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天官賜福 » 52.孰假孰真難解難分 2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天官賜福 - 52.孰假孰真難解難分 2字體大小: A+
     

    ?此為防盜章,晉江V章購買率>50%后可立即閱讀最新內容~

    可他畢竟是呆了好一會兒才反應過來,而那少年熟悉山中路程,又習慣在黑暗中潛逃躲避,不消片刻便逃得無影無蹤,任他怎麼叫也不肯出來。旁邊無人一同尋找,他偏生又法力枯竭,沒法通靈傳音,他在山中一陣飛奔,竟是搜尋了小半個時辰也無果。冷風一吹,他清醒了些,知道一個人沒頭蒼蠅般亂撞也不是辦法,強自鎮定,心道:「也許他會回去帶走小螢姑娘的屍體。」便先折回明光廟前,卻是一怔。

    只見許多位黑衣人已聚在廟后的樹林里,神情嚴肅,正在將那被倒掛的四十多具屍體小心地放下來。樹林前有一個長挑的身影抱著雙手,正在監看,轉頭是一張清麗又冷淡的少年面容,正是扶搖。看來他是回去了一趟,帶了一波玄真殿的神官們下來幫忙。

    謝憐正要開口,身後一陣足音,南風也送完那幫村民,返了回來。他見此情形,瞟了一眼扶搖,道:「你不是自己跑了嗎?」

    這話說得大不中聽,扶搖挑眉不悅。謝憐不想他們在這節骨眼上又生口角,道:「是我讓他回去搬救兵的。」

    南風嗤道:「那救兵呢?我以為起碼得請你們家將軍親自下來。」

    扶搖淡淡地道:「我回去時已聽說小裴將軍趕下來了,便沒去找我們將軍。況且,就算我去找,他那麼忙,也不一定有空下來。」

    說實話,依照謝憐對慕情的了解,他便是有空也不會願意親自下來的。但他眼下根本沒空多想了,略為疲倦地道:「你們先不要吵,先幫個忙,一起找那繃帶少年吧。」

    南風皺眉道:「他方才不是跟你在一起,守著那女孩兒的屍體嗎?」

    謝憐道:「我讓他把繃帶拿下來,他被我嚇跑了。」

    扶搖嘴角一勾,道:「不至於吧。你這女裝也沒可怕到那種地步。」

    謝憐嘆道:「怪我當時呆住了沒反應過來。小螢姑娘死了,他原本就大受刺激,又以為我被他的臉嚇到,可能受不了這種打擊,便跑了。」

    扶搖皺了皺鼻子,道:「他當真丑到這種程度?」

    謝憐道:「不是丑不醜的問題。他……有人面疫。」

    聽到那三個字,南風與扶搖的動作和神情都瞬間僵硬。

    他們總算知道為什麼方才謝憐會呆住了。

    八百年前,仙樂古國皇城被一場瘟疫席捲而過,終至滅國。那種瘟疫,患病之人,身上會先浮現一個個小小的腫塊,腫塊越來越大,越來越硬,微微發痛。然後便會發現,這個腫塊開始慢慢有些凹凸不平,三個凹陷,一個凸起,就好像是……眼睛、嘴巴和鼻子。然後五官越來越清晰,最終,長成一個類似人臉的形狀。而如果放任不理,身上就會長出越來越多的人臉。據說,有的人臉,長到最後,長成了型,還會開口說話,甚至尖叫。

    而這種瘟疫的名字,就叫做人面疫!

    扶搖臉色變了又變,抱著的雙手也放了下來,道:「怎麼可能!這種東西幾百年前就被撲滅了,絕對不可能再出現。」

    謝憐只說了一句話:「我沒看錯。」

    南風與扶搖俱是無法反駁。謝憐說出的這句話,沒有人可以反駁。

    謝憐道:「他臉上還有火燒過的痕迹,可能是想把這些壞死的人臉燒掉。」

    患人面瘡者,許多人第一反應就是拿刀子把這恐怖的東西割掉,或者用火把它燒死,為此就算割肉斷骨也再所不惜。南風沉聲道:「那他恐怕就不是普通人了,或許也已經在這世上活了幾百年了。先不說別的,他身上的疫病會傳染嗎?」

    雖是頭痛欲裂,但這個問題謝憐還是冷靜下來想過的,肯定地道:「不會。人面疫傳染力極強。若那少年身上的疫毒還能傳染,他在與君山藏了這麼久,應該整個這一帶都被他傳染了才對。他那疫毒應該是已經……治好了。只是,之前留下的疤痕卻消不掉了。」

    三人不敢大意。扶搖似是在玄真殿頗有地位,召來神官們在與君山又是一頓挖地三尺的好搜。然而,卻是無論如何也找不到那少年的蹤跡了,怕是已經逃出與君山,消失在茫茫人海中了。為今之計,也只能回天界后再拜託靈文殿一同幫忙尋找,靜待消息了。那少年身上的東西不會傳染,這一點稍感慶幸,但謝憐想到他相貌如此可怕,下山後若是被發現,只怕是會被當成怪物喊打喊殺,還是得儘快找到才行。

    不好繼續在與君山耽擱,謝憐抱起了小螢的屍體,一步一步走下山去。因為心神有點恍惚,那茶博士大叫起來他才發現險些把屍體抱進了相逢小店,連連道歉,又折出去委託人安葬了才回來。搞定一切坐下后,謝憐無聲地嘆了口氣。

    一件事情總算是告一段落,而他只覺飛升后這幾天,過得比他以往在人間收一年破爛還累,攀上趴下,飛檐走壁,翻滾嘶吼,易裝兼雜耍,周身骨頭都要散架一般,還留下了許多未解的謎團和後患,真想打個「飛升不如收破爛」的招子掛在身後去人間遊說。扶搖一掀衣襟下擺在他側手坐了下來,終於還是忍不住對他翻了個準備多時的白眼,道:「你還穿著這衣服做什麼?」

    看到他的白眼,謝憐竟有種無與倫比的親切感。他這才把穿了一路的那件嫁衣脫了,一邊抹去臉上胭脂水粉,一邊略感鬱悶:「那我豈不是一直都穿著這衣服在和小裴將軍說話?南風啊,方才你若是提醒一下我就好了。」

    扶搖道:「可能是因為你穿著明顯挺高興的。」

    南風跑了一天,終於也能坐下休息了,他道:「用不著提醒。小裴將軍又不會在意你穿什麼。你就是穿得再奇怪十倍,他回去也不會和別人多說一句。」

    謝憐覺得今晚真是辛苦這位小神官了,給他倒了杯茶,又想起那小裴將軍冷清清的神氣,對比宣姬的瘋狂之態,道:「這位小裴將軍可真是鎮定自若,好沉得住氣。」

    南風喝了那茶,卻道:「你別看那位小裴將軍好像一副很彬彬有禮的樣子,他跟他祖宗一樣,都不好對付。」

    這一點謝憐自然是看得出來。扶搖對此竟是也有贊同之意,道:「裴宿是近一兩百年才飛升的新貴,但是勢頭很猛,爬得很快。他被裴將軍點將之時才不過弱冠之齡,你知道當時他幹了什麼嗎?」

    謝憐道:「什麼?」

    扶搖冷冷吐出兩個字:「屠城。」

    謝憐聽了,若有所思,但並不意外。上天庭里,帝王將相遍地走,而這打江山與守江山的事,正所謂一將功成萬骨枯,欲成仙神,必先成人傑。人傑腳下,踏的都是血路。扶搖總結道:「上天庭里,沒幾個是好相與的,誰都不能信。」

    謝憐聽他一副過來人告誡後人的口吻,不免有點想笑,猜想扶搖是不是在上天庭里受過氣,深有感觸才這麼說。不過他也自知,雖是飛升了三次,但每次在天界待的時間都短暫得猶如曇花一現,轉瞬即逝,若要論對這諸天仙神的了解程度,他還真不一定比得上這兩個小神官。南風卻彷彿極不贊同扶搖這般說法,道:「你也別危言聳聽,哪裡都有好與壞,天界里還是有不少值得信賴的神官的。」

    扶搖卻道:「哈哈,值得信賴的神官,你是想說你家將軍嗎?」

    南風道:「是不是我家將軍我不知道,反正肯定不是你家將軍。」

    面對這種情況,謝憐早已習以為常,見怪不怪了,加上心中有事,連拉開都沒力氣拉開了。

    北方這邊收了尾,回到天界,他先上靈文殿,把那繃帶少年的事說了,委託靈文在人間撒網找人。靈文聽了也是神色凝重,應承下來,末了道:「靈文殿定當全力搜索。不過真是沒想到,一趟北方之行牽扯了這麼多事。這次當真是辛苦殿下了。」

    謝憐道:「此次還需感謝那兩位自願下去幫忙的小神官,還有明光殿的小裴將軍。真是不知該如何感謝。」

    靈文道:「既是老裴一段孽緣惹下的禍,自然是得小裴去收拾。他收拾慣了,倒是用不著感謝。殿下回頭若是得了空,麻煩進一下通靈陣,大家還要集議此次之事。」

    謝憐也有許多疑惑尚未得到解答,出了靈文殿,繞來繞去,找了一座小石橋。石橋跨過潺潺流水,河水清澈至極,能看到雲霧之氣在水底下流動,甚至能透過流水與雲霧,看到下界起起伏伏的山脈與大片方方正正的城鎮。他心道:「這是個好地方。」便在橋頭坐下,默念口令,進了陣。

    一進去,上天庭的通靈陣內竟是十分難得的熱鬧,眾多聲音在陣里飛來喝去,亂成一片。首先聽到的便是風信的罵聲:「操!你們挑好了鎮在哪座山下沒有?!那女鬼宣姬是個瘋子,無論問她什麼,她一律吵著要見裴將軍,根本不肯交待青鬼戚容在哪裡!」

    小裴將軍則道:「宣姬將軍一向性情倔強激烈。」

    風信的聲音聽起來十分火大:「小裴將軍,你們裴將軍回來沒有?趕緊讓她見一面,問出來青鬼戚容的下落就趕緊把她弄走!」

    風信是最不慣對付女人的,竟是讓他來干這問訊的活兒,謝憐不禁微覺同情。小裴將軍道:「見了也沒用,見了更瘋。」

    有一個聲音道:「又是倒掛屍林……戚容的品味果真是一向都如此低下,令人不快。」

    「連他們鬼界都嫌棄他品位低下,可見是真的非常品位低下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最強仙府升級系統妾歡龍王殿大唐貞觀第一紈 都市極品仙帝
    蛇王纏身:老婆,生個蛋我跟天庭搶紅包重生之賊行天下萬古第一神次元手機