情,不僅不迴避,反而刻意往這邊看,用心昭然若揭。

    謝憐抬眼,只見君吾坐在上首,一手支著額頭,按太陽穴,閉著眼,看起來似乎略帶疲倦。謝憐十分能理解。

    要在以往,一兩個月都不一定開一場集議,最近卻是事故頻發,短短時間之內,神武殿爆滿了好幾次,彷彿天天都有事,恨不得一天議兩次,換做是謝憐,他也累。況且,要發表意見的人又多,七嘴八舌。一名神官道:「他說來就來,把仙樂宮連通到了別處,這點真是太可怕了。如今他能輕而易舉把得罪他的太子殿下抓走,明天說不定就能在其他殿把別的神官抓走。這事兒萬萬不能姑息,必須得及時遏止啊!」

    若是換成人間,就相當於某反|賊在皇宮之內挖了一條地道,來去自如,當然令人坐立不安。也難怪方才那群中天庭的神官要全力戒嚴,四下排查了。慕情的重點卻不在於此,淡淡地道:「花城信徒那麼多,坐擁一個鬼市,區區一個極樂坊,燒了就燒了,對他來說還能算什麼嗎?不一定是因為太子殿下得罪了他才闖仙京的吧。」

    師青玄立即道:「玄真將軍,你這話就不對了,大家可都是聽到花城自己承認了的。說起來,本月是輪到哪位將軍守庭?仙樂宮的大門給人施了法連到別的地方,竟然毫無覺察。這算不算失職?」

    裴茗本來抱著手臂站在一旁,老神在在沒說話,聽到這句,道:「我。」

    師青玄卻是不小心記錯了,他本來以為是慕情,結果轟到了裴茗,不免尷尬。裴茗倒是沒推脫責任,道:「本月當值的是我。的確是我失職了。」

    與他交好的神官立刻解圍道:「依我看,事情還是一件件地來,先把血洗鎏金宴的事兒弄清楚吧!」

    這時,侍立在殿前的靈文忽然道:「泰華殿下有消息了。」

    君吾終於睜開眼睛,道:「他說什麼了。」

    靈文靜候片刻,道:「他說永安國鎏金宴之事另有內情,他會自行找太子殿下解決,不需旁人插手。但請務必不要讓太子殿下自貶成功,這是兩碼事。」

    慕情蹙眉道:「什麼內情?」

    靈文道:「沒說更多,沒消息了。」

    沒想到眼看大戰一觸即發,一鎚子重重砸下,卻輕飄飄落地,眾位神官不免都有點失望。郎千秋可是苦主,苦主不找兇手討債了,那旁人還有什麼熱鬧好看的?而且,郎千秋不說,謝憐看樣子也不會說,這事真是連點嚼頭都沒有了。

    接下來,君吾點了風信和慕情,讓他們協助裴茗加強警戒,又安排了些別的,擺擺手,讓各位都散了。謝憐留了下來,隱隱聽到有人交談:「果然,每次他捅出什麼事來,帝君說是要審,最後不都什麼事兒都沒有嘛……」

    「有眼不識泰山,原來是一尊大佛,今後說話小心點唄。」

    ……

    待到人都散了,謝憐走上殿前,欠身道:「給您添麻煩了。」

    君吾道:「這還不算什麼麻煩。你若是一直死咬了血洗鎏金宴的是你,那才麻煩。」

    猶豫片刻,謝憐還是自己把事情始末全都交代了。

    聽完之後,君吾評價道:「仙樂,你這事情做得真是,吃力不討好,裡外不是人。」

    謝憐垂首,道:「我知。」

    君吾道:「罷了。你一貫如此。泰華現在注意力被轉移,去追青鬼。等他追到之後,必然還是會來找你,如何應對,你想好了嗎?」

    謝憐道:「沒想好。但是目下,我還是想點別的吧。」

    君吾笑了,道:「想什麼?有沒有點有趣的,讓我也高興下。」

    謝憐道:「地師去鬼市卧底,是您派去的嗎?」

    君吾從容道:「是。」

    謝憐道:「這是為何?」

    君吾緩緩地道:「因為,是花城先行在天界安插了他的眼線。」

    謝憐一怔。君吾站起身來,道:「許多年來,花城的消息都太快了。而且,有些他不該知道的,他也知道得一清二楚。對於什麼事可以做,什麼事不可以做,哪裡是底線,如何擦邊壓線,他把握得太精準。而這次,他直接把通道開到了你的仙樂宮,已經等於是間接證明了,上天庭的確有他安插的內應。否則是不可能做到這一點的。」

    其實,關於這一點,謝憐也多少有些覺察了,畢竟花城是真的知道太多了,因此君吾說出來,還不算難以置信。他道:「您有證據嗎?」

    君吾緩緩搖頭,道:「就是苦於沒有證據,但又蹊蹺屢出,我才讓明儀混入鬼界。沒想到上天庭那隻內鬼還沒揪出來,明儀反倒落入他手。雖然是沒折在他手裡,給你救了回來,但這下,要尋他的眼線,更是困難了。」

    謝憐道:「出了問題的是上天庭還是中天庭?」

    君吾道:「難說。你便當除了你,誰都有可能吧。也許,只有一個,也許,更多。」

    難怪君吾不派其他人去鬼市探查明儀的下落。若是除了他誰都有可能,謝憐不禁心想:「難道風師、千秋、風信他們,也全都有可能嗎?」

    這時,君吾道:「仙樂,我知道你現在一定對花城頗有好感。你有自己的分寸,交友,旁人也不該多言。但必要時候,你小心一些花城,不要把什麼底都透給他了。」

    聞言,謝憐斂了神思。君吾道:「能成絕者,無一不是經歷了常人所不能想象的痛苦。要麼一飛衝天,要麼萬劫不復。從銅爐山裡出來的兩尊絕境鬼王,黑水和花城,都遠比你想象的要可怕。」

    謝憐低了頭,不反駁也不附和。君吾道:「我不知他的目的和動向是什麼,而他卻對上天庭的目的和動向一清二楚。這就很不利。」

    聽他說「這就很不利」,謝憐抬頭,脫口道:「三郎他……」見君吾往來,他頓了頓,改口道,「花城他,應該不會做太過火的事情的。畢竟,您想,以他的實力,若是要為禍作亂,難道不是早就能攪個天翻地覆了嗎?既然從前不會,那麼只要不出什麼大事,想必今後也不會的。」

    君吾道:「但願如此,但你知道,我不能冒險。」

    出了神武殿,謝憐在仙京街頭慢慢行走。

    路過仙樂宮時,他駐足停留,打量了一陣。

    這是君吾批給他的宮觀,華麗,嶄新,同時,也很陌生。朱紅的大門上排排門釘鋥亮,卻已經打上了兩道寫滿咒文的封條,形成了一個巨大的交叉,望來使人觸目驚心。

    師青玄離開神武殿前對他說,因為這大門被施法連到了別處,你的宮殿暫時被封了,可以到我殿里去歇歇。然而,謝憐盯著這座「仙樂宮」看了一陣,忽然轉身。他沒去風師殿,也顧不得本來要去做的事了,卻是一路直行,出了飛升門,跳了下去。

    穿過皚皚雲海,他落下的地點,是在太蒼山。

    在這座太蒼山上,曾坐落著仙樂古國的皇家道場——皇極觀。

    皇極觀是極為龐大的道觀群,遍布整座太蒼山的宮觀廟宇中,供奉著數位神人仙尊,交相輝映。主神乃神武大帝,金殿在最高峰。而坐落於次高峰上的太子殿,也曾鼎盛一時。

    八百年前,太蒼山漫山遍野都是如火的楓林,乃是一大名景勝地,楓林道中,儘是人頭攢動、絡繹不絕的信徒。而後來仙樂國破,許多昔年的信徒成群結隊奔上了山,去燒太子殿,卻引了山火,將整座太蒼山都燒了大半,淪為一片焦土。

    燒焦過的土地,和埋著死人的土地一樣,似乎更加肥沃。後來,在這片焦土之上,落下了種子,長出了新的樹木。幾百年後,又是漫山遍野的鬱郁蒼蒼,卻再也不見紅葉,與八百年前是全然不同的風景。

    以前上山,有一條寬闊平坦的青石山道。山道上不時就能看見拜山的香客,或者挑水背柴的小道士。現在,這條山道早就消失了。亂山落石,枯草殘枝,把它深埋於地底。謝憐一路上山,靠的是一雙腿,遇到荊棘攔道,便取下背後的芳心劍,斬斷枯藤雜草。

    爬到半山腰時,謝憐有些疲倦了,靠著一顆死樹,想要休息片刻。忽然,一個黑糊糊的事物從樹上砸了下來,連著「喀喀」怪響,迎面向他襲來。



    上一頁 ←    → 下一頁

    都市極品仙帝蛇王纏身:老婆,生個蛋我跟天庭搶紅包重生之賊行天下萬古第一神
    次元手機網遊之末日劍仙系統之鄉土懶人抗日之超級戰神都市之少年仙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